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禾语

第五章 宣召(上)

重生之禾语 轻歌远岫 3320 2019-06-11 23:59:42

  “爹、大哥,你们都练好久了歇歇吧,我做了酸乳糕,还备了茶水,快尝尝。”穆望禾轻快的走入他们练武的院子。

  他们回京第一天就开始练武,倒是一点也不放过,上一世也是这样,有记忆以来他们从来没有拉下一天的课业。穆家军之所以能为天启长期镇守南境,成为天启王朝手中的一把利剑,和穆家儿郎英勇无畏对自身毫不懈怠是分不开的。

  皇上体恤,赐了父兄五日的假,后头的队伍回来再按朝例上朝。

  但是这对穆望禾来说是极值得高兴的事,尤其对重生的她,恨不得和家人时时待在一起。第一天便备了爽口的果茶去看他们练武。

  今天又早早的和琇莹一起做了酸乳糕,想着酸乳糕入口柔滑,不像一般糕点容易口干。配了解腻的茶水又来找她父兄了。

  穆弘瑾在她的裙角出现在院门口便知道她来了,一听她唤自己就走了过去摸摸她的头,妹妹的头毛绒绒的,尤其她睁着那灵动的眼睛,扑棱着睫毛,看着自己,眸子里清澈干净,就像一只可爱的小兽,让人忍不住摸摸她的脑袋。

  “阿禾今日又起这样早,这些让厨房准备就好了,你病才好要好好休息。”

  “大哥~我没事啦,”她献宝一样从琇莹手中的食盒里拿了一碟酸乳糕,“我做的很认真的。哥哥不想尝尝嘛?”每次面对父兄就会忍不住撒娇,从前娘亲就常打趣她不知道像谁。周文苑家中三个姐妹,未出阁前作为二女儿行事也灵动大方,因着家学渊源也不太撒娇卖乖。穆望禾却从小行事跳脱,撒娇卖乖信手拈来。

  “想,阿禾亲手做的一定不错。”穆弘瑾捏了一块儿便尝,“味道确实好。”

  穆望禾的兴趣广泛,家中又从来不拘着她,像她喜爱吃,又擅吃,有时就会琢磨一些吃食,味道都还不错。

  她听着穆弘瑾赞她,笑的更愉快了。“哥哥坐着歇一会,好好尝尝,还有姐姐帮忙准备的茶水呢。”她前一天和穆望桐约好,一大早便将穆望桐闹醒,准备了好一番,原本打算一起过来的,不过她美丽的姐姐顺走了一盒酸乳糕去找二叔他们了,说这叫自己的父兄自己疼。

  “阿禾。”

  “爹爹~爹爹快尝尝,阿禾做的好不好~”

  穆立诚将长枪交给一旁的下人,向这走来,穆望禾立马转向他撒娇,眼睛亮晶晶的,将小脑袋伸过去,求夸奖。穆立诚爽朗一笑,,摸着她的头,向一边的石凳走去。

  “爹爹,我做了好多呢,你让大家都歇歇嘛~”穆望禾原就在穆家自己的影响下对这些兵将十分和善,现在更是想到穆家军众人对穆府的忠心,许多被连累了性命。对他们就更加的友善亲切。这也是前世今生她第一次做吃食给底下的兵将们,往日也无非是跟着母亲采买一些让人送来。

  “好,真是便宜了这些小子们,我们阿禾的手艺可不是人人能尝的。”穆立诚对还在拉着兵将们操练的一个黝黑的中年汉子喊,“老路,让他们歇会儿,我家阿禾送吃食来了。”

  “得嘞,听到没,歇会儿,大小姐给送吃的了。”

  有几个年轻的亲卫开心的样子根本就遮不住,昨日大小姐送来的果汁喝着可解渴了,他们这些亲卫有许多是自小在南疆长大的,在南疆的饮食可没有这样精致。而且听下人们说这可是大小姐带着贴身婢女一起做的,对于这些亲卫来说总是令人感动的。

  “大小姐做的可真不错。”

  “那是自然,大小姐秀外慧中好不好。”

  穆望禾听着他们夸赞的话,不禁越笑越开心,毕竟被人夸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送了三日,父兄非说担心她辛劳不让她再多做,最多让她将要做的东西吩咐给厨房,若是自己研究的就教厨房去做。

  其实穆望禾倒不觉得有什么,只是想多看看父兄罢了,每日做这么多人的点心也确实有些劳累。而且她更想早点恢复身体,和父兄们一起好好习武,上一世她倒是也学了一些拳脚,只是些皮毛,花拳绣腿的架势罢了。可她想着若是自己好好习武,至少能强健体魄,不至于当初听闻噩耗便急急病了,给了孟君逸下毒使计的机会。

  而且她也想再多学些药理,上一世吃的亏,这一世总想早做准备以备不时之需。

  至于参加中秋宴之事,穆立诚倒是提了。家里人都没什么意见。父亲、二叔、四叔都到了可以参加夜宴的品阶,家眷们也能一同受邀。祖父自从退了爵位后便不再出席这些皇宫宴会,三叔的品阶不高,每逢这时候便是三叔在府中陪伴祖父祖母。若是父亲带上她,那穆望桐自然一同参加,虽说三叔不能出席,但是倒也会将穆望烟一同带上。

