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十六节 不足外为人道的秘密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4031 2019-06-26 15:31:16

  人到中年的女人,或许是不甘心韶华即将褪去,又或许是想抓住青春的尾巴,她们不但在穿着打扮上精雕细琢,护肤美容上更是精益求精。她们不能像年轻的女孩那样,什么衣服都能穿,穿什么都好看,花枝招展的。青春本是一张皇牌,即使脸上不施脂粉,素面朝天,也是清水出芙蓉般的俏丽。

  上了岁数的女人,穿着,不仅要讲究品质和格局,还要注重搭配,护肤美容已不是传统的擦拭护肤品及隔三差五的敷贴各类面膜,仅仅是在这些的基础上,结合健身运动以保持身材不走样,还要定期去美容机构,做有一定创伤性的祛斑、补水和紧致皮肤的项目,常说,美的追求是要付出代价的,且代价不菲。

  范雪琴绝对有经济实力来保障她对美的追求,所以,尽管半娘徐老,但风韵犹存,玲珑凹凸有致的身材堪比年轻的女孩儿,略施粉黛的鹅蛋脸饱满有光泽,几条细细的鱼尾纹却增添了成熟女人的韵味。

  她呷着从老中医那儿求来的养生茶,每天四杯,雷打不动,她已经连续喝了五六年了,并且,每年的养生茶配方是不相同的。老中医每半年为范雪琴搭脉,根据脉象调整养生茶的配方,有点类似于近几年各地中医院中药房,一到冬季兴起的膏方热,膏方,有平衡阴阳、调和气血及增补五脏等作用,老话有“入冬进补,开春打虎”的说法,只不过,它适宜冬令进补,也就是,冬至后、立春前服用最好。

  按理说,范雪琴什么都不缺,老公,卫生局副局长,虽不能呼风唤雨,但好歹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方领导。范雪琴是外乡人,老家经济医疗条件相对落后,她娘家的亲戚朋友左邻右舍常托他们办个什么事儿,有寻工作的,有看病找好医生或安排病床的,许局也尽可能的一一办妥,尽管,偶尔也会在范雪琴面前流露出不耐烦口气,那也只是说说而已,所以,家中的不论大事还是小事,都有许志强操办,范雪琴根本不用操心,她唯一烦恼的,就是儿子许博远。

  许博远怎么惹恼他妈了?是学习成绩不理想还是调皮捣蛋打群架了?再或者是和女生早恋了?都不是,其实,许博远还算是个乖巧听话的孩子,从小学直至现就读的高中,成绩一直居于中等偏上,他和同学间的相处也极其和谐文明,虽有当局长的爹,但许博远从未在同学面前自卖自夸,用当今流行形容成功人士的一个词语,就是“低调”,不像有些孩子,时不时把老爸的头衔拿出来耀武扬威,最终连累大人导致丢官或入狱的事也时有发生。

  各任老师倒是对他另眼相看,居中原因,可能还是他当局长的爹吧。明年高考,许博远的班主任预测了,像他的成绩,保守一点,考个本二是没问题的,乐观点的话,能上本一的大学。

  难不成她希望儿子上清华北大?范雪琴并没有这样想,只要他顺利的进入大学就好,万一发挥失常,她和许志强也商量好了,送出国,拿个海外文凭一步到位,至于大学毕业后的工作,许局能搞定。

  许博远一入高中,个头蹭蹭的长,身高一米八,活脱脱一大小伙子,眉眼也分化的越来越清晰,五官像极了范雪琴,他又高又帅还有背景,很受同班女生的青睐。范雪琴时常望着儿子俊俏的脸庞发呆,她又是欢喜又是担忧。

  那范雪琴为何担忧呢?

