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十二节 夜,像一个好动的精灵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2986 2019-06-24 15:13:01

  叶慧开口问袁野:“这么火急火燎的见我,发生了什么事?你和子珊之间,到了什么程度?是不是闹矛盾了?你手机怎么关机了?”

  面对叶慧连珠炮似发出的四个疑问句,袁野微微笑了,东北女人,性子直脾气急,虽然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但她的急脾气丝毫未减。袁野略作停顿了几秒,然后徐徐的回道:“我有两个手机号,给林子珊的那个号工作时不用,我和她没闹矛盾,关于到了什么程度,我也说不清。”

  “你爱上她了?”她试探地提醒袁野,双目直视他的眼睛,想从他眼神里窥探他的内心世界,之前给他介绍的几个姑娘,当场被他一票否决了,不是说这个女孩儿没品位,就是说那个姑娘虚假做作,而他居然和林子珊交往了三个多月,今天,又这么急吼吼地约我出来,无非是想从我这儿打听林子珊的动态,真是司马昭之心。

  “怎么可能?”袁野想也没想地脱口而出。

  “那你约我出来用意何在?难不成为了想见我?”叶慧和袁野开起了玩笑,她真心希望袁野能找到他的归属,然而,当他和林子珊交往顺利时,她的内心又隐隐地泛起一丝酸味。

  是啊,我这么着急的和叶慧见面,为什么?袁野的大脑像风车似的转动,下午上班时,林子珊的一个电话,电话中她不容置疑坚定的语气,搅乱了他的情绪,难道真如叶慧所言,我爱上她了?不然,为什么会着急和担心,担心林子珊觉察到了什么,还是担心她像下最后通牒态度所隐射的“分手”。

  袁野脸上泛现愧疚的神色,他说:“抱歉,小慧,我打搅你工作时间了。”他依然亲昵地称呼叶慧为“小慧”,尽管,叶慧比他年长五岁,尽管,叶慧看上去像个女汉子,可能,在每个男人的心里,他所喜欢的女人,是那种小鸟依人需要被保护的小女人,山东人氏的袁野,大男子主义思想尤为明显,他的观念,女人是用来呵护的,叶慧就是他心中需要保护的对象,不管她年龄多大,性子多刚烈。“下午,林子珊电话我,约今晚见面。”袁野继续说道。

  叶慧不解地望着袁野,说:“林子珊主动约你见面,你应该感到高兴,怎么忧心忡忡的?”

  袁野说:“林子珊电话中的语气不对。”

  叶慧问:“怎么不对了?

  袁野说:“她像下战书似的,还没等我回话,就挂断了电话。“

  叶慧笑开了颜,说:“呵,我们的袁大公子终于耐不住了,碰到可心的人了吧,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袁野辩解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他顿了顿,问叶慧:“子珊对你说什么了吗?”

  哼,还不承认,把“子珊”这名儿叫得多亲热,叶慧的心中顿时涌起了一阵醋意,但脸上不露丝毫痕迹,表情却严肃起来,好像在沉思,她说:“没发现子珊有什么反常,她只是和我说你手机关机了,然后,问我有没有你办公室的电话,但我敢断定,林子珊爱上你了。”是啊,凭袁野的外貌才华地位,只要他肯低下高昂的头颅,又有哪个女孩儿能逃脱他的魔爪。

  见惯风月的袁野,自然明白林子珊对她的一片情意,当初,叶慧把林子珊介绍给他时,他像例行公事似的敷衍,一副漫不经心的态度,甚至都没看清林子珊的长相,至于,自己怎么会和她继续交往下去,袁野归结原因,林子珊曾当过儿科医生的经历。袁野小的时候,体质羸弱,家人稍不留神,他就发烧,一旦发烧,体温直飚40摄氏度,他成了医院儿科病房的常客,每次输液,袁野叫唤地惊天动地撕心裂肺。之后,只要见到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他就条件反射似的感到手部、脚踝及脑袋针扎似的疼痛,这样的现象直至他工作以后,才慢慢的消失。

  当听到林子珊曾做过小儿科医生这句话时,他的脑部神经又像被针刺了一下,一种探究及要克服自己心理障碍的念头冒了出来。每当林子珊依偎在他肩头时,他像个得胜归来的战士,自豪,喜悦,得意。袁野自然不便把自己小时候留下的心理阴影告知叶慧,叶慧得知后,肯定花枝乱颤般的笑话他。

