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二十九节 不计前嫌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3863 2019-07-01 12:25:17

  林子珊被任命为人事总务科科长,试用期为半年。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人事总务科人员发生了大变动,这倒不是林子珊新官上任三把火,她不会这样做,她的科长之道,春风细雨、润物无声、涓涓细流,用真情温情柔情感动周边的人。

  叶慧不但在竞聘科长中落了败,还担了个制造谣言心术不正的恶名,一些正义之士看见叶慧就躲得远远的,像躲瘟神一般,在那些日子里,叶慧的心情可想而知。

  幸得林子珊不计前嫌,大人有大量,她上任后的第一天,以商议科室工作为由,找叶慧深谈,她说,我年纪轻,阅历浅,为人处事方面还有不多不足,而叶老师曾管理过几十人的团队,工作能力强,管理经验丰富,恳请叶老师多帮助多指点,共同把人事总务科建设得更美好。然后,她把科室成员每人工作条线分工的具体细则及她的想法一一和叶慧交了个底,诚恳听取叶慧给予的建议和意见。

  面对林子珊谦虚诚恳的态度,叶慧有些尴尬,也很感动,林子珊并没因为之前她的恶意行为心存芥蒂,而对她有两样,或冷淡,或疏远,一口一个叶老师,尊敬如故,还让她协助科长之责。虽屈居她下,心还有些不甘,但,但既然她有情,那我不能再无义了,不然,我还算人吗?她无二心地协助林子珊打理人事总务科之一切杂事。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正当叶慧郁闷地心情渐渐释怀时,一张她的私密照在朋友圈上转发,她再度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这是一张她和袁野在咖啡馆约会的照片,两人柔情对视的目光,袁野手里拿着一条漂亮的围巾,一缕金色的阳光透过玻璃映照在两人身上。照片拍得很唯美,像一副油画,让人看了不禁浮想联翩怦然心动,更让人猜测照片中的男女是什么样的关系?

  其实,这张照片在两年前已经被流转了。当时,范雪琴正好路过咖啡馆,她无意中看到这动人的一幕,羡慕和遐想中悄然按下了手机拍照的按钮,她无心之举拍下的照片,给吴莉莉看到了,又不知怎么的,照片在中心传开了。当时的叶慧对此并不以为然。

  时隔两年,旧事重提,照片再次被传播,而且在谣言事件影响还没消除当口,叶慧的形象就此一落千丈,连和她昔日交好的同事,对她都退避三舍,生怕被划成同类。

  叶慧坐不住了,她不能像两年前那样对此置之不理,因为现在的她,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嫌弃,她得洗白自己,多少挽回一点人心。她逢人就解释那张照片的由来,她和袁野仅仅是好朋友、男闺蜜,他们之间没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像你们想象的那样。她是好心,为林子珊和袁野牵线搭桥的月老,成人之美的红娘。叶慧越解释,人们越津津乐道,之前被淡忘的陈前往事又咀嚼了一遍,还把林子珊卷入其中。

  同事们再次议论纷纷,现实版的三角恋,袁野脚踏两条船,还和有夫之妇玩暧昧搞七捻三,又同情起林子珊,怪不得她至今还独身,原来心灵受过创伤,不知道当初她甩人家还是她被人甩。总之,她是受害者,受过伤的女人心里有阴影,又是大龄剩女,估计,以后她很难把自己嫁出去了。

  叶慧逢人解释照片来由的同时,还咒骂拍照片传照片之人,骂她们恶毒阴险,损害别人名誉,不会有好下场的,范雪琴不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吗?她的这番咒骂吓跑了听她解释的同事。她最终非但没把自己洗白,反而越描越黑,越来越遭同事嫌弃。他们想,那叶慧你自己呢?为竞聘科长一职,你怎么制造谣言诽谤林子珊的?此人不但人品有问题,心底也一团黑。

  和她昔日交好又身为老乡的杨晓敏,因上次参与传播林子珊和卢一鹏相恋的传言事件,她也被正义之同事指责,一个高薪引进来的硕士研究生,居然也使出下三滥手段,沽名钓誉,急功近利,来中心多年,没看到她做出骄人的成绩,真是白白糟蹋了国家的钱。

  这些话,多多少少飞到杨晓敏的耳朵里,想当初,自己作为第一个硕士研究生被引进到疾控中心,她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多么的踌躇满志,多么的斗志昂扬,而几年的光景里,自己沦落到靠耍心眼玩手段来实现她的理想,真是可悲。如今,后来者居上,她不甘心之余,唯有默默等待,寻求别的出路。杨晓敏除了懊恼自责之外,力求明哲保身,她几乎不和叶慧说话,刻意撇清两人的关系,工作中一改常态,没等哺乳期结束,主动向林子珊要求分担更多的事务。

  半年后,杨晓敏逮到一个机会,市人大招聘科员,她当即报名入围,经过几轮唇枪舌战,她战胜了其他几位应聘者。但在去市人大报到的路上,碰上了一些小波折,什么小波折呢?究其原因,出在她是被区引进的人才。当初区政府引进杨晓敏那一批人才时,都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杨晓敏现在所住的房子,里面有一半是政府的钱,面积虽然不大,但,按照现在的房价,翻了好几倍,那时的几十万,相当于现在的百来万了。

  区政府开始并不同意,区政府出资引进的人才,又培养了那么多年,人才还没发挥它的作用创造它的价值,就投奔市里了,那区政府不是人财两失竹篮打水一场空嘛。杨晓敏哭哭啼啼地找到区组织部人社处,恳求领导放行,她宁肯归还房子来补偿区政府对她的关爱和培养。她又找到区卫生局主管部门许局那儿,梨花带雨地哭求许局出面向组织部门为她说情,许局一来抹不开面子,二来对女下属一贯怜香惜玉,他安抚杨晓敏,说:“我尽力而为。”

