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十三节 无可奈何花落去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2745 2019-06-25 09:08:40

  “对不起,子珊,我来晚了。”袁野上前热烈地和林子珊招呼,并表示晚到的歉意。

  “子珊”,这是林子珊第一次听到袁野亲热地叫自己芳名,她心头一热、一怔,交往的三个多月里,在她的记忆中,袁野似乎从没叫过自己的名字,而今天的他,称呼的改变预示什么呢?示好的吉兆?

  “你没来晚,我来的太早了,请坐。”林子珊客气地回礼。

  落座后的袁野,借助餐厅朦胧橘黄的灯光,端详起林子珊,不施粉黛的她,五官精致,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头齐肩的黑发披散下来,双鬓垂下的一缕秀发夹在耳侧,露出一对小巧玲珑粉嫩的耳朵,V字领的藏青毛衫,显露出她修长白皙的脖颈,在灯光映衬下,今天的林子珊,惊为天人。袁野记得当初叶慧在电话中和他聊道,你这个看不上,那个也不适合,和江湖上纷传你的风流绯闻不符嘛,我准备拿出杀手锏了,我同事,林子珊,林美人,介绍给你,你必然会喜欢。现在看来,叶慧所言不假,那么之前,三个月的交往,我怎么没发现呢?袁野万分懊恼。

  今晚的林子珊,像个女主人,因为,这次的约会,林子珊主动邀约袁野,打破一周一次固定的被动模式,自然,她要表现得像个好客的东道主,她点好了菜,还要了一瓶红酒。林子珊不会喝酒,可以说是滴酒不沾,今晚,她要破一次例,她想喝酒,喝个痛快,林子珊想一醉解千愁呢?还是酒后要吐真言?又或者想酒壮美人胆。

  她举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即刻,双颊飞起了红晕,她借着酒劲,一泄心中的衷肠,她说:“袁野,我很高兴遇见你,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你就爱上了你,这么多年的等待,我终于等到了,你就是我心目中一直希翼的那个‘他’,我感恩上苍,感激叶老师,或许你不相信,你是我的初恋。”

  袁野心疼地望着林子珊,说:“我知道,知道你的心意,我也谢谢你,子珊,请相信我,以后,我会加倍的对你好,不再辜负你了。”

  林子珊充满柔情的眼睛里升起了一片迷雾,凄美的笑容像夜色中绽放的烟花,绚烂却转瞬即逝,她咀嚼起袁野说的那句“不再辜负你了”,伤感地说:“袁野,你之所以和我交往,因为叶老师的关系,你敷衍她,也敷衍我,你喜欢她。”说罢,林子珊给自己又倒了一杯酒,不顾袁野的劝阻,再次一饮而尽。

  “你不能再喝了,子珊,你听我给你解释。”袁野着急地说。

  林子珊不容袁野解释,幽幽地继续说道:“我想你了,很想,想听到你的声音,想见到你的人,打你电话,手机却关机。你说,工作忙,怕打扰,就把手机关了,我相信了。”

  “是我不好,是我的错,子珊,请你相信我,我和小慧,已经成为了过去,我们之间清清白白。”袁野有点口不择言,依旧一口一个小慧叫得亲热。

  果然如此,袁野的坦白证实了她的猜测。“小慧”,多请呢的称呼。林子珊的心像被刀扎了一下,露出一个口子,血液从心房里汩汩地流出,大脑、四肢失血似的麻木,她虚弱的声音很低,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她问袁野:“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们合起伙来欺负我,我好欺负吗?”泪珠在眼眶中打转,她强忍着不让它掉落。

  林子珊伤心的样子,袁野的心都要碎了,他真想把她搂在怀里,好好的爱抚她,但他不能这样做,也不敢这样做,现在,在林子珊的眼里,他和叶慧两个是骗子,有着不伦不类不清不楚关系的骗子。

  “子珊,你听我说,听我和你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承认,之前对你没什么感觉,但,这三个月的交往下来,我发现,我爱上你了,子珊,你一定要相信我,我爱你。”

