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五:出发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1982 2019-06-09 13:35:11

  既然邀他进庄,就开门见山了:“玄王殿下,你要知道,本庄主并不是怕你,只是战火硝烟下,遭殃的都是手无寸铁的百姓。”

  “本王明白。庄主虽为女儿身,但年纪轻轻就创造出百果庄这样独立的帝国,实令本王佩服。若不是因为庄主的实力,本王今日也不会来。”

  “王爷此番是要我的酒,还是要医术?”

  “庄主竟然会先开口。”玄王浓眉一挑,戏谑的看着我,“传言,百果庄庄主从不接受任何国家的邀请。”

  我有些心虚,避过他的眼神,“本庄主心情好。”不同意我还能咋滴?你动不动就把黑甲军摆出来,再说本庄主在美男的诱惑下毫无理智,当然后面几句就没说出来了。

  “此番本王请庄主给东炽国太皇太后,本王的母亲治疗腿疾。”

  “不可。”我蹙眉:“若王爷要药方子还好,我可以悄悄给你,但这种进宫的事,要让其他国家知道,该给百果庄穿小鞋了。”

  “这个,”玄王胸有成竹道:“本王自会隐藏庄主的身份。”

  “王爷有何高见?”

  “江湖人都说百果庄庄主是个美少年,这是一;本王可以给庄主一个在外的新身份,这是二;在溪边知道庄主身份的人,本王有办法让他们闭嘴,这是三。”

  听了他的话,我左思右想觉得还可行,不过他所说的闭嘴……让人有些惶恐。

  “本庄主相信王爷办事,但本庄主一直清清白白,不喜欢和人命扯上关系。”我把着茶盏:“本庄主很少买别人的帐,王爷可不要擅自做主做些蠢事。”

  玄王投来难以形容的目光,尬笑道:“庄主何时可以启程?”

  “随时都可以。”其实我也很闲,手里的事情都有人做。

  “那明日本王来接庄主。”他微点头,起身,离开。

  “白墨,说说玄王。”等他走了许久,我才打听起他的事。

  “玄王,名百里枭,东炽国皇叔,拥有一支私人军队黑甲军,太皇太后是他的养母。”白墨答。

  没想到他居然还是个皇叔。拥有那么强的军队,为何,没有做皇帝呢。

  我把疑惑说给白墨听,他叹一口气,答:“玄王出生之日天生异象,众人皆以为他是妖物,太祖下令将其祭天,他母亲为保护他而死,最后,太皇太后拼死担保才救他一命。没想到,玄王是个天生的将才,十四岁带兵,十六岁立军功,十八岁,便成为闻名四国的战神。在东炽国,不论是谁都要敬他三分。而玄王本人,对太皇太后十分孝顺。”

  又是狗血的妖物之说,这古代人能不能别那么在意所谓的异象,一个异象毁掉多少人的命!

  “那和他不当皇帝有什么关系呢?”我又问。

  白墨答:“因为,这是太皇太后要求的。玄王发誓,拥戴太皇太后的儿子坐上帝位,而他自己,永远不准有谋逆之心。”

  所以,当年太皇太后救下他,并不全是出于怜悯,只是为自己的儿子找了块垫脚石。这些,他应当看得出来,可是,他为何没有计较,还依然对养母如此孝顺。

  直觉告诉我:“有故事,还是狗血的那种。”

  第二日,将庄上的事全吩咐给白墨,我就带着小水滴和玄王启程去东炽国。

  马车里一张可收纳的桌子,桌上摆了一盘水果,一套茶具。玄王说此番路途遥远,没备什么山珍海味让海涵。其实这环境算是好的,一个人独享一辆马车,没人跟我抢氧气就不怕晕车了。

  路上实在无聊,没手机没电脑,马车上丁玲玲的铃铛晃得我心烦,茶喝了一壶又一壶,水果也所剩无几。这样苦闷的日子还有一个月,让人怎么活啊!

