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穿流不嬉

四:妥协

穿流不嬉 络绎斋主人 2342 2019-06-09 13:34:45

  接下来的几天,庄上无人打扰,大伙都各自拿出珍藏的酒准备在拍卖会上大赚一笔。

  百果庄分为内庄和外庄。外庄就是以百姓为主的百果村,内庄则是以领头人为主的核心机构。每年,百果庄都会挑一个时间来拍卖藏酒,今年也不例外。

  “今年预计能赚多少?”

  “庄主,应该比去年高三成。”白墨答。

  “嗯,比较可观。”我拍拍腰包,感觉到里面叮铃作响的金子,霎时心情舒畅。

  “今年你珍藏的香梨醉应该会拍出更高的价格。”

  “香梨醉……”我哑声,捂嘴偷笑。

  其实所谓‘庄主亲酿的香梨醉’也不过就是小水滴闲来无事随便酿的,不知是谁曾看见我拿着一坛香梨醉,就传出谣言说庄主亲酿。

  比起普通的果酒,香梨醉并没有美味到哪儿去,只不过多了个亲酿的名头,就比其他的酒贵三倍。

  本来想澄清,但本庄主一看到白花花的银子就迈不开腿。反正买得起香梨醉的都是些有钱人,不宰白不宰。

  七月中旬,正是开始热的日子,百果庄一年一度的拍卖大会正式开始。

  拍卖点设在百果村,虽是拍卖,其实内庄也是不开放的。

  “庄主……”白墨前来,拱手却不说话。

  “怎么了?”我摊在吊床上,一只脚随着摇晃在地上画圈圈。

  “庄主,拍卖会已经开始了,可是……可是不见一人前来。”白墨说的断断续续,他一时半会儿也接受不了这个结果。

  “不见一人!”我被这消息惊住了。“那些人对这现代口味的果酒可是趋之若鹜啊,怎么可能……白墨,你带人查一下。”

  “是。”他领了命,就提剑离开。

  白墨已经出去了一会儿,我想着,越发觉得不对劲。去年拍卖会还被堵的水泄不通,今年怎么会不见一人。难道短短一年时间,就出现了能和百果庄相较量的酒业?

  就算我以后都不挣钱也能衣食无忧过一辈子,但一想到被人从中间截了胡就莫名气愤。

  “不管是谁,跟百果庄作对都是在找死。”我翻个身,继续修养等着白墨回禀。

  “庄主!”

  睡梦中,白墨的声音把我惊醒。

  “情况如何?”

  “庄主,我查到了。”白墨皱紧眉头。

  “说。”

  “玄王带着军队包围了百果庄,放话对任何进来的人就地格杀。”

  嘿,老娘这暴脾气!这么多年,还没人敢这么嚣张断百果庄财路!我裙摆一甩,俯冲下二百级石阶,只身出内庄石门。

  “庄主,那人可不是好对付的,待属下先探探虚实!”白墨追在后面。

  “探个屁,都欺负到家门口了!”我气急败坏,不理他的呼喊,径直往前面冲;“把兄弟们叫上,记住带家伙!”

  横穿百果村时,看见村民们抱着自家新酿的果酒不知所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快到围村小溪,我就看见溪对面站满了人。一众着黑甲的士兵隔一步站一个,将上百个穿金戴银商人模样的人隔在另一边。

  我气哄哄的踏上溪上唯一的桥,目光放在桥那头一团黑影上。

  黑影四周散发着戾气,堵在桥头,把一众人隔在外面。

  那人多半就是玄王了,吃了闭门羹不甘心,明目张胆挡我财路。

  我轻步过桥,见所有人背对着我,顿时邪心一起,走到那玄王背后,对着他的屁股猛地一脚:让你断老娘的财路。

  本以为他会被踹进溪里,再不济也会跌倒吧,谁知,一脚下去,我仿佛踢到的是块石头,从脚掌到腿骨,疼的钻心。更狼狈的是,脚下不稳,一头扎进了溪里。

  “艹!”我扑腾着水,刚一冒头,就看见岸上一众人齐刷刷转过脸来。

  我看着那石头男,正要破口大骂,他便慢悠悠转过身来。

  入眼的面庞,让我看呆了。这男人的面貌俊俏精致,五官挺拔轮廓分明,双目更如浩瀚繁星聚集,把人深深吸进去,他的肤色偏黑,一看就是常年征战所致,但不影响整个人的气质,他的外观可用绝美二字形容,世间我所见过的,独一。

