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二十节 票决前奏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3871 2019-06-28 08:47:52

  临下班前,吴莉莉叫住了叶慧,她说:“下个月,有个去西安学习的会议,我想安排你去。“

  叶慧是个聪明拎得清的人,她立马看透吴莉莉用心,她是想用此来作为交换的筹码,那筹码是什么?筹码就是叶慧的那一票。

  下午的不记名投票,吴莉莉和杨晓敏打成了平手,二比二,叶慧仅一票,还是自己的一票,尽管她也想得到这个机会,但是,她不可能和她们竞争了,她已被淘汰出局,那么她的一票,投给谁,至关重要,可以说是决定成与败的一票,既然自己无望成为科室的青年才俊人选,那么,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好啊,西安,十六朝古都,还没去过呢,谢谢吴科,也请你放心,我的这一票就归你了。“叶慧很直白,并狡黠地笑了笑。

  “你是我最信赖和倚重的人,以后,科室里的事儿,你多担点责。“吴莉莉继续她的糖衣炮弹,她的言外之意,假如她成为了中心的青年才俊赴美学习,那么,人事总务科科长一职,仍旧由叶慧来代理。

  "行,吴科,你尽管吩咐。“叶慧爽朗地说。

  “不早了,下班吧,你家孩子要等急了,还有,我刚和你说的事儿,先不要声张。“吴莉莉嘱咐叶慧,她好像在思考什么。

  “哦,好。”叶慧告别吴莉莉,匆匆地下班了,确实,家中的一双儿女在等着妈妈回家。

  叶慧的保证,并没像一颗定心丸让吴莉莉定心,人心是会变的,何况,从私交来看,叶慧和杨晓敏走得更为亲近,她不能在叶慧这一棵树上吊死,这不,还有范雪琴这一票呢,虽然,下午她投给了杨晓敏,但并等于下一轮还会投她,事在人为夜长梦多啊。

  晚饭后,吴莉莉约范雪琴一起逛商场,她借口说,她看上了一条裙子,但她拿不定主意,希望范姐能帮她参考参考。

  范雪琴想也没多想地答应了,她也正想去商场看看,好像几个月没买新衣服了,半年多了吧,记得上一次逛商场,也是和吴莉莉一起。女人逛商场,完全看心情,心情不好,对什么事儿都不感兴趣,包括添置新衣服,但也有相当一部分年轻女性,她们通过逛商场购物来发泄心中的失落、痛苦和委屈。范雪琴没有那癖好,她是属于心情不好时,对任何事儿提不起兴趣的那类女人,再者,她是农村苦出身长大的,把钱看得很重,怎么可能成为购物狂?尽管,现在生活富裕衣食无忧了,但她从不乱花钱,当然,必要的必需品,贵一点,这钱也是要花的,又不是花不起,比如,养生护肤方面的钱不能省。

  说是陪吴莉莉买衣服,但最终,吴莉莉一件都没买,倒是范雪琴买了一身套裙,及一条搭配套裙的真丝围巾,在付款时,两人差点打起来,范雪琴说什么都不肯让吴莉莉出钱,她说:“每次出来买衣服,你都抢着付钱,这哪行啊。“

  吴莉莉挡住了范雪琴付款的手,说:“你是我姐,妹子孝敬姐姐,那不是应该的啊,除非,你不想认我这个妹子。”

  范雪琴拗不过吴莉莉的热情,她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不让她付钱,就是不拿她当做姐妹,那岂不是我的不是了,再看看她的手里,却一件衣服也没买,范雪琴恍然大悟吴莉莉的良苦用意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吴莉莉是醉翁,她在意范雪琴手中的那一票。

  这边,吴莉莉使出一切手段来赢得明天新一轮投票的票数。

  那票数和吴莉莉打成平手的杨晓敏呢?她也不能闲着。

  杨晓敏也在分析,她的两票,一票是自己的,另一票是范雪琴投的,范雪琴的那一票,倒出乎杨晓敏的意料,她没想到范姐会投票给她,但从中也可看出范雪琴作为科室老同志的客观、公正,她要夺取最后胜利,成为科室乃至中心青年才俊人选,叶慧的那一票,至关重要,。

