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十节 相亲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5376 2019-06-23 15:26:48

  叶慧信守对林子珊的承诺,没多久,便给她介绍了个对象。男孩姓袁名野,一家企业的软件工程师,比林子珊长二岁,硕士学历,山东聊城阳谷县人氏,和《水浒传》中打虎英雄武松同一故乡。

  或许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男孩典型山东小伙,人高马大,气宇轩昂,堪比武松神武外貌。

  施耐庵在《水浒传》中是这样形容武松外貌的:“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心雄胆大,似撼天狮子下云端;骨健筋强,如摇地貔貅临座上。如同天上降魔主,真是人间太岁神。”

  试想,外貌如武松般英武的男生,又是高学历,职业还是较吃香的IT工程师,他身边一定不乏女孩子青睐。

  而立之年的他,至今单身。难道和林子珊一样也没碰到心动的女孩?

  叶慧的介绍方式极其简单,她把林子珊的电话号码及她的基本信息如职业、年龄、学历等给了袁野,同样,又把袁野的电话号码及基本信息给了林子珊。至于两人有没有兴趣相约,她就不多过问了。她只是给两人搭建相识的平台。

  其实,从叶慧内心深处来讲,她不喜欢做这事,做媒,不但费心费力费口舌,有时,还会搭进介绍费用,如安排两人相亲,相亲地或饭店,或咖吧,又或在家,自然少不了要吃吃喝喝。有懂事的男女双方,一般抢着买单,但也有介绍人买单的。

  这些还不算啥,介绍成功了,那是两人的缘分,浓情蜜意时,早把媒人抛之脑后。但婚姻就像人生,漫漫长路,哪可能一帆风顺事事如意?总会碰到闪电、雷雨、风浪、海啸的时候,浓情蜜意,就演变成苦情戏,或者武打戏。恶语相向,连带媒人,要不是她(他),我倒了八辈子血霉认得你。

  唉,城池失火殃及池鱼,媒人,如同池鱼一样无辜。

  所以,除非关系极好,又受人之托,就放在心上,留意合适的小伙或姑娘,牵牵线。当然,也有热衷为人牵线搭桥的人士或机构,有公益性质的,利用或打发空余时间,助人为乐,成人之美,为单身男女提供相识机会。但纯公益做媒的,不多。

  更多的是社会婚介机构,像网络平台,有珍爱网、百合网等等,还有电台媒体的相亲节目,电台媒体相亲节目,说白一点,娱乐为主,相亲为辅,真正在相亲节目牵手成功的,估计概率不大。

  那叶慧出于什么目的为林子珊介绍对象?对她的关心?当然不是,林子珊不是她亲人,不是她好友,不是她知己,何况,她还是吴莉莉心腹。所以,叶慧此举,无非为拉拢林子珊,万一两人真成了呢?那她这个大媒人,吃十八只蹄膀不说,还念她一辈子的好,这可是个大人情。当然,也不排除两人面红耳赤恶言相向时,伤及无辜的她。

  袁野约的林子珊。约会地定在一家中西合璧餐厅,餐厅风格简约,布局又较为清雅,而且菜品精致,很受年轻人热捧,当然,价格比一般的饭店稍微贵了一些。所以,就餐对象以年轻人为主,尤其情侣为多。

  林子珊为这次约会,在打扮上花了一点小心思,就拿穿着来讲,蓝黑色牛仔裤,配白色V子领体形衫,再一件米色中长薄风衣,一身休闲。脑后扎起的马尾辫,也仅黑色牛皮筋随意一系。粉脸没施艳妆,仅扑了很薄的粉底霜,外行人根本看不出脸上扑的粉。清清爽爽,没有过多修饰,显得青春又活泼,像刚从学校毕业不久的大学生。