  虽然穆府尽量想让几位小姐远离朝堂上的一些权位争夺,但是她们也慢慢到了相看夫君的年纪。所说想远离这些纷争,可以穆府的地位,少不了要考虑看看那些同朝为官的朝臣家里有没有合适的儿郎。

  更何况穆望禾伤病刚愈,穆立诚实在不放心将她留在家中。穆里奇不便管束她,老国公和穆老妇人一向纵容她,万一她又胡闹,受了伤,穆立诚是绝不接受的。

  穆望禾对穆立诚提的不意外,上一世就是父亲担心自己,只是这一次她并没有同当初一样兴奋。而是向父亲撒娇卖乖,再三保证不胡闹,只是为了不去中秋宴。

  穆立诚原本就对她撒娇百依百顺,而且他也不想女儿就这样走到皇室的视线中。穆望桐和穆望烟也觉得不愿去,虽然有些可惜,可是她们几个姑娘总归是年纪小,听哥哥们说宫中规矩颇多,生怕闯祸,倒不如在家里来的自在。

  穆立诚倒是也不提了,总归是她们自己舒心便好,大不了多派些人照顾。

  一家人在府里轻轻松松的等穆立辉回京。算来,再过两日就是了。

  穆立辉回京那日,穆立诚、穆弘瑾也销了假,早早的梳洗和其他人一同上朝去了。

  大约到辰时末,站在肃国公府门外的穆望禾等人总算见到他们下朝回来。武将世家,基本都是骑马上朝,所以穆望禾一眼便望见那行人中刚刚回京的四叔穆立辉。他比父亲稍显年轻一些,血气方刚,看上去比父亲更和善些。但一身肌肉也是无法阻挡。

  迎着他们入府坐了没一会,用过午膳,就有宣旨太监来了,说是赏赐镇守边境的辛劳。圣旨上无非还是那些条条框框的话,照例的一些赏赐,本想就此谢恩的,却听那公公说道:“国公爷且慢。”

  穆望禾听着这话,心里却有些莫名的不安。

  “咱家还带了皇后娘娘的懿旨一并前来。”那公公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几个穆府千金,“皇后懿旨,肃国公千金穆望禾聪慧明礼,听闻几日前不幸受伤,本宫深感担忧,近日得知其身子大好,本宫仍不安心,故着穆望禾入宫参加中秋宴。本宫自当好生抚慰。”一纸宣召,穆望禾还是要参加三日后的中秋宴。

  “国公爷,皇后娘娘说,虽说娘娘担心穆小姐的身体,但听闻府上的几位小姐都是知书明礼,聪慧大方,不若中秋宴一同入宫。几位小姐一起有个伴儿,娘娘也能见见小姐们。”

  穆望禾只觉得身体僵硬,从脚底发寒,她以为她躲掉了中秋宴就能好好筹划,就算不能报复孟君逸但也能有足够的时间让她变得强大。但是皇后这一宣召她却不得不入宫。同前世一样要和姐姐们一起入宫。难道重来一世什么都不能改变吗?

  她不知道是怎么送走那些宣旨之人的,待她回过神时,只是在厅堂之中,父母亲坐在上座,对面坐着二叔他们几个长辈,自己左右坐着哥哥和穆望桐。穆望烟坐在穆望桐的另一侧。皆是担忧的看着她。

  “妹妹可是怕入宫赴宴,规矩甚多,担心自己闯祸,”开口的是穆望烟,“总归皇后娘娘让我和姐姐一同陪着你,我们三个不分开,互相提醒着,总不会有过错的。”

  “是呀,你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以前不还好奇宫宴是什么样的吗?如今正好瞧一瞧。”穆望桐也接着说。

  穆望禾强打起精神道:“是,有姐姐们陪着我自然不怕,只是原本都想好了在府中过节要有些什么花样,如今不行了,一时回不过神来。”

  穆望禾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的失态,皇后既然下了旨,总不能违背,总不能为了一次宫宴开罪皇后。只能顺着两位姐姐的往下说。只不过她看除了两位姐姐和穆弘城、穆弘圻以外其他人的脸色具是有些不好。

  “这次我总不是咱们家赴宴的人里年纪最小的了,有三位妹妹们在呢。”穆弘城乐得合不拢嘴。

  “哥哥姐姐们都去了,就剩我和博哥儿在家,好没意思啊。”穆弘圻委屈的直叹气。

  “我不也在家吗?”穆弘泽并不致仕,虽然他文武皆习,但一心向往快意江湖,穆立轩倒也不强求,穆府的荣光已经极为强盛,没必要所有人都入朝为官,穆弘泽既能过自己想要的日子,对穆府来说也能稍稍藏些锋芒,不至于让皇上忌惮穆府全部为官,权利过盛。

  所以向来是穆立诚带着夫人和穆弘瑾,穆立轩带着穆弘洋和穆弘明,穆立辉带着夫人和穆弘城。

  穆弘明是三房长子,穆里奇不到入宫的品阶,但他也是穆家子孙,总是会带着他一起赴宴,不至于让三房少见人前。

  “哥哥你吃了饭哪能见到人,不都跑去赴宴了吗?”穆弘圻说的理直气壮。

  “好了,你们下去歇歇吧,在门口迎着也累了。”穆立诚突然开口,“我和你们父亲还有事商议,弘瑾弘洋你们也来,到书房去吧。”

  一行人便散了。

轻歌远岫

真的是不擅长描写人物外表和服饰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