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十四节 缘来缘去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3966 2019-06-25 15:13:43

  回到家中的林子珊,已是身心俱疲心力交瘁。从中午至现在,林子珊的内心一直处于焦灼状态,中午和叶慧的交谈,叶慧说起袁野,她脸上表露的暧昧关切,下午,电话追至袁野办公室的相约,以及最后的晚餐、曲终人散的无言结局。旁人看来,如袁野的视角,林子珊表现的温婉和悦风轻云淡,似风,似云,挥挥衣袖,含笑而去。可谁又知道,林子珊的内心,如黄连一般的苦,她的心海,一点也不平静。这是她的第一场恋爱,仅仅开始了三个月,就结束了,她的一番深情,满怀热血,竟付诸东流。

  林子珊趴在少发上,终于抑制不住内心的委屈、酸楚,一汩热泪像雨滴似的纷纷滚落面颊,朦胧中,听到房间内电话铃声响起,林子珊擦干脸上的泪珠,做了个深呼吸动作,尽量克制自己汹涌的情绪。她来到房间,拿起电话,还没开口说“喂”,就传来了闺蜜沈忆眉朗朗的并伴有吃食物的咀嚼声:“你这个死丫头,晚上去哪里疯了,打你手机,不接,往你家打,也没人接,发你邮件,也不见回,你要急死我啊。现在几点了?是不是和帅锅约会去了?老实交代。”

  沈忆眉的关切问候,惹的林子珊刚憋回去的眼泪又开始扑簌簌地往下掉,她像见了亲人似的,好似有千言万语,竟不知从何说起。林子珊和沈忆眉已半年多没联系了,半年前,沈忆眉来看望林子珊,小住几天匆匆惜别,临行时,她对林子珊说,我有个美国朋友,单身,和你年龄相貌都相当,也是美籍华人,或许,你会对他一见钟情。

  返回美国后的沈忆眉,果真发来了邮件,附件中有张男子的生活照,照片中的男人,站在一片绿荫荫的草坪上,挺拔的身姿,像一颗白杨树,轻舞飞扬,神采奕奕,他头戴蓝色球帽,身穿白色球服球鞋,手挥高尔夫球杆,双目注视着远方-高尔夫球落下的地方。沈忆眉在信中还介绍了这男子的一些基本信息,如姓名年龄学历,身高体重爱好等,还有他的MSN账号及邮箱地址,信的下方还有注解,如一见钟情,飞来美国面谈,有人出资来回机票,以及包吃包住,仅有好感,那加他的MSN账号,鸿雁书信传递情感,结尾处还贴上了一个夸张的调笑表情。

  林子珊看到她发来的邮件后,差点笑出了声,她的一番措辞,以及所发照片,很像是一则征婚启事,而且是涉外征婚启事,只不过,缺少了对方所觅女孩的要求。林子珊觉得这样的相亲方式很不靠谱,她不是不信任沈忆眉,照片上的男子,绝对上称得上是高富帅,但单凭一张照片,就能俘获林子珊的芳心吗?显然,林子珊不是这样肤浅的姑娘,她注重的感觉,感觉是什么,感觉就是好感,或者一见钟情,当然,在林子珊的概念里,她的一见钟情,不是单指对方的外貌,主要是谈吐,两个人文化价值观的共鸣,再者,她从没想过要离开自己的家乡,抛父弃母远嫁国外,至少目前,她没有这样想过。

  再一端详,照片上的男子好像在哪里见过,是哪个明星?演艺圈、体育界还是……?林子珊一边念着他的名字,Davis(戴维斯)一边在脑海里搜索,想不起来了,或许,Davis长得就像明星脸吧,她正想要放弃搜索时,脑中猛的灵关一闪,三年前,沈忆眉的婚礼上,林子珊是伴娘,沈忆眉向她介绍身旁的男子,唐思华,我亲爱的Davis,音容笑貌那么相像,照片中的他是沈忆眉的老公?

