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三十一节 疫情一线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3494 2019-07-01 16:31:50

  林子珊满怀激情地战斗在抗击甲流的第一线。

  临时隔离所位于地理偏远但环境秀美的小山村。小山村三面环山,一面临湖,山上树木葱郁,白鸟欢唱,湖泊碧水微漾,蛙声一片,置身其中,恍如世外桃源,还是一处天然的大氧吧。

  小山村因生态的自然环境,秀美的山村风光,被国内一家排名前十位的开发商竞标所中,准备把它开发成一个“真山真水真境界、好风好月好箫歌”旅游胜地,集休闲、度假、娱乐为一体的生态度假区,原居住在山村的二十多户村民去年被迁出,安置在一个叫阳光佳苑的动迁小区。

  目前的小山村正处于空窗期,开发商旗下的建筑商还没进驻动工,其中有一家两层楼的宅院就被区政府拿来做了临时隔离所。开发商很明事理,二话没说一口答应,并主动承担了临时隔离所的改建工作,也算是为公益事业献一点爱心了。

  林子珊、肖勇和十名密切接触者,医院派来的一名护士及一名保洁人员,还有“站岗放哨”的两名保安,共16人,同一天,进驻隔离所,如不发生意外,他们将度过衣食住行吃喝拉撒都在一起,为期七天休戚与共与外界断绝来往的日子。

  十名甲流密切接触者来自五湖四方,性格、职业、文化及生活习惯尽管迥然不同,但对于自己被隔离至少七天,都表示理解和配合,其中,有一部份人曾经历过“非典”,所以,甲流来袭,已然没有当初“非典”时的恐惧和茫然。一位四川籍姓郝名强的年轻游客,职业IT工程师,他笑着吟起了陶渊明的诗句: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在他的带动下,其它九名密切接触者忐忑的情绪有所缓解,他们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在这僻静秀美的小山村临时住下了。

  林子珊是这次行动的组长,肖勇是副组长,成员李萍护士、陈华珍保洁员。在进驻的当天下午,林子珊召集大家开了个短会,再次明确每一个人的职责,按照之前部署的工作方案、细化的工作内容,不折不扣执行,确保这次行动万无一失毫发无损.。

  十名密切接触者在隔离观察期间,生活内容相对固定和单一。每天一睁眼,身穿防护服、头戴防护帽及防护眼镜的工作人员逐一进入,房间打扫卫生、地面、空气、桌椅床的消毒;测体温和健康咨询,上午一次,下午一次,很准时很规律,提供的三餐饭菜也是十分可口和香甜,还配有点心和水果。这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倒是十分的惬意和舒适,唯一的遗憾,不能踏出房间半步。一天、两天,还不觉得枯燥,反而有种远离喧嚣城市生活的安逸和宁静,又有对未知生活的好奇和兴奋,可到了第三天,有几位隔离对象开始烦躁起来,他们变着法儿提出各种要求。

  林子珊和李萍每天早上8:30分和下午17:30对密切接触者测量体温和健康咨询,并做好详实记录。晚上十点前,林子珊把填写完整的“甲型H1N1流感密切接触者登记表”,上报区卫生局和疾控中心,并向中心主任闫寒口头汇报十名密切接触者的身心状况。

  掩映在群山怀抱的隔离所,就像一道天然的防御屏障,阻断了与外界的来往。偶有几名探险的游客路过,惊起丛林中的小鸟,啾啾几声又复归平静。

  医学观察的第一天、第二天,临时隔离所安静如常,十名接触者也安静如常。

  到了第三天,林子珊和李萍照常逐一给十名接触者测量体温、心理疏导,就在准备进郝强房间时,只听到从房间断断续续飘出他的怒骂声,四川方言的怒骂声。林子珊听不真切,望望身边的李萍,她也摇摇头,表示听不懂,但唯一能确定的,郝强在骂人,因为怒骂声中夹杂“我靠“、”妈了个巴子“、操你娘的”脏话。这几个词,林子珊听得懂,李萍也听得懂。郝强正在发脾气,什么原因导致他如此情绪激动?

  林子珊进入房间,对着面朝墙壁背朝门口中仍骂骂咧咧的郝强,笑吟吟地说:“世界如此美好,而我们的IT工程师却如此烦躁,这样不好,不好。”当然,林子珊的笑容是看不见的,她穿着防护服和防护眼镜,但,可从她的语音中窥知她脸上温和的笑容。

  郝强听到声音后,一怔,便马上回转身来,他收住骂人的话,露出尴尬的神色和林子珊打招呼:“哦,林医生来了。”其实,他此刻胸中仍有一腔烦心的事,不过,在医生面前,尤其还是两个年轻的女性面前,他得收敛点儿,他必须强压心中的怒火。而刚才林医生的那几句话,郝强听出来了,出自电视剧《武林外传》里吕秀才教郭芙蓉控制脾气的台词。郝强看过这剧,还很喜欢看,想必林医生和他一样,也看过《武林外传》。或许因为两人的同一爱好,他不由得对她生出几分亲近来,他勉强地笑了笑说:“抱歉,林医生,见笑了。”

