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九节 人情来往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7823 2019-06-16 12:25:02

  午饭在单位附近的一家西餐厅,典型意大利风格,装修格调舒适宜人,环境相当不错,还有蓝天白云清风吹拂下的露天座位。

  西餐厅离单位不远,步行十分钟时间。偶尔,林子珊也会踏足,但仅仅是偶尔,距上次来有小半年了。上次闺蜜沈忆眉千里迢迢,远涉重洋,从美国飞来看她,就在这家西餐厅招待的。

  叶慧点了两份牛排,一份水果色拉,还有两杯拿铁咖啡,量不多,费用却不便宜,一边品咖啡,一边切七分熟的澳洲小牛肉,聊聊家常,应是十分惬意。

  这种闲暇生活精致有品味,从叶慧的口气、熟练程度,估计经常出入。

  叶慧说:“做女人不容易,做二个孩子妈妈又要工作的女人更不容易。”

  林子珊吃得有些忐忑,不解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今天的她,态度好得出奇,不但一口一个“子珊”叫得亲热,还嘘长问短她的个人生活。

  叶慧这么热情,林子珊自然也要热情一点,但她又不知道怎么回话算是恰当?万一,说话过了头,又惹恼了她也未可知,脸像翻书一样,说变就变。

  林子珊只能顺着说:“叶老师,你真不容易。”

  叶慧说:“所以啊,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心情好了,万事顺利。”

  林子珊问:“那女人要怎么做呢?”

  叶慧笑了笑,说:“傻瓜,女人要对自己好,无非吃和穿。吃一定要讲究。当然,吃饭不是为了填饱肚子,多了,就成胖子,少了,胶原蛋白不足,就衰老得快,要讲究生活品质,品酒、品咖啡、品美食。又比方穿,女人不能随意穿着,既要得体又要时尚,更要品质。从穿着上可看出女人的学识、品位。地摊货不要买。”

  林子珊脸色微微一红,自己身上穿的衣衫,就是从叶慧口中的地摊货,估计早被她看出了。若按照她的理论,穿地摊货,就是没品位没学识了?林子珊不认同,也不自卑,自己穿着舒服就好。每个人追求不同,自然,想法也不同,人各有志。

  叶慧见林子珊面色一红,知道自己失言了,便马上改口,说:“嗨,我不是说你,地摊货要看穿在谁身上,你穿,一点也不俗气,反而显出一种纯朴美。同样穿品牌衣服,有人穿了,效果好,有些人穿了,不伦不类。范姐身上穿的,都是名牌,可别小瞧了。“

  她夸林子珊,而带上了范雪琴,却不是在夸。明眼人听得出来,意指范雪琴虽然穿着名牌,却不伦不类。

  林子珊淡淡一笑,说:“让叶老师见笑了,我衣服大都在地摊上买,没考虑其它,就觉得式样不错,价格还便宜,就买了。以后,请叶老师请多指点。“

  至于叶慧口中范雪琴穿得怎么样?她没发表半点言论。

  叶慧老实不客气,接嘴说:“没问题,我做你的形象顾问,免费的啊。“

  林子珊又笑了笑,没吭声,不知道如何再接叶慧的话头。就低头吃盘子里的牛肉,但美味的牛肉吃到嘴里,如同嚼蜡。她不擅长聊家常、聊张家长李四短,聊聊学业、工作,兴许能聊上半天。

  吃饭场面一度清冷,气氛略显尴尬,只听见刀叉的声音。

  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吃饭也如此,和志趣相投三观相合的人一起用餐,边聊边吃,会食欲大增,估计叶慧点的量,还不够呢。

  但此刻的两人,并没有吃得津津有味,一个如同嚼蜡,另一个呢?

  叶慧吃得索然无味,但她是主人,主人请客人吃饭,就要让客人吃得开心,吃得舒服,不然,请哪门子客呢?钱花了,还不见好,那不白白糟蹋钱不说,还枉费主人一片苦心了?