  时间上,林子珊也掐准了点,她提前五分钟到餐厅,来得太早,万一男孩子还没来,那会给对方造成尴尬,当然,不能迟到,这是最起码的礼貌,及对对方的尊重。

  不知道袁野对林子珊什么感觉?反正,林子珊见了他,一头栽了进去,这是以往从没有过的。

  说出来,也许不相信,芳龄29岁的她,没正儿八经谈过恋爱,这应该是林子珊的初恋。终于,她日思夜盼芳心萌动的白马王子,骑着一匹白马姗姗而到,闯入她的芳心,走进她的生命。

  几天不见,竟如隔三秋般的思念。想念一个人的感觉,真奇怪。有时感觉很幸福,嘴角不自觉露出一丝笑容,或许,想起了他的某一句话,又或许,他的某一个动作。有时,又有点沮丧,会想,他在干什么?跟什么人说话?怎么不打电话不发信息?也在想着自己吗?

  她的心中好似有十万个为什么。于是,思念在痛苦与幸福中交织着。或许有人会问,这么思念一个人,干嘛不去找他呢?两人同一城市,相距不远,可以天天粘一起,吃饭,看电影,或干点其它。这相思之苦从何而来?

  难道他们不约会吗?当然约会,不过,就一周一次的约会模式。约会地点、时间由袁野指点,他像一名特工,一般于约会当天,提前几小时,把约会地以短消息的形式,告知林子珊。

  处于热恋中的林子珊,不满足一周一次的约会,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一周相见,岂不有一个世纪那么长。

  于是,她试着打破这规律,把被动化为主动。唉,恋爱中的女人,豁出去了,女性的矜持、自尊,在爱情面前,显得如此柔弱和无力。有一次,她的思念之瘾涌上心头,便突发奇想,厚着脸皮,守在袁野公司,等他下班,想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但最终,人影也没见着,打电话,无人接听,发的信息,也不见回复。

  两人见面时,林子珊装作漫不经心说起这事,当然,不能一见面,就兴师问罪,或追问人家,那天你干什么去了?又或者,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信息?毕竟,她,一个姑娘家家,保留一点矜持,维持一点自尊,还是很有必要的。再者,两人的关系还没到干涉别人隐私的程度。

  林子珊红着脸说:“同事年底要结婚,我想,如果你有时间,能和我一起参加同事的婚礼吗?“嗨,真是豁出去了,此话有催婚嫌疑。一起参加婚礼,等于昭告天下,坐实恋人关系,估计不久,好事也将近。

  可是袁野听了,不但不感动,还沉下脸来,对林子珊说,以后不要再做这傻事,我工作忙,你是知道的,有时一个任务下来,会通宵达旦地赶活。

  言外之意,我工作忙,请不要随意打扰。

  林子珊何等聪明,听出了袁野的话外音,虽说恋爱中女人的智商为零,但毕竟不是小女生了,将近而立之年的她,好赖话能分得出听得明。她小脸涨得通红,好像小孩子做了错事一般,轻声地说,我知道了。

  难道袁野不想吗?或许是,不然,他为什么一周只约一次见面?又或许如他所说,工作繁忙脱不开身。

  这样的交往,持续了三个月。林子珊渐渐适应了一周一次的约会模式,思念的滋味也日趋变淡,难道说她的爱情已过了激情期?

  爱的温度渐渐趋于理性。她惊讶地发现一个现象,在这三个月内,她和袁野的肌肤接触,仅仅限于拉手和拥抱,有过一次亲吻,那是在烛光晚餐后酒精的作用下,林子珊情不自禁主动献上的初吻,而袁野的回应仅仅是象征性的配合,如蜻蜓点水般的在她的香唇上摩挲了几下。热恋中的林子珊认为,袁野是个正人君子,发乎情止于礼,没有过界的亲密动作,和他在一起,踏实有安全感。

  常说,恋爱中的女人是个弱智。随后,林子珊又发现一些可疑的细节,和袁野交往三个多月,约会的次数是固定的一周一次,有时,林子珊按捺不住相思之苦,打他的电话,想聊聊衷肠以诉离情,却始终打不通他的电话,这个疑问,当时,林子珊问过袁野,他说,不方便,所以,没开机。她是个多么识趣通情达理的姑娘,至此,林子珊从没主动联系过袁野,她像古代痴情女子那样,等待着情郎的出现,一周一次的见面,对林子珊而言,是多么的可贵和珍惜。