  因为只见过一面,而且还是在闹哄哄的婚礼上,当时,他穿的是新郎礼服,还化着淡淡的底妆,况且,又时过境迁几年,林子珊不敢确定,照片中的男子是沈忆眉老公,或许是他的同族兄弟呢,长得像,又同名的,也未尝不可能,想想也是,沈忆眉怎么可能拿她老公的照片来忽悠她的闺蜜呢?

  林子珊在邮件中是这样回复的,感谢亲爱的一片美意,照片上的人很帅,谈不上有好感,也没有一见钟情,至于,书信往来,亲爱的,那就算了吧。

  在回信后的当晚,沈忆眉电话追问林子珊,对他什么不满意了?沈忆眉不得其解,Davis,她的挚爱,在她的眼里,他绝对是百分百的完美男人,年轻有为的高富帅,因为是闺蜜,姐妹情深,她才如此慷慨,效仿娥皇女英,同侍一夫的高尚情操。当然,这只是沈忆眉的一厢情愿,她还没把她的想法告知Davis,沈忆眉认为,男人容易搞定,世上有哪个男人能抗拒美女的投怀送抱,何况是他的妻子从中牵的线搭的桥,当然也有例外,如柳下惠。

  林子珊说:“我怎么可能对他不满意,你介绍的人儿,一定是千里挑一精心挑选出来的精英。感谢亲爱的一番美意,我这儿给你叩头谢恩了。”说着,她用两个手指在听筒上敲了两下。

  在地球另一头的沈忆眉咯咯咯地笑声通过电话线传送到林子珊的耳朵里,她说:“死丫头,这才像话,敢辜负我,看我不吃了你。”她故意把吃东西吧唧吧唧的声音弄大,声音很清脆,听着,像是在咀嚼黄瓜,她接着说:“那什么时候来美国?我们见面聊。”

  林子珊也笑了:“说:我哪里说要去美国了?我是感谢母后千岁为我所做所想的一切。”她和沈忆眉打情骂俏惯了,亲昵的称呼时常变换,肉麻的有,“心肝儿”、“宝贝儿“、“果果儿”,笑骂的有,“疯丫儿”、“妖精儿”、“臭美儿”......公众场合,也不避讳,旁人听得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小妖精,你敢糊弄老娘,那你说说,到底什么意思嘛,我还要去复命呢。”其实,沈忆眉只比林子珊大一个月零三天,但她真的就倚老卖老,尤其在对林子珊进行说教时,她就说,跟着你老姐儿怎么怎么滴,学学你老娘如何如何的。

  “我的意思,你挑选的人太优秀,我和他的差距,有十万八千里,他在天上飞,我在地上跑,我无福消受啊,还有,我不想离开我父母。”

  “傻丫头,这些都不事儿,只要你同意了,我这边,我能搞的定,至于你父母,那不是简单的一句话,接来同住嘛,想想啊,我和你又可以天天在一起了,像大学时那样。”

  林子珊听得有点讶异,如若我同意了,那我也是嫁到美国成为他人妇,也不是嫁到她家,不在同一屋檐下,怎么可能天天在一起,沈忆眉乐的糊涂了,难为她对我的一片赤诚之心。

  “小眉,照片上的人我很眼熟,和你的darling那么相像,是你家老公的什么人?”

  听筒里又传来了她咯咯咯地笑声,“哈,你终于发现了,猜猜,他是谁?”

  这真叫有钱任性,美国长途,电话费多贵啊,她一点也不心疼,还让林子珊在电话里猜猜,像猜谜语了,猜谜语,那不得还要有几个回合。林子珊说:“不猜了,你不心疼钱,我还心疼呢,电话费贵着呢,长话短说,他是谁。”

  “呵,还没嫁过来,就知道节约过日子了,我会花钱,你会持家,我俩组合,一定子嗣绵延家庭稳固万事兴。”

  林子珊终于听明白了,戴维斯不是别人,就是沈忆眉老公,她真大方,真慷慨,再怎么姐妹情深,也不能把爱人作为资源共享啊。亏她想得出,在国外呆的时间长了,思想观念道德伦理被同化了?但她去的是美国,美国法律禁止一夫多妻,又不是***教的伊朗、阿富汗那几个国家,可一夫多妻,三妻四妾的。

