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二十八:串门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957 2019-06-21 22:26:00

  这天,我在花园里玩儿植物杂交,想着能不能搞些新东西出来,要真成了,赚些小钱也方便跑路。

  “公主,宫里来人传唤您。”花蕊道。

  “传唤我干嘛?”

  “好像是淑妃娘娘的人,您去看看吧。”

  淑妃?许是要感谢我吧,去了也好,在她宫里蹭点吃的,省的每顿饭都在菜里找辣椒。

  说风就是雨,风风火火宫里去!

  正阳宫添了小皇子,皇帝赏了大量金银珠宝,屏风挂饰,整个宫,连着大门都和生产那日不一样了。为了淑妃能好好坐月子,免受奔波,正阳宫旁边特意辟出一方地,安排御膳房,尚衣局,浣衣局的掌事随时待命。再看宫里面,八缸红莲两列排开,前后连接大门和寝殿门,缸里的红莲用东炽国运池里的水养着,每缸还有九条锦鲤。

  刚踏进正殿,奢华的气息扑面而来。牡丹金花宝座在上,两边各四张客座,往左看,半扇镂空木门,连通淑妃寝殿,往右看,圆形木拱门连通偏殿。

  我和花蕊刚进大门,就见淑妃贴身宫女站在外面迎接,跟着他,一起走进淑妃的寝殿,她正起身坐在床上。

  “此番本宫母子能活下来,全靠乐韵公主了。”淑妃极客气,说着就掏出一只镯子。

  “这是本宫的嫁妆,若公主不嫌弃,便赠与公主了。”

  那只银镯有些泛黑,但不失精致,雕工极好,中间镂空,几颗细小的银珠在镂空处游走,发出细碎的叮铃声。

  “诶不行。”我推脱:“如此贵重的东西我怎能要。”

  淑妃捏紧镯子,窝在腹侧:“那公主想要什么,本宫都答应。”

  看她楚楚动人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拒绝:“要不这样,娘娘请我吃顿饭吧。”

  “好!”她莞尔一笑,手里的银珠微微颤动,叮铃铃悦耳得很。

  不一会儿,御膳房就送来五只食盒,满目的菜堆了一桌子,水下肥牛戏,冰面印鸭蹼,天珍石斑颊,龙凤花两开……样样色香浓厚,不似太子府的清汤寡水。

  “娘娘……也吃……辣?”我辣的呼啦呼啦,话也说不清楚。

  “本宫是北卫人,北卫天寒,要吃些辣才能抵抗寒冷。”她用手帕揩干头上的虚汗:“到了东炽,还是好这一口。”

  “同道中人!”

  淑妃手如柔夷,肤如凝脂,仪静体闲,媚于言语,这样娇滴滴善良的人儿怎么就养出百里枭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我啃着鸡腿冷哼一声。

  要是淑妃知道自己的儿子长大后是杀人恶魔,会不会现在就想把他掐死。

  不对!淑妃见不到那一天了。白墨说,百里枭的母妃为了保护他,很早就去世了。

  所以,眼前这个白雪般的妙人,活不久。

  她是死于什么祭天,异象?当初听的不走心,再加上过了很久,白墨说的我只记了个大概。

  “公主怎么了?”看出异样,淑妃问:“是不是饭菜不合口味?”

  “没没,很好吃,好吃!”佯装刚才的分心没有发生,我继续往嘴里塞菜。

  “好吃就好,公主不嫌弃的话,常来正阳宫用膳。”她说完,就往嘴里拔饭,丝毫不做作,这些动作和话语都是油然而生的。在这深宫里,她独得圣宠,又有背景殷实的娘家,但没有恃宠而骄,目中无人,反而和蔼可亲,让人看了几生怜悯。然而这样的人,快要死了,她甚至没等到百里枭一岁。

  佳人明眸皓齿,若初发芙蓉,花一般的年纪,又有儿子牵挂,倾城之姿,抵不过红颜薄命?

  百里枭是百里枭,淑妃是淑妃,若淑妃活下来了,说不定能好好管教百里枭,说不定,就没有后来的事了!

  “娘娘!”我拍桌:“有什么事就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这一拍把她吓着了,淑妃好半天才闭上惊讶的嘴,转而用手帕轻捂着偷笑。待她笑完,突然漏出一袭愁绪。

  “实不相瞒,本宫真有一些女儿家的事要想找人说说。”她的脸颊刷的从上红到下。

  “娘娘请讲。”

  “已经十五天了,本宫还是恶露不尽……也不好说出去……”

  “啊这很正常,一个月不干净的我都见过,十五天不算什么。”我一本正经犯着医学生综合征。

  “公主,你见过……?”淑妃诧异极了。

  “呃呃呃,宫里娘娘多嘛,呵呵呵我见过,诶比如父皇的媛妃,她就……呵呵呵……”连忙打个圆场。

  “那就好,那就好,”淑妃顺了口积压已久的长气:“还有一件事,枭儿一直不哭闹,出生到现在本宫还未听到他叫一声,这……?”

  “绝对没问题!”我拍胸脯保证:“健康得很,不会是哑巴。”

  “好,有公主的话本宫就放心了。”

  于是,接下来近十天我都是在正阳宫蹭饭吃,一则淑妃是个好人,和她相处很舒服,二则顺道帮她盯梢,阻止那些想作恶的人,三则,她宫里的饭真的很好吃!

  本来是有目的的,但在百里驰看来,我的行为好像是为了谁,每日从正阳宫回来,他都一脸笑意,不正常的笑意。

  有了串门的对象,这个时空的生活慢慢变得没那么无聊,有时候配了香粉,给淑妃捎点,多的给薛贵妃也带点,二十六年后的她对我挺好。

  每天坚持喝红糖山楂水,淑妃的恶露颜色越发浅了,不出五日应该就能干净,唯一不省心的,就是百里枭那个小崽子,好说歹说就是不哭一声,哪怕巴掌招呼到屁股上,也没见人家哼唧。

  虽然议论皇家是要杀头的,但免不了角落里有人嘴碎,不知是谁传出百里枭是个哑巴。老皇帝震怒,处决了几个下人,但是,百里枭太不争气,慢慢的,老皇帝也质疑了。

  “是个好时机。”一只凝脂玉手把着茶盏:“放手去做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