  没办法,若要好老做小。

  叶慧便转移话题,抛砖引玉,说:“晓敏年底要结婚了。子珊,什么时候吃你的喜糖?”叶慧是个聪明人,在问及女孩子有没有男朋友话题时,尤其问及像林子珊这般的大龄剩女,说话要委婉,不能直截了当,有句话叫“那壶不开提那壶”,免得对方尴尬,或小心眼。

  确实,有部分大龄女忌讳人家过问她的个人大事,因为问及之人,不乏有八卦者,他们探问别人的隐私为乐,再大而广之,最后,得出为什么剩下的不实结论,如相貌一般、性格不好,或要求过高等等。

  林子珊也一样,就怕别人问起,她倒不是担心八卦之人,大而广之她为什么被剩下。她只是厌烦,厌烦听千遍一律的话,有时被问烦了,就笑笑,不做声,却招来热心人的质疑,热心人说,把人家的好意当驴肝肺了,怪不得剩下呢。

  当然,至亲好友问起,林子珊可不敢厌烦,就像村子上的王好婆。

  村子上的王好婆,和林子珊奶奶同岁。奶奶活着时,两人相当要好,用现在话来形容,叫闺蜜,就像林子珊和沈忆眉。

  或许因为王好婆膝下没有孙女,又或许爱屋及乌,反正,王好婆像奶奶那样疼林子珊,把林子珊看作她的孙女,家里有好吃的,好穿的,给她孙子的同时,总会留一份给林子珊。

  每次回家,王好婆见了林子珊,就乐得合不拢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满脸的褶子,在阳光下兴奋地跳动。她拉着林子珊的手,一边抚摸,一边说:”珊珊啊,你年龄不小了,要抓紧呢,趁奶奶还活着,还有口气,喝喜酒抱重外孙呢。我这年纪,今朝不晓得明朝,说不定啥辰光,我就去见了阎王。见着你奶奶,我怎么交代啊。“

  林子珊也拿王好婆看作亲奶奶,尤其奶奶去世之后,她把奶奶的一腔感情,就转移到王好婆身上。所以,王好婆每回问起她的终身大事,她都不敷衍,更不敢厌烦,总挑一些好听的话,哄她老人家开心。

  她说:“奶奶,您一定会健健康康康长命百岁的。我的喜酒,您不能缺席,您要看着我做新娘子,风风光光嫁人。我还要给您跪下,给您敬酒敬茶。您还要给您的重孙取个好名儿。”

  一番话,把王好婆激动地,她连连摆手,说:“我的好孙女,可使不得,使不得,我一个乡下老人,不认几个字,你是大学生,又是医生,不能跪啊,我受不起的。小重孙的名字,我更不敢瞎起,你们自己取,你们有学问,有见识,取个好听又好叫的名儿。”

  王好婆对林子珊婚姻大事的关心,一点都不输她父母。

  父母当然也着急,看着左邻右舍、亲朋好友家年纪相仿的孩子,陆续成了亲,生了娃,而年近三十的女儿,对象一事,至今毫无着落,心头那个急啊。

  其实,早在林子珊刚工作头几年,父母就开始张罗女儿的终身大事,他们沿袭上一辈观念,早报孙子早得福。所以,厚着脸皮,拜托四方邻居或亲戚,尤其善于做媒的,有合适的男孩牵个线搭个桥。

  乡邻很热情,亲眷也上心,林子珊不知道相了多少亲,粗略估计,至少有一打。但最终因各种原因,一个个成为彼此的过客。

  父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便给女儿下最后通牒,到某月某日止,再不带男孩上门,你也不要回来了。

