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九:兄长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811 2019-06-10 10:01:31

  许是被我的话羞到了,或者被人听了心里话感到尴尬,一向不喜形于色的玄王脸红了。

  “百里枭,我在梦里见过一个世界,那里人人平等,没有皇权独大,所有人不愁吃住,男孩女孩都有私塾上。你说,这样的世界现实吗?”

  “真的有这样的世界吗?”他盯着被风吹起的帘子,透过缝隙,看外面叫卖的商贩。

  “有的!”

  “如果你想创造这样的世界,”我轻拉他的衣袖:“我来帮你。”

  “你!”

  他显然被我的言论惊到了。

  “苗儿,本王没有那样的打算。本王只想好好辅佐智儿,待他能独掌大权时,本王就隐退,过悠闲日子去。”

  “哟,刚刚还百里智百里智的,怎么突然就智儿了?”我瘪嘴,逗他。

  “毕竟,他是本王的侄儿。”

  过后,在王府悠闲地待了几天。很快,到了给太皇太后扎针的日子。

  扎针时,嘴一时闲不住,就将百里枭的意愿与她说了。结果,她非但不惊讶,还笑嘻嘻地说:“枭儿哀家最了解不过了,所以,就算他俩发生什么争执,哀家也不会管,让他们自己磨合吧。”

  我不由得叹服,姜还是老的辣。

  “岑姑娘,枭儿连这些都要与你说?”她戏谑道。

  “这个……我……”总不能说是因为想帮他造反,才无意间知道的吧。

  “哈哈哈!”她开怀大笑,末了,缓过气来道:“过几日哀家寿诞,你既是枭儿的义妹,就与他一起来吧。”

  我看了看她的腿,估计还有小半月的疗程,索性点头答应了。

  施完针,回到王府,百里枭就递给我一只纸筒,说百果庄有消息来。

  ‘庄主,沿南介边境运往东炽小舍的三级香梨醉被劫,对方身份不明。我方押送人员太少,不敢轻举妄动,特请示庄主。白墨敬上。’

  “好个南介,本庄主不找你们麻烦,你们倒是找上门来了!”我气愤至极。

  “何事?”百里枭问。

  我递上纸条让他自己看。末了,他说:“也不确定是不是南介干的,万一东炽边界有些心术不正的人……毕竟都城的手伸不到边界去。”

  对这种事情,一般人都避之不及,我已经打定是南介干的,他倒好,非但不把东炽撇清,还凑上来,将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

  我给了他一个白眼,如是说。

  他沉下脸,道了句:“本王这是公正!”

  “百里枭,”我严肃道:“此番,百果庄会派人讨伐边界,顺带,帮你运粮草,如何?”

  与第一次不同,这次,他思索许久,道:“你帮本王运粮,本王出兵帮你讨伐,保你百果庄无一伤亡。”

  我点头,达成协议。

  上次,是我无条件提出帮助他,并且百果庄没有插手的理由,这次,百果庄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出面,性质完全变化。

  当晚,百里枭就派云殇出兵,而我也给白墨写信,嘱咐他亲自运粮草和查清失物。

  接下来的几日,我隔天去给太皇太后扎针,剩余日子里,就待在王府。

  “在王府这么久,可还无聊?”下完朝,他找到我。

  “还好。”看他一脸舒适的样子:“遇到什么高兴的事儿了?”

  “无事。”他立马掩上笑脸,怎奈伪装过头,反倒给人一种好笑的感觉。

  “今日,本王陪你出去走走如何?”

  “好啊!”就这么愉快地答应了。

  说是出去走走,可是,全程都坐着马车在街上晃荡。我知道,他不适合露脸于人前,也就没说什么。只是坐马车实在难受,早知道便不出来了。

  “要下去走走吗?”可能看到我的囧样,他大发慈悲开了尊口。

  “这个,额,对你有影响吗?”我问。

  “没有。”他答了一句,就撩开车帘,下去。

  我紧跟在他后面,刚一露脸,就见路人齐刷刷向我看来。

  他们指指点点,嘴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啥情况?本庄主莫名其妙的当了一把猴子。

  “百里枭!”我追上他:“他们怎么这样看着我?”

  谁知,街上的人更加躁,嘈杂的声音将整个街道笼罩。男人毫无顾忌的评论着,女人就你你我我互相耳语。

  我摸了摸脸,又看了看衣服,似乎并无不妥!

  “百里……”

  还未出口,就听到有人说:“你听,她又直呼玄王的名字!这到底是谁啊,从王府马车上下来,对王爷如此不敬,王爷也没有责罚她!”

  明白了,感情他们是好奇这么个二十六岁,权倾东炽,却没有任何妻妾的王爷为何今日带了个女人出门,都在怀疑本庄主的身份呢。

  “兄长!等等我!”我朝他的背影大喊。

  顿时,七嘴八舌的众人个个像吃了定心丸,一瞬间闭嘴。

  百里枭本是一直往前走的,听我叫了他兄长,立刻回过头一脸不快地道:“本王何时有你这么个妹妹?”然后又颠过去,直愣愣往前走。

  我一脸蒙,这货哪根筋错乱了?收我为义妹不是他说的吗!

  算了算了,霸道王爷都是牛脾气,本庄主可是个二十一世纪新女性,何必与他计较。

  “百里枭,我们去哪儿玩儿呀?”我追上他,与他并肩,留一群不明所以的的群众继续嘴碎。

  “先去吃饭。”他面色缓和些。

  我对东炽的都城——钺城还不熟悉,全程只跟着他走。很快,他就带我来到一家酒楼,该楼名曰:万客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