  接下来,叶慧的一票,会投给谁,杨晓敏不敢妄自猜测,尽管她和叶慧有老乡之情、姐妹之谊,但投票赛场风云变幻,不到最后一秒,谁都无法确定自己是赢家。何况,近两年内,她和叶慧亲密的关系有所趋缓,这倒怪不得叶慧。

  杨晓敏刚进单位的一年内,叶慧作为东北老乡、科室前辈,对杨晓敏各方面较为照顾,单身的杨晓敏也时常隔三差五去叶慧家蹭饭。但自从杨晓敏在科室立稳脚跟后,她就有意无意和叶慧保持一定的距离,你和谁亲近,那势必和其他人关系生疏。

  一个公司,或者,一个部门,不管是公司领导,还是部门领导,都不希望看到麾下的员工拉帮结派,形成小集体,杨晓敏也有顾虑,她担心科长吴莉莉把她视为叶慧一党,而影响自己以后的发展,毕竟科长是吴莉莉,她要尊重领导,所以,她有意无意疏远叶慧。

  杨晓敏曾一度打算退出和吴莉莉的竞争,成全吴莉莉赴美的愿望,吴莉莉也许会感激她,或者对她有负疚心理,保不齐日后吴莉莉对她另眼相看、青睐有加,但,最终,她还是放弃了退出的念头,毕竟,过了这个村何时再有这个店,就不好说了。

  既然不打算退出,那就要做好战斗的准备,杨晓敏把每一场考试每一次选择,都当做是一场战役,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战役呢。

  目前,最有可能争取到手的那一票,非叶慧莫属,她或许会看在昔日的同乡姐妹情谊,伸手帮自己一把。杨晓敏再度登上叶慧家的大门,距上次已时隔大半年了。

  上次登门,乃是杨晓敏筹备婚礼之际,她请教叶慧东北老家有哪些婚礼习俗,虽说,当代的年轻人,新人新办法,不在意不计较陈规陋习,可杨晓敏父母不这样想,咱东北的有些规矩不能破,也破不得,不然,你们的婚礼不参加,杨晓敏没办法,女儿的婚礼,父母不到场,那成何体统了。

  杨晓敏的到来,叶慧一脸诧异,随即意味深长地表示了欢迎。当然,杨晓敏不是空着手来的,每次来叶慧家,多多少少会带一些东西,主要给两个孩子的。

  客气话自然不能少,杨晓敏打的是亲情牌,她说:“离开家乡那么多年,特别想家,想父母,想吃家乡菜。姐,我还没吃饭呢,你这儿有什么吃的,想吃你做的菜,上回,你做的猪肉炖粉条,可好吃了,和我妈妈做的,一样一样的味道。“杨晓敏确实还没顾得上吃饭,她下了班直接去了儿童玩具店,精心挑选了两款玩具。

  杨晓敏的煽情和不见外,把叶慧一番感动,俗话说得在理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见到家乡人,说家乡话,吃家乡菜,聚在一起,何等亲切。

  叶慧嗔怪地说:“怎么不预先来个电话,这个点还没吃饭,不怕把胃饿着了。你等着,我马上给你做,几分钟的时间。“果然,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大碗热气腾腾地猪肉炖粉条端上桌面。

  杨晓敏迫不及待捞起一块猪肉塞进了嘴里,边吃边说:“姐,超好吃,就喜欢我们家乡的味道。”

  叶慧真诚地说:“想吃的话,上姐这儿来,姐给你做家乡菜。”

  杨晓敏吮吸着粉条,口齿不清地开着玩笑说:“好,好,我上姐家来搭伙。”

  叶慧也笑着打趣道:“欢迎啊,不过,你家的那位同意吗?马上结婚有自己的家,还往别人家跑。“

  杨晓敏说:“那我带他一起来……”话音未落,突然胃里泛起一阵恶心,她赶紧往卫生间跑去。

  叶慧见状,吓了一跳,“怎么啦?怎么啦?菜有问题吗?”她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紧张地问。

  “没事儿,姐,我吐掉就好了。”

  “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我怀孕了。“

  “啊?怀孕了?我还以为我做的菜有问题呢,好,恭喜啊,几个月了?”

