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八:止战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670 2019-06-10 10:00:08

  “你怎么在这儿?”百里枭问。

  “太皇太后现在不适合施针。”我将她腿上的淤青给他解释一番。

  “那,回去吧。”他脸色阴沉,没说太多话,只大步向前走。

  随他上了马车,全程被他阴郁的气压压制,实在太难受,我便找了个话题。

  “为何你们东炽的朝堂连个匾额都没有?”

  他双眉一沉,有些生气,很显然这个话题找的不好。

  “算了算了,不说就算了……”本庄主已怂。

  “原先,叫做清正殿,百里智下旨改成君政殿。”他还是说了。

  “君政殿……这名字可真是够大的,其他三个国家不闹吗?”我问。

  “其他三个国家发来谴责信,可百里智一意孤行,不肯改过来。”

  “所以,你不同意,他不妥协,索性,连匾都不挂了?”

  他点了点头。

  看来,他和小皇帝的关系已经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他的身份又尴尬,真是够难做的。

  “你们今天争论的问题能和我说说吗?”

  他凝神闭目,似乎不想说。

  然而好奇心使然,我又问了句:“多个人知道,就多份分担嘛。”

  他立马睁开眼睛,转向面对着我,脸一点点靠近,连身子也向我倾来。

  他放大的面目越凑越近,温热的鼻息直接撒在我脸上。“你,你,干嘛……”顿时,我语无伦次,只能往角落里缩。

  “就这么关心本王的事吗?”

  百里枭的气息扑打在我脸上,莫不是顺了传统穿越剧情,腹黑男主爱上了穿越女?

  嘿嘿……嘿嘿……打住!要被他知道我在想什么,定往死里嘲笑。

  “没有!”我一把推开他,然后双手交叉在胸前,作防卫状。

  见我如此,他端坐起来,长叹一口气,才说:“东炽和南介边界出现匪患,造成大量人员和财物损失。当地官员出面剿匪,那些匪人却若蒸发般,不见踪影。待官兵一撤走,匪人又来了。”

  “官兵一来,立刻消失无踪,一走,就凭空而现。这些匪人……”我看着他:“是南介派人假扮的吧?”

  “正是如此猜测的,所以,为避免后续部队支援不及时,东炽决定先派兵驻守边界,万一打起来,不至于手足无措。”他答。

  “你们就是在先出兵还是先出粮上意见不统一?”我又问。

  他点了点头。

  “这简单啊,我可以帮你!”我扯出他袖袍里的手,摊开他的手掌,画了个‘田’字,道:“你看,南介与东炽接壤,同时也与百果庄接壤啊。我可以派人护送粮食,你呢,只管出兵就好。”

  他蹙眉沉思一会儿,猛然惊觉:“百果庄不是一向不插手这些事的吗?”

  “插不插手就是本庄主的一句话。”我抄起小手,傲娇道。

  “本王希望你不要参与进来。”

  “为什么?”

  这个奇怪的男人,难道他不希望问题得到解决吗?百果庄出手,对他而言,解决了粮草问题,还向其他国家宣誓东炽与百果庄不一样的关系,百利无一害。

  “为了土地,钱财,凰羽大陆每天都会发生数不清的战争。本王不希望,这个世界最后的净土也同样遭此厄运。”

  最后的净土,说的便是百果庄了吧。

  作为战神,不应该是喜欢争夺的吗?他的这番话,为何有不一样的感觉。

  “不跟你说了,睡觉。”我靠在角落里闭上眼睛。出不出粮,本庄主说了算,百果庄的粮,绝对比你的军队先到!

  马车的叮铃声催的我越发困倦,慢慢的,不自觉进入梦境。

  梦境里,千军万马,兵刃相接,四处狼烟腾起,八方万人叫嚣。刀刃飞起,砍进盔甲,陷入肉里,士兵一阵痛喊。我仿佛是一盏虚影,立于万千马蹄之间。一匹匹跃起的马,一把把横飞的刀在我眼前撕扯着生命。

  前方,一匹战马双足立起嘶鸣,我看见,马背上一位身穿玄色战袍的将军。“百里枭!”我嘶喊着,叫他避过后面横扫的长戟。

  黑暗中,不知是谁持着长戟,将一大波士兵刺倒在地,我眼看着那尖端刺进他的盔甲,他一口灼热的血喷在我的脸上。

  我簌地惊醒,马车还在行进,看见眼前活着的百里枭,我的眼睛突然湿润了。

  他微撩帘子,看向外面,可能不知我已经醒过来了,他开始毫无顾忌的说话。

  “苗儿你知道吗,本王羡慕你的百果庄,羡慕那种和平,没有杀戮的世界。很多人说本王好杀戮,好争夺,可是,谁又知道本王只是希望终止这个世界的所有战争。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明明有个机会摆在本王面前,本王却不愿意接受,本王这是怎么了……”

  怎么说呢,此时的百里枭让我产生了心痛的感觉,原来他有这么多的渴望,这么多的顾虑。

  有句话叫做‘以战止战’,说的就是他吧。

  “百里枭。”

  被我这么一喊,他立刻收起情绪,换了副严肃脸,掩饰自己。

  “我都知道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