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八节 代理风云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5416 2019-06-16 10:10:29

  范雪琴扭着柳腰,穿着半高根的时尚皮鞋,的各的各,拿着报表去局里了。

  叶慧瞅着她的背影,心中有点不服气,鼻孔发出“哼”一声同时,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人哪?”声音很小,估计范雪琴听不见。

  坐在一旁的林子珊,听得真真的。但她只当没听见,忙她手里的活儿。

  叶慧不服气,有她不服气的道理,她认为范雪琴小人得志,曾经一个小饭店服务员,攀上高枝,摇身一变,成为局长太太,仗着局长的牌头,为所欲为,视她如空气。

  范雪琴和许志强的一段恋爱史,全局上下无人不知,或许,就是因为两人的身份特殊,才导致人们津津乐道。

  一个是饭店服务员,一个是内科医生,两人又怎么会聚到一起的呢?这得感谢药代,药代就是医药代表,医药代表是负责相关药品推广工作的人员。

  一次医药代表请客,请一线临床医生吃饭,许志强就在其内。当时,他初出茅庐,毕业不到一年时间。

  药代请客的饭店,恰巧就是范雪琴服务的饭店,预定的包厢,恰巧又是范雪琴服务的包厢。

  就这样,两人在某饭店某包厢相遇了,但相遇的人多了去,两人又怎么会搞到一起的呢?

  还是那医药代表惹出来的姻缘。吃饭时,药代为烘托气氛,他甩手一挥,给服务包厢的范雪琴一笔可观小费。

  这是范雪琴自当服务员以来,第一次收到小费,而且小费还可观,至于具体多少钞票?她没好意思当场清点,反正一沓,目测一下,估计比她服务员的一个月工资还要多。

  老话说,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范雪琴收了人家的钱,自然要好好服务药代请来的客人。她使出浑身解数,逗、哄、唱、跳,陪酒,竭尽全力让客人吃得开心,玩得高兴。当然,在陪酒时,和客人难免有肢体接触,比如搂搂抱抱、拉拉扯扯,喝个交杯酒啥的。

  这些男性客人中,唯有许志强是单身,而且还是雏男。所以,当范雪琴和许志强身体碰撞的那一刻,许志强的表现有点羞涩,他神态扭捏,表情尴尬。

  许志强羞涩的表情招致一旁起哄的同行情绪更加亢奋,他们起哄,鼓掌、煽情,高喊服务员现场调教尚未开化的雏男。

  打工妹范雪琴,曾辗转不同行业不同场所,自然见得多经历多,自然对于客人提的要求见惯不怪,就场面应付,逢场作戏,又不来真的,你不当真,人家更不当真,作戏嘛,娱乐而已。一切看在钱的份上,谁和钱有仇啊。

  众目睽睽之下,范雪琴大方地执子之胳膊,与子交杯。在还剩最后一口酒时,却并不急于咽下,抿着一口酒,将她绯红的粉脸贴往许志强涨红的脸,轻启朱唇,把口中的酒缓缓注入许志强口中。

  雏男之身的许志强哪招架得了这阵势,或许酒精的作用,或许范雪琴成熟酮体的强烈刺激,又或许场上的气氛过于热烈,许志强醉了,就此,他倒在了女人怀里,石榴裙下。

  医药代表的无心之举,却导演出一段当今灰姑娘遇上白马王子的爱情故事。灰姑娘范雪琴貌美如花,白马王子许志强有才相貌一般,两人相碰,碰擦出爱情的火花。有情人终成眷属,成就了一段人们津津乐道的佳话。

  范雪琴常感慨,我命好,眼光好,找了个绩优股。

  可不是嘛,许志强的一路迁升,范雪琴也跟着占尽无限风光。

  范雪琴去了局里,办公室只剩下叶慧和林子珊。

  叶慧还没从早会的懊恼情绪中平息,她深切体会到,狗仗人势狗眼看她低的滋味,心中不禁又暗暗骂道,一个服务员,有什么了不起,靠男人吃饭,难不成你男人能当一辈子官?

  她强忍心中不快,脑海中浮起古人说的话:“小不忍则乱大谋”,还有一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当然,叶慧不可能忍那么长时间来洗刷受到的耻辱,三年时间,不,至多五年,我一定要以其人之道还以彼人之身。

  吴莉莉、范雪琴,首当其冲,她把两人的名字刻在了她复仇的黑名单之列。

  范雪琴上她复仇的黑名单,倒情有可原,谁让她狗仗人势狗眼看人低?