  “刚满两个月。”

  “怀孕头三个月是关键时期,你可要当心啊,三个月,就要去医院建卡。”

  杨晓敏一仰头,强作灿烂的笑容,看了看叶慧,说:“姐,不用担心,我身体结实着呢,我还想带他(她)一起学习,也算是胎儿的早期教育吧。”

  叶慧早知道杨晓敏今晚登门的来意了,兜了一大圈子,她终于说到她来意的重点了。哎,这孩子,怀着身孕还想出国,不怕在路途上,或者,国外的生活不适应,来个水土不服啥的,那腹中的孩子万一有个闪失,那怎么是好?真是为了前途,命都不要了。她年轻不经事,没经历十月怀胎的艰辛,我得提醒她一下,既然她一口一个“姐姐、姐姐”的叫我。

  “晓敏,这可不能当儿戏,你可想好了,两个月的学习,不是那么轻松的,再说,你老公,你公婆能同意你出去吗?“

  “还没和他们说起这个事儿,我能不能被选上还是个未知数呢?”

  “那我们单位呢?中心领导能批准你带孕出去学习?“

  “姐,我怀孕的事儿,我只告诉你,你可千万不能出卖我啊。”

  叶慧听出杨晓敏的言外之意,她怀孕的事儿还是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

  “孰轻孰重,只要你想清楚就好,以后的道路还长着呢。“叶慧只能点到为止,每个人的路都是她自己决定走的,再说,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有得也有失。

  “我想好了,这次的赴美学习,姐,我希望你支持我。”杨晓敏目光灼灼地盯着叶慧,她绕了一大圈子,终于直话直说了。

  叶慧面露难色,她避开杨晓敏热切的目光,想到临下班前,她和吴莉莉的那场交易,吴莉莉安排她去西安学习,用意很明确,来交换叶慧手中的那一票,叶慧也明确地给与了答复,成交。

  杨晓敏看出叶慧的犹豫,似有难言之隐,虽然她心里对叶慧的犹豫,有强烈不满和失落,但她不露声色,反而宽慰她:“姐,没关系,你想投谁,这是你的权利,我不会怪你的,你是我姐嘛,你做任何事情,我都支持你、理解你。“

  她的一番以退为进,反而让叶慧心里滋生一丝不安,为了表明她们之间姐妹及老乡情谊,她向杨晓敏解释:“不是姐不支持你,只是我已经先承诺别人了,我不能失信于人。“

  杨晓敏当即反应过来,叶慧口中承诺的“别人”是谁了,不言而喻,是科长吴莉莉。吴莉莉早先一步对她实施“恩惠”了,至于什么恩惠,杨晓敏也能猜中一二,无非是利用她手中一星半点的权力,安排出个差或者许诺她代理科长的职务,万一吴莉莉赴美学习,那人事总务科科长,将又交给叶慧来代理。

  社会就这么现实,感情替代不了实际利益,叶慧如此,那她自己呢?之前和叶慧关系的若即若离,今天的再次热情登门拜访,自己何尝不是在利用他人,想明白了,心里也就释然了。

  杨晓敏用力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我明白,姐,就当我没说,我就是来串个门,谢谢姐的猪肉粉条,我回去了,姐也早点休息。”

  叶慧把杨晓敏送到门外,临别时叮嘱杨晓敏,说,“想吃家乡菜,随时来家,姐做给你吃。回家后早点休息,不要多想,你现在是个孕妇,照顾好腹中的宝宝,这是头等大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