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十五节 人言可畏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4679 2019-06-26 08:51:42

  林子珊的声音有些哽咽,她说:“哦,小眉,我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来得及看你发来的邮件。”

  “宝贝儿,你的声音不对,哭了,什么情况?告诉我,姐姐替你出气。”她们俩对彼此太熟悉了,连声音的稍许变化,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喜、怒、忧、思、悲、恐、惊,中医上称“七情”。

  “我没事儿,都已经过去了,想你,小眉。”林子珊没正面回答她的提问,她不想再提这段伤心的往事了,虽然,仅仅过去了两小时。

  “什么叫没事儿?没事儿你能哭,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想急死我啊,快说。”

  沈忆眉是个急性子,最听不得半吊子说话,说一半还留一半。

  在沈忆眉的紧逼追问下,林子珊简单的把她和袁野相识交往的过程大致说了一下,她讲述时,语气平静,已听不出她有任何情绪的变化,好像在讲别人的事,与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但内心却是片片涟漪波动。

  沈忆眉听得义愤填膺,她开口大骂:“Asshole ,王八蛋,狗男女,敢欺骗我妹妹,子珊,你把那混蛋的电话给我,我现在就打过去,看我怎么收拾他。”

  她夹杂着英文单词的破口大骂,把林子珊逗得破涕为笑了,她能想象出沈忆眉一手叉腰双眉竖立杏眼圆睁的吵架姿态。

  “没事了,小眉,我真的没事了,刚才听到你的声音,我忍不住的激动,就想哭。”林子珊怎么可能给她袁野的电话呢,她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了,这篇翻过去了。

  “什么叫没事儿了?不能这么便宜他们,明天你上班后,找你科室的那位,就是和那小子有不清不楚关系的给你做介绍的,和她理论,她不要的,就扔给你,什么呀,乱七八糟的。”沈忆眉顿了顿,又说:“把他们俩的破事儿抖落出来,看她以后还敢欺负你。”

  “谢谢你,小眉,一直为我的事操心,我不生气了,不伤心了,你也不生气了。”

  “我和你,谁跟谁啊,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能看着你被别人欺负不管吗,傻丫头,以后再有什么新情况,得先告诉我,我好给你作参谋,凭我的一双法眼,就算他有七十二般变化,我也能看出他是人还是妖。”

  “是,大小姐,我以后一有情况,就立马向你汇报,对了,小眉,找我有事儿吗?”

  “哦、哦,嘿,把我给气糊涂了,我想,下个月回国,你能请几天假,陪陪我吗?”

  “好,具体哪天?”林子珊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闺蜜的请求,尽管,她要拿休假得层层向领导申请,先科长请示,同意后,再向分管领导审核,最后,一把手审批同意,程序走完,才能休假。但她知道,沈忆眉一定有什么为难的事儿,不然,她不会开口让林子珊陪她。

  沈忆眉在电话中讲了具体的回国时间,她还说:“婆婆催着要抱孙子,我不能一拖再拖了,再拖下去,我们的婚姻可能就走到尽头了,还有,我之前做过流产的事,也会东窗事发。老公催着我去医院做检查,他已做过身体检查,检查下来没问题,言下之意,问题像出在我身上。这次回国,找付佩玲商议,做输卵管疏通术,我想好了,再痛苦也要做。”

  “小眉,输卵管疏通术,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痛苦,放心吧,有同学付佩玲,还有我在你身边,你一定能成功造人,我要当宝宝的干妈妈。”

  电话那头的沈忆眉笑得咯咯响,她说,“好啊,那你得赶紧找个人结婚,我可不想让宝宝只有干妈,而没有干爸。”

  林子珊申请一周休假,流程走的很顺利,科长、主任一点也没为难,很爽气的在申请条上留下了同意两字,并签上了各自的大名,嘿,领导的签名就是值钱,没有他们的签名,申请条就是一张废纸,林子珊就休不了假。

  吴莉莉在签名时问了一句,去北京旅游?是的,科长。林子珊含糊地顺着她的话回复。休假申请好之后,林子珊在邮件中给沈忆眉发了信息,我这一切OK,北京见!

  叶慧听见了,她背过身轻声的问林子珊:“你要去北京旅游?和谁一起去?”

