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二十八节 聪明反被聪明误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4633 2019-07-01 10:57:24

  林子珊代理科长已有一月,中心领导迟迟不公布科长人选。叶慧和杨晓敏几次借故探闫主任的口风,新任科长何时上岗?

  闫主任说:“快了,竞聘方案正在研究中,你们年轻人要积极参与啊。“然后还问她俩林子珊代理期间的工作表现。

  叶慧和杨晓敏因各怀私心,两人都紧盯着那职位,自然,不会在领导面前夸林子珊,但也不得贬损人家,只是说,还行吧。试想一下,在领导面前说别人是非,那她岂不是也成了是非之人,闫主任何等冰雪聪明,贬低人家,反而让领导认为她们没有雅量和心胸狭窄,当然,如果有确凿的证据,那就不是贬损和诋毁了。

  闫主任口中的竞聘方案公布了。

  中心领导为此专门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大会上宣读中层干部竞聘的指导思想,“为促进人才优化组合,建立干部能上能下、平等竞争、择优录用的机制,激发广大干部奋发向上、开拓进取的精神,充分调动干部工作积极性,中心领导班子研究,决定在中心开展中层干部竞争上岗,希望有意愿的年轻人踊跃报名参加。具体实施方案、实施原则以及竞聘人员资格条件将以文件形式下发至各科室“。

  按照中心竞聘方案,人事总务科除卢一鹏因进单位工龄未满两年没资格报名外,其余三人都有条件参加竞聘。这次中心拿出五个中层职位,一个正职,四个副职,人事总务科科长职位一名,急传科、慢病科、检验科及卫生科各一名副科长,符合条件者均可报名参加五个职位中的一个,也就是说,报名者不限科室。当然,专业性强的科室,比如检验科,非检验专业人员岂敢挑战,所以,检验科毫无悬念的由本科室检验人员参加竞聘,毫无悬念的非朱雯雪莫属,因为检验科副科长职位仅朱雯雪一人报名。朱雯雪和叶慧同年同月非同日踏进的疾控大门。

  竞聘职位最受青睐的属人事总务科科长一职,报名人数竟达十人,这十人报名者里有人事总务科三人,林子珊、叶慧和杨晓敏。林子珊报名参加竞聘了,报名,这是态度问题,有资格而不参加报名,那说明你态度不端正,没有一颗进取心,再者,她已然代理科长职位一月有余,于情于理于公于私,她得把握这次机会。环境能影响人的情绪,同样,也能改变人的想法。

  紧张激烈的竞聘开始了,第一轮,对竞聘人员评分,此项评分项目全部为可操作的客观题目,涉及工龄、学历、职称、获得的奖项、担任的职务以及省国内外学习培训记录。这轮考核中,竞聘人事总务科十人的得分,当属林子珊得分最高,她职称中级,通讯报道获过两次奖,一次市级三等奖,一次区级一等奖,还有美国旧金山学习两月的记录。而叶慧和杨晓敏在这一轮中,因成绩不如林子珊突出,她俩得分排名仅位居第三第四,但她俩并不气馁,不是还有演讲和民主测评那两项吗?

  第二轮,竞聘人员发表演讲,也可以被理解为就职演说,打分者根据竞聘人员仪表仪容、语言表达、竞聘目的、工作思路等方面进行评分。这一轮的精彩和激烈程度不亚于美国总统竞选演讲,有的慷慨激昂抑扬顿挫,有的温情感人娓娓叙说,有的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演讲中最有激情最受瞩目的当属叶慧,叶慧曾在企业担任过人事主管,她的口才及台风比其它竞聘者更胜一筹,她站在台上,大有手拿画卷指点江山壮之气势,又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之气概,这一轮的得分,叶慧排名第一,杨晓敏和林子珊紧随其后。

  从前两轮的测评中,人事总务科三人的得分相互咬得很紧,林子珊高出叶慧仅0.5分,叶慧高出杨晓敏1.5分。所以,最后一轮,也就是民主选评尤为关键,民主选评,其实就是全中心职工有多少人选你,再根据选票数换算成得分。

  就在民主测评关键时刻,有人风传林子珊和卢一鹏相恋的消息,而这消息传到林子珊耳朵时,已是人人皆知了。

  方圆不无担忧地问林子珊:“卢一鹏是有女朋友的人了,而且女方是某局局长的千金,你怎么和他处上了?不怕人家找上门来?还有,你为了爱情,事业不要了,这次竞聘,就数你科竞争最为激烈,本来大家都很看好你,现在你闹这一出,可影响你在大家心目中的形象了,已经有人说你是第三者插足,人人嫌弃的小三了。“方圆也参加了急传科副科长一职的竞聘,在前两轮的考核中,方圆得分遥遥领先,所以,她的胜算非常大,也可以这样说,她已经提前稳坐急传科副科长的宝座了。

