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重生之禾语

重生之禾语

轻歌远岫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6-09上架
  • 18293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异变

重生之禾语 轻歌远岫 3078 2019-06-08 20:06:37

  冬春之交,今年的倒春寒十分厉害,前两日竟下了一场不小的雪。风一直不停的吹,刺骨严寒,外面的积雪幽幽的反射着清冷的光。

  一个丫鬟匆匆的在诺大的府邸中捡冷僻的小路,穿过半个逸王府,轻轻敲了敲门,快速的闪进屋内。

  屋子内室的榻上靠坐着一个穿着白色内衫的女子,面容有些憔悴,正将手中的茶碗递给一旁的丫鬟。抬眼望着来人。

  “小姐,奴婢潜入地牢见到了被关押的宋先生,他被喂了哑药手筋脚筋都被挑断了。他认出奴婢,就只挣扎的拼命张嘴似在说什么嘉语楼,奴婢向他确认后他便让奴婢走。”

  “嘉语楼……”穆望禾默念道突然蹙眉,“绿竹你没有被发现?”

  “应当没有,奴婢是扮作送饭的仆役进去的。”

  “宋先生应当是藏了什么在嘉语楼,绿竹琇莹,我怕是再也护不住你们了,你们今晚,不,现在就走,再也不要回来王府,等安全以后再设法取宋先生留在嘉语楼的东西。”

  两个丫鬟听后猛的跪下。

  “小姐”绿竹抓着穆望禾的衣袖,“我不走,我……我现在就去嘉语楼不管如何我都将东西取回来。”

  一旁一直未开口的琇莹也双目含泪望着穆望禾:“小姐,我不走。我若走了你一个人在这王府又有谁能照顾你。就让我留下吧。”

  穆望禾看着她们,过了一会别过头,似整理情绪,才转回头看着两人。

  “这些日子有些思量我同你们说了,有的我还未开口,想来你们也能猜到这逸王府里真正的毒蛇是谁。他一直未信宋先生,如今这样待他,一定是宋先生拿到了现在能动摇局面的东西。可过些日子宋先生宁死都要护住的东西是否还有那样大的能量还未可知。你们是我的贴身侍女,自小同我一起长大,不应该同我一样将命留在这里。你们……走吧,如今穆府只剩女眷,他也没放在眼里,你们将宋先生在嘉语楼留有东西的事告诉我大嫂,她会明白的。”

  “小姐!”绿竹琇莹听到此处哭着跪行向前。

  “听话!”穆望禾怒道,复而咬咬牙别开头,“听话……你们,你们不能死。穆家也不能平白的成为他的鱼饵,冤有头债有主,光王被贬幽闭,可他还在。他想要清名就不会再动穆府女眷。大嫂如今去道观修行,为大哥守节。她应当知道真相,她那样聪慧,对大哥又那样深情,她……她总会有办法的。今生是我们穆家对不起她,来世……来世……来世愿她嫁得如意郎君,白首相携。”

  屋内只有两个丫鬟抽噎的声音。却见穆望禾满脸泪痕,双手紧紧的攒着,无声而绝望。

  “我护不住你们了,无论他能否登上那皇位,我绝没有机会走出逸王府。这些日子他对外头说我因父兄之事病着,不许人来,我也出不去,就连你们都不能出去打探消息。如今这院中到处都是他的人,今日绿竹能走出这院子无非是他去宫中为皇上侍疾多日,院里的人稍有懈怠。可逸王府其它地方,穆家,裴家这些地方也多有人看守,如今想送你们出去都已是个难题。绿竹你有武艺在身,体格比旁人好,我今晚寻个由头杖责于你,你便假死,我会让小厮把你带出去葬了。琇莹再求我去为你下葬。我会借机将琇莹也打发了。不要怨我,若今日不演出戏,你们出这王府不用多久便没有活命的机会了。好在他沽名钓誉惯了,院里一般伺候的人还以为我是主子,还能将这戏演了。”

  两人并不说话,只退远几步,深深的向穆望禾磕了三个头后,将头埋着,半晌才道声:“是!”。

  “混账!”一声怒骂,惊得院内值守的下人一愣。而后突然传来摔砸东西的声音。“来人!来人!”

  众人面面相觑,一个年长些的嬷嬷推门入内行礼道:“王妃。”

  穆望禾看向来人,指着地上跪着的绿竹:“齐嬷嬷,把这混账给我带到院子里杖责十下,我亲自看着。”却见齐嬷嬷面色孤疑,“还不快去!”

