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二十七节 无不散的宴席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4064 2019-07-01 08:38:15

  闫主任就像是一位预言家,预言的很准。

  吴莉莉要走了,她被调去机关档案处担任处长一职,试用期三月。这个消息无疑像一枚炸弹在中心炸开了锅,大家议论纷纷,有的说,吴莉莉靠了关系走的后门,上面领导特招;也有的说,吴莉莉凭实力通过考试应聘获得的职位;还有的说,吴莉莉这次上调,范雪琴前夫许局功不可没。不管大家怎样议论,但至少一点,吴莉莉的工作表现可圈可点,大家一致认可。

  国不可一日无君,家不可一日无主,单位也一样。吴莉莉要走了,那么人事总务科谁接替呢?当然,中心领导不愁人事总务科位置没人接替,中心人才济济啊。但闫寒还是征询即将离任的吴莉莉,推荐合适的人选担任人事总务科一职。吴莉莉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林子珊是个合适人选。

  闫寒说:“说说你的理由。”

  吴莉莉说:“林子珊来我们疾控中心快三年了,这三年来,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我都看在眼里,她正直善良有爱心,不论是她的分内事,还是和其他人的配合协助,她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前一阵子,范雪琴的离去,杨晓敏生孩子,几乎她俩的工作全落在林子珊身上,但她没有一句怨言。最难能可贵,我们办公室内卫生、我们喝的水,都是她在做,还有,我们办公桌上的花,主任你也看到了,这花是林子珊自掏腰包买的,而且,几年如一日从不间断。我曾私下问她,值得这么做吗?她说,鲜花能给我们带来美好心情,赠人玫瑰,我手留余香,开心啊。说实话,听了她的话,我惭愧。”

  闫寒说:“嗯,不错,确实难能可贵,之前没听你说起过。”

  吴莉莉笑了笑,说:“我不是担心她撼动我科长的位置嘛,主任,我检讨,我思想狭隘。”

  闫寒也笑了笑,说:“你的建议我们会考虑的,你先和小林交接,等我们中心领导班子研究后定人选。感谢小吴这么多年对我工作的支持,以后,常回来看看,中心可是你的娘家。“

  吴莉莉说:“我不会忘记的,中心是我娘家,闫主任是我领导,永远都是。“

  闫寒又说:”祝小吴在新的岗位上一切顺利。你是我带出来的,可不能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吴莉莉立刻表态,说:“领导,谢谢您多年来对我的教导与厚爱,我会在今后的日子里再接再厉!也祝闫主任未来事业如日中天,步步高升。”

  吴莉莉离开的前晚,在卢一鹏的提议和安排下,人事总务科全科人员参加,在一家饭店设宴,为吴莉莉践行欢送。自然,卢一鹏卖单,林子珊提出她一同承担餐费,或者,每人出份子钱,被卢一鹏一口拒绝,他说:让女人出钱,我还是男人吗?男人为女人花钱,天经地义。

  卢一鹏买单理由振振有词,假如不给他买单,那他就不是男人,那罪过就大了,当然,大家都知道卢一鹏是玩笑话,但也表示他主动买单的决心,林子珊便没再坚持。

  欢送席宴,一片祥和,大家轮流敬酒,互相寒暄,席间,各人说了一些客套话,无非是祝吴莉莉在新的岗位一切顺利,继往开来,开创锦绣前程。吴莉莉呢,也说了一些让人感动的话,她说:“我当科长的这几年,感谢你们的鼎力相助,人事总务科屡次收到中心领导表扬,和你们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再一次感谢。其实,离开你们,我内心是舍不得的。今后,大家如有难处,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不遗余力。“讲到动情处,吴莉莉眼圈有点发红。

  晚宴看似热闹和谐,但有人心里正不爽,比如,叶慧。当然,有真诚道贺和祝福的,像林子珊和卢一鹏。上午,吴莉莉把人事总务科相关材料移交给林子珊,她说,这是闫主任关照的,先由她接替,等中心领导班子商讨后决定科长人选。