  这是她心中的隐痛,是不足外为人道的秘密,连爱人许志强都不知道她心中的愁绪。但有一人似是猜到了她的隐秘。

  那天下午,范雪琴因公去邮局,路过咖啡馆,无意中看到了很温馨的一幕,叶慧面带桃花,手中拿了一条漂亮的围巾,好像对着镜子在试戴,坐在对面的男士含情脉脉的望着叶慧。好一副“郎情妾意“的温馨画面。

  范雪琴忍不住停下脚步驻足了一会儿,便随手用手机拍下了那一景,她想起了自己的少女时代。自和许志强结婚后,他的一路高升,在得到名利的同时,却是失去了陪伴家人的时间,范雪琴还算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从不吵吵非要许志强陪她逛商场吃饭出游,偶尔的,两人在床上相欢,她顺嘴嘀咕几句,没隔多久,许志强便送一份礼物给妻子以示歉意,范雪琴喜欢珠宝首饰,许志强投其所好,送黄金或送钻石或送玉器。

  回到办公室落座后,范雪琴正对着刚拍下的照片出神,她感叹,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自己已是中年大妈了,尽管她的身材容貌保养的还像年轻女孩,但那只是表象,她的身体她清楚,就像一台机器,年久日长,已是锈迹斑斑运转缓慢了,不然,不需要每天喝养生茶及去医疗机构动小刀子。青春一去不复返,看看叶慧,刚三十出头,这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像一只熟透的水蜜桃,娇艳香甜。而她的美好年华呢?

  “范姐,麻烦你把这份数据汇总一下。”吴莉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的身旁,打断了出神中的范雪琴。

  范雪琴抬起头瞄了一眼吴莉莉手中的A4纸,说:“莉莉,那不是叶慧负责的吗?”

  “是啊,范姐,叶慧下午请假去开家长会了,这份数据很急,上头催着马上要,我手头还有其它急的事儿,分不开身。小杨和子珊出去采购物品还没回,只能辛苦范姐你了。“吴莉莉客气的向范雪琴解释。

  “开家长会?我没听错吧?”

  “是啊,孩子家长会,我能不准吗?”

  “我刚才在咖啡馆看见她了,这不,我还拍下了她的照片。”范雪琴边说边给吴莉莉看照片。

  果然是她,她撒谎,她以孩子家长会的名义借口和男人约会,还是上班之际,而这个男人却不是她爱人,叶慧爱人,吴莉莉认识,范雪琴也见过。吴莉莉很生气,但脸上却不动声色。

  吴莉莉轻描淡写地说:“叶慧真是的,干嘛要撒谎呢?而且还拿孩子做借口,谁没有个事儿呢?我哪会不准假啊。”

  范雪琴接过吴莉莉的话茬,说:“是啊,为什么要骗人呢?莉莉,那,这事儿你准备怎么处理?”

  吴莉莉沉吟了一会儿,说:“算了,都是科室姐妹,等她回来上班,我说她几句。范姐,你把照片发我,不然,叶慧还以为我诬陷她呢。”

  常言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知道是吴莉莉还是范雪琴无意中泄露,或者有意为之,叶慧和男人约会的事被传得沸沸杨,还人肉搜索出此男人的相关资料和背景、他和叶慧的关系以及他和林子珊的交往,整个事件直指向叶慧,把她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这和范雪琴当时拍下照片的初衷有点背道而驰,范雪琴并不想弄出什么事情来,但是,有些事情的发生,往往向相反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就像古时有句成语“南辕北辙”。

  最终,叶慧也知道了照片的始作俑者,她认为,范雪琴故意为难她,想整她,把她的名声搞臭,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她和范雪琴没有利益关系,可以说是井水不犯河水,再说,她也犯不了河水,一个是官太太,卫生局长夫人,一个是一介平民,她巴结还来不及呢,平时,她一口一个范姐的,叫的不要太亲热,私底下,还时常塞给范雪琴一些“针头线脑“的零物,如围巾、香水、口红什么的。

  叶慧看明白了,范雪琴只是一个被利用的道具,吴莉莉才是背后的推手、幕后的真凶。此时,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等待时机,谁没有一点过错或把柄也会落入他人之手呢?