  我在马车里磨皮擦痒,想找小水滴说说话却发现她和其他侍女被安排在队伍很靠后的马车里。现在离我最近的,活着的,认识的人就是前面黑色骏马背上的百里枭。

  和他找点话说解解闷:“王爷,我的身份到底是啥?勾兑一下免得穿帮了!”我将头探出车帘,向前面骑马的他喊道。

  “吁!”他一听喊话,赶忙拉紧缰绳,下马,然后径直走到马车前,撩开帘子坐了上来。

  ?说话就说话干嘛坐进来……

  此时车上只有我与他二人,与他对面而坐,一时间连手脚都不知如何放了。

  “庄主,从此时起,你是本王的义妹。”他一本正经道。

  “呵。”原来认妹妹这种老套剧情从古至今都有。

  “本王对外称在百果庄买酒时遇到你,并收你为义妹。而且,太皇太后也不知道你的身份。”他眼神坚定,一字一句说得非常清楚。

  “如此便好。”

  马车一路颠簸,直至夜里,才到他在边界的别庄,期间我再没说过话。还没下车,透过镂空的窗户,就看到府上的下人站在门外等待。玄王很少去别庄,这些下人一听主子要来,早就翘首以待了。

  小水滴与其他婢女坐后面的马车,所以这上车下车就要本庄主自力更生了,我撩起裙摆,避免下车踩到。

  车刚停下,玄王便撩开帘子,快步下去。他转过身向我伸手,我鬼迷心窍的将手递上,可是,还差一寸时突然不知哪根神经错乱,连忙将手缩回,脸上假笑着慢慢溜下车。

  他尴尬地看了看僵在半空中的手,然后手捏起拳,缩回衣袖里。

  “王爷,请。”老管家挺直腰板儿,将众人迎进去。待他看到我,眼神明显闪过光亮,将我上下打量一番后,自个儿在一旁面色严肃的点头。

  看他点了点头又捋着胡须傻笑,实在不解。

  “真奇怪……”我喃喃,刚一转头,就撞上一堵墙,抬头,才看见是百里枭的背。

  “你干嘛突然停下!”我捂着鼻梁,泪花儿包在眼睛里打转。

  “没事吧。”他转过身,头都不带低一下,半眯着眼睛。

  老管家跟上来,与我行了个虚礼,就走到玄王面前,道:“王爷,是不是需要再收拾一间房出来?”

  “嗯,”他答。

  因为路上颠簸的厉害,我推了晚饭,直接回房休息。

  老管家是个有眼力见儿的,安排的房间正好在玄王的对面。

  一回房,我就靠在窗边欣赏对面窗影。美男就在对面,幸福死了!

  “小姐,吃点儿东西?”小水滴拿着一个食盒进来。

  “晕车,不想吃。”我依旧坐在窗框上,眼睛不动,盯着对面窗纸背后虚影的举手投足。

  “这是玄王派人送来的。”

  “都有什么好吃哒?”小水滴刚说完,我就闪身到桌旁接过食盒然后打开。

  拥有巨大的心,却没相应的胃。只把每样菜尝了一遍,就再没胃口。这晕车的老毛病从现代到古代一直没改过来。

  浅睡一夜,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又开始赶路了。

  刚进马车,就发现里面坐了个人,他手中拿了个坐垫,看我上来,就将垫子放在位子上,然后示意我坐下。

  本来想坐过去,又发现那垫子离他太近,诶呀这让人怎么好意思。

  “苗儿可有什么不自在?”他看穿我的窘迫,斜靠在车内,一脸痞笑地问。

  妈呀别做这个表情,邪魅的要死啊!当然本庄主面上不会犯花痴:“王爷把垫子挪开点儿,我就不会不自在了。”

  “苗儿以后还是唤本王兄长比较好。”他脸上依旧带着笑,手上却乖乖将垫子往旁边推了两寸。

  我没再搭话,听他一口一个的“苗儿”浑身发憷,只能缩到一角,假眠。

  “路途还长,苗儿安心睡。”

  全程身边都坐着一个人,手脚不自在极了,感觉一直被他盯着,全身发毛。

  不对不对,我干嘛这么尴尬?一个时尚现代女人面对一个迂腐古代男人居然尴尬了,说出来让人笑掉大牙。

  因为蜷在角落里,脚早已经麻了,深呼一口气,孤注一掷,一个转身。

  麻木的腿瞬间精神起来,然后犹如针刺般,我咬牙,扣紧脚趾,熬过这酸爽。

  旁边那男人会不会一直看着我的小动作,然后在那儿偷笑?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看到他闭眼端坐在一旁。

  本庄主又自作多情了。

  每个白天就是睡觉喝茶,白天睡太多,结果晚上很难入眠,然而不睡又无事做。总之此番旅途要了半庄主半条命,当听到才走了十分之一时,另一条命也快没了。

  于是接下来我的作息变成:白天睡觉,晚上拉着小水滴聊天。

  这样日夜颠倒的过了几天,本庄主着实承受不住,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只要一看到马车就干呕,百里枭没办法,只能在一处堰塘旁边停顿整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