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十八节 情非得已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4773 2019-06-27 12:09:03

  叶慧的假设和推理,不幸被她猜中了。

  范雪琴也是直到儿子升入初中后,随着他骨骼发育完善,外形变化的固定,她发现,许博远越来越清晰地像某个人。范雪琴惊恐、慌张和不安,缠绕在心中多年的疑团和担心,终于尘埃落定,她痛苦地接受这残酷的事实,终日惴惴不安,担心东窗事发,表面上,还要装得若无其事谈笑风生,但每次看到许博远和父亲促膝欢谈交融愉悦画面时,范雪琴后悔莫及、痛彻心扉,十五年前的往事不自主地浮现在眼前。

  叶慧推理地没错,范雪琴和宋建成不但是老乡,还是情侣。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玩过家家,他俩是一对,到了上学年纪,两人又是同桌,可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随着年龄的增长,情爱之花自然在两人心中发芽开花,双方父母也默认了他们的关系,就等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时机。

  或许是因为早恋,或许还有其它的原因,高考时,两人双双落榜,只有高中文凭的他们,不想赖在家给父母增添负担,于是,两人结伴外出打工,辗转于几个城市,好工作不好找,能找到的工作,又很辛苦。

  作为男人的宋建成,他不想让心爱的女人跟着他受苦受累.二十岁时,也是高中毕业后的第二年,他回乡报名参了军,他希望,通过当兵来改变自己的境况。自此,两人海角天涯,往来书信成了他们情感的寄托。

  范雪琴在饭店当服务员的那一年,她二十三岁,她遇到了贵人,那贵人就是半年后成为她老公的许志强,许志强看上了她的美貌,形容她像开在山间的杜鹃花,娇艳热烈,纯朴自然。

  一个外来打工妹,被有身份有地位的内科医生看中,虽然,当时的许志强仅仅是名不经传内科小医生,但在外来打工妹的眼里,他就是骑着一匹白马的王子、天上下凡的一位神仙,而她是最底层的灰姑娘,被他看中,那是何等的幸运。

  范雪琴欣喜之余,又感到痛苦和矛盾。为之欣喜,如真能攀上许志强这棵高枝,那她外来妹的身份就能彻底改变,但又为之痛苦、矛盾,她放不下和宋建成这么多年的感情,从小到大,两人形影不离,直至前年宋建成参军,分别两年多的日日夜夜,她无时无刻不思念远方的爱人,宋建成就像是一枚烙印,深深地刻在范雪琴心底,融入她的生命,她曾坚定地认为,她早晚是宋建成的媳妇儿。

  宋建成不在的日子里,范雪琴觉得自己就像大海里的一叶孤舟、天空中离群的孤雁、沙漠里一头迷途的羔羊,她是那么凄凉和无助。她抱怨宋建成的离去,她不在乎日子的清贫,只要两人在一起,吃糠咽菜也觉得甜蜜,她的心愿,成为他新娘,为他生儿育女。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范雪琴终究没能抵挡住内心情感的孤寂和现实生活的磨砺,她投入了许志强的怀抱,成了一名医生太太,果然,没几年的时间,范雪琴彻底转型,外来打工妹转成了事业单位有编制的职工。

  远方当兵的宋建成,从他父母口中得知范雪琴结了婚,结婚对象是一名医生,当时,他想死的念头都有,昔日的情情爱爱历历在目,转眼间,他的女人却成了别人妇。

  宋建成向部队领导请了十天的假期,他要找到范雪琴,当面质问,为何弃他另嫁,昔日的山盟海誓、海枯石烂不变心的情话,抛之脑后成一缕轻烟了吗?宋建成一路风尘仆仆,终于寻到范雪琴单位。此时的范雪琴已是小学图书馆一名图书管理员,在她和许志强相恋结婚后,这是她辗转的第二个工作驿站,果然,她攀上了许志强这棵高枝。

  突然见到宋建成,范雪琴像受了惊吓似的,脸色转眼变得苍白,颤抖着双唇说不出一句话来,她呆呆地望着昔日的发小、同学兼爱人。

  宋建成也一样,望着站在眼前亭亭玉立的恋人,便纵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一年多前,她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杳无音讯,寄去的书信,一封封的退回,退回的信封上标注着查无此人,打电话问老家的父母,得到的回答,也是茫然不知情,直到一个月前,宋建成的父母打电话给他,告知了范雪琴结婚的消息。

  “跟我走!”宋建成的语气坚定不容置疑,在部队的大熔炉里锻炼了几年的他,早已是一名铁骨铮铮的解放军战士,自然,他的口吻中带着军人的威严。他拉起范雪琴的手,往他住宿的旅馆方向走去。

