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二十一节 赴美学习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4990 2019-06-28 11:47:49

  第二轮投票开始。

  吴莉莉利用上班后的半个小时,进行了第二轮不记名投票,不出所料,吴莉莉获得四票,杨晓敏一票,大家对投票结果一致通过。吴莉莉即刻把自己作为科室的青年才俊报送给中心领导。

  落选的杨晓敏,在祝贺吴莉莉当选的同时,向科室发布了她怀孕的消息,表明了她对此事已释然的态度,现在,她的重中之重,就是孕育腹中的宝宝,至于其它的,暂且顾不得了。

  有时,事情往往出乎人的意料。在吴莉莉报送人选后的当天下午,她接到中心主任闫寒的电话,示意她去主任办公室一趟。主任召唤,吴莉莉不敢有丝毫耽搁,她立马放下手中的活儿,奔赴主任办公室。

  中心主任闫寒,年纪刚过四旬,正当不惑之际,他接任一把手之职两年。两年中,他大刀阔斧,破除旧疾,锐意创新,他推崇业务与效益挂钩,不养懒人,不作为之人,整个中心在他的改革下,面貌焕然一新。当然,也遭到了保守派老同志的抨击和上访,说他一意孤行,听不得别人的意见,不尊老,还行为不拘。

  分管疾控中心的许局,对于老同志的反映很重视,他多次前往疾控中心核查此事,也从侧面了解闫寒的所作所为。调查中,年轻人一族,他们对闫寒赞誉有加,褒扬闫主任作风硬朗,行事果敢,说话风趣幽默,是个敢于创新不可多得的新锐领导,而在年龄稍长的几个代表口中,包括从侧面了解的人,他爱人范雪琴也在列,他们对闫寒的一些做法颇有微词,说他为人处世太过张扬,锋芒太露,没有为官者应有的谦虚和内敛,不尊重老同志等等。

  通过几次的明察暗访,许句得出结论,闫寒任职期间,在用人、财物及业务管理方面,基本上是称职的,至于老同志的一些意见,许局单独找闫寒谈了谈,在肯定闫寒的政绩之后,对他提出了几点希望,希望他博采众长,接纳不同层次不同年纪的同志之言,希望他谨言慎行,发扬中华民族艰苦朴素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

  许局提出的希望含蓄、有水平,可能这就是为官多年打下的文学基础,滴水不漏、点到为止。老话有:“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许局把老话中的几个字稍微作了改动,并成为他行事为人的座右铭:“饭可以多吃,话不能讲太满,行事不能太露。”

  闫寒对许局提出的建议,采取了“阳奉阴违”的战术,表面上感激、听从许局对他的中肯希望。他说:“我以后注意方式方法,我向您保证,决不再给您添麻烦。但也请您相信,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中心的未来。”他这样说,但内心是不服气的,那几个上访的老同志,是因为他的创新和改革,触碰到了他们的利益,说白一点,削去了他们手中捞好处的小权力,讲得再透一点,这几人是“损公肥私”。他们故意诋毁和诽谤,对于这样的人,尊重个逑啊,还得晾晒,晾晒并不等于不安排活儿,如果不想干,请走人,中心不养懒人、废人,这是他在中心职工会议上的多次申明,他问心无愧,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他们搞事儿。

  吴莉莉是年轻一族中的一员,她欣赏和敬佩闫主任的管理能力,闫主任不但业务精湛,做事雷厉风行,说话又风趣幽默,还和年轻人打成一片,没有一点领导的架子,但这并不影响闫寒的领导威信,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人格魅力吧。

  闫寒对吴莉莉的印象也不错,年纪虽轻,但为人稳重,做事周密,在以往的几次重要接待任务及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方面,处理得有条不紊井然有序,过程中有些小暇眦,也被她临场机智的应变能力化险为夷,几届领导都认为吴莉莉是可塑之才。

  既然是可塑之才,那就得重点培养,那这次的赴美学习,吴莉莉理所应当是作为中心青年才俊的不二人选了。但最终,吴莉莉被闫寒一票否决了。

  闫主任抱歉地说:“莉莉啊,叫你来,就是有个事儿和你商量,这次的赴美学习,你科能不能重新报送一人,首先申明啊,不是对你的工作不认可,你可不要有什么思想负担。“

  吴莉莉听罢,内心立刻升起一股不悦、一阵委屈。心想,这是什么话啊,既然对我的工作没有不认可,那为什么要换下我,还叫我不要有思想负担,我现在的思想负担可重了。为什么?为什么?我哪里做得不好了?

