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十六:神水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740 2019-06-10 10:27:21

  第二日早,小水滴唤我。

  “公子,你怎么了,啊?”她跪在榻上,撩开我被汗打湿,贴在脸上的头发。

  “无事。”一发声,才发现嗓子干涩,一动嘴,连脸皮都被拉疼。

  “公子为何会这样?”小水滴急切的问。

  “做噩梦了。”我答:“倒杯水来。”

  喝过水后,整个人都清爽了,又急着收拾行李前往边界,就没再想那个梦。

  行军路上,萧玉珏问白墨希望百果庄的人站那个位置。

  白墨轻瞟眼看我,我对他眨了四下眼睛。

  明白暗号后,他一脸尴尬的说:“王爷,百果庄的兵都没上过战场,所以,我们还是,额,当火头军吧。”

  嗯,这个时候就是该怂,本庄主在一旁悄悄点头,很是满意。

  “几千人,当火头军?”萧玉珏睨着眼看我。

  “王爷看我干嘛,这是副庄主的意思。”

  “嗯,是副庄主的意思。”他煞有介事的点头,嘴上一抹邪笑越来越深。

  翌晨,军队已赶到石聚壕。春日将尽,石聚壕的环境越发恶劣,天上太阳毒辣得很,地面散热又慢,整个一大蒸笼。将士们节约又节约,预备五日的水还是喝去了三分之一。大家伙为这事儿发愁。

  “本王觉得速战速决为好。”主帅帐里,我,白墨和萧玉珏讨论战况。

  “本副使觉得一切不能操之过急。”

  白墨不说话,只点头。

  “岑副使,你也看到了,石聚壕乃干旱之地,饮水极其困难。本王派人出去寻过水源,发现石聚壕唯一一处泥沟被东炽的人占领着。”萧玉珏又说。

  “不碍事,本副使有办法。”我拿出纸笔,在桌上画了个草图。

  三只木头三足立地架起,中间悬挂一支士兵的佩剑,正对剑尖放一只碗。

  “先让人做好木架子,晚上太阳一落山就将剑挂上去,再放碗,明日便可看见水了。”我将图纸给他。

  萧玉珏一脸惊讶的看着我:“岑副使莫要耍本王。”

  “你只管一试,若无用,我便同意你速战速决。”

  “那好,本王依你。”他拿过图纸,颠来倒去研究。

  此时,坐在主帅帐里,听到外面搭建灶台,帐篷,火盆的声音,透过缝隙看外面脚步匆匆的士兵,我心口紧的慌。

  此战,关乎百果庄,南介,东炽三方势力,不管谁输谁赢,百果庄都必受牵连,只是权衡之下,选择哪边受到的伤害小。

  而且萧玉珏收买了瘦猴精,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目的,这也是一个大毒瘤。

  战争是我最讨厌的,可是为了和平,有些战争却是必然的。我仿佛,突然明白了他的感受。

  石聚壕此时杀气弥漫,一半来自东边的黑甲军,一半来自南方的南介军队。

  黑甲军一直驻守边界,恐怕早就知道南介的行动,所以严阵以待。

  而南介军队在地理和人员方面都不占优势。不过幸好有本庄主这么个二十一世纪根正苗红的优秀医学生,通过凝结露水的方式持续供给饮水。就算黑甲军占了泥沟,也只能喝些污水,久而久之,不攻自破。

  下午,按照我的要求,萧玉珏派人搭建集水装置。

  赶路,搭帐篷,卸粮,他们已经累一天了,现在又叫搭建什么集水装置,自然是不乐意。明里暗里都在给我这个始作俑者脸色看。不过本庄主大度,不与他们计较。

  “希望副使记住对本王的承诺。”萧玉珏说。

  我转过头,刚好看见火光映射着他的侧脸,使得轮廓越发分明。

  啧啧,真帅,可惜是个Gay。我心想。

  晚上,我和白墨,小水滴一起挤一个帐篷。

  白墨问为什么要延后时间。

  “是因为想让这场战争不要流太多血。”

  他不解,我又解释道:“缺水情况下,对方熬不住了,自会撤兵,我方不战而胜岂不更好。”

  白墨听后,一脸崇拜,眼睛里的金光都要扑在我脸上了。“若庄主是个男儿,这天下还有谁能匹敌呢?”

  我听了,甚是欢喜,道:“知识就是力量,白墨,本庄主是靠脑子吃饭的人。”

  翌日早,我还晕乎乎的就被小水滴拉起。

  “岑副使,快出来看啊,有水了,有水了!”白墨扯着大嗓子在账外叫。

  “有就有,激动个XX啊!”我撒开小水滴的手,拉起铺盖往脸上盖,两脚上抬把铺盖卷了个圈压在身下。

  “哦,哈哈,水啊,咱们不愁啦,哈哈哈!快快快,请岑副使出来,对啊对啊,出来啊!”又是一阵嘈杂。

  “让不让人睡啦!”我一个鲤鱼打挺起身,鞋也没穿,直接撩开帐布准备破口大骂。

  谁知,一出去,就看见一大群满脸横肉,拿刀持剑,穿红盔甲的士兵。他们一个个高举着碗,齐声吼:“谢岑副使!”

  “不,不用谢……”我被那阵仗吓到了。这群打仗的,谢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

  “岑副使,本王好奇,这天降之水是如何来的?”吃早饭,萧玉珏问。

  “天机不可泄露,告诉了王爷,我会折寿的。”就靠这些常识来装逼了,当然要守口如瓶。

  “既是天机,本王就不问了。”他轻笑一声,在盘子里挑挑拣拣,夹了一只包子丢到我碗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