  “呵呵呵……”本庄主是标准的颜控,面对美男难以自控,本来爆粗口的话此时变成了尬笑。

  玄王拂袖拍掉屁股上的一只灰色脚印,然后挥手示意让人拉我起来。

  我被两个黑甲兵拉上岸,正打算和美男好好谈一下,突然肩上传来一整剧痛,使得整个人低着头往前倾斜。

  “你你你,你们别我的手干嘛?”我费力的扭转头正对黑甲兵面无表情的脸。

  看他们一幅幅不锈钢脸难以动摇,我换个目标:“嘿嘿嘿……”转过头泪汪汪的看着玄王。黑甲兵是替他办事,只有他下令,他们才会放人。

  然而,这男人却不怜香惜玉!面对我眼神中的乞求,他居然没有一丝波澜,还优哉游哉的坐在了椅子上。

  “放开我,我是百果庄庄主!”我使劲扭转身躯,然而在能以一敌百,号称‘天将’的黑甲兵桎梏下,毫无用处。

  “大胆!我是庄主!”我瞪大双眼看着玄王。

  “哦?”他终于悠悠的开口,伸出两指理着袖袍,“传言百果庄庄主是个美少年。”

  “你都说了,是传言,传言!”

  “嗯,姑且不谈性别的问题。”他勾上唇角,“能创造出这么大产业的人怎么也不会是个傻子吧。”

  “你说谁是傻子呢,别以为长得好看就能胡说八道。”此时,他的男神形象已大打折扣。

  “哼。”玄王冷嗤一声。

  我被押着,他依旧坐着,大家都不说话,就这样僵持。

  身上的痛已经习惯了,但我看见旁边十多个焦急等待无果,准备离开的富豪就肝儿疼,白花花的银子啊,如小溪流水离本庄主而去!玄王,这笔账本庄主个会跟你算清楚的!

  “庄主!”好一会儿,听到白墨在对岸大喊。

  我使劲挣扎,甩出左脚猛踹他的椅子:“嗷听到没!”

  玄王见白墨带着一众人朝这边来,还声声叫我庄主,顿时脸色变得十分难看,摆手示意黑甲兵放人。然后他瘪了瘪嘴,眼里闪烁一丝歉意。

  美男计?不知者无罪?可是本庄主软硬不吃。

  我抄起手,在他眼前踱步,末了,弯下腰正视他的眼。“玄王,你刚才很拽啊。”

  他有些尴尬,捏起拳放在嘴边轻咳了一声。

  “玄王,唔,烦请您解释解释。”我指了指他身后的黑甲兵。

  他端坐着,不说话。

  “本庄主自认为没有碍着玄王的事,玄王为何这般挡我财路?”

  玄王不言,只呆呆看着我。

  “百果庄一向独立于四国,为何玄王要来刁难?”

  他依旧不言,开始摆弄手里的玉佩穗子。

  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也懒得多费口舌:“玄王赶紧带着人走吧,本庄主可以既往不咎。”

  他不说话,也没有要走的意思,整个人从开始的变化唯有微微上扬的嘴角。

  厚脸皮美男还真是没见过,我耐心有限,道“白墨!”

  “关门放狗!”

  说罢,狗场的管事就带着一行小厮过来,小厮个个手里牵着数条狗,大到狼狗,小到土狗,数十只狗站在桥头朝对面的不速之客狂吠。

  玄王仿佛是被吓着了,直接闭眼冥想。

  正当我得意洋洋时,远处传来噔噔的马蹄声,随后,一只如黑夜般的军队驰马而来。

  “庄主,人狗之战本王从未见过,今日邀请庄主同观。”玄王邪魅一笑,抬手示意我看他身后的军队。

  后来的一队人加上之前的,少说也有五百人,他们一个个像是得了玄王的真传,站在桥边散发着戾气。

  我转身看刚才还士气十足的恶狗小队,发现它们一只只的开始泄气了,顿时腰板变软。

  好汉……不吃眼前亏。

  “有话……好说。”

  玄王轻笑两声,站起身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庄主?”

  无奈:“庄里说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