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禾语

第四章 重见

重生之禾语 轻歌远岫 2143 2019-06-10 23:59:17

  “母亲,父亲怎么还没回来呀?”

  “不急,”穆夫人瞧着时不时就要起身向大门张望的穆望禾,拉着她的手将人按在自己身边坐下,“总是这样,你父兄一回来就毛毛躁躁。这次因为你受伤他们一早赶回来总要向皇上好好解释。”

  “大伯母可别怪阿禾了,听说这次大哥哥给阿禾专门绕去了晋南城专门寻了她爱食的果干,怕是馋坏阿禾了。”穆望桐笑嘻嘻的看着她道,这便是穆望禾昏迷时守在床前的少女了,明眸皓齿,好不动人。

  “姐姐就会打趣我,”穆望禾转头对穆夫人说,“娘一会你帮我拦住姐姐,我要把大哥哥为她寻来的琴偷偷藏起来,非等到姐姐哭鼻子再给她。”说罢还故意使坏的看一眼穆望桐。

  屋内众人倒是都笑出了声。

  “阿禾放心,只要阿禾把琴练好了,我就让大哥哥直接把琴赠你。”

  穆望禾顿时泄了气,倒也不是不愿意抚琴,只是姐姐自小便琴艺卓然,每次自己抚琴的时候总是觉得差些火候,久而久之便不在琴上下功夫,再长些时候就一在琴边坐久了就觉得无聊。

  倒是被穆夫人按着坐下后,一屋子的人闲话家常,时间仿佛过得快了些。

  这屋里头坐着的大都是女眷,以穆夫人周文苑为首,坐着三夫人江兰芝,四夫人刘淑,大房小姐穆望禾,二房小姐穆望桐,三房小姐穆望烟。

  穆望禾身体好些后老国公便被老夫人拖着去寺里还愿。二房穆立轩和长子穆弘洋去上朝了,次子穆弘泽在宫外等着接他们回家;三房穆立奇还在府衙办公,长子穆弘明还未下学,次子穆弘博现在才三岁现在正在后院睡午觉呢;四房穆立辉这次一起回京述职,带着大部队压阵在后面,四房长子穆弘城在京郊大营里受训,次子穆弘圻现在也在学堂里。

  “夫人,国公爷和小将军他们已在府外下马了。”

  听到小厮来报,穆望禾几乎要冲到府外,她实在是对上一世见到父兄的尸体太过绝望了,这些日子她虽然见过了二叔和几位在家的兄弟,看见他们活生生的面容,让她将心头的恐惧压下一些。可是在没有亲眼见到父亲和兄长之前,她总是觉得不放心。

  可母亲说了,这次父兄们在归途中提早赶回,虽然奉旨回京,二叔也递了父兄请罪请求脱离大部队加速赶回的折子,总不好让皇上觉得穆府恃宠而骄。为人臣子应当知进退,因而这次父亲回来不能算巡边事闭。所以父兄没有先行回府,而是直接在城外庄子梳洗完毕,换上母亲送到庄子上的朝服,直接入宫,向皇上做简报和谢恩。

  等穆立辉带着大部队回京,再打开府门,正式迎接。

  穆望禾自然知晓轻重,她只在意家人的平安。而且若不是因为她受伤,父兄也不用提前归来,平白担心被人指摘。其实她哪里有什么严重的伤病,不过是因为家人爱自己,才会这样,这样的父兄哪里去寻呢?

  “夫人,我回来了。”只见一个身材魁梧,古铜肤色的男子走了进来。这便是肃国公,穆家如今的当家人,穆立诚。许时战场上杀伐果断惯了,他本身带着股不怒自威的气场。一身凌然正气,面容刚毅,繁复的朝服遮不住他硬朗结实的肌肉。

  身后跟着穆立轩,这是穆望桐的父亲,因为是兵部尚书在京任职,所以穆望禾重生后早已见过他。

  而后跟着一个身姿挺拔,眉目英俊,面容刚毅的年轻将军。这便是穆望禾的亲大哥穆弘瑾。

  穆立诚进门后携着穆夫人的手,转头看着阿禾,伸手揉了揉阿禾的头。

  她突然就想抱着父亲大哭一场,倏尔红了眼眶。抱着父亲,眼泪像断了线一般大颗大颗的往下落,沾湿了父亲朝服的前襟。穆立诚疼惜的摸着她伏在自己胸前的小脑袋,他并不太会安慰人,只是将穆望禾宠在了心里。

  “阿禾莫怕,爹回来了,爹替你把那树砍了,把那蛇捉了。”这像是堂堂国公应该说的吗?这样哄孩子的话到引得穆望禾哭得更狠了,只觉得回来后看见依旧这样笨拙的爱护着自己的父亲,让她将当初看见他们尸身后的无助和绝望重新翻涌了起来。

  一只温暖宽厚的手掌从她身后放在她的肩上。

  “阿禾乖,让父亲坐下歇歇,大哥还给你带了你爱吃的果干。“

  穆望禾这才放开穆立诚,抽抽嗒嗒的看着搂着她的大哥。穆弘瑾扶她坐下后,看着在上首坐好的穆夫人,恭敬的行礼:”孩儿拜见母亲,母亲辛苦了。“

  接下来便是惯常的询问身体状况,各种家人间的问候。对于其他人来说距离上次穆立诚和穆弘瑾回京已经是两年前。

  镇守边境并不轻松,南境这些年虽说安稳了不少,但因着戍边重责,将领们不能轻易离开驻地。不过这次回京父兄却可以安稳的在京中留着,只可怜四叔依然要在边境呆着,不过四婶早打算好了,等过了四叔十月返回南境,她带上小儿子和四叔一起去。穆弘圻一看也是个不爱文墨的,也不心疼在京中更好的文化氛围,还是让丈夫亲自上阵教小儿子吧,反正当初大儿子也是他教的,不能偏心对吧。

  穆望禾这时总算是止住了眼泪,安静的吃着穆弘瑾带回来的果干,但眼睛一直看着父亲和大哥,开心藏也藏不住。

  穆望桐也分着果干,只是有些奇怪地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阿禾怪怪的。感觉阿禾醒来以后总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一开始她觉得是阿禾受惊过度吓坏了,心里更加觉得愧疚。如果自己这个做姐姐的不带着阿禾胡闹,她就不会平白受伤。可是阿禾醒来后她日日去看阿禾,阿禾拉着自己和大伯母的样子,仿佛怕她们消失一般。祖父祖母去还愿她都不放心,生怕她们不回来。今日更甚,以往大伯父和大哥哥回来她也会很开心,可今日哭成这般,说是因为吓得,有点牵强。虽然阿禾受伤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她的妹妹哪有那么娇弱啊?!

  穆望桐自己是柔弱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活泼好奇的心。穆望禾的无拘开朗下也是天不怕地不怕,怎么就那么娇弱了呢?

  她想不通,可是想不通有什么关系啊,反正阿禾是自己的妹妹,一定是自己没保护好她,才让她突然变奇怪的,自己一定要更加照顾她。而且大哥哥带回来的果干确实很好吃呀。

  穆望桐这厢一时想不通,就干脆拉着穆望禾和穆望烟好好的尝起果干,三个人还乐滋滋的将果干的大小排个序,好不热闹。

  直到入夜,老国公和老夫人也从寺内归家,一大家子人都聚在家里,除了还在回京路上的穆立辉。都聚在一起好好吃了顿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