  林子珊抬起头来,看着叶慧,不自主的想起袁野来,心中掠过一阵刺痛,她用力想挤出一丝笑意,但,感到脸上的肌肉像上了锁般的僵硬,她自我解嘲地摇摇头,算了,就这样吧,估计挤出来的笑容比哭还难看吧。她淡淡的回答:“是的,叶老师,我一个人去北京。”

  昨晚,沈忆眉关照林子珊找叶慧理论,要把她和袁野的暧昧关系公之于众,让她脸上无光名誉扫地,哪有这样欺负人的,看她以后还能在林子珊面前颐指气使。

  林子珊没找叶慧理论,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就像什么事也没发生,本来,谈恋爱,就是谈个你情我愿,周瑜打黄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付出了真心,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林子珊认了,她认栽了,再说,叶慧介绍或许真是一番好意,她可没有强迫你一定得以身相许非他不嫁。

  所以,林子珊没有怪罪叶慧,更没有对袁野有半分怨恨,说穿了,这是自己的事,和别人无关,没有缘分吧,也只能用这词来解释发生的一切了。

  叶慧从林子珊的表情及语气上没看出什么端倪,她很淡定,和之前没什么两样,难道昨晚袁野打来的电话,是酒话?喝醉后的胡言乱语?打他的电话,至今还关机中,她要弄个明白,袁野和林子珊真的是分手了?为什么分手?

  叶慧看了看周边,吴莉莉此时不在位置上,杨晓敏敲打键盘的声音清脆而利落的在办公室内回响,范雪琴正端着她的一杯养生茶,有滋有味的品茗,此刻,她想问林子珊和袁野究竟出了什么状况,显然,在办公室内问这个问题,肯定不合适。

  “子珊,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话问你。”叶慧说话的声音依旧很轻,轻的仅仅两人听见,如用专业的声级检测仪测量,大概只有20分贝。

  林子珊确实听见了,而且听得很真切,她知道叶慧的用意,毋庸置疑,袁野给她打过电话。她一言不发地跟着叶慧来到办公室对面的一间阅览室,室内没人。

  叶慧很直接,她说:“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原因吗?袁野说,你和他提出分手了。”

  “是的,我们性格不合。”

  “单单性格不和,没有其它的原因吗?”

  明眼人都知道,所谓的性格不合,其实大部分都是借口,这是文明的托词。常言道,买卖不在仁义在,谈恋爱交往也这样,虽然分手了,但,毕竟有过一段美好的回忆,互相揭短,或者像市井泼妇般的指责对方的过错,那也只能暴露他们心中的缺陷和自卑。

  “我们没有缘分吧”。林子珊顿了顿,接着说:“没其它的事儿,我回办公室了。”她没等叶慧开口,转身离去了。

  叶慧不好再说什么了,她也只能感慨,袁野和林子珊大概没缘分吧,她只是期望,袁野能尽快的从这段感情中走出来,他是个痴情汉子,想到他昨晚电话中痛苦的喃喃自语,叶慧的心也跟着酸酸的。

  不知道哪个好事者传播的,林子珊失恋的消息在不大的单位里纷传开了,男孩儿叫什么,介绍人是谁,怎么分手的,描述的分毫不差,且还有人证和物证,绝对不是捏造和虚构,但矛头却直指叶慧。

  首先是吴莉莉关切的语气探问:“子珊,外面传的消息是真的吗?他们竟然在你的眼皮底下眉来眼去,还充当红娘,把你当成什么了,幸好及时分手,万一到了谈婚论嫁或者生米煮成熟饭时,那就晚了。”

  林子珊不解地看着吴莉莉,她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失恋的事已在单位内传开了。

  “科长,你在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傻瓜,你和那个男孩儿谈恋爱的事。”

  “啊?你怎么知道的?”

  “单位里都传开了,说你们玩三角恋,叶慧保媒,那男的还是她的老相好。”

  “科长,别听那些传言,什么三角恋,瞎说嘛。我和他是正常交往,谈不合适,就分手了,和叶老师没关系。”林子珊为自己和叶慧辩解,她听得有些气愤,外面的传言把她和叶慧还有袁野,当成是一台戏在戏说了,尽管,她对叶慧也有芥蒂和意见,但这是两码事,这样的传言有诋毁他人之嫌疑,说明白一点,有人故意而为之。

  “你别不信,我给你看张照片。”吴莉莉翻开她的手机相册,点开了其中一张。

  照片上很清晰的显现两个人,确实是叶慧和袁野,两人的神态看上去很亲密和热络。林子珊看了看照片,淡淡地说:“曾经的同事,一起聚聚,很正常。”

  她嘴上这样讲,但心中还是感到隐隐刺痛,那是被人欺骗后的酸涩,她更加坚定了自己挥手斩情丝的果断和决绝。

  吴莉莉说:“子珊,你真沉得住气,你知道这发生在哪天吗?”

  “哪天?”