  “沈忆眉,你说什么呢?你也受过高等教育的,那些年读的书,读傻了,你是想让贤呢,还是要我做妾,爱情是自私的,唯一排他的,你到底爱不爱你老公?你是世界上第一大奇葩。”林子珊恼怒的声音有点发颤。

  沈忆眉赶忙解释:“宝贝儿,不要激动,你听我说,我爱我老公,也爱你,你们两个人,我不分彼此,一样的挚爱,古有娥皇女英,相亲相爱,共侍一夫,我想,我们也可以效仿古人,亲亲热热和和美美的住在一起,成为一家人,你织布来我耕田,我跳水来你浇园……”

  她居然还在电话里唱起了黄梅戏《夫妻双把家还》,林子珊又好气又好笑。其实,她了解沈忆眉的个性,大学五年里,她做出出格的事情还少吗?逃课,考试私藏小纸条,贿赂辅导员泄露考试内容,堕胎,实习期间,和实习医院的有妇之大夫关系暧昧,闹得沸沸扬扬,差点影响她的毕业。

  当然,这只是林子珊的个人看法,如今的大学校园里,像这些行为,可谓司空见惯遍地丛生,而在另一些同学们的眼里,林子珊不合群,性格孤僻,装清高,假正经,虽然,她遵守学校规定,按时上下课,每次考试成绩均名列前茅,但,在大学校园里,分数不是唯一论,能力强,和同学打成一片,积极参与社团活动,这些,也是考量一个学生综合成绩的标准之一,套用学生守则来评估她的话,林子珊至多及格分数。

  一个是循规蹈矩,一个是离经叛道,两个截然相反性格的人,匪夷所思,居然能成为最好的朋友,情如姐妹无话不谈,这只能用缘分一词来解释了。如从专业的心理学来分析的话,奥地利心理学家佛洛依德的“三我”人格学说,或许可以佐证林子珊和沈忆眉亲密无间的关系。

  佛洛依德将人格结构划分为三个层次:本我、自我、超我。本我:位于人格结构的最低层,是由先天的本能、欲望所组成的能量系统,包括各种生理需要。本我是无意识,非理性的,遵循快乐原则;自我:位于人格结构的中间层,从本我中分化出来的,其作用是调节本我和超我的矛盾,遵循现实原则;超我:位于人格结构的最高层,是道德化的自我,它的作用是:抑制本我的冲动;对自我进行监控;追求完善的境界。

  这和美国报业巨头约瑟夫.普利策所言如出一辙,他说,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两个人,一个是魔鬼,一个是天使。而林子珊和沈忆眉的友情,或许就是各自的性格互补吧,林子珊从沈忆眉的所作所为里得到了“本我”的满足,沈忆眉又从林子珊的一言一行中完善了她的“超我”。

  林子珊“咬牙切齿”的在电话中说:“疯得越发没边了,简直一派胡言,我真想一口咬死你,啊呜!”说完,她便“啪”地挂断了电话,谈话由此结束。当然,林子珊并没有真地生沈忆眉的气,她俩打闹惯了,但,并不是说她赞同沈忆眉的一些奇谈怪论。

  在地球另一头的沈忆眉听到戛然而止的啊呜声,以及挂断电话“啪”的声响,随即,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林子珊生气了?才不会,沈忆眉了解她,正如林子珊也了解她一样,她不会真生她的气,更不会一口咬死她,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爱,这句形容情人或夫妻间的俚语,同样的适用在她俩身上。

  沈忆眉在邮件中向林子珊道了歉,她说:“对不起,宝贝儿,我的这个念头把你惊着了吧,Davis,他也批评我了,两天没和我说话,但我的出发点是好的,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美国,多孤单啊,哦,不生气了,我给你作揖磕头了。”信件的结尾处同样贴上了一个夸张表情,只不过,这表情是流泪的图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