  范雪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声不响地跟着他,她只是轻轻地挣扎了一下,从宋建成宽大厚实的手掌心中抽回了自己的手,万一被人看见了,传到许志强的耳朵里,那她刚建立的幸福小家庭岂不毁于一旦。

  一到旅馆,宋建成不由分说,抱住范雪琴,在她脸上亲吻,他难抑激动复杂怨恨的心情,边吻边语无伦次地呐喊:“为什么?为什么要瞒着我?为什么不给我写信?这一年多来,我没有你音讯,没有你行踪,给你寄去的书信一封封地被退回,你知道我什么心情吗?我试图找你,在我们原来打工的地方,但物是人非,谁也不知道你去向。我担心你,担心你被骗被拐被害,我甚至想到了报警。”

  范雪琴被宋建成抱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想挣脱,挣脱他强有力的臂膀,他的双臂那么有力强壮,几次尝试挣脱,都无济于事;她想说话,但双唇被他的唇紧密覆盖,发不出只字片语。他身上散发的熟悉气味让她眩晕,好像又回到过去两人在一起的甜蜜岁月,范雪琴身体逐渐瘫软下来,依偎在宋建成的怀抱里,任他亲吻和数落。

  两人相拥在一起,此刻,时间停住,日夜不分。范雪琴早已忘记自己是有夫还是刚新婚后的一月新娘,她一头扎在宋建成的怀抱里,楠楠的诉说着离别后的种种,五味杂陈的感情犹如开闸的江水一泄千里,其中,有思念,有埋怨、有愧疚,有负罪......化为一团炙热的火焰燃烧,两人赤裸的身体紧紧的缠绕和交杂在一起。

  范雪琴愧疚地发出含糊不清的呓语:“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瞒你,不应该不给你写信,不应该玩失踪。”她连说了三个不应该,以此来表示她对宋建成的深深歉意。

  宋建成一见到范雪琴,早忘了来见她的初衷、此行目的。他并不想强迫她和他重归于好,那是不可能的,他一个当兵小战士,什么都没有,怎么可能与内科医生竞争,两人根本不在同一起跑线上,他也不会用偏激的手段报复范雪琴的背叛,他一个在职军人,接受部队多年的培养和教育,不至于因情起恨,或泼硫酸毁对方容貌或直接杀害情人。

  和过去的爱做个了断和告别,这是他此行最终目的。他见她,只想当面问个明白,听她亲口说出移情别恋的原因,不要把他蒙在鼓里,他宋建成也是个响当当的男子汉,我给不了她所要的生活,她当然可以追求她的幸福,这是她的自由和权利,我不会死皮赖脸纠缠,再说,纠缠有用吗?现在,她找到属于她的幸福,宋建成伤心酸痛之余,心中却在默默地祝福。

  缠绵过后的两人,渐渐地趋于冷静。范雪琴边穿衣服边对宋建成说:“忘了我吧,刚才,算是我还你的情分,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宋建成为自己的冲动懊悔不已,哎,冲动真是魔鬼,这几年在部队里锻炼的意志去哪儿了?万一,刚才发生的一切,东窗事发,传到内科医生耳朵里,那我岂不是害了她,这就是我想要的爱了断吗?

  “小琴,对不起,我是个畜生,我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是我深爱的女人,我希望你幸福,你不欠我的,你有选择的自由,你离开我,有你不得已的苦衷,都怪我,我没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

  宋建成说完,从脖子上取下戴着的一颗佛珠,这颗佛珠,妈妈在他参军前从寺庙里求来的,妈妈说,这是一颗幸运佛珠,能保佑他万事平安。尽管,宋建成是个无神论者,但这是慈母的心愿,戴上它,就好像有妈妈爱的陪伴。

  他把佛珠戴在了范雪琴的脖子里,深情地说:“它不值钱,但有我的祝福和爱,衷心祝你幸福。”范雪琴没有拒绝宋建成给她的佛珠,这是一个纪念,一段将要尘封情感的纪念,包含彼此的祝福和期望。自此,两人将天各一方,再无瓜葛、交集。

  范雪琴戴着佛珠离开了宋建成,开启她和许志强的新生活,日子过得平淡、踏实和幸福,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圆满了范雪琴的人生理想,许志强也顺风顺水,刚年过四旬就坐上了卫生局副局的宝座。