  “昨天下午,我们单位附近的咖啡馆。”吴莉莉边说边观察者她的脸色,她看到了林子珊脸上流露出一瞬即逝的不悦之色。

  林子珊心想,昨天下午,就是在她和袁野约会前,他先和叶慧见了面,他果真是脚踩两条船,不但和有夫之妇保持着藕断丝连的关系,还信誓旦旦的要和林子珊认真的交往,可恶至极,林子珊在心里暗暗骂道。

  “谁看见的?你吗?科长。”林子珊问。

  “昨天下午,叶慧向我请假,说她孩子学校下午家长会,她撒谎,工作期间,竟然私自和男人约会,还拿孩子作为挡箭牌。”吴莉莉的这段话说的有些分量,从严重性来讲,叶慧不但欺骗组织,还趁上班之际和异性约会,这是作风和人品的双重问题,当然,如果吴莉莉不追究,不汇报的话,叶慧之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林子珊没吭声,她用疑惑的眼光望着她,意思是,那,你想怎样呢?

  吴莉莉也很纳闷,我给你看了物证,还说了这么多煽动性的话,而她林子珊好像无动于衷似的,不吃惊,不愤恨,淡淡的表情后面让人捉摸不透,难道真如她所说,谈不合适分手了?真的一点也不在意她曾经交往的对象却和保媒的关系暧昧?

  “林子珊,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好像一点也不在乎,佩服你的雅量。”吴莉莉的最后一招,激将法。

  林子珊现在终于听出吴莉莉此番关切的真正意图了,她是想假借林子珊之手兴风作浪,她渔翁得利,然后,她或以科长身份,为整顿朝纲,把此事上报,或以同事之情意,从中斡旋,收买人心。

  自然,独善其身的林子珊不会步入吴莉莉设好的圈套,假如她和叶慧发生争执,那此事更闹得满城风雨人人相传,好事之徒再添枝加叶,不但叶慧名誉受损,自己也会被连累。

  她淡淡的一笑,说:“没有缘分吧,我翻篇了。”

  吴莉莉终究没把这事捅上去,叶慧仅仅在同事中落下个作风不严的口舌。其实,这是人家的私生活,影响谁了,碍着谁了,她老公都不操心,你们操哪门子心,何况,两人只是在咖啡馆相谈甚欢的瞬间被捕捉到,又不是捉奸在床的**,再者,现实社会中,不管男人还是女人,有个关系不错的异性,很时尚呢。

  随着时间推移,叶慧之事渐渐的被人们淡忘了,因为,社会从来不缺少花边新闻,单位也一样。吴莉莉虽然没把事情弄大,但并表示她会遗忘,她的工作日志及考勤表上用红色字体鲜明的标注着,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有叶慧请假开家长会的记录,还有,那张偷拍的照片。

  叶慧也感觉到了自己深陷绯闻千钧一发的危机时刻,她心中虽然忐忑不安,但,她表面装得却若无其事,毫不在乎单位同事投来的异样目光,万一,有人要搞她,或拿她做文章,那么,她当然不是吃素的,她会反戈一击,勇敢的迎接挑战,一个东北妹,在外打拼多年,早就练就了金刚之体。她还知道,是谁偷拍了她和袁野的照片,又是谁,把照片给了吴莉莉,她得到的这些信息来自检验科的朱雯雪,朱雯雪和叶慧是同一年进入的单位,由于都是新人和新手,自然,两人走得较为亲近些,只是,朱雯雪是编制职工,而,叶慧是临时工,一年后,叶慧才转正。

  林子珊在去北京前夕,获悉了吴莉莉给她看的那张照片,出自谁手。

  叶慧悻悻地向林子珊解释那张照片的前因后果和来龙去脉,那天,袁野心急如焚的找她,想通过她了解你的想法,就因为你的那个电话,把袁野吓坏了,看得出来,袁野很在意你,我没和你说,只是不想让你产生误会,不管你信不信,我和袁野是清白的。她不甘心的再问林子珊:“你和袁野还有可能复合吗?”

  林子珊说:“回不去,叶老师,谢谢你,让你费心了。”她态度鲜明,没有丝毫的回转余地。

  叶慧再讲也无益,只能作罢,常说,强扭的瓜不甜。末了,她又神秘地向林子珊透露,你知道谁拍的照片吗?

  林子珊问:“谁啊?”

  叶慧一字一字的说:“范雪琴”

  她压低了嗓音,但,语气里潜藏着一股杀气。

  林子珊赶往北京,陪同沈忆眉做输卵管疏通术,同学付佩玲为沈忆眉邀请了一位全国知名的妇科专家来操戈,手术进行的相当顺利,沈忆眉基本上没有受到很大的痛苦,日程安排的也很紧凑。一周后,沈忆眉飞回了洛杉矶,林子珊也坐高铁回转家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