  李萍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工作做好要紧,其余的,等空空,或探究,或疏导。她拿出红外线耳温计,一边把体温计靠近郝强右侧耳道口,一边说:“郝强,量体温,站好,别动。”两秒钟时间,红外线体温计已感应出郝强的体温。

  “体温正常。”李萍边说边记录。

  “有鼻塞、流涕、咳嗽、头痛吗?”李萍问。

  “没有。”郝强回答,此刻的他像个学生,温顺听话,和刚才发脾气的时像换了个人。他紧张地望着林子珊和李萍,担心自己真的会出现上述症状。

  “不用紧张,今天是第三天,一切正常,一周后解除隔离,你就自由了。如你想继续游览我们这的景点,我给你做导游。”林子珊一边边宽慰郝强一边吟起唐朝诗人杜荀鹤的诗:“君到姑苏间,人家皆枕河。故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

  郝强由刚才的亲近陡增成了好感,她不但谐趣还是个有诗意的医生,这类的女生他很欣赏。虽然他是个理工男,但自小喜欢文学,尤其是古典诗词,高中分科时,曾纠结了好一阵子,选文科呢还是理科?最终选择了理科,而选择理科的原因,竟然因为他是男生。虽然大学读了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又成了一名IT男,但并没影响他对文学的热爱,常有小诗、散文见诸报刊,应验了那句“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时下热语。林医生虽穿戴严实,看不到她的容貌,但能想象出,她一定是个温婉知性的女子。郝强心想。不过,快了,到那一天,解除医学隔离的那天,他就能见到林医生的庐山真面目了。

  “好啊,林医生做我导游,我不胜荣幸,说话算话。”郝强阴沉的脸逐渐明朗起来。

  “小女子一言驷马难追。”林子珊言语即刻跟上,接着试问郝强:“刚才为什么发火?能告诉原因吗?是不是我们工作上有什么问题?如果是,我们一定接受你的建议。”

  郝强连连摆手,解释说:“哦,不、不,我对林医生你们的工作没意见,我了解甲流疫情和政策。是我个人原因。”

  “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要走的终究留不住,算了,就像林医生所言,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烦躁,不好不好。天涯何处无芳草,天生我材必有用。”

  林子珊听出来了,郝强的感情和工作受挫,难道是这次隔离所致?她有点担心,她不想让这样的事发生。

  “能详细和我们说说吗?”林子珊问。

  郝强迟疑了一下,道出了事情的原委,他说,昨晚接到公司老板发来的信息,命他即刻赶回公司,不然,他别想在公司再呆了。我向老板解释我现在无法赶回的原因,但老板根本不听解释,并再三申明,在规定的时限内不回去,让我卷铺盖走人。其实,我心里清楚,老板借题发挥,他老早看我不顺眼了,一直提防我取代他的位置,正好,被他逮到借口了。

  “把你老板的号码给我,我向他解释,如果需要的话,我向上面汇报,通过上级发函来解释说明这一切。”林子珊说。

  “谢谢,林医生,算了,老板要撵我走,总能抓到把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再说,我也想换个环境,憋屈的很。我为了什么迟迟不走,主要是女友和我一个公司,可以相互照应。但现在解脱了,前脚老板要炒我鱿鱼,后脚女友发来信息,说要和我分手,问其原因,性格不合,早干嘛去了,我和她在一起快五年了。我知道她变心另攀高枝了,林医生,你知道我女友攀的高枝是谁吗?就是要炒我鱿鱼的混蛋,他妈的混蛋,不要脸。等我出去,我要你们好看。”郝强说着说着,又气愤起来,原本低沉的声音变得高亢激昂,忍不住又骂骂咧咧起来。

  林子珊听郝强这么一说,了解了他为什么发那么大脾气的原因,哎,屋漏偏逢连夜雨,工作丢了,女友也成了别人的了。这事,搁在谁身上,谁都会发疯,都会骂娘骂爹,值得庆幸,当事人被隔离在深山野谷。试想一下,假如他没被隔离,他心中的一腔怒火会怎样宣泄?摔物?谩骂?打人?或许更严重。

  在一旁的李萍听不下去了,她气愤地开劝郝强:“郝工程师,为这样的老板,这种女人,犯不着生气,凭你的才干、外貌,什么样的工作不好找,什么样的好姑娘找不到。等隔离解除了,你不要回山东了,留下来,留在我们这工作,我给你介绍女友,包你满意。”

  李萍的话提醒了林子珊,前不久,沈忆眉电话里和她念叨,她那儿缺人,全方位的缺,缺整形医生、护士、销售、IT工程师。她希望林子珊能去她的公司,和她一起开创事业,姐妹联手,其利断金,把整形医院做大做强,全国连锁,走出国门,再成为上市公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