  袁野此刻的真情告白,对于林子珊听来,真像一个笑话,却又是那么的苍白无力。她不能接受这样的情感,和她谈着恋爱,心里却装着别人,而这个“别人”,竟然是她的同事、保媒拉纤的红娘,林子珊感到一阵恶心,她赶忙离开餐桌,躲进卫生间,终于,控制不住把刚才喝的全吐了出来。

  林子珊从卫生间走出来时,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的红晕已不见踪影,眼神一片清明,淡淡的微笑漾在嘴角,她略显羞涩地对袁野说:“对不起,多喝了点酒,刚才失态了,让你见笑了。”

  袁野一阵狂喜,以为林子珊原谅自己了,他激动地进一步表明心迹:说:“子珊,让我们重新开始,今天,就算我和你的第一次约会,以后,不会再有联系不到我的事发生了。我二十四小时随时待命,我会好好的爱你,呵护你。”

  这些话,要是搁在三个月前,那该是多么美好啊,太迟了。林子珊不是不接受谈过恋爱的男儿,当今社会,年轻人谈恋爱,就像小时候过家家一样,合则谈,不合则分,同居现象也司空见惯,虽然,她的情感经历一片空白。

  林子珊有她的是非和价值观。之前他们三个月的交往,被他当作一场游戏,他在玩弄、欺骗她的感情,这和骗子有什么两样。然后,在行骗的过程中,爱上了女主角,这些一面之词,她能信吗?还有叶慧,当讲起袁野时,她暧昧的眼神,透露出她和袁野扯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林子珊无法想象和面对,她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爱,和他继续交往下去。

  表明心迹后的袁野,紧张地看着林子珊,等待她的回音。林子珊在沉思,几分钟后,她抬起头,目光清冽地回迎他的注视,说:“袁野,我今晚约你出来,想确认你和我的关系,到底怎么啦?现在我才发现,之前,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清醒了。感谢你刚才的那番话,它如同一道曙光点燃了我自卑的内心,增添了我的自信,谢谢你给予我美好的三个月。希望我们都能幸福,都能找到真爱。”

  林子珊的声音很轻,却字字落地,袁野听来,犹如一记闷棍敲打在他头上,刚才的狂喜突然变成了狂躁,他着急地喊道:“子珊,不要这么快就下决断,再给我一次机会,也给你一次机会,你说过,我是你一直等待的那个人,你不能放弃我啊。”

  她走了,如诗人徐志摩诗中写道:“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她是买完单后走的。袁野猜的没错,这是最后的晚餐,是鸿门宴,分手宴。

  望着林子珊像风一样的离去,袁野显得那样的无力和无奈,他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她决绝的心意,她早已是下定决心的了,是经过挣扎后的痛定思痛,从深爱演变成失望和痛苦,最终离他而去,从此他们就是路人了,他是路人甲,她是路人乙。

  袁野独自坐了一会儿,喝干了剩下的红酒,他拨通了叶慧的电话,带点酒意的声音喃喃道:“她不要我了,她走了,她不会回来了。我们分手了,我活该,报应啊,哈哈哈……”

  电话那头的叶慧,听得云里雾里,但有一点很肯定,林子珊和袁野分手了。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其中有什么缘故,不得而知,等她想问个明白时,电话那头传来了嘟嘟的忙音,袁野挂断了电话。

  叶慧有点担心,从电话中能听出袁野似乎很伤心。其实,袁野本就是个痴情汉子,这点,叶慧比谁多清楚,至于后来他的一些风流传闻,逢场作戏的成分偏多,或者多多少少有人为的渲染和添枝加叶。

  等明天上班后,当面向林子珊问个究竟,好好的,怎么分了?这个关键时刻,介绍人必须得出面,弄清真相,然后,有的放矢从中调和、斡旋,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难断不是不能断,还是有希望调解,不然,就没有破镜重圆这成语一说了,还有一词,奇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