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禾语

第六章 宣召(下)

重生之禾语 轻歌远岫 3114 2019-06-12 20:45:21

  入夜,穆望禾躺在床上,又是难以入眠的一日,自她回来夜里总是睡得不安稳,又不好叫旁人知晓,免得他们徒增担忧。她常担忧会不会睡着后就堕入无边的黑暗再也醒不来,又担忧自己如今这般怎么能保护好穆府,怎么能远离皇权争夺,最好能有机会让孟君逸为前世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只是,如今她还尚未理出些头绪,这几日更是沉浸在失而复得的亲人相聚中,自以为躲过了让人烦心的中秋宴,总归是有了些喘息的时间。奈何她想躲,却总与人会不想她如意。为了自己的利益,总会有人想拉她入局,从而让穆府入局。

  穆府如今的局面是她的曾曾祖父有着从龙之功,辅佐开国皇帝一起打下江山,被封肃国公,爵位世袭;她曾祖父为救御驾亲征的皇帝丧命;穆家世代只忠于皇帝,镇守南境,才有了这番光景。那是沙场上血肉拼杀来的,是穆家世代忠勇。到穆立诚是第四代肃国公,从前不是没有有心之人试图让穆家卷入皇位争斗。只是穆家一直都是男儿,不易操控,直到穆望禾这一辈才有三个姑娘,那些人便开始蠢蠢欲动了。

  她又想起下午父亲让他们各自散后穆弘泽悄悄拉过她们姐妹三人叮嘱道:“阿禾,你不要太害怕,中秋宴罢了你用太在意。”

  她看着穆弘泽有点担忧的脸,轻轻点头,终究是不想让他们太过担心。

  穆弘泽犹豫了一会,又有些放心不下:“不过你们听三哥的,不要像平时一样胡闹,左右阿禾身子才好,就装作容易疲乏,你们三个静静呆着,万不要让旁人注意你们。”

  穆望禾愣了愣,呆呆地看着她这个自小有些玩世不恭的三哥,眼眶微微有些发红。大哥二哥比自己年纪长上不少,对自己是好,但他们到底年岁大些又是男子,又早早入仕,向来便是贴心的兄长,对她多有宠爱。四哥穆弘明又是三房长子,平日里三叔对他要求多严苛,平日和他自己的亲妹妹穆望烟都不太亲近,更何况穆望禾。只有穆弘泽和她们年岁既相近,性子和穆望禾又像,都是无拘无束过惯了的,平日里常带着她玩闹,所以同他自然更加亲切。

  她这三哥虽然意在江湖,但却是个心底澄澈的角色,穆家儿郎从小生活的氛围下又有几个不愿意在沙场驰骋,做一个出色的将军的。只是他在学识渐长之后慢慢地向大家散发出他无心朝堂,只愿做个闲散人的讯号,偶尔在外惹些无伤大雅的麻烦,让旁人有时拿着做些文章,给皇上能借机小惩小诫一下穆府,穆府领罚领的心甘情愿,让皇上觉得穆府还是在掌控中的。可穆弘泽真的对上阵杀敌没有向往吗?若真的是个闲散人也不会在那年南疆大军压境之时,义无反顾地从军,最后在孟君逸的计谋下和父兄一起在大火中丧生。

  就像现在,他仍从一纸宣召中觉出不妥,想着提醒她们小心,哪里是个只懂快意江湖玩世不恭的世家少爷。

  “哎,阿禾,你可别哭啊,”穆弘泽看着她渐渐红起来的眼眶慌了神,“三哥只是说让你低调点,不是说你去中秋宴不好,你怎的这样委屈了。”

  “阿禾你怎么了呀?真的害怕吗?”穆望烟有些担心的拉住她的手。

  “才没有,”穆望禾回过神,总归现在她的三哥还好好的在眼前,“还不是三哥非要在这角落害得灰尘迷了眼。”

  “阿禾你最近怎么怪怪的呀,都怪我不好害你受伤,让你现在一点事就心慌。”穆望桐更加担忧,她总觉阿禾醒来后有些不同。

  穆望桐虽然和兄弟姐妹们一起是爱玩闹,孩子心重,但是她八岁丧母后,穆立轩并未续弦,便由穆夫人周文苑照顾她,她自是和穆望禾总在一处,对她了解的深。而且她从母亲去世后性子沉稳了多,平日里文静贤达,若不是那日她突发奇想连累了穆望禾,穆望禾也不会受伤,所以她对穆望禾的关心更加急切,下定决心要对穆望禾更好。

  “姐姐别瞎说,你这般哪里是我被吓得容易心慌,明明是姐姐总是担心我。”

  穆弘泽又提点了几句,无非是是让她们三人小心注意。穆望禾自是明白他的意思,一一应下,穆望桐向来听话懂事也答应了,穆望烟虽还不甚明白却也让穆弘泽放心。

  穆望禾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因着心乱如麻,动静有些大,倒是惊着在外室守夜的绿竹,“小姐,出什么事了吗?”

