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七:争论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908 2019-06-10 09:58:34

  注意事项交代后,我便和百里枭回了王府。

  马车上,他问我:“本王虽不懂药理,但也知道那些太医每次给太皇太后开的药都十分名贵,今日你开的都不是什么名贵的药,这是为何?”

  “那些药不仅不能治根,还会影响肠胃,名贵是名贵,完全没有效果。就像燕窝一样,成分与豆腐无二,价格还不是差的天远。”我随意说了几句。

  “你倒是很真实。”

  “今日多谢你了。”他说完最后一句话便闭目养神。也是,这几日他也没有怎么休息。

  回到王府,来搀扶我的是小水滴。她一脸担忧的拉着我,仿佛进个宫会要命。

  “百里枭,我需要时间来确定最后的针灸方案。”饭桌上,我说。

  “需要多久?”

  “不会很久。”我又夹了块牛肉塞进嘴里。

  “此间,你就一直住在王府吧。”

  晚饭后,我拿出随身带来的人体经络穴位图开始研究。

  阳陵泉和鹤顶穴同时施针,然后配以艾叶熏蒸,这样效果太慢。可如果加上委中穴,怕太皇太后承受不了,若是出了什么闪失,后果不堪设想。

  “算了,慢慢来吧。”我将医疗箱里剩余的艾叶拿出,搓成条。

  第二日,宫中就传来消息说太皇太后腿疾有好转,让我进宫领赏。

  “百里枭,可以不去吗?赏赐对我来说没什么用的。”

  “不想去?”

  我连忙点头。

  “不去便不去吧。”他打发了传话公公,将我带到书房。一进去,我就闻到一股墨香,看来这货是个喜欢写写画画的人。

  “给你。”他递给我一个白色布包。

  我接过,打开,看到里面一个针包,包里,布满粗细,长短不一的数百根针。

  看做工,虽不及现代,但也是极其难得的了,是我在这个时空见过的最好的针。

  “粗细均匀,尖端很细,入肉时不会太痛,很好!”

  看我对一包针都大加赞赏,他顿时嘴角抽抽,无奈的摇摇头。

  一夜过后,我精神养足了,清早一起来,就主动要求进宫施针。百里枭听说后,找到我,道:“这样天天坐马车,你吃得消吗?”

  原来他看出来了,知道我晕车。

  “百里枭,”我翘着食指,戳了戳他的胸口,“本庄主是个大夫,吃不吃得消我自己知道。”

  他对这突如其来的接触有些不适,连连往后退了三步,才轻咳一声道:“本王要去早朝……一起吧。”转身。

  又和他同乘,全程尴尬。

  刚到慈辉殿,就看到青暖在门口张望。她一见我,赶忙跑上来,拉住我的手道:“可算把您盼来了,快快请进吧!”

  偏殿里,太皇太后侧卧在软榻上。见我进来,立刻精神抖擞,笑道:“岑姑娘。”

  我不是很懂皇宫礼节,只凭之前看电视的记忆,照着里面的动作,微屈膝向她行了个礼。

  “幸得岑姑娘妙手,太皇太后已经可以下床了!”青暖欢欣道。

  “今日,我是来给太皇太后扎针的。”说着,我便拿出针包。

  大概是被病痛折磨的太久,看着成百的针,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还笑盈盈的让丫头将裤腿撩起。

  我正要向她的鹤顶穴施针,竟发现她半月板下方有些淤青。

  我停住手上的动作,问:“太皇太后是否按照我的要求来熏蒸的?”

  她脸色一下子变得尴尬,顿了顿,将眼光偏向青暖。

  “太皇太后还是照实说比较好,否则,影响我的判断。”

  “岑姑娘,是这样的。您的熏蒸法太有效了,太皇太后用了过后感觉腿疼缓解不少,奴婢就擅自做主,每日给她老人家多熏蒸了两次。”青暖道。

  听此,我便放下银针,裹起针包。

  看我要走,青暖道:“岑姑娘这是?”

  “因每日熏蒸次数过多,影响太皇太后膝盖的血液流动,此时髌骨下方已经有淤血了,若我再施针,恐淤血堵塞穴位。”

  “什么?都是奴婢的错!”青暖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嘴里小声啜泣。

  “那可如何是好?”太皇太后问。

  “无碍,等过几日淤血散了,我再来。只是这几天,熏蒸次数必须减少。”

  见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她二人也舒了口气。

  我不想多留,开了副去淤血的药就拿着包离开。

  出慈辉殿,我一时不知该往哪里去,想必百里枭早朝还没有结束,干脆去他下朝的地方等他好了。

  问了几个小宫女,我才来到早朝议事殿外。

  奇了个怪,按理说一个国家上朝的正殿不该连个匾额都没有。可是。若不是大臣们议事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我还真不相信这座没有名字的宫殿是朝堂。

  殿门口,站了一排带刀侍卫,凶神恶煞的盯着我。算了算了,不敢靠近,还是在外面游荡一会儿吧。

  “本王认为,需要先补充粮草,再行出兵。”雄厚如山风的声音响起,正是百里枭。

  “朕觉得,皇叔的黑甲军应该能克服粮草问题,还是先出兵吧。”随后是稚嫩的声音。

  我虽在外面,但里面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现在,百里枭应该是在和他的侄子,也就是东炽皇帝争执。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是古训。”百里枭又说。

  “皇叔不是战神吗?还听从什么古训呢。”小皇帝语气略带挑衅。

  我站在外面,都能感受到里面气氛的沉重。议事全程都是他俩在说,其他人,连半句话都不敢插。

  大概又过了一刻钟,两人相争无果。小皇帝像是发怒了,大吼一声退朝。随后一大波着朝服的官员涌出来,一个个擦着汗,如释重负的样子。

  人群中,我看到一个着玄色孔雀翎朝服的人,赶忙上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