  当然,这是气话,他们哪会和子女较真,仅仅嘴上图个痛快,吓唬一下。过个十天半月,见真的不回家,倒开始担心起来,就抽个空,烧了好吃的菜,一路颠簸,送上门去。

  其实,林子珊算是个让父母省心的孩子,从小到大,不管学业还是工作,父母基本上没操什么心。但她的终身大事,却让父母操碎了心。眼看女儿即要而立之年,而女婿踪影全无,心里能不急吗?但急有什么用?又不能代替女儿出嫁,当然,这是玩笑话。

  林子珊说:“结婚是大事,不是儿戏,找个没感觉的人结婚,还不如死了算了。“

  林妈妈听了,很惊恐,暗暗和她父亲商量,不能把女儿逼的太急,就一个宝贝女儿,如真的出现什么状况,老两口还能活吗?算了,儿大不由娘,随她吧。

  再者,女儿性格虽然乖巧,但主意大得很,就拿调单位这事来讲,他们一点都不知情,直到考上了,她才和父母讲。

  林爸爸林妈妈一直认为,女儿做个儿科医生蛮好,村上小孩碰着伤风感冒,或发烧拉稀,总归找女儿看病,自然,左邻右舍念林子珊的好,也念林子珊父母的好。

  至于疾控中心做什么工作的,至今,林爸爸林妈妈也没弄明白,但是,既然女儿选择了,至少说明,疾控中心不管收入还是工作性质,应该比做儿科医生要来得好。不然,女儿何苦折腾来着。

  所以,应该相信女儿的眼光,她看不上那些男孩,自有她看不上的道理。至于女儿口中的没感觉,这是个啥概念,唉,年轻人的事,不去弄明白了。假使,女儿真成了老姑娘,一辈子不嫁,只能说,这是她的命,也是我们的命,就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自此,林父林母对女儿的终身大事采取迂回战术,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风轻云淡,还反过来安慰女儿:“只要你认为好,那怎么着都行。我们唯一希望,就是希望你开心、健康。至于我和你妈,你一点也不用但心,我们老了,走不动了,就进养老院,养老费用,我们自己筹,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积蓄,所以,我们自己养老没问题。”

  林子珊听了,心里反而觉得不好受,对父母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带保你们称心如意的女婿回来。”

  保证归保证,但找一个有感觉,而且彼此有感觉,何其容易。正如民国才女张爱玲写道:“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足见,遇见对的人,合适的人,有多么的不容易。

  林父母采取的迂回战术,仅仅是不在女儿面前叨叨,不主动谈起她的个人大事,当然,不表示不关心,不关注,他们时刻密切关注着女儿的一举一动。

  偶尔,恰巧聊到这相关话题,就装作无心一问:“最近,有啥情况没有?”

  林子珊岂能不知父母心中所想,但也只得装作漫不经心,顺口一回:“没有。”就此,话题结束。

  如今,面对叶慧的探问,林子珊可不能一笑了之了,只好尴尬地回答:“叶老师说笑了,我还没呢。”

  其实,叶慧这是明知故问,她当然知道林子珊还没男朋友,不然,怎么叫抛砖引玉呢?砖头抛出来了,那“玉”呢?

  “凭你的条件,我想,追求你的男生一定很多,怎么,一个都没看上?”“我比较宅,接触的人不多。“

  “想要找什么样的?说个要求。到时有合适的,给你们牵个线。”

  “我没要求。”

  “怎么可能没有要求?总的有标准吧,比如外貌,学历,收入?”

  “我真没有要求,差不多就行。”

  就这样,两人不咸不淡地一问一答。

  叶慧自认为一片好心,想问出个所以然,按图索翼,有合适的,给林子珊介绍,万一,真成全了好事,那她这个大媒人,岂不让林子珊感激一辈子。

  只是她辜负了自己的一片赤诚,不但回答得无趣无味,还流露出尴尬和无奈。常听人说,老姑娘性格古怪,此话不假,我一番好意,当成了驴肝肺,不识抬举。

  这可错怪了林子珊,每每被别人问及,包括父母,对另一半有什么要求?她总是简短的几个字:“我没要求”。

  这是她的真心话,不管别人信不信。她对对方没要求,而对自己有要求,什么要求呢?自己要有感觉,感觉到了,其它都是浮云。

  聊得话题无趣,那就不聊了。

  两人沉闷地又吃了一会儿。

  突然,叶慧冷不丁地抛出一句话,说:“范雪琴和宋建成是同村人,你听说了没?。”

  林子珊一怔,一个迷糊,脱口道:“啊?宋建成是谁?”