  “是。”

  不一会,绿竹便被架到院内的刑凳上。

  穆望禾堪堪的坐在阶前的椅子上,虚弱的看着院子里的绿竹,怒骂:“你自小在我身边长大,没想到竟是个不知羞的。若不是今天你张狂戴了那镯子被我看见,怕是我要被你瞒着一辈子了。这是大哥在我十二岁那年亲自打的,找不到我急哭了多少场。没想到你竟对大哥生了不该生的念头,自己偷了假作幻想。旁的我或许能容,这事我绝不饶你,给我打,杖责二十。”

  院子里的杖责声,数板子的声音,绿竹的惨叫,和琇莹的求饶声此起彼伏。却听着绿珠的声息渐渐轻了。

  一半的板子还没打下去就彻底没了声响,行刑的人小心的试了试鼻息,颤巍巍的回禀:“回王妃,绿竹,绿竹姑娘没气了。”

  那人惶恐极了,他只是普通的仆役,并不知晓逸王的心思,杖刑前他收了琇莹的钱,答应了会使巧劲,像他们这样的行刑有一套法子,能让人看不出问题,却要人生不如死落下残疾,也能只打开皮肉却没有大碍。绿竹和琇莹是王妃最得力的人,今日这一罚,来日不一定会对绿竹怎样。自己收了琇莹的钱,又能向她们卖个好,何乐而不为呢,却没想到绿竹真的死了。他不知道日后会否有人找自己算帐。

  穆望禾愣愣的看了一眼,合上眼:“抬下去,葬了吧。”便起身,向屋内走去。

  琇莹抓住她的裙角,她停着也不说话,琇莹不停地哭着:“小姐,小姐,奴婢和绿竹一起长大,奴婢知道你今日恼了她,可她,可她现下也去了,你让奴婢去送她一程吧,小姐。“

  “你也说了你们一起长大,这事我不信你完全不知情,你走吧,葬了绿竹你也不用回来了,我也算全了和你们一起长大的情分。“

  琇莹不敢相信的抬头看着穆望禾,诺诺“小姐?小姐!”

  穆望禾拔出自己的衣裙,头也不回地走了。

  过了好一会院子里才平静下来,穆望禾坐卧在床上闭目歇了歇,才抬头看跟着自己进来的齐嬷嬷。

  “齐嬷嬷你下去吧,我累了。”

  “是。”齐嬷嬷福了福,吹熄了灯,合上门离去。

  穆望禾心里装着事堪堪熬了一夜,只觉得心里闷闷的,心下愈发不好起来。用过早膳又回房歇着。如今绿竹琇莹都已出府不知如何,身边也无可用之人,如今真的是要靠自己在这王府里熬着。想到逸王,自己的这个夫君,她咬咬牙,满目的仇恨,可自己如今的模样又能做些什么。

  “吱呀——”有人推开外室的门,向里屋走来。

  轻叩木门,“王妃。”是齐嬷嬷的声音。

  “进。”

  齐嬤嬷进屋福了福,“王妃,王爷听说您昨日动了气,担心您身子有恙,派了卢太医过来诊脉。”

  到底是被他派人监视着,纵然是有人惫懒,他也还是能掌握自己的动态,穆望禾点点头:“给我梳妆去外室吧,劳卢太医等等。”

  “诺。”

  好一会,齐嬷嬷扶着穆望禾去了外室,下人们才领着卢太医进屋。

  “下官见过逸王妃。”

  “请起,有劳卢太医跑着一趟了。”

  “王妃客气。”

  把过脉,卢太医只说穆望禾旧疾未愈,昨日又气火攻心,要开些药方,饮食上也要更注意,又道王妃身子不好睡眠有碍可以让手下的医女为她熏艾三日。

  齐嬷嬷便扶着穆望禾领着一名医女进了内室,好一番准备熏艾了好一会,穆望禾便渐渐入睡。

  “嬷嬷,劳烦您备些温水,茶叶,再取一些花瓣,在下为王妃按摩疏通一下,让王妃今晚能有一个好觉。”

  待齐嬷嬷关上门,睡着的穆望禾缓缓睁开了眼,眼里一派清明。

  “对不起,”那医女恭敬的立在床边,“我来晚了。”

  “能再见你已经是件好事,如何是你晚了。见你安好也不枉你我相识一场的缘分。”

  “只怨我身份低微,对你的消息难以知晓,待我察觉不妥时以无法和你联系,如今也是靠着为你诊脉的机会才能见到你。”

  “相识一场我自是知你清冷处事,我今日如此还能见到你,也是真的欣喜。”

  “我能为你做什么?”那医女直直的看着穆望禾,渐渐红了眼眶。

  穆望禾愣了愣,继而摇头,“不必,你好好的,照顾好自身,别卷了进来。”

  “阿禾,我知道我改变不了局势,但让我为你做些什么。当日你救了我,如今就当我是报恩吧。”

  穆望禾怔怔的看着她:“你何苦呢,这时候的你于我来说就是浮木,我真的需要有人能帮我,可我又不想有更多的人卷进来,我是自私的,这样大的诱惑帮我了却是害了你。“

  只见那医女走上前握住穆望禾的手道:“我不怕,阿禾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穆望禾微微笑了,那样的温柔,又那样的憔悴,缓缓开口:“我想你为我寻一样东西。”

轻歌远岫

小白新手上路,还请多多指教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