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二十二节 风波起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3855 2019-06-29 09:49:32

  两个月的学习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林子珊在临近结束的最后一周,才发了份邮件给定居洛杉矶的沈忆眉,大致讲述了她在美国旧金山学习的概况。

  第二天,沈忆眉从洛杉矶飞过来了,抱着林子珊旁若无人地大喊大叫:“你这死丫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你置我们感情于何地?你诚心啊,真不想理你,我要与你断绝“母女”关系......“听似狠话绝情话,但她肢体语言的尺寸却是极为“过分”,她像母鸡啄米似地在林子珊粉嫩的脸上,又是啃又是亲,还腾出一只手,掐捏林子珊身上的肉。

  林子珊乘机夸张地边喊疼边求饶:“疼、疼、我不敢了,娘娘。请求娘娘千岁宽恕我奏报不及时,您大人大量,不和奴婢一般计较,我自罚,罚“以身相许“一天。即刻开始,我是娘娘的人了,您要刮要杀,我绝无半个不字。”

  两人打趣的场面,惊呆了和林子珊同屋的方圆,方圆为林子珊传染科同事。这次赴美学习一行十五人,来自全市各、县区疾控系统的业务骨干。两个月学习任务,时间安排得相当紧凑,这也是林子珊没事先告诉沈忆眉原因之一。

  既然来到了沈忆眉地盘,那她说什么也要略尽地主之谊,她邀请林子珊一行十五人,在他们学习地儿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USCF)附近的西餐馆,大吃大喝了一顿,吃完算下来,折合人民币人均费用大概在300元左右,这在国内或国外都是笔不小的花费,当时,林子珊提出要分担一部分费用,因为,美国人民崇尚AA制消费。

  沈忆眉哪肯,虽然她移居美国多年,对美国一些人情观念也逐渐接受和认可,但中国五千年文化根植于内心,就像打上了烙印。《论语》开篇第一句,“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何况,林子珊是她闺蜜好姐妹,如把钱看得太重分得太清,那情感呢,是不是比纸还要薄了?这绝不是她的处事风格。正如有首歌《我的中国心》所唱:“河山只在我梦里,祖国已多年未亲近,可是不管怎样也改变不了,我的中国心。”林子珊没再坚持分担餐费,也算成人之美吧,成全沈忆眉一番地主之情一片中国之心。

  由于学习任务重时间紧,又临近学末,林子珊力辞沈忆眉邀她家做客,虽然旧金山离洛杉矶很近,飞机飞行时间还不到两小时,也就相当于上海至青岛的行程,但她不想错过在外学习的一分一秒,获得这次学习机会,很不容易,她必须珍惜。

  沈忆眉拿林子珊没辙,她太了解她了,她是父母心中的乖乖女,老师眼里的好学生,领导心中的好员工,病人眼里的好大夫。而性格迥异的沈忆眉就欣赏林子珊身上这种特质,才格外疼爱和怜惜。

  随后,两人找了个环境幽静面朝大海的咖啡馆小坐。旧金山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城市,气候冬暖夏凉、阳光充足,又被人们称为“海湾之城”。此时的五月,正值初夏,风和日丽,群花烂漫,带着花香的海风阵阵袭来,林子珊情不自禁朗诵起诗人海子的诗: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林子珊极其喜欢海子的这首诗,或许,它道出了每个年轻人人心中怀揣的梦想。大三那年,医学部举办中秋诗会,林子珊朗诵了两首诗,一首她原创,《凤仙花开》,“不起眼的花瓣/躲在茂密的枝叶中/风飘过/游丝般的暗香/若有若无/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专注的把刚摘下的凤仙花捣碎/黄豆叶子/裹着深红的花泥/轻轻的包在熟睡小女孩的指甲上/小女孩长大了/凤仙花开的日子/总想起/被凤仙花染红的指甲/那熟悉的妈妈的味道。”另一首,就是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最终,林子珊抱得两个奖,朗诵第二名及诗歌创作三等奖的好成绩。

  “忆眉,还记得吗?大三那年,中秋诗会,你古筝配乐,我朗诵。”林子珊轻声地问沈忆眉。

  “怎么不记得?为了配合你排练,我整整半个月没和男生约会,不过,我甘愿做你的绿叶。“沈忆眉笑着说。

  “呵,你还说,仅此一回绿叶,就吃掉我半个月的生活费,我可足足当了你四年绿叶,还有电灯泡。“林子珊笑着回敬。

  “几年没看到你的作品了,还在写诗吗?那时在学校,我是你第一个读者,每次,你写好之后,非让我过目,还硬逼我给你提建议。“沈忆眉装出痛苦的表情。

  “偶尔写写,也不成文,过一阵子,就被我丢进了垃圾桶。”林子珊意兴阑珊地说。

  “随手写出来的文字,不要轻易丢弃,它记录你当时正经历的过程。我还记得你的理想,当一名医生作家,像渡边淳一、毕淑敏、池莉那样的作家。“沈忆眉说。

  “我只愿和你,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林子珊望着窗外海天一色的深蓝,感叹地重复海子诗歌中的经典句子。

  “喜欢上这儿了?“沈忆眉问。

  “嗯,世外桃源。“林子珊说。

  “那还不容易,想嫁人还是读书?来吧,美国欢迎你,我更欢迎你。“沈忆眉戏谑道。

  “不是在此时,不知在何时,我想大约会是在冬季。”林子珊调皮地唱起《大约在冬季》里的歌词。

  “死丫头,还一套一套的。说真的,个人的事发展得怎样了?我可不希望我生下的baby只有干娘,而没有干爹。”

  沈忆眉的话中有话,林子珊听出来了,她兴奋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脱口喊道:“Are you pregnant? A few months?boy or girl?”

