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三十二节 老鼠爱大米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3857 2019-07-02 08:55:01

  沈忆眉离婚了,是她主动提出来的。她向戴维斯坦白了她不能怀孕的实情,并请求原谅她的欺瞒,她这么做,是因为她不想失去他,她爱他。起初,戴维斯不同意离婚,婚前有性行为,这没什么,戴维斯婚前也有性行为,他结交过女友,还不止一个,他虽是华人,但他在美国长大,接受的美国文化,大部分美国人认为“贞操”的宝贵不在于什么时候给,在于是不是给了对的人,而不是所谓的性开放、性随便。对于不能生孩子,戴维斯表示能接受,如果喜欢孩子,可以领养或收养。

  戴维斯一席话,让沈忆眉感动之余又很欣慰,她没爱错人,但她过不了自己这坎,还有,戴维斯母亲强烈抱孙子的迫切想法,他妈妈可是彻头彻尾中国教育下成长的女人,接受的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传统观念。所以,在沈忆眉的坚持下,戴维斯妥协了,他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名,至于财产,按照美国《结婚、离婚法》规定分割,两人都没有歧义。

  离婚后的沈忆眉全身心投入到自己创办的公司,忘我工作也是治愈心灵创伤的良药,渐渐地,她从失子、离婚阴影中走出来了。半年多的时间,公司已逐步走上正规,但她并不就此满足,她有宏图目标,在全国大城市开设整形美容连锁机构,再走出一国门,和先进国家的整形机构合作。她要成为众多整形机构中的第一块牌子,让需要爱美的男士、女士一提到整形,就想到沈忆眉这名字。而她想开设的第二家整形机构地点,瞄准了林子珊所在的城市,这是她的设想,还没付诸于行动,她把她的想法告诉了林子珊,希望闺蜜辞职和她一起开办公司,由她全权负责这家分支机构的筹建、经营和销售。

  刚当上科长的林子珊,哪有闲心考虑沈忆眉的建议,科室里接连走掉两位成员,叶慧又处于病休时期,应付工作的日常琐事,足让她焦头烂额,所以,她对沈忆眉的建议置若罔闻,一笑了之,敷衍道:“小眉,我现在很忙,等空一点,我好好想想,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

  忙归忙,但林子珊一直把沈忆眉的一些话放在心上。她说缺护士,她在朋友圈转发,网络传播的功能真是强大,有意者,便陆续加盟到沈忆眉的队伍。缺IT工程师,眼前的郝强不是一个很好的人选吗?

  当然,在此刻,和他谈工作之事尚不适合。现在的郝强还处于矛盾不冷静状态,等他冷静下来作出理智的选择和决定后,再谈也不迟,再说,她和李萍还有工作未完成。

  李萍的话不但提醒了林子珊,还熄灭了郝强心中的怒火。他望望李萍,感激地说:“谢谢你,李医生,我不生气了,或许,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说完,他朝林子珊说:“林医生,我有个请求。”

  林子珊说:“什么请求?”

  郝强说:“我要台能工作的电脑,公司还有一些事未办完,我不想给别人落下话柄,说我郝强不负责任,工作没做好就溜之大吉。我要堂堂正正磊磊落落离开公司。”

  郝强的请求对林子珊而言有点难度,她犹豫了一下,对郝强说:“我尽力而为。”林子珊没明确给予答复,也没拒绝郝强的要求,但从她回复的话中能探知,这事有希望。

  其实,林子珊可以把她平时在家用的电脑,私下叫好友帮忙送来,借给郝强使用,但她不能这样做,这是违反中心纪律,这次的任务,对外界还处于保密状态。

  林子珊不忍拒绝郝强的请求,她向闫主任作了汇报。接到电话的闫寒,自然明白员工的含意,林子珊请援来了,请求他的支援。闫寒一口同意,随即派了车安排人送电脑到隔离所。

  郝强千恩万谢,好像一位获了奖的选手或明星,发表感言时,感谢一大批人。他说:“感谢林医生,感谢李萍,感谢中心领导,感谢党和政府。”

  林子珊和李萍从郝强房间出来,换下隔离服、帽及眼镜,洗手,再穿上消毒过的隔离服、帽和眼镜,进入王文瑜房间。

  王文瑜一见到林子珊和李萍,就撒起娇来,她的声音很嗲:“林姐姐,就一会儿,我看一眼,只看一眼,从门缝里偷偷望一眼,求求你,让我出去吧。”王文瑜急切想看一眼的人,不是别人,她的夫婿,新婚夫婿。

  林子珊岂能无动于衷,一对蜜月旅行的小夫妻,住在贴隔壁却不能相见,因为甲流被迫分离数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在王文瑜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虽然两人时常手机视频聊天,但只是隔靴搔痒,无法替代卿卿我我相互依偎一起的真切状态。

  王文瑜思念的伴侣,沈华剑,他就住在隔壁房间,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两人的相识颇有戏剧性,玩漂流瓶游戏邂逅,一聊钟情,相聊一月后,从线上走到线下,见面地点选在贵州,王文瑜家乡,沈华剑千里迢迢从长春赶往贵州,见面后,并没有江湖中传说的“见光死”,相反,两人相见恨晚,即私定终身,决意成为夫妻。半月后,两人带好身份证和户口普,在王文瑜老家民政局扯了结婚证,这次蜜月旅行是两人的第三次见面。

  网上相恋、天南地北、闪婚,足以让上了年纪的父母大跌眼镜,但再怎么不能接受,也阻挡不了年轻男女激情似火的爱情,距离算是什么现实问题,距离还能产生美呢,感觉到了,所谓一见钟情,一天就能定终身。至于以后,哪管得了那么多,谁也无法保证爱情和婚姻能永恒。