  回归理性的林子珊细细回想,这样的交往,有点不符合常规。她把自己和袁野约会时的情景,像回放电影般的一一又过滤了一遍,两人在一起,就吃饭、看电影和逛公园,当然,这是恋人正常拍拖形式的一部分,在互动中了解、生情。但是,在相处的几个月中,袁野从没向她表白或者说过,我喜欢你,我爱你之类的情话,倒是,林子珊时常小鸟依人般的靠在袁野的肩头或胸前,嗅着他身上散发的男人气味,陶醉其中,想入非非,难道,袁野对自己还了解不够?或者,他还没对自己动情?

  带着这些疑问,林子珊准备开诚布公的和袁野进行深入的沟通,她要主动出击,不能像个傻子般的被动等待,被动的等他的电话等他的召唤。

  林子珊给袁野打了电话,当然,电话还是处于关机状态,林子珊没有犹豫和退缩,午间休息时,她向叶慧要了袁野公司办公室的电话。

  叶慧关切地探问林子珊:“怎么不打他手机?你们吵架了?”

  “没有,打袁野电话,他手机关机了。”

  “关机?会不会是工作时间,不方便接?”叶慧也觉得奇怪,她在外企多年,工作再怎么忙碌,手机也不会关机,只有一种可能,出差坐飞机的那几个小时,难道袁野出差了?叶慧提醒林子珊,随后,翻出通讯簿,把袁野公司的办公室电话报给了林子珊。

  林子珊没立即给袁野公司的办公室打电话,心想,午休期间,办公室说不定有人正小憩片刻,还是不便打搅为好,等到上班后再打。

  叶慧倒是很着急地催促林子珊,问:“怎么不打?”林子珊没接话茬,她试探地问叶慧:“叶老师,你和袁野很熟吗?”

  “熟,我和袁野认识差不多有五年了吧,我们曾是同事。”

  “你和袁野是同事?没听叶老师说起,袁野也从没提起过。”

  “袁野曾是我手下的一个得力干将,头脑聪明,工作卖力,肯吃苦,他现在就职的公司,也是我推荐的。”叶慧沉浸在过往的回忆中,不知怎地,一瞬间,她的脸上飞起了红晕。

  林子珊捕捉到了叶慧脸上细微的表情,她断定,叶慧和袁野关系非同一般。当然,异性之间也有纯粹的友谊、纯粹的姐弟情、纯粹的兄妹情,用当今社会上流行的称呼,叫男闺蜜,或者,蓝颜知己,百度释义,由于男女的特殊性,这是一种被誉为游离于亲情、爱情、友情之外的“第四类感情”,它以相互的认知为基础,彼此的情感出自于对于对方的喜爱和欣赏,这份情感的高尚在于,它不以性生活为目的,它是两个精神的需要迸射的火花,是双方对于单纯美好情感的向往。但也有很多人对所谓“蓝颜知己”、“男闺蜜”一词持否定态度,反方认为,男女之间不可能存在真正的友谊,男女之间,只有同学情、同事情,根本没有所谓的知己友谊,友谊只不过是一个借口。男人和女人之间就是异性间的吸引,是一种仰慕和追求,交往过密总是暧昧的,进则情人,退为蓝颜知己,无论进退,行为是否出轨,未必精神就不出轨。每一个男人或女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有关系过密的异性,这和吃醋无关。

  “这样一个优秀的男生,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林子珊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旁敲侧击问叶慧。

  “嗯,公司里的很多女孩儿都喜欢他。”叶慧还沉浸在过往中。

  ”袁野不喜欢她们?还是,他,心另有所属?”林子珊追问。

  叶慧听到林子珊说“心另有所属”这话时,她的心好像被一根绳子牵拉了一下,是悸动亦或是怦然心动?这样的感觉,把她的思绪拉回到了现实,她猛然惊醒似地望着一脸探究的林子珊。

