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十七:开战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071 2019-06-10 10:33:32

  南介这边有清水喝,账内还有几个手艺高超的酿酒师傅,清水美酒,士兵们过得不亦乐乎,在石聚壕驻扎了五天也没听见谁有怨言。

  而东炽那边,天天见他们将泥水运进军营。看这水浑的与粪水无二,我估摸着,即使不用武力,东炽也该退兵了,可谁知他们还在和南介继续耗。

  天天喝泥水也能坚持这么久,这黑甲军也并非浪得虚名。

  我军的现况并非看上去那么乐观,虽说军在水这方面无后顾之忧,可粮食怎么办?眼看军粮一天天地减少,剩下的最多能撑三天,若东炽趁机反扑……一直僵持下去并非良策。

  “岑副使,你怎么看。”萧玉珏仿佛看出了我心中的疑虑,横眉一翘,将军粮的问题甩给我,一脸看戏的样子。

  “打吧。”思索良久,我无声的叹一口气,幽幽地吐出两个字----终究还是妥协了,做出了最不情愿的决定。这一战,总要有人付出代价,不是他们,就是我们。只有南介赢,百果庄才不至于输的太过彻底。

  消息传至兵营,整个兵营怨气冲天。被这表面的和平麻痹了那么久,突然说要上战场杀敌洒血,南介的士兵个个怨声载道,个个都不愿意,毫无士气可言,这可不是一个好征兆。

  “白墨,过来,你今晚……”

  第二日早,乌云压城,闷雷滚滚,我比以往早起一个时辰。

  “公子,出事儿了,你快去外面!”帐篷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看见小水滴惊慌失措地跑进帐篷,正看见我在绾发髻。“公子你起来啦,快快快,外面,他们……”

  我看了她一眼,并未吐出只言片语,轻挥手示意她出去,随后转过身去继续绾发髻

  小水滴皱着眉,脚在地踌躇,不愿走。“公子,真的很……!”正准备说出口,但看着铜镜中的眼睛,小水滴欲言又止,不再言语。

  “我马上来。”我幽幽的一句话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听罢,她才撤出身去。

  我大步踏出帐篷,一大群士兵突然围了上来,直直的看着我。渐渐的士兵之中走出一个一脸横肉的彪形大汉,他是军队前锋,想必这场闹剧也是以他为首。大汉一脸不悦,问道:“岑副使,这天降之水为何没有了”

  “你问我天降之水为何没有了?”我冷笑了片刻,随后显出愠色,“为何不问问你们自己?这天降之水乃我与上天求来的,条件是我军凌人的士气!而你们,身为南介儿郎,却消极倦怠,贪生怕死,何来士气?!既然士气已竭,那你们又有何来来向本副使讨要天降之水?倦怠的军队,没有资格喝本副使求来的水!”

  几句话,把他们说的哑口无言,丝毫没有反驳之力,偌大的人群立马噤声。

  放眼一片红色的盔甲,长缨,头鍪下,一张张惭愧的脸低下。他们埋下头,东张西望的眼神立刻变得安分。

  “今天,是出兵的时间,你们不去准备,跑到我帐前胡闹,这是一个将士该做的吗?”

  他们被我说的脸色通红,一个个紧攥着手,直至指尖发白,一口闷气堵在心口。

  “有气,往敌人撒。”

  我说完,撩开帐布,留他们在外面思考人生。

  透过缝隙,我看见那个前锋站上高台,发话:“我们不是孬种,没有对不起天,我们是勇士!”

  “勇士,勇士,勇士!”士兵们一下士气高涨,笔直的举着长缨,声声喊着口号。

  声音穿破云霄,激起远处的鸦雀。乌云中间破出一条裂缝,慢慢向两边散开,露出初升红日。弥散着倦怠之气的军营立刻变得严肃。

  “好样的!”前锋拔出佩刀,高举道:“全军准备!”

  众人立马列队站好,目光如炬。

  “岑副使还真是神通广大。”萧玉珏突然出现在背后。

  “你吓死我了!”我掩好帐布,转身。

  “终于知道你为何能年纪轻轻就坐上副使的位置了。”他说。

  我白了他一眼:“若不是你的军队废,本副使也用不着出手。”

  “本王的军队废?你百果庄的人不照样躲在他们身后,岑副使还真是大言不惭。”

  他嘴上说出这样的话,脸上却笑的没有任何生气的样,这骚包表情成功激怒了我。

  “什么叫大言不惭?本副使跟你出战就是!”

  “一言为定!”

  他笑一声,负手,大摇大摆走出去,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这时我才惊觉,被他下了激将法。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本庄主很无奈,不得不跟着出战。

  为了保护我,白墨自然要去。小水滴怕我出事,也闹着要上战场。

  “岑副使,可否说说消失的天降之水?”战车上,面对黑压压的敌人,萧玉珏没有问我作战对策,倒先问起了今天早上的事。

  知道南介今天出兵,东炽早早的来到对阵之地。

  东炽的黑甲军气势汹汹,一个个摩拳擦掌,闪着如狼的眸子,似乎对战争饥渴难耐。

  “岑副使,本王好奇。”他又说。

  “我派人把那些水倒了。”刚说完,感觉身边的白墨咯噔一下。

  萧玉珏无奈的摇摇头,随即大声笑起来。

  阴风瑟瑟,战旗被吹的猎猎作响,黄沙漫天,将士们微虚着眼,用睫毛把风沙挡在外面。

  东炽那边毫无动静,万人大军笔直的站在黄沙里。

  “公子,我,我……”小水滴在身后怯怯地说。

  “怕了就回去。”我答。

  “不是。”她凑在我耳边:“东炽那个领头的,我见过,咱们从东炽钺城回来的时候,他跟了咱们一路,最后在庄外徘徊了五天才回去的。”

  朝小水滴指的方向,我看见一匹棕色战马上,一位黑甲红缨的将军。

  那不是……自白墨和云殇来边界后,一直是这个人跟在百里枭身边,他是百里枭的下属。

  他为何会跟踪我?

  正当疑惑时,东炽军慢慢从中间裂出一条路来。

  黑色马蹄陷进沙里,此时的风叫嚣的越发厉害。黑马甩着头吠一声,黑色的鬃毛被风朝后拉出一条墨色的瀑布。

  它的主人,一身黑甲,戴金色面具,手持长戟,他坐在黑马上,缓缓到东炽军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