  单位有这人吗?她把单位同事的姓名一个个捋了一遍,没有这人,狐疑地重复说:“谁是宋建成?”

  真是个书呆子。叶慧笑着回答:“门卫宋师傅啊。”

  唉,怎么把门卫宋师傅给漏了呢?但又怪不得她没把宋师傅和宋建成连在一起。因为,她只知宋师傅,而不知他的名号。

  原来自己一直叫惯的宋师傅,叫宋建成,林子珊对他的印象极好。

  她至今记着,宋师傅给的一杯热水,不但消除一名初来乍到新人的不安和忐忑,还祛除了她身上的寒意。这一杯看似极其普通的水,对林子珊而言,却是意义非凡。只是还没机会回报那一水之恩。

  宋师傅虽然是个门卫,除了做好门卫的分内事,他还是个热心肠的巧匠,一些分外事寻来,他能办到的,一律来者不拒,且分文不取。

  中心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有困难,找宋师傅”,可见,他的作用堪比人民警察。

  那宋师傅巧在哪里?又做了哪些分外事?

  笼统地讲,大到空调冰箱电视维修,小到灯泡门锁水龙头更换。当然,宋师傅仅限于单位设施的基础维修,毕竟,他不是专业维修工,离专业技工的技艺,还有一定距离。

  就是这基础的修理,不仅为中心节约了一笔维修费。现在的人工费可不便宜,叫个人来,上门费就要个50或100,还不包括修理费用,材料费用,同时,为碰到突发事的职工,化解了一时之急。

  林子珊也碰到过囧事,而且不止一次,就是宋师傅,那双魔术师般的手,妙手回春,化腐朽为神奇,三下二下,化解了尴尬事,帮了林子珊大忙。这儿举个例子,来佐证宋师傅的巧手和热心。

  那是一次全市疾控会议,各区疾控都要有人出席,并要求出席的代表会上进行业务交流,单位就派林子珊参加此次会议。

  接到通知后的林子珊,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利用几个晚上时间,收集数据,整理文稿,精心制作PPT。PPT有图有文,不但清晰直观,还能让大家更好理解文中的内容。

  就在林子珊即将出发,却发现办公桌抽屉的锁打不开了,用尽各种急办法,如硬拉、敲打、手锤、撬锁,抽屉像按了定海神针一般,纹丝不动,丝毫不见有开动的痕迹。

  这下把林子珊着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不知如何是好,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那抽屉内到底放了什么重要的物件呢?

  一只U盘,U盘里装有林子珊熬了几个晚上做成的电子PPT文稿。其实,电子文稿有备份,备份在家用的电脑上,租住的家虽离单位不算远,但一个来回至少也要半小时,万一路上遇到特殊情况呢。远水救不了近火。

  正当林子珊急得团团转当口,坐在身后的杨晓敏见了,安慰她说:“不急,你找宋师傅,他有办法,这小事,他立马搞定。”

  林子珊将信将疑,打了门卫电话。接到电话的宋师傅,二话没说,即刻带了工具,前后不到十分钟时间,轻松搞定,立马解锁,,而锁完好无损。这十分钟时间,还包括宋师傅从门卫室一路小跑,赶到人事总务科,这一路的时间。