  林子珊听罢,着实吃了一惊,但随即明白有人居心不良故意中伤,而造谣之人无疑出自自己科室,或叶慧,或杨晓敏,她们意图明确,就是搞垮她,让她在民主测评中落败。她委屈地说:“没有这回事啊,我和卢一鹏什么关系都没有,真的,方圆,请你相信我,我不是那样的人,分明是有人故意为之,企图损害我清誉。”

  方圆想了想说:“我估计也是这样,所以把外界讹传的消息告诉你,你也好有所防备,但是从现在情况来分析,在民主测评这环节中,你已经处于不利地位,那些原本看好你的同事,就会倒戈相向。如果你在意这次竞聘,你就不能听之任之,赶快采取行动,来扭转你不利的局面。”

  还没等林子珊想出行之有效的办法,闫主任找她谈话了。

  闫主任兜了一个大圈子,他说:“小林啊,代理科长期间,你辛苦了,我们中心领导班子成员对你的表现是比较满意的,而且,从前两轮考核得分情况来看,你领先于其它人,希望你继续保持这样的优势。“

  林子珊谦虚地说:“主任,您客气了,我应该做的,感谢您对我的信任和培养,我会努力的。“她略显局促地用一双无辜的眼神望着闫主任,等待他开场白后的正文,正文即正题,主题,也就是找她谈话的真正用意。

  果真,闫寒话锋一转,他说:“有事想和你确认,但我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林子珊说:“您请问。”

  闫寒带着些许不自然的神色,问:“你在和卢一鹏处对象?”

  林子珊恍然大悟,原来闫寒找她谈话是因为外面讹传她和卢一鹏相恋的消息,看来,这消息真如方圆所预料的一样,对她竞聘科长仅剩一步之遥时刻是个致命性的打击。那么,闫主任过问此事出于什么目的呢?仅仅关心她的个人生活?不管他出于什么原因,林子珊正好借此机会向领导澄清此事,或许这可能就是当下行之有效的方法。

  闫寒究竟处于什么目的过问下属员工的个人生活呢?而且是以领导的身份找当事人谈话,这不像单纯关心员工的个人生活那么简单。闫寒自己觉得也很突兀,人家小年轻一个未娶一个未嫁,谈个恋爱有你什么事儿?虽说卢一鹏已有女朋友,但毕竟还没成亲,林子珊不算插足,也不是第三者,再者,你情我愿的事,外人管得着吗?你是领导又能怎样呢?

  但有关卢一鹏的事儿,闫寒不得不过问,不得不操心,他现在的身份,既是他的领导,还是他父母的耳目。早在卢一鹏还没来中心报到之前,他被上级有关领导叮嘱,卢一鹏就交给你了,好好的调教。言语虽少,仅两句话,但闫寒感到肩上的担子不轻。现在,外界关于卢一鹏和林子珊处对象的事被传得沸沸扬扬,自然,也传到闫寒的耳朵里,他不能坐视不管,听之任之。

  林子珊红着脸说:“闫主任,您听到外界关于我和卢一鹏处对象的传闻了?这纯属子虚乌有,卢一鹏有女朋友,而且马上要结婚了,我怎么可能做那样不道德的事儿?我和卢一鹏之间清清白白,我们仅仅是同事关系,请闫主任明察,还我清白。”

  闫寒望着急得满脸通红的林子珊,沉默了一会儿,又问:“是不是你和小卢相处时,语言或行为上有不妥之处?而被别人误以为你们俩・・・・・・”

  林子珊的眼眶里泛起了泪花,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委屈地辩白,说:“我出身于传统家庭,自幼被父母灌输男女授受不亲之道,女孩子言行自律,不能轻浮,以免被人指指点点。虽说如今二十一世纪了,异性相处不再那么避讳,但或许受父母的教育影响深远,所以,和异性相处,有意保持一定距离,语言和行为上也处处谨慎,就是不想被别人引起误会。但人心叵测,有人故意为之,意图明显,就是冲这次的科长竞聘。主任,您想想,为什么早不传晚不传在这竞聘关键当口传言四起?“