  林子珊的喊声惊动了咖啡馆里其他客人,他们的目光齐刷刷投注到沈忆眉身上,其中一位身材高挑金发碧眼的女性客人,约莫四十左右年纪,她款款地走到沈忆眉身边,张开双臂,热情拥抱并亲吻沈忆眉的额头、脸颊,口中带着欣喜及羡慕的语气说:“Wonderful!,God bless you。“

  沈忆眉大方接受对方给予的拥抱和亲吻,微笑着回应说:“Thank you very much,God bless you too。“她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早已适应西方人热情的表达方式。

  林子珊站起身来,模仿那位女性客人的动作,拥抱亲吻沈忆眉,调皮中略带郑重的语气,说:“God bless you,my child ,Amen。”

  沈忆眉说了“谢谢“,然后回答她刚才连珠炮似的追问,停经一个半月,用早早孕试纸测了阳性,还没去医院检查,所以,不知道男孩还是女孩。

  林子珊问:“Davis知道了吗?“

  沈忆眉说:“给他看了早早孕试纸结果,他高兴极了。我给付佩玲也发了信息,自半年前的手术之后,她常发信息问我有没有喜讯。感谢老同学的帮忙。子姗,也谢谢你。”

  林子珊故意气呼呼地说“哼,没第一时间告诉我,罚你,马上回洛杉矶,不许有任何差池。”

  沈忆眉也故作正色,并做了一个敬礼动作,说道:“Yes,Madam!”。当天傍晚,沈忆眉坐飞机飞回洛杉矶家,静心在家保胎,坐等胎满十月一朝分娩。

  林子珊和同事方圆带着满仓收获学成归来。两人上班后第一天,先一同向中心领导书面及口头汇报赴美两个月的学习心得,并附上在美期间的所有学习材料。林子珊把学习内容、心得做成了ppt课件,对中心所有职工开展了为时半天的学习培训。

  中心主任闫寒听了汇报后,露出赞许的目光,肯定她俩工作及学习中的成绩,勉励她俩继续发扬带头作用,把国外先进防病控病技术结合到我们中心的实际工作中,为疾控中心未来绽放光彩。

  林子珊回到人事总务科,在一只鼓囊囊包裹中拿出从旧金山买回的物品,科室同事每人一份巧克力、一只马克杯。范雪琴的位置空着,林子珊把巧克力和马克杯放在她办公桌上的同时,顺口问了一句:“范姐今天休息吗?”

  办公室很安静,无人回答林子珊的顺口一问。过了许久,吴莉莉头都没抬,幽幽地说;“她请假了。”一句话,四个字,不咸不淡,声音略显生硬,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勉强,挺不情愿似的。林子珊没多想,也不追问,开始忙碌起手头两个月堆积如小山似的工作。

  一周过去了,范雪琴还没来上班,科长吴莉莉只字不提范雪琴这人,其它两人也讳莫如深,好像她从没存在过似的。林子珊隐隐意识到,范雪琴出事了,出大事了。

  林子珊有点担心,她出于关心和礼貌,给范雪琴打了几个电话,但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林子珊越发感到不安,她赴美学习的两个月,人事总务科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实在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和不安,私下问吴莉莉:“范姐请假这么多天,家中有事吗?打她电话却关机。”

  吴莉莉依旧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冷淡神态,回答说,“子姗,我劝你,别人的隐私最好少打听。”

  这是什么话嘛,我的一番关心被认作是打听隐私了,难道我林子珊是个爱嚼舌根传播新闻八卦之人?她有点愠恼地反驳道:“范姐这么多天没来上班,又打不通她电话,作为同事和晚辈,我的关心和担心不应该吗?难道无视她的不在就人情冷暖?“

  吴莉莉一脸尴尬,欲言又止,但最终什么话也没说,她目睹林子珊气咻咻地转身离去,以及她眼中流露出的轻蔑。

  林子珊在担心范雪琴的同时,无意中发现门卫室添了新人,但宋师傅不见了。开始,她并不以为然,谁家没点事情请个一周或半月休假的。她在一次取快递时,随口问新来的门卫:“宋师傅什么时候来上班?”新来的门卫一脸茫然,反问道:“谁是宋师傅?”

  “宋师傅一个月前辞职了。”吴莉莉说。

  “做得好好的,怎么走了。”林子珊小声嘀咕,然后,茫然望了望至今还空着的范雪琴位子。

  “保安嘛,又不是正式职工,他们想干就干,不想做就拍拍屁股走人了.”吴莉莉这样解释道。

  两个月时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故,范姐至今不见来上班,令人担心,而她请假原因成谜,大家好像达成了默契,绝口不提范雪琴名字,林子珊有时提起,她们装聋作哑,只当没听见。宋师傅又毫无征兆辞职。

  究竟发生了什么?没人告诉林子珊。她想起刚来单位报到时,宋师傅递给的一杯热水至今还记忆犹新,习惯有困难找宋师傅这么多年的依赖,估计要有段时间重新适应了。

  真的不舍宋师傅的离去,他的一水之恩恐怕没机会报答了。林子珊心想。

  明•冯梦龙《醒世恒言》第35卷:“天下无有不散筵席,就合上一千年,少不得有个分开日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