  可想而知,王文瑜对沈华剑的思念之切。她和他才第三次见面,也就是俩人的蜜月,蜜月结束,又各自回自己的城市打拼。所以,每次相聚的时光,俩人尤其珍惜,真恨不得融进对方的身体里,成为连体人。

  林子珊眼瞅王文瑜眼中泛起的晶莹泪水,心中一动,郎情妾意,君子有成人之美,林子珊不是君子,但她是同龄人,有过刻骨铭心的情感经历。林子珊想了想,说:“好吧,我答应你,但仅此一回,你和沈华剑得穿上隔离服。”这次,林子珊没向上级汇报,她擅自做主了。

  王文瑜听罢高兴地跳了起来,口中连连称谢,假使正常状态下,她一定会扑倒林子珊身上拥抱和亲吻。

  李萍拿来隔离服、帽和眼镜,给王文瑜穿戴,穿好后,跟着林子珊进入沈华剑房间。

  沈华剑站在房间窗口旁,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窗外树木青翠,一对小鸟儿从一棵树飞跃到另一棵树,休憩片刻后,又一齐起飞,好一对恩爱的鸟儿,沈华剑感慨地咕哝,正出神时,听到了推门声及脚步声。

  林医生来了。沈华剑边打招呼边回过头来,他知道这个点是林子珊和李萍查房时间,老三样,问诊、测体温及心理疏导,沈华剑不想给人添麻烦,每次测量完体温,他不等她们开口,就笑吟吟地主动汇报自己的情绪,他很好,谢谢关心。其实,他内心也备受思念爱人的煎熬。

  沈华剑转过头来时,发现林医生后面多了一位医生,今天来了三人,他并没多想,微笑地又一次招呼:“新来的医生,你好。”

  王文瑜踏入房间,看到沈华剑的那刻起,她的身子不停颤抖,心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爱人在和她打招呼,他不知道站在这里的,是他新婚的妻子。她真想扑倒他的怀里,在他耳边轻说她的思念,或者,狠狠地咬他捶他亲他,在他全身烙上她的吻印、镌上她的名字。

  林医生答应她见沈华剑,提了一个条件,只能面对面说话,不能有肢体接触。她说,虽然有隔离服的防护,但病毒无孔不入,为安全起见,为防患于未然,我们暂且忍耐和克制,忍一时风平浪静,待到隔离解除的那天,我摆酒为你们送行。

  王文瑜强忍心中的激动,对着沈华剑点了点头。

  林子珊也冲着王文瑜点了点头,点头的意思,有赞许她刚下的表现,还有,传递给她一个信息,答应的条件要遵守,不能忘乎所以忘了一切。

  李萍看了看电子体温计,说,体温正常,并记录于本子。随后,她和林子珊退出房间。

  沈华剑疑惑地看着这位新来的医生,她一动不动地站立原地,却并不跟着离开?哦,对了,还有一个环节没做,心理疏导,话句话讲,和他唠唠家常。哎,真不用了,他一个大男人,有什么放不开的?不就七天的时间,忍一忍,就过去了,医生也忙。他笑吟吟地说:“医生,谢谢你,我很好,你去忙别人吧。”

  王文瑜再也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张开双臂冲上前去,但就在即将扑倒他怀里的刹那,她收住了脚步,又退回两步,她想起了对林医生的承诺。王文瑜定了定神,轻唤爱人的名字:“剑,我是小瑜,我想你・・・・・・”眼泪扑簌簌地从面颊上流了下来。

  沈华剑自然看不到王文瑜眼中的泪水,严实的防护服遮掩了她的眼、脸、身材,但从声音中,他听出来了,面前站着的是他日夜思念的爱人,王文瑜。沈华剑一阵激动,他边走上前边回音:“小瑜,真是你,我也想你。”他张开双臂准备拥抱多日不见的妻子。

  王文瑜赶紧退后两步,尽管心中是多么不愿意,她向沈华剑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说:“剑,我们要保持距离,不能拥抱。这次能来见你,多亏林医生帮忙,你好吗?我想你快发疯了。每次和你通话、视频,为了哄我开心,你讲有趣的段子、笑话给我听,但我心里明白,你也是和我想你那样在想我。”

  沈华剑伸出的手臂收了回来,脸上瞬即展现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他笑着说:“啊,小瑜,能见到你太好了,我也想你,很想,我把我这个拥抱留到四天后,那时,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他做了一个拥抱和亲吻的动作。

  王文瑜也笑了,脸上泛起了红晕,发出娇羞的声音,她嗲嗲地说:“讨厌,剑。真奇怪,我们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时间像流星,一瞬即逝,可现在,度日如年似的煎熬,真希望七天的时间快快结束。“

  沈华剑感慨地说:“是啊,甜蜜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但也因为我们不常在一起,所以,甜蜜和幸福感显得更为强烈。小瑜,我不在的日子,你一定要坚强,照顾好自己。“

  “那我想你怎么办呢?“

  “凉拌。“

  “凉拌?这是一道什么蔡?”

  “老鼠爱大米。”

  “谁是老鼠谁是大米?”

  “我是老鼠你是大米。”

  “那你唱给我听。”

  沈华剑动情地唱起了杨臣刚版的《老鼠爱大米》。我听见你的声音/有种特别的感觉/让我不断想/不敢再忘记你/我记得有一个人/永远留在我心中/那怕只能够这样的想你/如果真的有一天/爱情理想会实现/我会加倍努力好好对你/永远不变./不管路有多么远/一定会让它实现/我会轻轻在你耳边/对你说对你说/我爱你/爱着你~/就象老鼠爱大米・・・・・・

  王文瑜喜欢听这首歌,听着听着,眼睛又湿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