  “缘分没到吧,缘分这东西,谁说得清呢。”叶慧模棱两可的为袁野搪塞,转移了话题中心,接着,把矛头指向了林子珊,她说:“子珊,我衷心的希望你和袁野能成,到时,不要忘了我这个红娘,我坐等吃十八个蹄髈喽。”

  被叶慧以退为进的一番打趣,林子珊粉嫩的小脸飞起了朵朵桃花,虽然年纪老大不小,但恋爱经历如一张白纸,她红着脸,轻声地说:“叶老师说笑了,八字还没一撇呢。”

  林子珊打通了袁野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女的,声音甜美悦耳,“您好,声通软件研发公司,请问,您有什么事?”

  “我找袁野,他在吗?”

  电话那头悦耳的声音传到了林子珊的耳朵里:“袁野,有女人找你。”

  大约等了一分钟左右,袁野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我是袁野,请问你是哪位?”

  听到袁野的声音,林子珊拿手机的右手有点微微颤抖,一个女孩儿,电话追到了人家的公司,这不是林子珊的风格,她是个多么矜持内敛心傲的姑娘,但是,现在,她顾不上那么多了,跨出这一步,已经鼓足了非凡勇气,为了爱情,而不是盲目的爱情。

  “袁野,我是林子珊,今晚,老地方,我等你。”她没等袁野开口,按下了结束通话的按钮,她的语气镇定果断,像下最后通牒似的,不容置疑,还带有一些威慑力,这样的口吻,把林子珊自己也镇住了,这是我说出口的话吗?

  袁野也被镇住了,他绝对没想到林子珊会追到他的办公室来,在交往的三个多月,她给他的印象,温柔贤淑、单纯善良、通情达理这样的一个女孩儿,而刚才,电话中她的语气、声音,却是如此的坚定,丝毫感觉不到她以往的柔情和爱意,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

  办公室同事的玩笑声一浪接一浪的响起,袁野,谁啊,新交的女朋友吧,又是哪家的良家妇女落入你虎口了?对啊,袁野,你可不能吃着碗里瞧着锅里啊,宝宝要伤心死的.....

  袁野对同事的起哄置若罔闻,他表情严肃凝重,林子珊,一个单纯善良的姑娘,不管之前出于什么目的和她交往,但,这几个月的相处中,他喜欢上了她的温柔、单纯、通情达理,也享受她对他的顺从、对他的爱恋,这和之前所有接触过的女性是那么的不一样,如今的有些女孩儿,要么矫揉造作蛮横无理,要么霸道任性脾气火爆,而,林子珊,不娇柔,不造作,不蛮横,不无理,她温柔得像水一样,常说,女人是用水做的,这句话用在林子珊身上倒是十分的妥贴。

  正当袁野在揣摩林子珊的心思时,他收到了叶慧发来的短信,短信内容显示:“你手机怎么关机了?林子珊找你,我把你的办公室电话给了她,你赶紧的给她回个电话。”

  袁野从口袋里掏出了另一部手机,原来,他有两个手机,两个号码,他和林子珊保持联络的手机及号码,平时,不开机,只在约会时开启。那么,袁野为什么要这样做呢?难道他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或者,纯粹和林子珊玩玩?那也不对啊,如果袁野真想玩弄林子珊,在三个多月的交往中,他应该经常保持联系,而不是仅一周一次的约会,也没对林子珊做出越轨的举动,他像谦谦君子,发乎情止于礼,反而林子珊表现得更主动。

  不可告人的阴谋吗?叶慧,还是袁野?又或是两人的合谋?或者,又什么都没有。

  看完叶慧发来的短信,袁野当即给叶慧打了电话,他要马上见她,二十分钟后,在叶慧单位附近的咖啡店等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