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二十三:旧地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524 2019-06-11 12:35:50

  几经波折,终于到了东炽都城钺城。

  作为礼貌,首先要面见东炽皇帝。

  送亲队伍从正门进,先绕皇宫一圈,然后到皇家祠堂外给各位祖宗保平安,并且让祖宗们有个眼缘。然后是一系列的接风仪式,礼官如何说,我便如何做,先洗尘,被浴塘的侍女轮番梳洗打扮一番,再跟着十二个婢女到朝堂正殿。

  东炽皇帝百里傲正坐在龙椅上,左手旁坐着皇后,右手旁坐了位年轻貌美的大肚子妃子。今年是百里枭出生的年份,看她肚子大小,应该快临盆了,所以,那是百里枭的母亲淑妃。

  老皇帝左说一句,右说一句,我呢,‘回陛下,谢陛下’几句话应付着,不一会儿他累了,三言两语打发,嘱咐人带我去太子府。末了说一句:“朕念你年纪尚浅,婚事就不着急,你先和驰儿处着吧。”

  这正好啊,我还不想嫁呢。

  马车浩浩荡荡一路招摇到太子府,花蕊将我扶下来。

  下马车,仰头,见一块硕大的匾额,上面题着‘太子府’三个大字。除了那‘太子’二字,匾额和整个大门看起来,竟然有点像玄王府。

  我四面瞅瞅,发现太子府对面是一排没有建筑的围墙,右手边不远处一座勾角凉亭,左手边一座大酒楼,招牌打的是‘万客来’。

  有点熟悉,但想不起来熟悉在哪儿。

  太子府的嬷嬷端出来一颗苹果和一盆清水,指示咬一口果子然后吐出来,再用清水清洗手。照做之后八个侍婢把我迎进去,府里的老管家手里端着一只栓红绳的公鸡,过来引路。

  虽然不知道他们这些习俗有什么意思,但好在大家都很和蔼。一路走,老管家一路介绍太子府的布局。

  长廊不经雕琢,直通通延伸到远处,连弯都舍不得拐一个。一湾池单调的嵌在王府中间,无莲无桥,只倒映着天空的云。池中间,立着一座茅草亭,更煞风景。

  我白眼一翻,为这个太子的审美感到着急。要是他把亭子修的精美些,池里养几株荷花,长廊多开几条分叉,分叉延伸到每个院子门口。闲置的土地种些奇珍异草,室内再摆几台古董花瓶。那太子府还真有几分玄王府的样子。

  不对,不只是几分像,长廊,池,亭,四院,将这太子府精心装修,不就是一座玄王府吗!

  怪不得在门外就觉得熟悉,原来这是玄王府旧地。

  “旧地都给他了,还真是看得起。”我嗤笑,想起朱元璋和徐达的故事。

  “原来公主已经到了。”

  背后传来温润的男声。

  我转身,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玄幻了。

  眼前的男人,除了脸部曲线更加温和,眼底的笑意更加明显,五官,乃至身形活脱脱就是百里枭!可以说,他和百里枭有八分像。

  “你,你是谁?”我此刻脑海一片混乱,一看到他的脸再想到百里枭做的事,就不受控制,顾不得什么礼仪,直直跑上去质问他。

  “公主,本殿叫百里驰,这儿,是太子府。”他的声音仍然温润柔和。

  虽然百里驰待人和善,但他的长相让我脑海里一直浮现那晚的刀光剑影,我实在做不到对着一个仇人有好脸色。

  应付他几句,我就急匆匆走开了。

  正当一行人在太子府找不到北的时候,老管家过来传达了百里驰的意思。

  其他人被安排在西苑,我带几个贴身的人住东苑,南介皇帝赐的随行护卫队去了太子府练兵场,大队伍就这么被“肢解”了。

  晚饭时间,丫头端来了清粥和小菜,我勉强吃了几口。太子府的菜也是寡淡无味,他们两兄弟的口味还真是如出一辙。

  浅睡一夜,第二日早,我闲不住,又在府里瞎逛。

  刚在花园里走,背后就传来:“公主起这么早?”

  百里驰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额。”我敷衍着。

  “父皇身体抱恙,今日的早朝免了,本殿正好可以陪公主说话。”

  当今东炽皇已在位三十二年,五十五岁了,作为帝王,已经是高龄,抱恙是自然的事。

  “太子殿下,本公主喜静,不用人陪。”不想看他的脸,我转身离开。

  百里驰是个会看眼色的,被拒绝后也不腆着脸追过来,只微微一笑,便负手离开。

  “公主,太子请您去用晚膳。”晚上,花蕊过来通报。

  “不去。”我答。

  “太子说,请您务必到。”

  “不去。”

  “太子……”

  “行了,告诉他本公主犯恶心,不想吃。”寡淡的菜,恶心的脸,谁吃得下去?我白眼一翻,在吊床上翻个身,不再理会。

  果然,他再没派人叫我吃饭。

  古代的硬板子床,虽说对腰身好,但日日睡,免不了被硌疼,所以偶尔在吊床上小憩,倒也惬意的很。

  夜幕刚起,我就耐不住倦意,睡着了。

  吊床果然柔软,睡着了就像躺在棉花上。除了前半夜有些微凉,整个晚上,都睡得极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