  “无事,就是睡不着翻了个身。”穆望禾静了一会问道,“绿竹,父亲母亲都睡了吗?”

  “刚刚夫人让刘嬷嬷来问小姐睡了没有,应当是还没睡吧。”

  “知道了,你早点歇着吧,我也睡了。”穆望禾说完仍睁着眼,明亮的眼眸在黑暗中闪着一点微光。思绪又飘远。

  父亲下午书房议事后便出门了,到晚饭才回来。大哥倒是来看了自己问有没有想吃的他出门办事回来给她带。

  吃完饭,她去向父母亲请安,却在屋外听见母亲在向父亲问下午的宣召之事。她招呼绿竹琇莹去一旁守着,免得有下人过来惊扰,自己在门外悄悄听。

  “······可阿禾这也还小怎么就非要她去参加中秋宴。”

  “我下午托人问了,皇后这懿旨下的奇怪,太子早到了选太子妃的年纪,皇后早几年便开始相看了。皇后母家的兄长是江丞相,平日他虽对我们这些武将没有排斥,但也不会主动拉拢武将。更何况他一向看得明白,太子如今地位稳固,不会贸贸然拉我们穆府成为太子的助力,平白让皇上猜忌。”

  “那你可问出些什么了,这些年入宫我也不是全然不知皇后为人。皇后是个有手段的,平日里也处事有分寸把握,这突然为阿禾下一道懿旨,明显不像她往日的作为。”

  “正是因为皇后有手段才想着拉我们进局,不过应当没有和江丞相通过气。大约是这些年过的顺意,又到了太子选妃这样的大事上,后宫争权夺利一是迷了眼。听说是容妃和淑妃为了二皇子和四皇子选妃盯上了阿禾,皇后对这两个成年皇子向来多有忌惮,加上这两年二位皇子的政绩卓著,一时令皇后心慌了。”

  “可前些日子不是听说容妃看中了柳阁老的孙女吗?怎么会突然如此?”

  “你呀,关心则乱。前两日你不是让和我提到忠伯侯夫人和你们说过这几日兰妃时常去皇后宫中,常提到她的三皇子年纪也到了相看正妃的年纪了,想求皇后多请些适龄女眷吗?”

  “是了,伯侯夫人说淑妃后来也就知晓了。淑妃出生将门,老将军年事已高,她哥哥又不成器,淑妃糊涂竟打起了我们穆府的主意。”

  只听周文苑叹了一声继续说:“容妃向来厉害,怕是想和淑妃争一争,皇后自然乐的让她们争斗,估计早就把她们这番较劲告诉皇上了吧?也不知兰妃有没有这心思。”

  “是,皇上自是知道了,如今不阻碍无非是想看我们穆府的态度,容妃淑妃这番争利皇上心里已然不快,若是我们处事不清就是我穆府遭殃。左右我们也不想阿禾她们几个入宫,被卷进那些晻臓事,不怕惹几位娘娘不快。只要皇上不要因为这事对我们有所芥蒂就好。”穆立诚沉吟片刻,“不过这兰妃,倒是让人看不清,她自是没说对我们穆府的心思,反倒一直对几个位分不高的文官女眷有所属意。兰妃母家势弱,三皇子孟君逸也不太得皇上青睐,若说她明了我穆家于三皇子来说容易让他成为眼中钉,可这件事兰妃的存在又过于奇怪。”

  “罢了,我还是要先为她们几个姑娘备好衣裳首饰,我会和弟妹们商量,好好提点那几个孩子,不至于在宫宴上成为那些人胸有成竹的猎物。其余的你留心着些,快到阿禾来请安的时辰了,别的晚些时候再说吧。”

  “辛苦夫人了,为夫不会让阿禾被人算计的。”

  穆望禾躺在床上想着偷听到话,皇后的宣召不知是利是弊。

  弊的话逼得她不得不参加中秋宴,以比上一世更惹人注意的方式。让她被迫成为了几个皇子争权夺利的目标筹码,让穆家被皇上记了一笔,也让她必须更快的筹划起来。

  可这也让她明白躲避没有用,以她的身份想躲过皇位争夺并不是易事,不能想着徐徐图之,该果断的时候也要快速出手。而且皇后这一宣召,让几位皇子的心思明晃晃的摆在面上,让父亲他们能更好的警惕。尤其是孟君逸和兰妃不会再因为他母家位低权轻而被忽视。父亲能察觉,宫里的人个个都是人精,怎么可能没有对她们有疑虑。

  上一世父亲主动带自己入宫,提早写了折子,让兰妃不用出手便直接在中秋宴上得利。而这一世自己打消了父亲的念头,兰妃自是坐不住,阴差阳错的提前让人窥见她和孟君逸的野心,倒是帮了自己一把。至少她不用想办法让父亲他们看到兰妃和孟君逸的真实目的了。

  穆望禾躺在床上,思绪一直不停,她想着接下来应该如何,究竟怎么筹谋,就这样堪堪熬了一宿。

轻歌远岫

好忙啊,只能靠写东西把每天的胡思乱想压下去。   如果能重来我选美学,如果能重来不当设计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