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十四:打仗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982 2019-06-10 10:18:58

  左看看右看看,很快就到了堂屋。白墨和一个尖嘴猴腮的瘦猴精正在品茶。

  白墨抬头,刚好看见我,他正要起身,我眼神示意他坐好不要动。

  “属下参见副庄主。”上前给他行了个礼。

  白墨没受过这样的礼,一时手足无措,扶起我微拱的手。

  做样子要做足,我强压下手,行了个弯腰礼。

  “岑副使!”瘦猴精向我行了个礼。

  打量着他,看他一脸谄媚的样子就恶心。凭直觉,我觉得这瘦猴精不是个好人,真不知道下面的人是怎么选取这些小舍主的。

  “既然大家都到齐了,不如先用过午餐。”凌安王说。

  “不必了,说正事。”我习惯性走到主人坐的位置坐下。刚坐下,才觉得不妥,尴尬的站起来道了句:“属下失礼。”

  他们倒是没说什么,各自坐在位子上。

  丫鬟接连来了五个,一个端酒盏,四个端菜。

  凌安王尽地主之谊,忙着布菜,瘦猴精看着那几个丫鬟眼睛都不眨一下。若不是我现在穿的男装,怕也是要被看的。

  很快,桌子上铺满菜,杯子里也盛满酒。

  本来说不吃的,居然把本庄主的话当耳边风,上了这么大桌子的菜。

  不对,我现在是副使,没有发言权的,算了算了,吃就吃吧。

  “白副庄主,对于东炽抢酒一案你怎么看?”凌安王问。

  “当然是讨伐之!”白墨说到气处,将杯子砸在桌子上。“王爷有什么高见?”

  “贵庄的酒是在南介边界被抢,明摆着就是东炽想要离间我们的关系。他们算盘打得精,但我南介也不是吃素的。为了报这栽赃嫁祸之仇,本王愿意出兵,与东炽一战。”

  “白副庄主,岑副使,属下认为必须讨伐东炽!”瘦猴精补充道。

  “讨伐?”我笑着说:“东炽可是有战神呐,我们是去讨伐还是去自讨没趣呢?”

  “岑副使多虑了。”瘦猴精放下筷子“那战神百里枭刚迎西湪的和亲公主回府,哪儿顾得着咱们?刚好趁这个机会,我们还可以助南介一臂之力,给东炽以重创!”

  我捏在手里的白玉筷子已经出现裂痕:“他,要娶西湪公主?”

  “那可不,西湪和东炽联合的话,对南介大大不利啊。再说,西湪和东炽分别在百果庄的西面和东面,要是他们图谋不轨的话……”

  瘦猴精拿筷子蘸着酒,在桌子上画出形势图,分析得头头是道。

  接下来,他们渣渣呜呜的讨论不休,我再没说过一句话。

  百里枭,你可真是一个来者不拒的人啊,为了权力,为了地位,为了东炽,谁都可以娶。

  “哼!”我猛拍桌子,连带着把他们的酒都弄洒在桌子上:“打,必须打!”

  他三人不知我在抽哪门子邪风,看疯子的眼神看我。“岑副使这是?”凌安王问。

  “庄主说过:欺我,辱我,害我,盗我者,我必惩之。本副使只是按照庄主的要求做事罢了。”我盯着白墨和凌安王中间的缝隙说完。

  “好,有庄主这句话就够了,本王即刻出兵前往边界。”凌安王看了我一眼,拿起酒盏:“祝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举杯,与他碰了个响。

  晚上,我们都住在凌安王府。

  凌安王府的客房都比百果庄的主室豪华,当真是个镶了金的壳子。

  半夜,约定的时间,白墨偷偷从窗子潜入我的房间。

  “庄主,我们真的要打吗?”他说的极小声,恐隔墙之耳。

  “当然要打。”我答。

  “庄主一向都不主张战争,为何今日?”他很疑惑。

  “公事加私仇,本庄主想一起了结。再者,杀鸡儆猴,给那些想打百果庄主意的人一个警告。”

  白墨没听进去后面的话,只抓住‘私仇’二字。他一脸蒙的看着我。

  “白墨,凌安王基本信息,说说。”

  “凌安王,是南介皇帝最小的弟弟,名叫萧玉珏。他这个人,不着边际,说话做事都不按常理出牌。当年南介皇帝为了争夺皇位,向各个兄弟出手,唯独他整日酒醉歌迷,逃过一劫。”白墨照本宣科,把探子得到的消息说与我。

  “是个聪明人。”我感叹,他在皇位争夺中能保全自己。

  “这凌安王就是个怪人。当年南介大旱,连皇宫都不得不省吃俭用,凌安王府立刻开始歌舞升平,灯火不灭,简朴的王府马上翻新。他看着简单朴素,平时穿戴不出什么像样的,一旦所有人没有的时候,他什么都拿的出来。”

  白墨说的与我想的相符,凌安王府高档的配置就是用来做障眼法的。感觉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袋子,袋子只露出一个小口,外面的人以为他只有露出的那一点,其实,那只是他拥有的冰山一角。

  “传信人说的暗号是你告诉他的。”我又问:“是有什么不妥吗,要用那个暗号?”

  “原本属下是与东炽的人一起来边界,看事情有变打算回庄,结果被驻南介小舍主邀请,刚到他府上,又被凌安王叫去。属下觉得他们的关系不简单,奈何在别人府上,属下不敢做什么大的动作,只有给庄主传那个暗号了。”

  “他俩可能是在打百果庄的主意,不过放心,我已经派人去查那个瘦猴精了。”

  白墨又将知道的说与我,然后原路潜回自己的房间。

  夜里,睡不着,大概理了理这几个人的关系。

  萧玉珏是个奢侈无度,丧失民心的王爷,仅仅因为被栽赃陷害就要出兵讨伐。瘦猴精是个攀附权贵,妄想一步登天的小舍主。原本以为是南介抢酒,突然变成了东炽,东炽的军队却没有杀人灭口。

  萧玉珏到底有什么目的?

  东炽的人是被谁限制了吗?

  整个东炽,能调动黑甲军的只有他一人。不对,他正联姻,不可能来。

  那到底是谁?诶,棘手,脑仁儿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