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二十一:颜控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071 2019-06-10 10:49:03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盆狗血头上流。

  老天真眷顾我,穿越成乞丐,好不容易有家业了,又穿越。

  单单纯纯做个公主也好,哪知危机四伏,连自己的敌人是谁都不知道,现在还要联姻,嫁给一个毫不相识的人。

  还不知道对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老不老,帅不帅。

  又需要一番苦心经营,任谁也接受不了。

  “诶……”我一边翻着花蕊给的册子,一边叹气。“毫无头绪,毫无头绪……”

  “哈哈你看她坐的那样。”

  身后传来调侃的声音。不管她是谁,来者不善!我立马警惕起来,收起放肆坐的腿,册子藏在袖笼里,转身。

  来人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女,盘了个小巧的发髻,上面插满珠钗,着一身艳粉纱衣,步步生莲的走来。

  “璃姐姐还有闲心在这儿坐着,”她阴阳怪气道:“快去尚衣局试试婚服吧。”

  正要说‘小姑娘你哪位’,马上打住,可不能露馅儿了。

  看她那张扬跋扈的样子,许是知道些什么,可否套点话。

  “你什么意思?婚服?父皇未曾给我指驸马,何来婚服。”

  “哈哈原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她翘着兰花指遮住嘴笑了笑:“那我好心告诉你,前几日东炽使臣来南介,就是为了联姻。父皇千挑万选,选了你啊。”说罢笑得更放肆。“你要嫁的,是东炽国的那个老皇帝,老皇帝命不久矣,你过去就是守活寡哈哈哈。”

  ……

  看她笑得脸都快烂掉,我抽抽嘴角。

  不过她正好完善了我现在知道的局势。我要被安排嫁给一个老皇帝。

  “那璃姐姐,妹妹先告退了。”她头一甩,扭着翘臀离开。

  “公主!”花蕊刚好过来:“您跟瑞雪公主在聊什么呢。”

  瑞雪公主?原来刚才那个人就是皇后的独女,瑞雪公主。

  这几天我一直在打听人物关系,真人倒是没有见到几个。

  皇后的独女,小小年纪就有了封号,怪不得这么嚣张。

  这些都不重要,现在要紧的,是嫁人这件事。对方是个老头子,我可是标准的颜控啊,这桩婚决不能成。

  下午,我在御花园悄悄潜伏,隐身在凉亭背后一棵百年老树下等原主的爹路过。这几天都打听好了,南介皇帝怕热,每日都会到御花园散凉半个时辰。

  “父皇!”瞅准时机,看皇帝刚好坐下,快速从老树背后绕行,飞身跨过凉亭的围栏,跪倒他面前,膝盖重重着地。某苗苗内心:诶呦亲娘嘞我滴跛啷盖儿!

  “璃儿这是干嘛。”皇帝听到咚的一声,自己的膝盖开始抽动。

  我该顺势站起来的,但是没有,膝盖‘生根’了,紧紧扣在地面。

  “璃儿有什么事与父皇说就是,何必行这么大的礼。”

  “父皇当真要璃儿嫁给东炽皇帝?”我挤出两颗泪,梨花带雨的样子。

  “谁与你说的?”他诧异:“这件事情,朕还没有下旨。”

  “瑞雪妹妹给璃儿说的。”我呜咽,装可怜。

  “定是皇后透露了。”他顿了顿:“璃儿,这可是为国为民,身为公主,这就是你的职责。”

  “父皇!”我咬牙:“您愿意璃儿嫁给一个老头子?”戏精飙戏:“您要做一个老头子的岳父?”

  “这……”

  确实,虽说两边都是娶对方的女儿,可东炽皇帝年龄实在太大了,几乎可以做南介皇帝的父亲。一个三十五岁的人被五十五岁的人喊岳父,他自己也难以接受。

  “可是朕已经答应了,总不能单方面毁约。”他叹气,眼神不知往哪儿放:“朕要为大局考虑。”

  “反正璃儿不嫁老头子!”我抱着他的腿撒娇:“父皇~~”

  “你让父皇再想想。”他垂下眼帘,眼神不是那么恍惚,仿佛有主意了。

  差不多了,目的达到,见好就收。

  “那璃儿告退。”

  果不其然,父亲还是最爱女儿的,古今中外无一例外,第二天我就听到一个不坏的消息。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公主萧璃,性行淑均,承受厚德,今予封号乐韵,携朕之祝福,寄民之安乐,联姻东炽,与太子百里驰同修百年。钦此!”

  虽然还是要嫁,但至少不是嫁给老头子。目的达成,戏精本精啊。

  我在一边高兴,却不知凤仪殿内。

  “你看你,怎么这么不争气!”皇后冲着瑞雪公主怒吼:“便宜都让别人占去了!”

  “儿臣怎么知道是要嫁给东炽的太子?”瑞雪公主拧巴着脸:“当初不是说的嫁给老头子吗。”

  “东炽皇帝又有何不好,母后到情愿你嫁给他。”

  “母后!那可是个半身入土的老头子!”

  “老头子又如何,东炽的淑妃不照样怀孕,老皇帝没有嫡子,唯一个薛贤妃诞下半正统的太子,若你嫁过去怀孕,看在两国的面子上,孩子的地位自然不会太差,说不定,还能做太子,做皇帝!”

  “可是……”瑞雪公主哑然。

  “不管是嫁给老皇帝,还是太子,你的地位都不可能差,母后就你一个孩子,你和萧璃就差了那么一点年龄,可是你怎么就这么不争气!白白浪费母后为你做的。”皇后扶额,气的上下喘气。

  过了十多天,期间,吃饭用银针验,若无大事坚决不出宫门,晚上睡觉侍卫轮班守卫,总算有惊无险到了出嫁的日子。只要上了花轿,想要我命的人下手就更难了。

  公主出嫁,拜天拜地拜祖先,一番折腾下来坐上花轿我已经虚脱。最后谨慎一次,出了南介国门就可以放肆嗨了!

  队伍从头到尾起码一里,马车二十驾,陪嫁护卫队两千人,侍婢五百人,陪嫁三十担,金银珠宝数不胜数。我身上,羊脂玉,淉轮珠,紫水晶,孔雀羽翎,牡丹万花盖头,石榴金步摇,重的都往身上薅,压得整个人喘不过气来。

  南介皇帝对女儿大方,只看这些行头,勉强算他是个好父亲吧。

  队伍吹吹打打,光在南介就走了半个月,好生热闹。一路上还布施,饱受赞誉过了南介国界。

  刚到东炽的领地,东炽护卫队就忙上前,两拨人交汇,队伍更加壮大。

  “应该没人会害我了。”放松警惕,我卸下身上的实在物,半个月来,晕车加神经紧绷,实在难受,现在终于可以好好睡了一觉。

  东炽对我来说不算陌生,到了这儿也不害怕,倒是遗憾没有在过界时看到百果庄,二十六年前百果庄还是一座荒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