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十二:侧妃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987 2019-06-10 10:11:10

  我咬牙,一股怒气从脑门腾起。若不是本庄主的身份受限制,哪里轮得到阮依依来作妖!可是,百果庄的立场不允许我与任何一国联姻。

  正想的入神,太皇太后的手肘碰了我一下。

  我疑惑地看着她。

  她笑道:“苗苗害羞了,哈哈哈哈。”

  她刚刚说了啥?怎么就害羞了?

  “太皇太后,您?这是什么意思?”我问。

  “你治好了哀家的腿,哀家觉得你啊,是个贴心的人儿,所以决定让你给枭儿做侧妃,如何?”

  嗡——脑袋里一片回响。做侧妃,做侧妃……转眼看百里枭,发现他也在看我。

  他的眼中没有任何波澜,仿佛并没有期待我的同意。再说,就算他同意,我岑苗苗也不可能做侧妃。

  “太皇太后,您的好意民女心领了,但是,民女不愿意接受。”

  她慈祥的面目略显尴尬,“为什么呢?”

  “岑姑娘,太皇太后和王爷都是好心,你怎么能如此糟蹋呢。”阮依依也蹭上一句。“我与岑姑娘也是旧识了,以后也会共同侍奉王爷,何乐而不为呢?”

  “什么叫共同侍奉?”我强压怒气。

  “太皇太后刚刚也宣布了,择日,让王爷迎我进府做王妃。按东炽的规矩,侧妃是要先于正妃入府的。”阮依依娇羞的半遮着脸。在她半掩的面目下,该是何等的得意。

  “是吗?”我看着他,问。

  “当然是,”没等百里枭回答,阮依依抢着开口:“我和王爷的婚事,可是太祖爷亲赐的。”说罢,她拿出一块玉佩。“信物为证。”

  盯着那块玉佩,震惊不已。那样式,那花纹,正是与我脖子上的一模一样!当年的天灾后虽然过了段太平日子,但后来发生瘟疫,乞丐母亲没有熬过来。她临死前,给了我一枚玉佩,说是我出生时一位贵人给的,让务必保管好。

  的手不由自主往胸口处摸,衣衫下隐约的凸起证明它还在那儿。

  怎么会有两枚一模一样的玉佩,为什么其中一块会在阮依依手里,我与她家有什么渊源?一连串问题撑的头疼。

  “苗苗,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说与哀家听听。”看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太皇太后有些担忧。

  “不,没有顾虑,”将目光转向他,正对他面无表情的脸:“我岑苗苗选男人,要先千挑万选,再谈个几年恋爱,才不会与相识不过几天的人草率的决定终身。况且我的男人必是世间顶好的,一生只能娶我一个。单这两点,王爷不能满足。”

  “什么,这也太……”

  “真是,亏太皇太后如此抬举她!”

  “就是就是,小小医女,能做侧妃就不错了!不懂尊卑……”

  ……

  又是一阵乌泱泱的议论。被一群只知道之乎者也的迂腐老头批判,我着实受不了,也不管什么宫廷礼仪,丢下一众人,起身离开。

  太皇太后的呼喊和一片切责声中,我出了慈辉殿。出大门,下了皇宫一百一十阶,转身,背后空空如也,只有一排负责守卫的士兵。

  没有人追出来。

  没错,他确实不喜欢她,也不喜欢我。

  我摸出袖兜里早先准备好的最后一张药方,拍在一个士兵脸上,然后大步流星离开。

  回到王府,拿了一袋银子,就带着小水滴走了。管家死活不让走,直到最后将他绑起来才顺利脱身。

  我们雇了一辆脚力最好的马车,马不停蹄赶回百果庄。

  中途在客栈休息,小水滴问:“小姐,怎么这么急着回去?你不是……”

  我:“太皇太后的腿已经好了,该离开了。”

  “那玄王怎么办?他应该不会同意吧……”想必是她看到我绑了管家,所以才这样说。

  “管他作甚,本庄主去哪儿还需他同意吗?”我黑着脸道。

  许是被我吓到了,接下来的路程,除了必要的事,小水滴一句话也不多说。

  晕了两天的车,终于到了百果庄。久违的环境,醇香的酒味。

  “小水滴,这几日,没有大事,都不要找我。”

  吩咐了小水滴,便去往庄子的禁地。

  青藤环绕的密林间,有一间茅草小屋叫做小林轩。茅屋旁,扎起一圈篱笆,各色的喇叭花攀在上面肆意生长。篱笆内,种了一方葡萄,一方橘子,一方苹果,一方杨桃和一方马上要全面制酒推销的蓝莓。

  打开篱笆小门,沿一条小道穿过果园,上三级台阶,打开活动门,我脱下鞋踩在光凉的地板上。

  墙壁上,粘满一张张由粗线勾勒的画,画上,是一对中年夫妻。

  四年间,我画了无数张爸爸妈妈的画像,全部保存在这里。一到心烦意乱的时候,就喜欢来这儿看看。

  小林轩里有灶,有粮,有水,地里还有各种时节的蔬菜,生活自给自足。接下来的很多天,我都在这里过。

  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除除草,浇浇水。看着喇叭花越开越盛,杨桃也开始成熟,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大概过了五日,小水滴焦急的跑来小林轩见我。

  “庄主,白墨那边传来消息,说……”她低下头,泪水包在眼睛里打转。

  “说了什么?”我问。

  “抢咱们酒的,其实是东炽人。”

  “什么!消息可属实?”

  “属实,白墨查到的您还不放心吗。”小水滴急的眼泪哗哗掉:“庄主,您快想想办法吧,白墨现在处境很危险!咱们带的人不多,万一东炽那边要杀人灭口,怎么办?”

  “要是他东炽真敢动我百果庄的人,本庄主定不惜一切代价,让他们……”气愤至极,可是,誓言哽在喉咙里,却吐不出。

  “小水滴,马上给驻东炽的小舍主写信,让他打理好舍里的人员和东西,随时准备全员撤离东炽。再给驻南介的小舍主写信,让他先行派人马去边界支援。然后,将庄上的事分派到各个院主手上,咱们带一半人马立刻启程去边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