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禾语

第三章 新生

重生之禾语 轻歌远岫 3025 2019-06-09 22:02:04

  不甘心啊,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即使她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布好了之后的局,但是结局又会如何?

  穆家惨死的那些儿郎们,穆家军受害的那些将领们,个个都是顶天立地、光明磊落的男子,却在孟君逸那般阴狠的算计中失了性命。

  穆家就这样败落下去吗?

  她好恨,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日发觉那人的歹毒心思,若是自己早点发觉,如今也不会是这样的局面……

  若是……

  “阿禾,阿禾……呜……呜……阿禾……都是我不好……”

  眼前一片黑暗。

  是谁在叫我?为什么有人在哭?

  是姐姐的声音……

  呵,孟君逸这是为了收买人心让姐姐来为自己收尸了吗?

  不!不对,孟君逸为了计谋得逞,将姐夫派去了荒蛮之地,姐姐放不下他也跟着去了。

  为什么自己还有意识?是我还活着吗?

  不,不会的,以孟君逸的手段如果不确认自己死了,断不会让外人见到自己的。

  只可惜再不能对姐姐说出真相了。

  难过而又遗憾的握了握手。

  突然她神思一明,她是握着谁的手,是有感觉的。

  “阿禾!阿禾!你醒了吗?大伯母,大伯母,刚刚阿禾的手动了。”

  “阿禾,”另一个更温柔的声音开始唤她,“阿娘在这,别怕,你睁眼看看阿娘。”

  阿娘?是阿娘的声音?!可这声音明明比阿娘的声音年轻许多。

  穆望禾挣扎着想拨开眼前的黑幕,看清面前的人。

  “阿禾,阿禾……”

  “阿禾的眼睛动了!阿禾的眼睛动了!”

  她终于在无边的黑暗中撕出了一点光明,一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小姑娘和一个美貌夫人惊喜的看着自己,身后还有好多人。她看不清脸,只觉得熟悉。她努力的睁大眼睛,却觉得异常疲乏,又沉沉的坠入黑暗。

  只听见许多人在唤她。

  “小姐,外面风大,你伤病未好,进屋歇着吧。”

  “无妨,”她冲婢女微微笑道,“绿竹你叫琇莹别忙了,我今日不想再吃牛乳糕了。我过会便自己回屋了。”

  “哎,好,奴婢早和琇莹说了哪能天天做牛乳糕,也不怕小姐吃腻了,她还不信,非说小姐最近睡得晚,担心你饿着。”绿竹刚告退准备走,又回身说,“小姐你等等,我一定快去快回,这晚上你一个人没人掌灯怎么行,我告了琇莹就马上回来。”

  穆望禾看着她匆匆远去的背影,不免发笑。这皓月当空,把院子照得那般明朗,怎么就担心无人掌灯。自从醒来后每个人都担心自己再出什么意外。连琇莹那丫头也是,只不过喜欢吃她做的牛乳糕,这几日她这个贴身丫头倒是每晚窝在小厨房不出来了。

  她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仍旧是不真实的感觉。她明明还深切的记得孟君逸掐死自己时的绝望,可却听见了姐姐和阿娘唤自己的声音。她原以为是自己死前的幻影,没想到还能再醒来。

  以十一岁的穆望禾的身份醒来。

  话本子里说的南柯一梦,黄粱一梦等等,从来只是闲暇的排遣,莫非自己也是做了这样的梦吗?可她却不相信,她觉得一切都真实的可怕,那些人那些事,哪里又是她能梦到的呢?

  她迷惑,那些真实让她想或许是老天也不愿让孟君逸那样的人得逞而赐给她的重来的机会吧。或许她是真的重生了。

  既然老天给了她这个机会,她自然会好好珍惜,守护自己想守护的人的,至于孟君逸,她不想和他再多牵扯。她想报复,可孟君逸是皇子,以自己现在的能力报复他,稍有不慎便会连累穆府。可让她为了这样便咽下孟君逸坑害穆府的这口气,她又不甘心。

  究竟是为求安稳,安心守护着穆府,远离孟君逸?还是凭借自己的奇遇向现在孟君逸要一个公道,保穆府上下?

  孟君逸……她记得当初孟君逸与她真正有了牵扯便是今年的中秋宴。

  她记得自己十一岁那年为什么会昏迷,临近中秋,父亲大哥他们今年可以回京述职,府里上下分外忙碌,她和姐姐贪玩便央着母亲让她们去近郊玩。

  姐姐说想摘野果,两个人便偷偷甩开家丁。有一株树上的果子格外漂亮,可是姐姐并不会爬树,她便上树摘果,谁知竟有蛇在树上休憩,惊得她失足跌落,摔下树后整整昏迷了四日。其实伤势并不算太严重,只是受了大的惊吓才昏迷了那么久。上一世她有很长一段时间夜晚会被噩梦惊醒,饶是那蛇太过吓人。

  姐姐和母亲也足足守了自己四日,归途中的父亲得知硬生生疾驰,比计划提早了五日到家。以至于几日后的中秋宴,母亲不放心同往年一样让自己在府中无拘无束,带着她去宫中赴宴了。