  她心里这么想,但嘴上不敢这么说,吴莉莉是个懂得分寸的人。尽管,闫主任平时没有半点领导架子,对待下属如春天般的温暖,但,这是领导维持的平易近人风格,并不代表下属可以跨过没大没小河界,官场上,还是有尊卑之分长幼之别的,常言道,官大一级压死人。

  吴莉莉几年的科长做下来,和领导的交道打得如行云如流水般的流畅,她深谙千错万错好话不错的道理,万事不能和领导抬杠,领导的指示,要不折不扣的执行。

  心中最然憋屈,但她脸上却挂着淡然的笑容,吐出来的也是一团和气,“主任,您说得什么话啊?和我商量,领导您是要折我的寿吗?您的任何决定都高瞻远瞩,我不敢有一丁点儿思想负担。“

  闫寒笑着打趣道:“不敢有思想负担,哈,我成***了。“

  吴莉莉也笑着说:“领导,我可没这意思啊,您是我们拥戴的英明领导。”

  闫寒转换了语气,笑容凝结在脸上,严肃地向吴莉莉解释换人的原因:“莉莉,坐下说话,是这样的,刚才,我们领导班子商量了一下,如果你赴美学习两个月,担心会影响人事总务科的正常运行,现在正当春季传染病防控工作的关键时刻,手足口病、水痘、猩红热、病毒性脑炎及流感等疾病肆虐,一旦有流行的趋势及苗头,中心将立即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预案,而涉及到你科的那块工作,人员、车辆、物资及其他方面的调配运输等,一个环节有误,那势必影响整个机制的正常运行,这关系重大啊。“

  是啊,公共卫生是人民健康的守护神,承担着人民群众健康的首要职责。吴莉莉想起了2003年的那一场非典,那时,她正好在见习期,亲身亲历了那场疫情带来的灾难,SARS病毒肆虐,先在中国广东顺德首发,并扩散至东南亚乃至全球,直至2003年中期疫情才被逐渐消灭的一次全球性传染病疫潮。在此期间,发生了一系列事件,引起社会恐慌,包括医务人员在内的多名患者死亡,世界各国对该病的处理,疾病的命名,病原微生物的发现及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和媒体的高度关注等等。

  也是自非典事件之后,疾控的防疫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建设被提到了卫生工作战略的重中之重。

  主任忧患于传染病工作的防控,那吴莉莉更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松懈,她立即表白道:“好,我明白主任的意思,坚决服从领导安排。”

  “话句话说,莉莉,我们很认可你的工作。至于外出学习,会有机会的,你们要求进步,作为中心领导,有责任为你们搭建学习平台、提供深造学习的机会,这也有利于我们中心的发展啊。“

  “领导您说的,不许赖账啊。”

  “行,我说的,下次优先考虑你。”

  “那我回科室了,重新选报一人。”

  吴莉莉离开主任办公室,回到科室,把闫寒主任的指示向科室作了传达,其一,协调、配合好相关科室的工作,作好突发事件的应急准备,这是当前人事总务科工作的重点;其二,我放弃青年才俊人选,重新选送一名。

  叶慧疑惑地接了一句,问:“吴科,好好的,怎么放弃了?”其余三人的目光也齐刷刷盯着吴莉莉,等待她的回答。

  吴莉莉微微一笑,说:“我被主任禁足了。”

  她像打哑谜的回答,仍然没解除叶慧她们的疑惑,四人异口同声地追问:“怎么回事?“

  吴莉莉略带骄傲地扬了扬头,说:“闫主任担心,假如我外出学习,我们科的工作怎么办?“

  人事总务科离开了她,难道天会塌下来,中心主任真这么想?这世界离开谁,地球照样转,看把她美的,能耐的。叶慧心想,但又暗自窃喜,吴莉莉赴美无望,那么,杨晓敏不就是不二人选了。

  吴莉莉接续说:“所以,人选重新定,因为时间紧,不再进行无记名投票了,我来提名,你们举手表决,当然,也可以毛遂自荐或推荐。”

  叶慧马上抢先一步,说:“我提杨晓敏。”这个功劳可不能归吴莉莉所有,她要还昨晚杨晓敏深夜到访的人情。

  吴莉莉没表态,她用目光扫视了大家一眼,意思是大家对叶慧提名有什么看法。

  作为科室的老人,范雪琴有责任提醒,她善意地反问了一句:“晓敏怀孕了,合适吗?”她说此话的目的,没有任何不良用意,之前的第一轮投票,她可是力挺杨晓敏投她一票的。她只是作为一个女人,担忧杨晓敏的身体,万一,赴美学习期间,杨晓敏腹中的宝宝有个好歹,谁来担责?