  闫寒点了点头,他也想到了这一层,但不是有句话叫无风不起浪嘛,或许,当事人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暧昧眼神恰巧被捕捉到了,又或许两人确实有过火的肢体动作被好事者添枝加叶的渲染,也未可知。当然,闫寒不相信外界的谣言,除非有人证物证,或者,当事人亲口承认。谣言止于智者,闫寒自诩自己是智者型领导。

  从林子珊的神态来看,她不像在撒谎,假使两人真的在交往,他们没必要撒谎,单身男女两情相悦,又不是犯有弥天大罪。如果这谣言真的是谣言,那么这始作俑者一定别有居心,就像林子珊刚才所讲,有人故意为之,目的是冲这次的科长竞聘,而往林子珊身上泼脏水。

  闫寒不希望这谣言被扩散到更大的范围,倒不是仅为林子珊一方着想,他担心,万一被传到上层有关领导耳朵,那他逃脱不了监护不力管理不善的干系。这谣言的危害,可大可小,它可以伤害个人,伤害群体,甚至伤害社会,伤害国家。在许多情况下,流言蜚语往往成为不诚实人的政治斗争的手段和工具,它可以使原来比较稳定的人际关系变得互相猜疑、倾轧、紧张;使原来比较稳定的社会秩序变得十分混乱,变得人心惶惶;它可以破坏人们的团结,削弱彼此之间的信任,制造内耗,瓦解对方的战斗力。所以,他必须弄清事实真相,不能让传言无限扩大,伤害到无辜的人。

  林子珊的一面之词也不足为信,还要听听另外一个当事人是怎么解释外界的传言。闫寒一个电话命令卢一鹏速来办公室见他。

  卢一鹏的态度和林子珊截然相反,他一脸坦然,笑嘻嘻地说:“主任,外界传言你不能相信。明人不做暗事,我对林子珊确有好感,但仅仅是好感,而且这好感是我单方面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有分寸,不会也不可能咋地。何况,林子珊一点机会都不给我,她是个好女孩,正直,善良,洁身自好。”

  闫寒心中有底了,他信卢一鹏所言,也相信林子珊的清白,他问卢一鹏:“你对于这传言有什么良策?”卢一鹏说:“请领导放心,这事因我引起,我有责任和义务扑灭这场大火。”

  谈话的第二天,卢一鹏带着未婚妻来中心亮相了,小夫妻携手逐个给各科室同事送他们的结婚喜糖,还附上结婚请柬。

  闫寒也召开了职工大会,把竞聘科长的工作实施情况作了汇报,并公布前两轮竞聘人员每人的得分,他肯定这次所有竞聘者的出色表现,鼓励分数落后的同志,不要气馁,还有最后一轮。请大家相信我们竞聘的公开公正和透明,但是,我不想看到有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制造一些损人利己的小动作,如果事态扩大,影响到别人的声誉,我们将追究某些人的法律责任。

  叶慧万万没想到中心领导会因为她放出的口风而召开职工大会,会议名义上对中层干部竞聘进度及竞聘者得分情况的通报,其实,重点在会议最后的几句结束语。闫主任的结束语掷地有声,带有一定的威慑性,一定程度扼杀了那些内心蠢蠢欲动想要挑事端掀风浪的吃瓜群众,而一些拎得清的看客已经心知肚明心领神会,他们齐刷刷的目光往人事总务科这边看来,目光焦距集中在叶慧和杨晓敏身上。叶慧正襟危坐,故作镇静,对周围同事投来的目光视若无睹,但内心却是波涛汹涌,她想,这次科长竞聘,她是彻底没戏了。

  杨晓敏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她非常的懊悔和自责,正由于她的一己之私,她成了叶慧的帮手,虽说,叶慧是这次传言事件的主谋和创作者,但她扮演了口口相传和推波助澜的角色,如果叶慧是主犯,那么,杨晓敏就是从犯。而不明就里的同事不会那么区分,包括闫主任,他们认定她和叶慧是一伙,她们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目的就是击败林子珊,让她在科长竞聘中落选,那么,她和叶慧俩人中必有一人就可当选。而现在的处境呢,狐狸没逮着,反惹一身骚,杨晓敏颇为懊恼。

  叶慧至今都没想通闫寒会这么大力支持林子珊,难道林子珊和闫寒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或秘密?其实,叶慧想多了,闫寒和林子珊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有的话,也是领导和下属的关系。如果她知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典故,估计她不会做这傻事了,真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而误了卿卿前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