  那是自己第一次参加皇家宫宴。她出身将门,穆家几代无女,这一辈她们几个姑娘自小备受宠爱,很多时候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尤其几个女孩子她年龄最小,自小受尽宠爱,还常居外祖家,无拘无束惯了,虽说作为大家小姐礼数并未忽视,也参加过一些聚会,但总归比不上京中常参加聚会的贵女们温文娴雅。

  其实她开始议亲后,对父亲从前不带自己出席皇家宫宴更为理解。不止她,家中的其他姑娘也是如此。穆家世代赞缨,镇守南境,肃国公府爵位世袭,荣宠不衰。自然有许多人想与穆家结亲,皇家也自然不会放过用一桩婚事就能收买人心的机会。

  祖父早已将爵位传给了父亲,自己又是唯一的嫡女,被皇家看上的几率极大。若是被皇子看中,还尚能称得上天作之合,若是在权力博弈中被皇上纳入后宫,面对和自己父亲一般大的皇上,她如何自处。所以父母亲才努力不让自己出现在皇家宫宴上。

  可就是因为这次受伤,父母亲放心不下,恨不得将她系在腰带上,带她进宫,才会被孟君逸和他母妃看上。这之后不断制造机会,第二年成功让皇上下旨赐婚。

  上一世她爱过孟君逸吗?大约有吧。一开始谁不期待能与自己的夫君恩爱一世呢?

  除去孟君逸的皇子身份,他也确实才华横溢,再加上一副好皮相,对自己也一直温柔以待,少女的心的确不经意的被他撩拨了。希望自己与他能像父母亲一样。

  可有时总觉得和孟君逸有些观念不合,所以对他又总是会清醒起来。

  大约是她太清醒了,她不是不羡慕家里长辈们的感情,可她也明白有情人难求。以她的身份若能遇上真心相爱的人是幸运,若是没有那也不必强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人能相敬如宾就好。这也是她能发觉孟君逸的计谋的原因,因为不爱所以才没有真的被他蒙蔽。

  这一世,马上就要迎来她和孟君逸的相遇了。她或许可以尝试躲避掉这次中秋宴。

  上一世,一直未参加过皇家宫宴的自己听到父亲要带自己赴宴的时候格外兴奋,毕竟还是个什么都不知晓的孩子。这一世,若是自己开口拒绝,想来以父母的宠爱自然是能答应的。

  “小姐,我扶你回屋休息吧。”绿竹倒是风风火火地回来了。

  她点点头,离开时又抬头看了看月亮,这样好的月光,这一世她总归是要更加珍惜的。

  她看着身边扶着自己的绿竹,和远处才从小厨房跑出来的琇莹。不禁想不知道上一世她将她们赶出逸王府后她们是何处境,有没有好好的活下去。听孟君逸的意思,他没有放过她们。

  送她们出府的戏码实在太牵强,可自己也想不出如何能将自己一直宠信有加一同长大的婢女送出去。身为自己的贴身婢女孟君逸绝不会放过她们,只要孟君逸想起她们自然不会简单被迷惑。只不过是为了给她们创造一个逃离逸王府活下去的机会,争取一个逃命的时间差。

  穆望禾握住绿竹扶自己的手,看着她,坚定地说:“绿竹,你放心,我一定会护住你和琇莹的。”

  “小姐,你放心吧。这一次是我和琇莹没照顾好小姐,老爷和夫人如何责罚我们都是应当的。小姐,你别担心,我可是和你一起练武的,除了罚我不让吃饭以外我都不怕。”

  穆望禾看着绿竹说的头头是道,不禁发笑。真是个傻丫头,上一世跟着自己被困在逸王府,最后那二十下杖刑,和之后被孟君逸追杀的可能性,不知道她和琇莹究竟是何结局。不过这一次总能护住她们。

  她躺在床上,细算着时间,八日后是中秋宴,原本父亲是中秋宴前三日回朝复命,因着自己的原因提前了五日,那想来明日父亲和大哥他们明日便会回府。

  上一世,她看到的是父亲他们的尸骸,被收殓在棺木里,一具具焦尸,面目全非。她一想到当初看到的景象就不禁落泪,心头被压抑的疼痛。

  她有些不敢入睡,害怕睡了便再也见不到父亲和大哥他们,又希望好好睡一觉,明日见到他们时不至于让他们太过担忧。

  心下忐忑不安,在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才入眠。

轻歌远岫

阿禾生活的很幸福,也比较清醒。上一世也不是被孟君逸骗的团团转,爱他爱到无可救药的。   只是一个生活幸福的小姑娘,到了年纪,议亲定亲成亲,如果孟君逸是好人,在穆府的支持下她至少会是一个可靠的王爷的正妃。可惜孟君逸不是,最后才会酿成悲剧。   所以其实她除了上一世最后突然遭遇穆府惨案外,她没有遇到大的风浪,所以重生后她对安稳的保住穆府还是报仇是有摇摆的。   (啊好难写呀(;´༎ຶ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