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二十五:冬雪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274 2019-06-11 12:39:21

  寂静过后,人群里不知谁大吼一声:“好!”随后,掌声哗然。

  “好诗,好诗!”尊亲王妃满意的点点头。

  百里驰先是惊讶,然后脸上慢慢浮起笑意。高昂着头有点小傲娇,仿佛在向大众示意:这是本殿带来的人。

  而那粉衣女,听罢,十分不悦,又不好当场发作,只能悄悄的找个人缝溜走。

  “你就是驰儿的未婚妻?”尊亲王妃绣眉一挑,问。

  “呃……”我向百里驰甩个白眼。

  “知书达理,配得上驰儿。”尊亲王妃满意的点点头。

  “……”我不知如何接话,尴尬时听到百里驰回了句:“谢皇婶。”

  关你屁事……真想把这句话说出来。

  看我怨怼的眼神,尊亲王妃会心的笑一笑,姣好的面容像开了花。

  桃花宴顾名思义和宴会有关,到晌午时分,各府的贵人们都到齐了,宴会正式开始。

  那些贵人们个个金冠羽衣,坐在一起谈笑风生。作为现代人,我可不会什么之乎者也,只一个人悄咪咪的缩在角落里吃点心。

  “公主。”百里驰端一只酒杯上前问:“可要小酌?”

  “不用了。”我答,然后继续吃东西。

  百里驰不再说话,安静的端着酒杯站在我身边,不去和其他人说话。

  “你不用管我。”

  “你对这儿不熟悉,本殿还是跟着你比较好。”他凑在我耳边小声的说。

  温润的话语后,一股热气喷洒在耳边,随即,鼻尖萦绕着酒淡淡的醇香。我转过脸,正对他的眼。若不是这张百里枭的脸,我可能会给他好脸色。

  我俩安静的在一旁,没说话。气氛正要压抑下来,突被一声音打断。

  “皇弟,你怎么在这儿?”来人金冠束发,玉带围腰,持一把折扇,痞痞的走来。

  幸亏他突然打断,缓解气氛。

  “乐韵公主的美貌果然名不虚传。”那人挑着桃花眼对我上下打量。

  “皇兄说笑了。”百里驰皮笑肉不笑的回一句,拉起我就走。

  他向来和蔼待人,从不给谁脸色看,更何况对方是亲哥哥,今天这情况可真是罕见。

  百里驰拉着我绕过众人从旁边悄悄溜走,踩着落花,几步深入桃花林。

  “放手。”在一块嵌山巨石前我拉他停下。

  他的脸像被泼了墨,黑的吓人。

  “臭脸。”我嗤一声。

  “吓到你了?”他突然缓和脸色,道:“对不起。”

  我假笑着摆摆头。

  “公主,本殿可以叫你璃儿吗。?”他的眼神变得深情。

  “随便。”叫啥是他的事。

  “璃儿,”他一个大跨步站上巨石,看着远方:“你愿意听本殿说说吗?”

  “听听听,你先下来,慢慢说!”石头嵌入泥巴的位置开始出现裂缝,它随时都可能带着百里驰直接滚下山坡。从这儿下去,少说也会被碾成肉泥。

  “璃儿担心本殿?”他露出明媚的笑容,脸上的阴沉一扫而尽。

  “少自恋了。”我翻个白眼,不屑道。

  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他对我的行为也摸清了,像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他听后,只一笑而过。

  “这件事,在本殿心里,憋很久了。”他深吐一口气,娓娓道来。

  二十年前正月十四,百里驰足三岁,宫里大摆宴席,庆贺他的生日。

  那晚,大雪纷飞,屋顶和路面都铺上一层厚厚的白色。因为太冷,宮婢们给主子添了炭火,就都早早回去,严实房门度过冬夜。

  百里驰的母亲薛昭容送走了最后道贺的人,抱着他回宫烤火。

  炭盆里火星点点,时不时哔啦啦爆几声。薛昭容心疼下人,早早的就让他们回去了,她自己一个人烤着炭火,将手搓热了捂在小百里驰的脚上。

  小百里驰窝在母亲怀里,呼哧呼哧睡得十分安稳。

  “砰!”宫门一声巨响,雪地里传来欻欻的声音。

  “来人啊,给本宫上刑!”还没等薛昭容母子反应过来,赵贤妃就牵着五岁大的百里奕,带着下人浩浩荡荡闯进昭容殿,一进来,就招呼太监对薛昭容用刑。

  “你们干什么,干什么!”薛昭容任由太监拉扯,死死护住怀里的小百里驰。

  “薛氏,本宫忍你很久了。”赵贤妃挑起她的下巴,鲜红的嘴唇一张一合:“你薛家最后一个男丁也没了,看还有谁给你撑腰!”

  她的话如五雷轰顶,薛昭容立刻瘫软在地。父亲,叔叔们和大哥都留在战场上没回来,如今,她最爱的弟弟也?

  “陛下忌惮你薛家,才会大费周章给百里驰办生日宴,如今薛制也死了,你没有靠山了!”她拉起薛昭容的手,看着冻红的指尖:“本宫今天就要让你知道,你永远在本宫之下,你的儿子也永远在本宫儿子之下,休想将来多分一杯羹!”她拿起银针,插进薛昭容的指缝。

  “啊!”撕心裂肺的声音回荡在昭容殿。

  薛昭容强忍指尖的疼痛,也不愿意将小百里驰丢下。

  小百里驰才三岁,不懂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娘亲此刻正痛苦的嘶嚎着。他的眼神四处飘飞,看见不远处,一位着貂皮披肩,雍容华贵的娘娘牵着一个比他大一点的男孩子。娘娘高贵的端着架子,男孩子对他居高临下,一脸嘲讽。

  “来人呐,把薛昭容带出去,降降火!”赵贤妃下令。

  两个太监架起疼到半昏的薛昭容丢进雪地里,雪地被砸出一个大坑。

  “回头皇上问起,本宫会说你在为薛将军守灵。”她捏住她的脸:“妹妹听话,把小皇子交给本宫,他可是龙裔啊,伤着了你我都担待不起。”

  薛昭容死死地护住小百里驰,颤抖着嘴唇道:“娘娘,妾身想带驰儿一起守灵,也尽侄子该有的孝道。”

  “既然妹妹如此坚持,那本宫就不勉强了,”赵贤妃掸掸身上的雪:“回宫。”

  薛昭容抱着小百里驰在雪地里跪了一夜,她怕孩子冷,将自己身上的衣服扒下来一件又一件,然后将它们全部裹在小百里驰身上。

  雪越下越大,薛昭容的膝盖嵌进雪里,一点一点被淹没。

  第二日,他们母子二人被发现,那时候,薛昭容几乎只剩一口气了。

  之后,皇上也来过问过,意料之中,在薛昭容的说辞下,赵贤妃并没有受到什么惩罚,一切不了了之。

  可是,三岁的小百里驰记得那日,母亲通红着脸一边哭,一边还不忘给他的手哈热气。

  这个场景,在小百里驰的脑海里深藏,他当时有好多的不明白。慢慢的,他长大了,小时候的不明白一个个得到解决。

  他知道当时母亲不把他交给赵贤妃是想寸步不离的保护他。他知道为什么那时没有下人敢出来维护自己的主子。他知道为什么父亲会不了了之。

  于是那之后,他活的更加谨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