  杨晓敏的神色有点不高兴,当即表态,说:“吴科,我不会影响工作和学习的。”她和叶慧一样的想法,吴莉莉赴美无望,那毋庸置疑,自己是唯一人选了。

  吴莉莉未知可否地笑了笑,她要的就是这个效应,其实,她心中早有合适的赴美人选,此人,不是杨晓敏,也不是叶慧。刚才叶慧的提议,假如她第一个站出来否定杨晓敏,那么,势必会把她俩的不满情绪引到自己身上,所以,范雪琴的那句客观提醒,正符合吴莉莉心意。

  她顺势借着范雪琴的话,担忧地说:“范姐提醒的对。晓敏,你刚怀孕,不宜外出,尤其是怀孕头三个月,更要注意,何况,这次去国外学习,不是去旅游、度假。学习可不是一件轻松的差事。“

  杨晓敏听罢,不吭声了,她有点懊悔自己怀孕一事儿公布得早了,但谁能想到,赴美人选有变呢,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自己是无望了,那谁是下一个赴美人选呢?叶慧,对,提她,刚才她站出来提的我,轮到我投桃报李还她人情了。

  叶慧开口了,她问:“杨晓敏不合适,那谁合适呢?“吴莉莉被主任禁足,杨晓敏又怀孕,那赴美不二人选,非自己莫属了,可自己怎么开口呢?吴莉莉会考虑我吗?

  正当她犹豫不决是否要毛遂自荐时,杨晓敏幽幽地抛出来一句话:“我提议叶慧作为科室青年才俊的赴美人选。”

  叶慧感激地望望杨晓敏,她的提议来得正是及时雨啊,此刻,就等吴莉莉表态了,她再也没有理由阻碍我的脚步了吧,再者,她们之间有交易,第二轮投票,我投了她的票。

  吴莉莉仍旧没表态,沉默了几秒,问:“范姐,子姗,你们也可推荐人选,发表一下看法。“她的话看似很民主,大家可各抒己见、畅所欲言,实则她的言外之意,叶慧不是她心中的青年才俊人选,只是没说出口而已。

  范雪琴接过吴莉莉的话茬,说:“小林不错,尽管她来我们科室还不到两年,不说别的,单单她始终如一日为我们抹桌子打水、隔三差五桌上放上一支鲜花,这样的坚持,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她完全没必要这么做,这不是她的工作职责。可她为了让我们有个舒心馨香的环境,费心费力费钱,这种精神和毅力,我感动,尽管,我还从没当着她的面表示过感谢,现在,我要说`小林,谢谢´。“

  林子珊红着脸,腼腆地说:“范姐,客气了。”

  吴莉莉真没想到范雪琴能说出这么有水平有见地的话,以前,她倒是小瞧了她,一直认为她学历低胸无点墨,只是仗着爱人的官职,才混到如今的无限风光,但她刚才的那番话,讲得有理有节又动之以情,还官味十足。想想也不奇怪,她和许志强同床共枕十多年,许局的为官之道、说话艺术,有意无意熏陶着他身边的人,而作为枕边人的范雪琴,自然,近水楼台先得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了。

  叶慧涨红着脸,瞪了范雪琴一眼,她听明白了,吴莉莉和范雪琴一唱一和的双簧,明摆着,吴莉莉对杨晓敏的提议持不认可态度,她心中早有人选,还假模假样地转借范雪琴之口。但她却说不出什么话来,只能憋屈着。

  范雪琴感受到叶慧对她的瞪视,但她毫不在意,也无需解释,在推荐青年才俊人选这事,她问心无愧,对事不对人。当然,在第二轮的投票上,她违心投了吴莉莉,在她看来,杨晓敏比吴莉莉更合适,可如今,这二人都赴美无望,那么,相比之下,林子珊是个不错的人选。

  被叶慧猜中了,吴莉莉确实想借别人之口,提议林子珊为科室赴美人选,那时,她再附和、附议,然后,彰显公平合情合理推送林子珊。正当发愁之际,又是范雪琴,救她于“危难之中”,她俩可谓配合默契心有灵犀,也难怪叶慧以为她俩在唱双簧演戏呢。

  吴莉莉即刻对范雪琴的一席话表示了赞同,她附和地说:“范姐说的好啊,我也要对子姗说声`谢谢´.”果真,她对着林子珊,郑重地说:“子姗,谢谢你无怨无悔地付出。”

  林子珊的小脸通红,一直红到脖子,她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谦虚地说:“吴科,严重了,能为大家做些事情,我很开心。”

  吴莉莉笑了笑,接着说:“现在有两位人选,叶慧和林子珊,同意哪位?大家举手表决。“

  不言而喻,林子珊有三人举手赞成,三人中,含有林子珊的一票,这次,她不再谦让,投了自己一票。随即,她被作为科室青年才俊人选报送给中心。一周后,中心公布两名赴美人员,林子珊又意外地出现在名单之列。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林子珊就是那个得利的渔翁。当然,这绝非全靠运气,她本身的实力足以让她发光,中心把她作为赴美人选之一,也是经过领导班子综合考评,肯定林子珊在业务方面的成绩。她曾写过的一篇通讯报道,获得了区一等奖,这也是中性考评的硬性指标,而能获此殊荣,并非易事。吴莉莉说,据她所知,中心自成立以来,获得区级通讯报道一等奖者,也仅林子珊一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