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三十:分解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697 2019-06-23 14:56:00

  “咚~~~咚~~~咚~~~”鼓声起,到洗身仪式时间。

  ‘淑妃’戴上面罩,穿上仪式服,赤脚,手里拿着一根由三股绸绑成的红绳。三个婢女各牵一头,在前面引路。后面四个婢女,手里端着托盘,分别盛着三根拇指粗的长绳,一张裹身用的帕子。长绳是‘淑妃’下水时的安全装置,帕子用来擦拭身体。

  国运池是单独围起来的,与偏殿一门之隔。脚底下,平铺的红毯从偏殿延到国运池,透过面罩眼孔,我看见两边站满摇铃铛,带着尖嘴獠牙面具,边唱边跳的人。叮铃铃,叮铃铃,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莫拉擦,莫拉擦,莫拉擦!”獠牙面具下发出呼号,这时混乱的铃声变成以‘莫’字为节奏的单音。

  “咚~咚~”踏脚声起,应和着‘擦’字。

  莫拉擦在东炽是护国神兽,形似麒麟,但在这儿被这样念出来,让人瘆得慌。

  “下!”迷迷糊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国运池旁边,主持的巫师大吼一声,四周护送的婢女立马围上来,三根长绳分别上了我的双手和腰,来不及反应,被人一推搡扑通一声,整个人拍在水面上。

  寒冷刺骨而来将我包围,双手被人往两边用力拉扯,本想鲤鱼打挺翻身把口鼻露在外面,但腰上的力拉扯着身体,头直往水里栽。

  鼻腔顿时充满凉水,无力呼吸,我的头开始嗡嗡叫,双脚挣扎着,拍打水面。

  突然,我意识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皇后可能并不是想单纯的耗死淑妃,她想直接把淑妃淹死在国运池里!

  “洗身不完全,再下!”巫师噩梦般的声音响起,随后我感觉背上多了一股力,冰冷的池水透过背心。

  皇后想淹死淑妃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等淑妃一死,拿国运要她死,她是不洁的人之类的话来搪塞!

  怎么办,现在要死的不是淑妃,是我!

  因为是皇帝的妃子洗身,国运池周围除了侍奉的婢女和巫师,没有其他人。百里驰此刻应该和皇帝在外面等。我身边的这些,都是皇后的人!

  不,若淑妃死在国运池,免不了有心会说谋杀,皇帝的耳根子最软,谁说的话都要信三分,皇后不会蠢到给其他人留把柄。

  侥幸一次?

  正想到这儿,手上的力突然消失,我的手可以自由活动了。

  呼~~~舒缓一口气,我扑腾着手往上探头,心想终于结束了。

  刚摆正身体,背后传来强大的推力,猛地将我按进水里。

  水呛入气管,死亡窒息遍布全身,四周光线越来越暗,身体控制不住的下沉。

  我努力摆动四肢,可整个人像灌了铅,一直往下掉。

  耳朵,鼻腔,口腔里全灌满水,我听不到其他声音,只有满脑子嗡嗡叫,看不见东西,只有依稀的光消失在头顶。

  不能呼吸了,头被巨大的压力撞击着,身体动不了。

  背上的力早已没有,可我已完全沉入池底,整个人漂浮着,双手和腰上的绳子不知去向。

  整个过程应该接近八分钟了,人类的极限,八分钟后,面对的就是死亡。

  这次死了,我会去哪儿?

  最后一丝思想正要结束,突然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撕扯我的身体,从心口,一束光飞射,贯穿湖水,直冲上天!

  心口开始灼烧着,似曾相识感觉袭来。四肢被冰冷占据,心口却是炽热,这一热唤醒了我的意识。

  光慢慢扩大,排开了我身边的池水,一个空气球囊慢慢胀大,刚好包裹住我的头。

  ‘得救了。’来不及反应,我只知道现在自己能呼吸了,只顾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心口的灼烧感越发强烈,球囊边缘的水发出咕噜声,然后慢慢变成水蒸气。灼热一丝一丝袭向周围的皮肤,直至全身。

  如来时的感觉一样,我感觉全身每个器官,乃至细胞都在被炙烤,濒临分解。

  国运池外,皇帝和百里驰一行人带着百里枭等待着,突然,乳娘怀里的百里枭发出动静,皇帝和百里驰见异样上前查看,只见他扑腾着双手像在挽留什么。

  他微张嘴,眼睛直直盯着天空。

  皇帝循着他的目光往天上看去,正见一束银光冲天而上,此时百里枭哇的一声哭出来。哭声一出,四周突然暗淡起来,不知哪里窜出的黑影慢慢覆盖天空,还传来呱呱的声音。

  众人定睛一看,竟是漫天乱飞的乌鸦。

  天上的那道光还没有散去,乌鸦避开光只单单在百里枭头顶盘旋,百里枭哭声越来越大,弥散的乌鸦越来越多。

  众人慌了神,只有百里驰突然想到什么,拨开一众人往国运池奔去。

  到了洗身之地,他看见满地摊坐的巫师和婢女,他们惊恐地望着池中央贯天的光柱,有三个婢女被吓得抽搐,手里牵着孤零零的绳头乱舞。

  突然不知谁尖叫一声,寻声看去,面色苍白的淑妃赤脚站在偏殿门口。

  百里驰剧烈的喘气,脑袋里思绪搅成一团,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越过地上的人一头扎进池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