  中心领导的主意,谁信呢?叶慧和杨晓敏不信,凭林子珊的资历和能力,闫主任能想到她,还不是你吴莉莉的意思。她俩有点愤愤不平,尤其是叶慧,以往,吴莉莉每次外出培训,都由她代理,她还一直寻思着,假如吴莉莉离开人事总务科,那科长的位置非她莫属,临了临了,她移交给林子珊。叶慧于心不甘,心想,我不能坐以待毙,我得争取,等中心领导人选尘埃落定就晚了。

  叶慧借着一份文件要主任签字,转弯抹角试探闫寒。她说,吴科要走了,还真舍不得,我们相处得像姐妹一样,真为她高兴。吴科得感谢闫主任您的栽培。没有主任的提携,吴科不会有今天的成就。““

  闫寒签完字后抬起头,望了望眼前的叶慧,他一眼就洞穿她话中所含的意思,她无非是来打听吴莉莉走后,人事总务科科长一职花落谁家,正好,他也想听听她的看法。

  闫主任问:“小吴工作移交了吗?”

  叶慧说:“吴科工作移交了,但请领导放心,所有工作不会受到一丝一毫影响。”

  闫寒又问:“林子珊怎么样?”

  叶慧装作不解地反问:“闫主任的意思?”

  闫寒笑了笑,说:“你对林子珊作为科长人选怎么想?”

  叶慧犹豫的目光望着领导,好像是想说又不敢说,或者能不能说?

  闫寒用鼓励的眼神示意叶慧,说:“你但说无妨。”

  叶慧想,我此时不争取更待何时,拿破仑不是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吗?我毛遂自荐,没什么丢人的,再说,我所说的都是事实,不存在搬弄是非诋毁别人。她迎着闫寒的眼神,有理有据地说:“如果从工作方面来讲,林子珊做得还是可以的,她做事踏实肯干,为人谦虚,和同事相处融洽。但从科室管理角度来说,林子珊毕竟年轻,来我们中心时间又不长,缺乏管理经验,再从长远的角度来说,她还没成家,假如她谈恋爱或生孩子了,这些都会影响她对工作的投入。所以,我个人观点,林子珊还需要学习和磨炼。”

  闫寒听罢,沉默了几秒,接着又问:“那你认为谁能担当人事总务科科长一职?”

  叶慧一脸庄重,她说:“闫主任,我来到咱们单位工作有五年多了,在闫主任您的领导和帮助下,我学到了很多,也取得了一定成绩,以往吴科外出期间,都由我代理,而且,我曾在外企做过人事主管,我有这方面的管理经验和能力,现在人事总务科岗位空缺,希望闫主任能考虑我,我一定不负领导所望。”

  闫寒被她的一番慷慨陈词所感染,微微笑了一下,说:“好啊,东北人的性格,直率果敢有魄力,不错,你的建议我会认真考虑的,中心领导班子还要商议研究,尽快敲定人选。”

  叶慧拿着主任签好的文件回到办公室,她头靠在椅子上,双眼微闭,还沉浸刚刚在闫主任面前她的那番表现,细回想了一下,没有破绽。虽然把自己夸得像朵花,但却是事实,对于林子珊的评价,那也是事实,至少在她眼中林子珊不够格,她资历浅又未婚,一个黄毛丫头能担当人事总务科一职,反正她是不服气的。她猛劲喝了几口水,好像要把心中的不服气咽下去,没过多会儿,那股气又从胃底冒了上来。

  拿着吴莉莉手中接力棒的林子珊,她并不欣喜,也不激动,她只感到忐忑,感到责任重大,因为她从没有觊觎科长位置的念头。但既然是中心领导的安排,那她暂先接替,等人选定后再移交。既然代理了,也要有所表示,换句话讲,叫表决心,就像叶慧代理时那样。

  林子珊站到办公室中央的位置,目光在每个人脸上稍作停留,她用微笑的眼神,不卑不亢的态度,对大家说:“叶老师、晓敏、卢一鹏,抱歉,请你们把手中工作放一放,我占用几分钟时间,说几句话。”