  袁野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松垮下来,自己确实多虑了,或者人们常说的做贼心虚,不去作无谓的猜测了,反正,真相揭晓的那一刻即将来临。他和林子珊约会的老时间,晚上六点整,马上要来临,他看了一下手表,将近下班的时间,他再次向叶慧表示了歉意,并从随身腰包中取出一只精致包装盒,递给了叶慧。

  叶慧打开包装盒,是一条漂亮的丝质围巾,还是国际品牌,爱马仕,十大国际品牌之一,叶慧由衷地喜欢,但口中推脱,对袁野说:“给林子珊带去吧。”

  “这是给你的。”袁野说。

  其实,叶慧推脱的真正用意,她想知道袁野除了给她礼物,林子珊有没有呢?但,这样的想法只能在肚子里打转,又不好意思直接问,而袁野的回答却模棱两可,既没说有,也没说没有。

  叶慧满心欢喜地把围巾围在了颈项里,并拿出化妆盒,照了照镜子,确实,漂亮的围巾能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她转动了一下脖子,问袁野:“好看吗?”袁野笑着说:“好看,主要是人好看。”

  两人分别后,袁野匆匆地赶往约会地方,不曾料想,林子珊早端坐在靠窗的餐桌边,她的头微微侧向窗的一边,左手托着香腮,神情专注地望着窗外华灯初上的夜景,不知是欣赏夜景呢?还是对着行色匆匆的人流发呆?

  因为饭点的时间尚早,整个餐厅显得冷冷清清,林子珊微侧的背影,静穆的像一副列宾的油画,她的背影是孤单的,安静的,清傲的,袁野见到林子珊背影的刹那间,他的心突然抽搐了一下,这不是见到儿科医生条件反射的针刺感,这是心疼的感觉,袁野能分得清楚,就像那时见到叶慧,自此,就不可自拔的陷入对她的爱慕。

  一晃,五年的时间,时间是治愈心灵创伤的最好良药,它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沉淀,化作温情,化作春雨,化作亲人般的感情,叶慧,就像他的亲人、兄妹、知己。袁野意识到,自己已移情别恋,他爱上了林子珊。

  服务生见到有客人到,赶紧热情招呼,服务生招呼客人的声音,把林子珊惊醒了,她背过身来,朝餐厅大门处望来,见是袁野到,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脸上的表情是淡然的,温和的。

  林子珊下了班后,径直坐公交车去赴约餐厅,路程不远,三站路的距离,说来不可思议,和袁野交往的几个月里,每次约会,袁野从没提及要来接林子珊,不像有些情侣,男方表现的积极主动,会早早的候在女方所在地方,接上心爱的人吃饭、看电影。

  或许是还没到恋爱的白热化程度,林子珊这样解释和安慰自己,再说,现在交通便捷,出行也方便,更何况,她不是一个矫情做作的人,约会非得男方来接,她可不能因为个人事宜而影响一方的工作。然而,事实果真如她所认为的那样吗?从今日起,林子珊推翻了她之前合理化的解释,这只是她自己的一厢情愿一往情深。

  公交车三站路,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就到了约会地方,林子珊整整比约会的时间提早了四十分钟。中西合璧的餐厅,装修风格极具绅士,优雅,都市和时尚,既让人感到欧式的浪漫情怀,同时,又能在藤椅木桌中寻到东方韵味,林子珊喜欢这样的风格及情调,以往,她有时提前到餐厅,就拿出随身携带的小说看会儿书。

  因为来的太早,餐厅里空无一人,餐厅的服务员,正利用空隙之余,齐聚一排,做迎接客人前的动员喊话,一位身材高挑,肤色白皙的美女领班,像一位威严的教官,铿锵有力的一字一句喊道:“让顾客难忘是我们的期待;微笑、真诚、感恩!时刻保持为顾客着想的心,用真情感动顾客,用努力成就自己,加油!加油!”站成一排的员工齐刷刷跟着领班的口号朗诵了一遍,最后,以彼此三击掌精神饱满的结束了“课间操”。

  林子珊静静地坐在靠窗的座椅上,等待袁野到来,而她的思绪却像天空中不断变幻的云彩,翩跹起伏,袁野,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和叶慧到底是什么关系?今晚,会是和袁野的最后晚餐吗?

  窗外,夜色像一个好动的精灵,将日光一点一点驱赶,取而代之,一片华丽灯光,点亮黑色序幕下的大街小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