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十一:喜欢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960 2019-06-10 10:07:12

  太皇太后寿诞之日到来。依照她的意思,我一早就随百里枭进了皇宫。

  离开席的时间还早,我跟着百里枭在花园里赏花。虽说皇宫里的花应是极好的,但本庄主什么东西没见过?粗略看了几眼就没了兴致。

  我折了一枝柳条拿在手里晃荡,见着不顺眼的残花败草就一条子扇过去。空气中,随时随地转来咻咻的击打声。

  “你自己随便看看。”他说。

  我瘪嘴,不屑道:“还没你王府有看头。”

  “那你去慈辉殿吧,再给太皇太后看看腿。”他又说。

  “百里枭,你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非要撵我走?”本庄主觉得,这里面有事情。

  他扶额,闷哼一声道:“马上你就知道了。”

  知道,知道啥?我一脸懵地看着他。突然,远处传来几声女人尖细的笑声。我转过头去,正看见一群花枝招展的女人步步生花向这边走来。

  百里枭别过脸去,往另一个方向走。那些女人尖呼一声,疾步追来。

  “what!”我跟上他。

  看他一脸不耐烦,再看那些女人的行为,我大概猜到了,那些女人是他的爱慕者。

  “艳福不浅啊。”我调侃他。

  他看着我,眼皮耷拉,只露上半眼。

  “王爷!”一女子走来。“参见王爷!”她俯身行礼。正是那日我在万客来遇到的人。今日的她,着了一身粉衣,头饰不多,却也十分精巧。配上她娇羞的脸庞,倒是有一番韵味。

  奇了个怪,这女子一来,那些莺莺燕燕的全部乖乖躲在一旁,不敢再上前来。

  “不知你是王爷的义妹,上次,是依依冒犯了,还请岑小姐海涵。”她竟然也向我行了礼,不似上次泼辣,这次,她说的话让人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呵呵。”我尬笑着回应。

  百里枭不想搭理她,拉着我朝慈辉殿走,那个叫依依的女子没有抱怨,静悄悄的跟在后面。

  “诶,那个阮依依应该会成为玄王妃吧。”

  “就是,不知她使的哪门子邪术,把王爷的义妹也哄得服服帖帖的。”

  “就是就是,太皇太后可喜欢王爷的义妹了,不久前她拒绝太皇太后的赏赐,太皇太后也没有责罚她。”

  “可惜咱们连话都没跟人家搭上。”

  ……

  一众女子肆无忌惮的嚼耳根。

  被别人谈论,我确实不太舒服,但是,没有过多的气愤,我更多注意力放在她们的话上。

  阮依依,跟在我们后面的女子叫阮依依。

  我转过脸看她,发现她听了这些话表现的很高兴,高傲的天鹅颈越伸越长。是因为那句‘阮依依会成为玄王妃’吗?

  不知为何,一见她那副样子本庄主就来气。“百里枭!”立马刹车:“我要回去了。”没等他回应,我就自己找了个方向,闷头向前走。

  “苗儿!”他追上来:“刚才还好好的,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舒服,想回去。”

  “哪儿不舒服?是膝盖吗?本王背你回去!”说完。他就背对着我,半蹲身子:“上来。”

  看他担忧的样子,我突然雀跃了一下。这么关心本庄主,是不是喜欢我?、

  择日不如撞日,我想问清楚他的想法。

  我上前,拉过他的手腕,小声问:“你有没有喜欢我呀?”

  猝不及防,他愣了神,也许是不明白我的意思,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百里枭,”我凑他很近,不想让其他人听见我们的对话,“你有没有一点喜欢我?”

  他思索一番,正要开口,就被人打断。

  “哟,王爷,岑姑娘,你们在这儿啊,太皇太后已经等待多时了。”慈辉殿的理事公公挥着浮尘,做了个请的手势。

  “走吧。”百里枭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拉着我向前走。

  他这是在逃避吗?是不是怕给的答案会让我难过,索性不说了。

  沉下眼帘,不辨东西,任由他拉着。

  很快,到了慈辉正殿。

  殿内,金碧辉煌,几根左右成对的龙凤金柱从殿门往正座开道。每根金柱正对两张矮桌,矮桌上,摆满各式各样的甜品酒酿。

  受邀的文武大臣们已经各自坐好,太皇太后凤冠霞帔,仪态万方,高贵的坐在正座上,下手,专心摆弄手里小玩意儿的,是小皇帝百里智。

  一直往里走,最前端,有两个空座,而我们,是三个人。

  百里枭定是有座位的,就剩我和阮依依。

  空座下手,坐的是一个中年男人,他揽着须看向阮依依。阮依依上前向他行礼,道一句:“父亲。”

  阮依依父亲的座次居然排在百里枭后面,那他不是将军就是丞相了,没想到她的家境这么厚实。

  阮依依轻瞟我一眼,然后快步到空座前,撩开衣裙坐下。而她父亲,满意地点点头。

  尬了。我轻哼一声,翻个白眼,正要转身离开。

  “苗苗。”太皇太后开口。“来,到哀家这儿来坐。”

  经过几天的相处,我觉得太皇太后是个很好的人。既然她发了话,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只好上前,走到正座,在她挪出的小空位里坐下。

  刚坐下,就感觉到一阵寒光袭来,抬眼,便见那阮依依怨怼的眼神。

  “大家不必拘谨!”太皇太后发话,这时,礼官传进歌舞。

  古代的歌舞千篇一律,没什么看头,吃的呢,又太过清淡。太皇太后偶尔提到我,便敷衍答两句,剩余的时间,都在偷偷看座下的人。

  阮依依含情脉脉的看着百里枭,百里枭倒是也没瞅她,只自顾自的抿我让人捎来的酒。

  他,一定不喜欢她!正要兴奋,又突然想到一个残酷的事实。在古代,婚姻从来都不是自己能够做主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更何况他是王爷。娶一个这样家境的女子,对他百利无一害。

  再说,他不喜欢她,也不一定喜欢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