  宋师傅真是及时雨,解了林子珊燃眉之急。他堪比《水浒传》中的宋江,梁山泊寨主,江湖人送“及时雨”,而巧合的是,宋师傅也姓宋,或许,宋师傅是宋江后人。

  原来,单位早流传“有困难,找宋师傅”口号,只是林子珊到单位时间不长,不知道罢了。而更令人肃然起敬,宋师傅所做这些,纯属保安职责之外的仗义帮忙,且来者不拒,不收任何财物,当然,如遇到更换物件的,那材料费要照本收取,不然,一个门卫的工资收入,都贴进去也不够。

  林子珊为表达心中感激,把沈忆眉从美国带给她的那套护肤品,借花献佛给宋师傅,说,一直麻烦你,这是我的一点心意,给你爱人用。宋师傅说什么都不收,并再三表示,他所作的一切,只是举手之劳,不麻烦,不用客气。

  所以,自上到下,都念宋师傅的好。中心领导也念他的好,因为宋师傅的举手之劳,不但为单位省去了一笔开支,主要还省去了一些麻烦。中心没设立设备维修科,所以,但凡涉及到维修的,就要寻社会上的维修机构,或维修工。维修工即刻能来,当然没话说,但经常碰到维修师傅业务繁忙,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要等上几个小时,甚至半天一天的。

  幸亏有了宋师傅,单位碰到的一些如水、电、门锁、电器方面的问题,就喊他先来看看,能修好的,自然,不必叫社会维修工了,用宋师傅自己的话讲,瞎弄弄,但,就是宋师傅的瞎弄弄,解决了单位的一时之急。当然,复杂的,或者医疗器械的故障,那必须要找专业机构来维修。

  中心领导念宋师傅的好,就在评发职工半年度奖金时,把宋师傅的奖金额度,适当提高一些,不多,比其他几个门卫多个300元,最多一次,也就500元。

  叶慧突然提起不相干的两人,什么意思呢?不见得就随口一说,而且,她讲话时的表情,带着些许诡秘。

  如果宋师傅和范雪琴是同村人,也不值得大惊小怪。就像叶慧和杨晓敏是老乡,两人走的亲密,或者,多聊上几句,那很正常,但,叶慧说这话的含意,绝不他俩是老乡那么简单。难道还有其它隐情?

  叶慧见林子珊一副呆傻模样,就兴味索然的终止了话题。两个人默默地吃完了饭。虽然,两人饭吃得有些无味,但,叶慧还是认为,这钱花的值,起码,她知道林子珊不足为患。她的心腹大患,是吴莉莉和范雪琴,至于杨晓敏嘛,继续观察。

  饭毕,林子珊争着买单,被叶慧拦住了,她说:“说好的,我请你,如果你觉得好像欠了我一个人情,那就欠着,以后再还,来日方长嘛。”

  哦,好嘛,吃她的一顿饭,就被认为欠了一个人情,林子珊更加不安了。欠的人情,要马上还清。

  林子珊诚恳地对叶慧说:“叶老师,明天中午,我请叶老师吃饭。”

  叶慧说:“明天中午我有事,以后再说吧。”

  以后再说吧,谢绝了林子珊的午饭之约。或许,叶慧明天中午确有事,又或许,就是一句托词,让你不安的欠下我的人情。

  回到单位,叶慧去了门卫室。前几天,她网上买了几本书,给孩子买的童话书。吃饭时,收到快递员发来的信息,快递由门卫代签收了。

  叶慧敲了敲门卫室的门,门打开了,走出来的却是范雪琴。范雪琴看到叶慧,一怔,但马上恢复了神态,对叶慧说:“我来拿快递,但快递还没到,不过,有你的,宋师傅帮你代收了,我正要带上去给你。”

  叶慧见到范雪琴,也一愣,转而一笑,说“哦,范姐也在。我来取快递,刚收到快递员发来的信息,说我的快递到了。宋师傅,谢谢啊。”

  不知道为什么,宋师傅没敢正视叶慧的脸,眼睛看着别处,嘴里说道:“不客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