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二十四:桃花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761 2019-06-11 12:39:00

  第二日卯时,刚破晓我便醒了。见身上一张不薄不厚的披风,许是花蕊后半夜添的。

  昨晚没吃饭,现在走路有点打飘。

  太饿了,得找点东西吃。趁天早,人还少,悄咪咪溜到厨房。

  “没钱买调料还是咋地,除了咸,没其他味道。”我丢下厨房昨晚的剩菜,嫌弃的瘪嘴。

  “公主不喜欢太子府的菜?”背后突然出现百里驰的声音。

  “你吓死我了!”转身:“走路没声音啊。”我朝他吼,重重的甩了个脸色。

  “公主可是饿了?”被给脸色,他没计较,依旧笑着。

  “饿又如何,你府里的菜本公主一点也看不上。”这句话是事实,没带一点感情色彩。

  “本殿向来对吃食要求不高,”他拱手行了个礼:“却没考虑到公主在府里做客,失礼了。”

  没管他说什么,我绕过他朝屋外走。

  “不如本殿带公主去酒馆吃。”他恭敬的说:“太子府旁边不远处就是钺城最有名的酒馆万客来。”

  “得了吧,就那破地方,纯麻纯辣,我才不要去。”

  他先是一脸不解,然后无奈的笑笑道:“那不如公主随本殿去尊亲王妃的桃花宴。”

  “桃花宴?”我似乎来了点兴趣。

  “本殿正在想要不要带公主去,毕竟现在还未完婚,身份上……”他解释道。

  “去去去,身份不是问题,随你怎么说都无所谓。”桃花宴上的吃食总比太子府的好,再说这几天日日待在府里,我都快发霉了。

  看我哈喇子都要掉出来了,他抿笑:“那公主先行梳妆,本殿在府门等候。”

  “行行行,我马上过来。”然后麻溜奔回东苑。

  尊亲王是当朝皇帝的弟弟,百里驰的叔叔。尊亲王妃是北卫嫁往东炽的和亲公主,尊贵的身份和姣好的面容让她十分受宠。今天桃花宴就是在当年尊亲王为王妃栽种的桃花林中举办。

  我赶忙换好衣服,简单梳妆,没给花蕊打招呼只身与百里驰前去。

  穿越来的月份和离开的月份差不多,刚好赶上桃花盛开的日子。马儿吠了两声,已经到了桃花林。

  桃花林是个没有界限的山坡,全山大约栽种了两百棵树。两百棵桃花树相互嵌合连成一片,把整个山头包装成粉色。

  三月正是鸟语花香时,遍山的粉色在春日的照耀下,更加温暖。花蕊是黄色的,粘在身上像是星星。地上的泥干湿合适,不起尘不沾脚,还时不时散发芬芳,当真是春天的气息。整个桃花宴开设的很显眼,不曲不折一条路直通到底。放眼望去,已有很多客人到场,各色绸带衣物在桃花间翻飞。

  桃花林只有一条路直直通向山里,路尽头摆了几张露天桌,有身份的大人物都坐在里面,他们带来一些年纪较小的小姐公子们就各自赏花饮酒,勾兑感情。

  百里驰带着我向里走,远远地,就看到坐东朝西主座上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

  金花银簪与云鬓花黄相得益彰,淡黄色的绸衫尊贵却不逾矩。她坐态娇媚而又庄重,脸上浅笑,显的十分和蔼。

  其他早到的亲王贵胄,少爷千金们正在赏花,有人作诗,有人吟诵。

  “一点黄蕊俏,五片粉瓣娇。”

  百里驰驻足仔细听了这个粉衣女子的诗,立刻拍手称好。

  粉衣女一看得到了太子的称赞,两抹红晕立刻溢上脸颊,娇滴滴的踩着小步上前行礼。

  百里驰虚扶一下,又道:“小姐的诗对仗工整,寥寥两句,简约而不失韵味,好诗。”

  粉衣女:“谢殿下赞赏。”

  他俩开始互相恭维,把我晾在一边。

  晾就晾吧,我正好偷个闲,四处转转,琢磨琢磨这些头顶成片的粉荫。

  “公主,你去哪儿?”正要偷溜,百里驰就聊完了。

  “你接着聊啊,我四处去看看。”其实我不是想赏花,而是想看看商机。这偌大的桃花林要是都酿成酒,要赚多少钱啊。

  “本殿不是故意忽视公主。”他突然变得严肃,边说,脸边跨下来,最后变成委屈。

  阿勒?我立刻上前解释:“不不不,没有,我只是……”

  话还没说完,刚才的粉衣女子凑过来向我行了个礼:“乐韵公主是吧?”她礼貌地微笑着:“这漫山遍野的桃花着实意境非常,公主是否有这个雅兴,也来作诗一首?”

  “呃,抱歉,没兴趣。”我假笑着。

  “公主这是看不起我吗?”她低下眉,娇滴滴的说:“您就赏个脸吧。”

  这女人,语言没毛病,可偏偏让人听了火冒三丈,这明摆着就是挑衅啊!这种人,在二十一世纪的宫斗剧中活不过两集。

  她觉得刺激到我了,然而,本人就是不吃这套:“呃,我没多的脸,赏不了。”

  “你!”她显然没料到是这个结果,一脸委屈的拉着百里驰的衣袖:“殿下,我想听听公主的诗,学习学习嘛。”

  百里驰不像百里枭那样死鱼脸,他和谁都处得来,果不其然:“公主就作一首吧,本王也想听听。”

  见太子都这么期待,其他人也想听听我作的诗,散布四周的人慢慢的围上来,连尊亲王妃也上前凑起了热闹。

  被一大群人围着,当真骑虎难下。我一咬牙:“行吧,作就是。”

  左走两步,右走两步,脑海里过滤当年学的唐诗。李白,杜甫,李贺这些大佬的佳作统统过一遍。

  “有啦!”借用江南才子唐伯虎的诗正好应景!“桃花坞裏桃花庵,桃花庵裏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四句一出,所有人噤声,整片桃花林瞬间哑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