  不知道许局怎么和区领导说情的,最终,杨晓敏去市人大上班了,她也没归还那套含有区政府出资一半的房子。其实,她那一批被引进的人才,也有人另谋高就跳槽到其它区域了。引进的人才,不管到哪区域哪部门,只要他不出大市范围,就是大锅和小锅的区别,小锅是区政府,大锅是市政府。

  杨晓敏可以说走得很决绝,她没接受林子珊安排的践行晚宴,也没和大家告别,悄无声息带着她的一腔壮志奔赴市人大去了。

  杨晓敏走后,卢一鹏也离开了人事总务科,那么,卢一鹏去哪儿了呢?卢一鹏被闫寒安排到他的身边工作了,头衔是主任助理。闫主任在这个节点,把卢一鹏从林子珊身边支开,有点不近情理,你叫新任科长林子珊工作怎么安排啊,人事总务科,一下子走了两个人,走了两人的工作,谁能很快的接上手呢?

  闫寒这么做,有他的苦衷,并不是不支持林子珊工作。他临时拨给人事总务科两个人救急,虽然新手,一时半会儿接不上手,但总能为林子珊分担些杂事吧,非常时期,他顾不得那么多了。那么,闫主任有什么苦衷呢?非得在杨晓敏走后,叶慧病休期间,再把卢一鹏调离,他安得什么心呢?他不是要拆林子珊的台嘛,拆林子珊的台,不就是拆他自己的台。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闫寒不敢忘,上回有关林子珊和卢一鹏相恋的绯闻被纷传,虽然,经调查和核实,乃别有居心者布的局。但卢一鹏亲口承认了,他对林子珊有好感,说得直白一点,他喜欢她,这点,从卢一鹏的眼神可看出端倪,尽管他当时没承认“喜欢”这两字。

  如今,叶慧病休,杨晓敏另换门庭,人事总务科只剩林子珊和卢一鹏两位元老,孤男寡女朝夕相处,时间长了,保不齐日久生情,或者,再经好事之徒渲染,那将又会引起一场风波。防患于未然,闫寒绝不能让这种故事再次上演,他一道口谕把卢一鹏安放在自己的身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还能有其它的作为。

  在闫寒的精心培育下,卢一鹏成长的很快,疾控中心上下对他无不欣赏。半年后,他双喜临门,第一喜,他晋升做了爸爸,第二喜,他进区机关党政办工作。自此,他的仕途越来越顺。

  或许照片事件影响了叶慧的心情,又或许其它原因,如受凉、劳累,叶慧感冒了,她请了一周的休假。刚开始,仅仅是一场小感冒,叶慧的感冒不发烧,只有鼻塞流涕症状,在服用康泰克之后,鼻塞流涕症状缓解了。感冒病程一般在一周左右,但叶慧老觉得头晕乏力没食欲,情绪还极差,怏怏地提不起精神,虽然一双儿女承欢膝下。所以,她又请了一周的休假。

  在叶慧半个月休假期间,林子珊抽空看望她。叶慧的精神状态很差,人也瘦了一圈,林子珊有点担心,这难道仅仅一场小感冒把她折磨成这样?

  林子珊开诚布公和叶慧长谈了好久,希望她放下思想包袱,好好调养身体。

  “叶老师,身体恢复得怎样了?胃口好吗?”林子珊小心地探问。

  “谢谢林科来看我,我身体没大碍。“叶慧见到林子珊来家看她,很感动,在家休养的这段日子,除了林子珊常电话问候,没其他人介意她。

  “叶老师请别这样叫我,见外了。常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是叶老师带教过的,叫我小林或子姗,我更能接受。“叶慧真诚地说。

  “好,子姗,你的不计前嫌,你的大度,让我惭愧,我对不住你。”叶慧真心地感到内疚。

  “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不谈过去。叶老师你没有对不住我,也没有对不住别人,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嘛?你可千万不要这么想,你现在唯一要做的,把身体调养好,我还等着叶老师尽早来上班。“

  林子珊的这席话,把叶慧感动地眼泪快下来了,她像个孩子似地频频点头,说:“不知怎么搞的?就是不想吃,没胃口,还失眠,去医院检查了,没什么毛病。医生说,慢慢调理,也没开药方,让我吃一些可口的饭菜激发体内的食欲。哎,我现在这样的状态,怎么能上班?子姗,我可能要再休息一段日子。“

  其实,林子珊也看出来了,叶慧身体无病,她的病症出自她的心结。科长竞聘中,由于她的贪念和求胜心切,使用不正当手段制造林子涵和卢一鹏交往的流言,最终却使她自己身败名裂,科长位置没得到,还遭受同事的冷落和嫌弃,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样的落差,造成她沉重心理负担,如果长期积郁,得不到排解和疏导,有可能产生精神症状,如抑郁症。

  “身体没病就好,医生说得对,要慢慢调理,急不得。叶老师,你有没有想出去旅行或者来上班试试?或许,生活作息时间有了规律,你的胃口及其它不适,随之也恢复了?”

  “你希望我来上班?”

  “对啊,盼叶老师分担我的工作。”

  “我现在的状态能来上班吗?会不会给你添乱?”

  “你先来上班试试?”

  “明天我就上班,可以吗?”

  “太好了,叶老师,我们明天见。”

  林子珊的看望和鼓励给叶慧阴郁的心里注入了一丝温暖和阳光,当晚,她胃口有所改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