  卢一鹏马上接茬,笑嘻嘻地说:“林科,您客气了,我们洗耳恭听。”

  叶慧和杨晓敏两人同时瞥了卢一鹏一眼,那是责怪的一眼,你洗耳恭听,干嘛要说“我们”两字,你可以代表我吗?,但又不便解释,更不能撇清。两人面无表情中带着些许不耐烦,意思是,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还真把自己当科长了,你只是代理,还不知道花落谁家呢。

  林子珊脸上一红,正色道,“卢一鹏,请你别用林科这称呼,我只是暂接替科长一职。我要说的是,在新科长还没到岗这段时间,我会一如既往地做好本职工作,如有不到不足之处,请各位批评和指正,我的话说完了。感谢大家对我的包容。“

  几句话,也就是个形式,说多了,人家不爱听,说你真把自己当科长了,不哼不哈吧,又显得你太目中无人,一句话也没有,看把你能耐的。

  又是卢一鹏挑头说话,他说:“林师姐,请你放心,我们全力支持你的工作,你就迈开步子大胆往前走吧。”

  这次,叶慧狠狠地瞪了卢一鹏一眼,她目露怒火,但嘴角却扬起一丝笑意,她说:“小卢,你这个护花使者当得真不赖啊,你的小心思,我可看得真切,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我喜欢成人之美。”

  卢一鹏很机敏,他听出叶慧的话不像是玩笑话,她好像窥破他喜欢林子珊的心思,虽然他俩一个未娶一个未嫁,谈恋爱正常不过的事,不怕外人说三道四,外人也无权干涉。但卢一鹏名草有主,尽管他从未向其他人提起他的未婚妻。但可以预料,他与某位领导女儿将喜结良缘,疾控中心传得人人皆知吧。杨晓敏曾遗憾地对他说,好想与你攀亲戚,我有个漂亮的表妹,与你年龄外貌相当,只是可惜,相识晚了。

  所以,卢一鹏的家底应该被中心好事之人摸清了,比如,他爸是谁,妈妈在哪个部门就职,再比如,他女朋友是谁,女朋友的父母又做什么的,等等。因为这是一桩政治联姻,万一真被好事之人以讹传讹,说他脚踩两只船,那不但有损林子珊名誉,他和他父亲的政治地位也会受影响。卢一鹏不敢拿自己的利益和前途开玩笑。

  卢一鹏接下叶慧的话茬,依旧一副笑嘻嘻面容,说:“神仙姐姐授予我护花使者称号,小徒受领,作为科室内唯一男丁,我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你们,怒放的四朵金花,哦,不,现在是三朵金花,假使我护花不力,我愿受一切责罚。吴科即将赴任档案局,今晚为吴处践行,所有费用由唯一男丁承担,怎么样?“

  刚才叶慧的那番话,林子珊听得真切,似是玩笑话,但又分明不像。她明明知道卢一鹏即将成为某领导的乘龙快婿,还开这样的玩笑,不是置他于不仁不义之地吗?而我清清白白一个未婚姑娘,在她口中,也成了一个狐媚主儿,她又置我于何地呢?林子珊心中郁闷,想理论,但又不能辩白,因为这种事本来就解释不清,甚至会越描越黑。何况,卢一鹏的小心思,也就是叶慧口中所说他的小心思,林子珊也感觉到了,他对她有意,但仅仅有意而已。

  卢一鹏机警和讨巧的话,不但化解了她、他及她之间的尴尬,还转移了话题。林子珊也正有此意,便顺着说:“好啊,今晚我们欢送吴处。“叶慧和杨晓敏也就跟着附和,说:“好,没意见。“

  饭店的预定,菜品的规格,以及送吴莉莉礼物的选择,这种费力、费神还搭钱的活儿,自然落在卢一鹏身上,他自告奋勇勇于承担,关键时刻挺身而出。

  何谓护花使者,字面上讲,“保护花的人”,但花指的是女人,保护女人是男人的担当和责任,卢一鹏要守护好三朵花,但他内心认可的仅有一朵,林子珊这朵小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