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二十二:憨包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844 2019-06-10 10:53:56

  半夜,队伍停在一处小树林旁。大家扎好帐篷,吃过晚饭后就各自休息了。

  花蕊与我住一个帐篷,吃喝拉撒她都伺候着。营地选得好,四周仅有蛐蛐的叫声,夜晚安静,睡的极舒服。

  “葡萄……唔我的蓝莓……金子……富婆……”半夜,帐篷里传来呓语。

  “是这个吗?”账外一个蒙面人与同伴悄声交流。

  “是这个,只不过里面那个侍女?”另一人蹑手蹑脚上前。

  “一起做了,不留痕迹,我去杀公主,你去杀侍女。”

  “啥便宜都给你占了?杀公主得多拿赏赐,我要杀公主,你去杀侍女。”他抽出刀,撩开帐篷,准备往里冲。

  “凭什么?老子要公主。”他一把抓住同伴手里的刀,猛的抽出来攥在自己手上。

  “老子要!”见刀被抢了,他火冒三丈,撩起袖子动手抢。

  ……

  “诶你们谁要杀我?”我只探出去半个头,笑嘻嘻看着争斗的二人。

  “我要杀,我我我,不是我,我杀你……”两人还在僵持不下,手里的利刃哐啷作响。

  “皇后派你们两个憨包来杀我,也真是为难她了。”我嗤笑。

  “抓住他们!”帐篷后面窜出两队人,把两个吓木了的蒙面人给团团包围。一时间,灰暗的大本营火光四起,各个帐篷里都窜出整装的士兵。

  “把他们绑严实了,然后丢回南介。”我居高临下,看着那两个憨包。

  “是!”东炽护卫队抽出四个人,连忙将两人拖走,快马加鞭送回南介。

  “公主怎么知道皇后要杀您?”回到帐篷里,花蕊问。

  “猜的。”我答。

  皇后应该是想她女儿替代我,先前毒杀没有成功,又采取新措施了。南介内不好动手,若我死在东炽,即达到她的目的,还能从东炽要一个人情。没猜错的话,我一死,她先大病一场以表丧女之痛,再表现国母之范,忍痛把瑞雪嫁过去。

  所以只要我死,她女儿就有机会。

  “那公主,皇后还会继续派人杀您吗?”花蕊蹙眉。

  “只要你不杀我,就没人会杀我了。”我微笑着对她。

  “公主!”她愣了神,好一会儿反应过来双膝重重落地:“公主说什么呢,奴婢不明白。”

  “本来也是猜想,没想到你还真是皇后的探子。”我挑起她的下巴:“知道为什么我一过南介就放松警惕,为什么此番扎营用的和下人一样的帐篷吗?”

  她提着一口气,丝毫不敢泄出一分。

  “不放松警惕,怎么正中她的下怀,不用一样的帐篷,怎么引诱出皇后忠心的探子啊。”手指攀上去,捏紧她的下巴。

  “所以公主,您一开始就怀疑我?”她绝望的勾起嘴角,苦笑。

  “嗯。”初来,我不敢相信任何人,搭一样的帐篷只是无意间获得一些线索,试探性的留个心眼,根本没想过会有人中招,更没想到那人是花蕊。至于安排护卫队,是因为下午的一件事。

  下午搭帐篷的时候,我无聊至极,好不容易甩掉跟屁虫花蕊,没了诸多规矩,放开拳脚四处晃悠。

  在密林间,正好看见花蕊和两个男人,三人没有说话,只用眼神和手势交流。

  看他们的阵势,我心里一咯噔,寻了一棵两人宽的大树躲在后面,露出眼睛看他们比划手势。

  花蕊看四下无人,才放心的朝另外两个男人左手比个三,右手比个四。

  我后背一凉,捂嘴躲在大树后一动不敢动,等他们交流完离开了,才悄声快速跑回营地。

  帐篷已经悉数完成,只有里面的摆设还没有制备好,我避开花蕊把帐篷一个一个的数,第三排第四个,是我住的那个。

  “原来如此,”花蕊面色平静:“自宴会第二晚,公主挺过了皇后的招,您就变得不一样了,聪明,谨慎。”

  “花蕊,”我十分惋惜地看着她:“你知道自己在哪儿出错了吗。”

  她冷哼一声:“树林里。”

  “不是,”我答:“你最不该的,是告诉我当晚宴席,我吃了很多虾。”

  萧璃母妃去得早,一段时间寄养在皇后宫里,她一直都很信任皇后,哪怕皇后哄骗她吃了东炽进献的珍果,又让她在宴席上大量食用虾。

  没错,萧璃吃了含大量维生素c的水果,再吃虾,活活被还原的三价砷毒死了。

  古代人还真是聪明,杀人于无形。不过皇后没有料到,阴差阳错我来了。

  开始给萧璃把脉,没察觉什么异样,册子上也没有什么异常,直到花蕊说宴会那晚皇后硬塞给她许多珍果。听花蕊的描述,所谓珍果,应该是猕猴桃。再加上诊病的太医是她带来的,种种,都指向皇后。

  随嫁的人,都是南介有身份编制的,唯有那两个憨包身份背景一片空白,想必是某人为了不留下痕迹才故意找的流浪汉或者逃犯,因为要身份空白,所以对智商就没太高的要求。察觉这个问题后,一路上我叮嘱人看着他们,果不其然,今晚全部中招了。

  花蕊最大的错误,就是不知道萧璃已经不是原来的萧璃。现在的萧璃,是个医生。

  “奴婢明白了,奴婢认罪。”她闭眼,等候发落。

  “花蕊,你知道那两个人说了什么吗?”

  她不睁眼,还是那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他们说,杀公主,也杀侍女,抹掉一切痕迹。”

  听罢,她惊讶的抬头,眼神里流露出不甘心。

  “你甘愿为她杀人,她却视你如草芥。”我轻语:“值得吗?”

  她胸口上下起伏,着实忍不住了嚯的直起腰身:“公主!”

  “花蕊,若你今日发誓与皇后断绝往来,你就还是公主贴身侍女,我保你一世安宁。”

  听到此,她眼眶开始湿润,嘴里呜咽着:“公主……”

  啜泣了几声,她平复情绪后,咚的一声扣了个响头:“花蕊此生追随公主。”

  于是,我收了个贴心的人,每每看到她,都会不禁想起小水滴,她们俩一样的年纪,一样的体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