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十八:战败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872 2019-06-10 10:39:28

  头盔下,一双眼迸射着寒光朝这边看来。不知他看到了什么,竟然有一瞬间的恍惚。恍惚过后,又变得犀利。

  我脑门儿突突,瞬间手足无措。他怎么会来?不是说和那谁谁联姻了吗?

  被他的眼光扫到,我全身像是被炙烤,双脚瞬间站不稳。萧玉珏发现异样,搂住我的肩膀问:“你怎么了?”

  “没事。”机械的摇摇头,半蹲下去。

  “我东炽并未做逾矩之事,南介何故来犯?”熟悉的声音穿透黄沙,隔着百里传到我耳里。

  “东炽抢酒,嫁祸南介,本王是来讨伐的。”萧玉珏答。

  “东炽抢酒?”他语调向上,不知是在质问萧玉珏还是在质问我。

  “就算抢了,也轮不到你来质问本王,让该来的人来。”

  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

  “白副庄主。”他突然向白墨发话:“代本王向庄主问好,跟她说,本王甚是想念贵庄的香梨醉。”

  我蹲在战车挡板后面不敢起身。

  “还有,告诉她,本王的母亲对她甚是……”

  他话还没说完,我簌地起身将他打断。相隔百米,盯着他的眼睛。

  “本王的母亲腿疾犯了,希望庄主能屈尊,前往东炽皇宫为她看诊。”他没有把我之前去过钺城的事说破,松了口气。

  “东炽抢了百果庄的酒,还敢请庄主看诊,你们可真是厚脸皮。”萧玉珏举手示意号兵。

  咚——咚——咚

  三声击鼓后,南介军大吼一声:“杀呀!”顺着风,朝敌人奔去。

  东炽军逆风,稍有劣势,再加上他们日日喝的泥水,此战必败。

  我无太多担心,把着扶手,看两波人浪相互交融。

  红色,黑色碰撞在一起,立刻变得四分五裂。刀光剑影,兵器碰撞,血肉横飞。

  南介前锋冲劲十足,对准敌人的腹地猛烈冲击,将东炽黑甲军冲出一道裂痕。黑甲军没有我想象的勇猛,战略主守,举着盾牌形成一个凹陷,快要将南介军队包围进去。

  “不好,叫他们回来!”我拉扯萧玉珏的衣服,示意他南街前锋中了敌人的埋伏。

  “不必,正好趁这个机会探探玄王的底。”他指着百米外慢慢被黑色包围的一点红:“你猜,他们多久才能杀光?”

  “你……”我的目光停留在他脸上,不愿相信一个人如何能说出这样的话。

  求人不如求己,我翻下战车,奔到号兵前,夺了他手里的钲,正要发信号。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破天响。转过身去,见一只羽箭正对脑门飞来。

  百里枭也注意到了那支箭,他一个横甩将与他对战的将军抛开,快步奔上前。沿路拦他的人很多,他长戟左右横扫,撂倒阻拦的人。正好一块巨石给他垫了脚,他踩上去,一个飞身,伸手要夺下那只箭。

  “啊!”他嘶嚎一声,却只有眼睁睁看着箭头从手窝穿过,依然直直向我飞来。

  因为他拦了一次,箭的速度慢了一半,可人和箭比起来,根本是不堪一击。

  箭尾的羽毛被他的血染红,在空中拉出一条红痕。

  我脚一软,下意识往旁边闪,可是近在咫尺的箭根本不给躲闪的机会。十五尺,十尺,一尺,我的瞳里映出箭的影子。

  咻——尖锐一声。不敢再看,紧闭着眼,任意识牵引,向一边倒去。

  刺啦——箭尖入肉的声音,随后听到一声闷哼。

  双肩一紧,感受到头顶压下的黑影,睁开眼,看到萧玉珏皱紧眉头。

  “你……”还没等我说完,他眼睛一闭,倾倒在我身上。

  “收兵!”我朝号兵吼道。

  号兵见萧玉珏晕倒,前锋又深陷敌军包围,军队里没了主心骨,只能听我号令。

  号兵开始敲击钲,听到号令的士兵瞬间开始撤离,一黑一红逐渐分开。

  白墨帮忙把萧玉珏扶到战车上。战车调了个头,往来时的方向快速撤离。

  转过头,看身后还未燃完的硝烟,一片黑红交加的尸体。鸣金的声音像是给乌鸦也带去了消息,漫天开始传来呱呱的声音。

  乌鸦的黑影映在地上,在尸体上飞窜。东炽军没有进一步动作,停在原地。而他,站在万军中央,看我们离去的背影摘下面具。

  战车的轮子碾在石块上,十分颠簸。萧玉珏的后背一直在流血,他的面色变得煞白。

  在现代,经常会有人误将尖锐物体刺进身体里,作为医学生,取出异物和止血是最基本的。

  我拿出随身携带的麻药洒在他的伤口上,然后将匕首用酒消毒,在后背中箭处按箭头星芒状方向向外切了四条小口。

  白墨帮忙将箭尾折去大半,我准备好止血药和纱布,然后深呼一口气,捏紧箭身,向外缓慢拉扯。

  麻药是在百果庄配的,效果与现代麻醉药相差天远,箭头刚有一点松动,萧玉珏就醒了。

  “本王……本王的命,可是很贵的,你,你当心着点儿。”

  都生死攸关了还有心开玩笑。我向他嘴里塞一截木头,道:“忍着。”然后,顺着伤口,一点一点把箭往外面理,边理,边擦血上药。

  终于回了营帐,萧玉珏被我裹成粽子丢在主帅帐篷里。

  “你就这么对本王?本王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他刚恢复一点血色,就开始咯我。

  “我还是你的救命恩人呢!”我翻个白眼,不再理他,叫了军医给他定时换药,就回了自己账内。

  “白墨,这次伤亡人数?”

  “伤八十有二,亡……”他顿了顿:“一百四十余人。”

  “八十二加一百四……总共……”我深呼一口气,闭眼,仰头躺在椅子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