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二十六:临盆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924 2019-06-12 22:36:18

  “现在呢?那个嚣张的贵妃呢?”听了他的故事,我有些感慨,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坏人的下场。

  “赵贤妃拼命想让自己的儿子当皇帝,最后因为谋害皇嗣被皇后赐死了。”他答。

  “坏人都死了,那她的儿子怎么还那么嚣张?”

  “他毕竟是父皇的长子。”他顿了顿,抿着嘴犹豫要不要说。

  “有啥就说吧,我不会笑你的。”

  “百里奕现在无所顾忌,说话做事十分嚣张。”他转过身,躲避我的眼神:“曾经他说‘本王要日日夜夜出现在你面前,让你记住当年在本王面前像狗一样的日子’。”

  我惊讶极了,一个皇族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百里奕是个变态啊!

  看百里驰落寞的背影,我竟然有些心疼他。拥有常人求之不得的殊荣,就必定有常人承担不了的痛苦。这,就是皇族。

  “百里驰,让娘娘的丫头常用热水给她烫烫脚。”我猜太皇太后的老寒腿就是那时候留下的后遗症。

  “娘娘?”他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诶,就是你的母亲啦。”我一瘪嘴,找棵大的桃花树,索性坐下。

  他嗤的笑出声,脸上的笑容慢慢溢出来。

  等我俩回到来时的地方,桃花宴早就散了。满地被踩,陷入泥巴的桃花把地装扮成粉红色。

  那天之后,我知道了百里驰的秘密,也知道百里奕不是一个好人做任何事情都离他远远的。

  又在太子府混了几天日子,迎来了特殊的一天。三月初十,百里枭出生。

  一大早,宫中传来淑妃临盆的消息,百里驰连衣服都来不及换,穿着朝服风风火火准备进宫。

  我在吊床上正惬意着,想着人都去了宫里,没人来打扰了。正安逸时百里驰快步走过来。

  “进宫,淑妃临盆了。”他说着,不给拒绝的机会拉起我就走。

  “我不去!”忙甩开他的手,又躺回床上。

  百里驰手僵在半空,一时不知往哪里放。愣了愣,清嗓:“你是准太子妃,这个时候必须到场。”

  “不是她生孩子要我干嘛,我又不能替她!”

  不管说什么,百里驰一点也不妥协,一路不停地把我拉进马车。

  路上没人说话,我摆着臭脸控诉,他蹙着眉头担心,谁也不管谁。

  马车铃叮铃铃响了一路,到宫门口戛然而止。

  百里驰听说皇上和各宫娘娘,王爷王妃们早就到了,飞一般往淑妃的宫殿跑去。

  “不要慌啊!等等,慢……慢点跑!没那么快出生的!”我在后面猛追,朝着他快要消失的背影大声喊。

  果然,等我追到他,已身处淑妃的正阳宫。

  丫头太监们一波一波往房里端热水,又端出一盆盆的血水。老皇帝焦急地坐在偏殿正座上,他下手整整齐齐坐满两列人。

  百里驰进去给老皇帝和薛贵妃行了个礼,就站在一旁一起等待。

  薛昭容成了贵妃,此时正雍容华贵的坐在皇帝右手边,未来,她是太皇太后。

  淑妃寝宫里传来的阵阵尖叫戛然而止,一众太医勾着脖子走出来,扑通跪在老皇帝面前。“陛下,娘娘晕过去了,现在无力生产!”

  “什么!”老皇帝猛拍扶手:“要是朕的孩儿和爱妃有什么闪失,你们都得统统陪葬!”

  太医们手抖的厉害,不敢回复一句话,豆大的汗珠从头上滚落。

  我躲在一旁的角落里倒是不担心,因为百里枭绝对会平安出生,只不过是在两个时辰后。

  寝宫里的声响越来越小,稳婆接连出来了三个,每个都一脸恐惧。

  气氛越来越凝重,刚刚还在说喜庆话的妃子们都闭嘴不敢多说一个字。老皇帝呼吸变得凝重,嘴角的胡子不时飞起。

  “快,快熬参汤,强行让娘娘醒过来!”最后一个太医掂着血淋淋的双手跑出来。

  烧火太监的效率很高,把提前准备的参汤热一遍,不一会就端来一碗热腾腾的参汤。

  “不好啦!娘娘又晕了!”寝宫内又传来消息。

  这一晕,她连参汤都喝不下去怎么吊力气,事情发展的的方向好像不在预料之内。还有一个时辰就是百里枭出生的时间,淑妃一晕再晕,什么时候才能生产?

  看一行人焦急不安,我邪恶的笑一笑,生不出来,二十六年后就没人祸害百果庄了。

  太监宫女一波一波往外面端血水,血腥味儿从产房蔓延到偏殿,气氛越发紧张,我忍不住攥紧拳头。

  “娘娘!您醒醒啊!”产房里稳婆大声呼喊,不知是在担心淑妃还是担心自己的命。

  我内心纠结着,这个时候其实可以帮她,但要不要帮?帮了,二十六年后害百果庄几百人,不帮,眼睁睁见一尸两命?百里枭,现在还是个……未出世的孩子!

  从十八岁那年夏天进大学校门开始,我就抱怨希波克拉底誓言难背,可现在那句‘绝不参与直接的,主动地,有意识的杀死一个病人,即使为了仁慈的理由,或应国家的需求,或任何其他理由’一直在心头萦绕。如果今天袖手旁观了,是不是直接的,主动地,有意识的杀死淑妃和百里枭?

  所谓不想百里枭祸害百果庄,这是个仁慈的理由,也算是国家的需求,若不救,就是彻彻底底违背了自己的初心。我一咬牙,从后面拉住百里驰的手。

  他转过身来将我圈进怀里轻声道:“不怕,不怕……”

  “百里驰!”我挣脱怀抱拉过他的耳朵,小声道:“去找几个铜锣,还有鼓,然后……”

  他听后,稍有质疑,但一想到太医已经没有办法了,不如孤注一掷。他叫来随身的小厮,吩咐几句。

  不一会儿,寝宫外传来几声震天的击鼓声。“咚咚擦,咚咚擦……”鼓和锣有节奏地击打着。

  “谁人在击鼓!”老皇帝怒号一声。

  “父皇,是儿臣让人这样做的。”百里驰起身答话:“这样有助于淑妃生产。”然后,他将我给他说的原理向众人解释。

  锣鼓继续敲打着,音色夹缝中慢慢浮起几丝女人的呻吟,随着鼓声更加剧烈,呻吟声也越发清晰。

  淑妃醒了,在继续生产着,而且,这一次她再也没有昏过去。

  锣鼓的声音可以让沉睡的淑妃主动醒来,而不是靠药物被动催醒。有节奏的鼓声可以调整她的呼吸,避免血气不畅,再次晕倒。

  萧璃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

  不多时,寝宫里女人的声音越来越大,在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后。

  “生了!生了!是个皇子!恭喜陛下,母子平安!”稳婆抱着一个粉色的小肉球跪在地上向老皇帝报喜。

  “好啊,好啊!”老皇帝笑的嘴角都快扯到耳根子了。

  众贵人们忙着向老皇帝说恭维的话,我的存在感就更渺小啦,一个人窝在角落里。

  我这是在亲手给自己掘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