  范雪琴的这一无心之举,被别人利用,最终她却招来了一场“杀身之祸”。当然,用“杀身”两字形容,好像有点严重,毕竟没有性命之忧,但对于年近五旬的中年妇女而言,遭受家庭变故、母子反目及名誉扫地,岂不是堪比“杀身”一样的严重。

  中午吃饭时分,许博远没和妈妈打招呼,突然的出现在范雪琴面前,这下,又把范雪琴吓得不轻。原来,许博远在网上购买了高考材料,快递员发信息给他,已送往他妈妈的单位门卫处了,以往,都是范雪琴去门卫处拿,然后再带回家给儿子,这次,因购买的复习材料要急用,许博远没和妈妈打招呼,便亲自上门来取,好在学校和妈妈单位不远,电动车十多分钟的路程。

  这是许博远自有印象以来,第三次来妈妈单位,距离上一次,已过去了三年,那时他刚升入初二,那次的造访,许博远至今记忆犹新,他被妈妈好一番说教。范雪琴语重心长地说:“我再三和你申明,妈妈上班时间,不要来我单位。你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你妈妈,同事们背后会议论,上班时间带孩子,能安心工作吗?单位不是托儿所、游乐园,无视单位规定,会认为我沾了你爸爸的光随心所欲,对你爸爸也不利。我们做人做事要低调,别的妈妈或许可以带孩子来单位看看、玩玩,但我不能这样做,你明白妈妈的意思吗?”

  所以,每逢寒暑假,范雪琴给许博远报各式的培训班,一天的课程安排得满满的,一个寒暑假下来,培训费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这些钱,范雪琴必须的花,教育投资嘛,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或许是每个父母的心愿。但范雪琴还有另外一番用意,阻止许博远放假期间,有事儿没事儿上单位找她。

  中午,许博远的突然降临,把范雪琴又一次给惊着了。

  范雪琴忙把许博远拉倒办公室外,抱怨他不打招呼就来,尽管许博远向妈妈做了解释。

  范雪琴说:“你急用,妈妈可以给你送去啊。“

  许博远说:“我想来看看妈妈,再说,中午休息时间,不会影响你工作的。“

  “听妈妈的话,我让你不要上妈妈单位,自有我的道理。“

  ”可现在是你的休息时间,也影响吗?“

  “总归不太好,万一有人做文章,或断章取义,说范雪琴儿子,老来单位看妈妈,那岂不造成不好的影响。”

  “妈妈,真这么复杂?是不是你小题大做了?“

  许博远很不解妈妈的举动,他偶尔来一次,难道真给妈妈添麻烦了,还是妈妈太小心谨慎?又真如妈妈描绘的人言可畏?

  母子两人一边小声说话,一边向门卫处而来,到了门口,范雪琴让许博远在外面候着,她去取快递。

  门卫宋建成早就把范雪琴的快递收藏在一边。

  宋师傅不但负责整个中心的安全保卫及信件报刊的收发,现在还新增了网购快递的签收。近几年,随着电子商务的普及,网购已经为越垒越多的人使用,购物只需点点鼠标就能轻松实现,尤其是到了重大节日随后的几天,快递包裹如“雪片”似的砸来,忙得宋师傅应接不暇,他的签名也练就得如草书一样的潇洒,狭小的门卫室内被堆放得像小山似的,而签收快递,其实并不在宋师傅的职责范围之内,他纯属义务代劳。

  有时,热心人也会招来是非,责怪宋师傅代收后的包裹随地乱扔,这真难为他了,宋师傅实在时间及精力有限,他是个门卫,有他的职责,做好单位的安全保卫及信件报刊的收发,这才是他的本分。

  但,宋师傅也有私心,他对待范雪琴却是与众不同,范雪琴每次网购寄到单位的快递,他签收后会放到一边,而不是随手堆在小山似的包裹中间,难道宋师傅也想拍局长夫人的马屁?还是因为他和她老乡的关系?就连范雪琴科室的其她人也沾光,宋建成也一一的签收后归置一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