  随着许博远的长大,范雪琴的幸福感却与日俱减,儿子许博远眉眼越来越像另外一个人,像谁?范雪琴如瞎子吃馄饨,心里有数,像宋建成,仅那一次,就这么巧,她怀的是他的种,不需DNA鉴定,毋庸置疑,就是宋建成的骨血,范雪琴十分肯定,不,百分之百确定,。她感到万分的惊恐和不安,但烦恼远不止于此,就在许博远十岁的那一年,宋建成又出现了,而且还和范雪琴成了同事,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回到部队的宋建成,变得沉默寡言,他把伤心化作力量,勤奋工作,积极表现,并向团领导申请,要求留在部队继续服兵役。部队领导根据他的表现和个人意愿,提拔他从一名士兵转为一名士官,这一转,宋建成在部队又干了多年,直到部队裁员,他被裁了下来。

  在部队的这些年,宋建成并没有忘却昔日的恋人,他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范雪琴的动态,她生孩子了,是个男孩;她又换工作了;她住院了,盲肠炎手术.......他的心里填满了范雪琴的名字,而盛不下别的女人。父母张罗为他相亲,部队上的战友为他介绍女孩子,都被他一一的婉拒了。

  退伍后的宋建成没回老家工作,他应聘当了一名保安,和昔日恋人成了同事,和他一起复员的战士为他抱屈,明明有机会获得更好的工作,却偏偏干起了低人一等的门卫,不可思议也不得其解,大伙儿都说他脑子进水了。

  范雪琴见到新来的门卫竟是宋建成时,非常吃惊,私底下责问他:“你究竟想做什么?我说过,我们不要再见面了,我该还得也还你了,可你居然和我成了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你阴魂不散,想让我不得安生吗?”

  宋建成一脸温和地解释:“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既不会说破我们是同乡,更不会把我们曾经的关系公布于众,我只当不认识你,你放一百个心。”

  范雪琴能放得下心吗?她一个心也放不下,儿子许博远是他的,长得活脱脱一个年轻版的宋建成,单位同事或者爱人许志强见了,岂不生疑,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但这话又不能和他说,万一他知道许博远是他的孩子,天哪,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惊人的事来?

  她只好央求他:“换个地方工作吧,如果工作不好找,我帮你找,一定给你找个你满意的工作。“

  宋建成微笑地说:“我对现在的这份工作很满意,能天天见到你,我就知足,我再次郑重声明,我不会妨碍你,更不会打搅你的生活,你就把我当空气一样的不存在。“

  话说到这份上,范雪琴没办法了,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所谓的见招拆招。她千叮咛万叮咛儿子许博远,不要上妈妈单位,被单位同事看见了不好,也直接影响你父亲的声誉,尤其你爸爸现在是局长,我们做事说话更得处处谨慎,人言可畏啊。范雪琴的这套说词,赢得了许志强的赞美,也唬住了幼小乖巧的许博远。

  懂事听话的许博远,无事从不登妈妈的三宝殿,他的每个寒暑假都在各种培训班度过,尽管,他很想跟随妈妈去她的单位走走看看,哪怕半天或者几个小时也好。也许,在每个孩子心中,父母工作的地方神圣又好奇。

  许博远也好奇,初一学年暑假培训结束的前一天,培训老师临时有事,取消了下午的培训课程,许博远没和妈妈招呼,悄悄来到范雪琴单位逛了一圈,满足了他长久以来的好奇心。还有,妈妈单位的那个门卫叔叔,一开始盘三问四,拦着他不许随便进入,但在得知他妈妈是范雪琴后,却换了一副表情,又热情又好客,不但拿他老家的特产给他吃,还当起了地陪,陪他整个单位里里外外外参观了一圈。

  临走时,许博远再三叮嘱门卫叔叔,不要把他来的事告诉妈妈范雪琴,不然,妈妈会生气的,临了,还和门卫叔叔拉起了勾,“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几天后,被范雪琴知道了,她火冒三丈,声泪俱下,严厉、狠狠地批评许博远的肆意妄为和胆大包天,拿妈妈的话当耳旁风。那么,范雪琴怎么会知道的呢?难不成宋建成把他出卖了?这可冤枉了宋建成,他和许博远有达成的君子协定,拉勾为证。

  原来,宋建成和许博远的讲话,不小心被宋建成搭档的王师傅听到了,王师傅为讨好范雪琴,向她告密,并附上一句不中听的话,你儿子和老宋长得挺像的。

  许博远吓坏了,他从没看到妈妈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他哭着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倒是一旁的许志强有点看不下去,他责怪范雪琴大惊小怪,儿子去一趟妈妈的单位,至于发那么大的火嘛。

  这次,许博远又猝不及防地来看范雪琴,她是那么的慌张和无措,因为,现在的许博远,已是标准的大小伙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