  那吴莉莉犯了什么事惹恼了她?也上了她的黑名单,并且是名单之首。两人之间究竟有何过节?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那是叶慧转正后第一年,正逢卫生局机构改革,部门或精简合并,或另设处室。机构改革,势必牵动人员变动,部门人员进行大换血,该分流的分流,该调整的调整。调整中,有部门处室存在人员不足。

  岗位没人,这情况有点严重,万一影响了工作,那产生的后果就不可想象了。缺人,根本不叫事儿。泱泱大国,多的是人,人才济济,前赴后继,老百姓担心的是没岗位。

  于是,卫生局一方面公开向社会招聘人员才,一方面,向分管的下属部门借调人员,以解一时之需。

  疾控中心领导收到卫生局借调两人的通知,丝毫不敢怠慢,即刻召开中心会议,由各科推荐一个名额,由中心领导班子审核,在推荐人员中,选两名业务娴熟,能力较强的同志,向卫生局“进贡”,以表下属单位对上级部门工作的大力支持。

  叶慧也在推荐人员名单之列。吴莉莉推荐的叶慧。

  那么,照这么看,吴莉莉对叶慧应该有恩,加上这次代理科长的授权。而令人相当的不解,有恩之人竟然在她的黑名单之首?这不是恩将仇报吗?

  叶慧难道是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无情无义小人?

  中心的办事效率可谓神速,各科推荐借调人员后的第二天,入选名单就出来了。

  叶慧不在入选名单之中,她落选了,这,出乎她的意料。

  当时,各科推荐中心的借调人员,共五人。五人之中,按照资历、业务能力,叶慧更胜一筹。

  叶慧自己这样认为,科长吴莉莉也这么说。

  吴莉莉说:“我把你们五个人作了一番比较,你入选的概率更大。因为你有担任外企主管的经历,现在的领导,很看重这方面的能力,机会难得,可要好好把握。”

  叶慧听了,自然满心欢喜,也满怀希望。因为吴莉莉所发的言论,不太会是空穴来风,或许,里面有中心领导的意思。她握着吴莉莉的手,感激地说:“吴科,谢谢你的推荐,我不会忘了你对我的好。“

  叶慧看重卫生局的借调,其余四人也一样,大家都心知肚明,借调借调,过个一年半载,就调入局里,成为卫生局一名有编制的职员,也就是人们口中的公务员。

  之前,中心有过几次人才输送,输送去的人员,有的早已是卫生局某处的处长。

  当然,并不是所有被借调的人员,都幸运地能留在局里,也有回来的,但回来的同志,今非昔比,毕竟,在局里和领导共过事,积聚了一定的人脉。一年半载后,也被中心提拔了,提拔为某科的科长。

  落选后的叶慧,心情自然不好受。她有点不甘心,想要问个明白,怎么她落选了?问中心领导,没这个胆量,就算有胆量问,中心领导会怎么想?你在质疑领导班子的决定?

  所以,叶慧断断不能向中心领导发问,自讨没趣不说,反而在领导心中留下一个急功近利的不良印象。

  没胆量问中心领导,那就问吴莉莉,是她推荐的叶慧,这份好意,叶慧记着呢。或许,她知道落选的内幕。

  叶慧问:“奇怪,那两人的条件不如我,怎么吧他们借给局里了?”

  吴莉莉像换了个人,一脸漠然,淡淡地说:“中心领导班子考核后作出的决定,必然有考核的依据。“言下之意,不要太高看自己,领导心中自有一杆秤,我已经尽力而为了。

  叶慧见吴莉莉一副讳莫如深不愿多说的样子,也就不再多问,或许,其中确有不可言说的内幕,又或许,自己技不如人。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之后不久,有同事悄悄向她透露,她没被推荐到局里,是因为有人从中作梗。也就是说,有人挡了她的去路,阻止她前进的脚步。

  原来真的有内幕,而不是她技不如人。那么,阻止她借调卫生局的人是谁呢?叶慧心想,她进单位没几年,没和人结下什么梁子,也没和同事闹过不愉快。

  究竟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可左右中心领导的决策,阻止她前进的脚步,还是有人搬弄是非挑拨离间?

  叶慧逐一排查阻挡她去路的嫌疑人。是中心输送至局里的两名同事?确实,这两人的嫌疑很大,只有黑了别人,他们才能晋级,才能如愿以偿进入卫生局大门。

  随即,叶慧否定了她的推理。她认为被推荐的5人,没有一人能左右中心领导班子的决策。为什么她这么肯定的认为呢?

  原因有二:其一,叶慧是5名借调人员之一,属于当事人,假使她去中心领导那儿贬低别人,而抬高自己,领导会怎么想?领导是傻子吗?明眼人都看得出,你是司马昭之心。所以,借调的同事没一个人会做这么愚蠢的事;其二,据叶慧得知,借调至局里的两名同事,和中心领导既不沾亲也不带故,不然,早委以重任了。

  排除了借调至局里同事的嫌疑,那么,还会是谁呢?叶慧苦思冥想,也理不出头绪来,毕竟,她不是一名真正的侦探家。

  叶慧问透露消息与她的同事:“我与人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她为何这么对我?那人是谁能告诉我吗?”

  同事却话锋一转,诡秘地说:“我也是道听得来的,听说了,就给你提个醒,日后好留个心眼。”再问,同事一溜烟地走了。

  叶慧琢磨了半晌,突然,灵光一闪,一人反常的表现浮于脑海,吴莉莉?前后表现反常,难道是她阻止叶慧被借调至局里?

  不可能啊,当初她举荐的,私下还说,五名推荐人选中,她的可能性最大。吴莉莉这样讲,一定不是空穴来风。

  当时把叶慧感动的,以为遇到了贵人,没想到,这是她设的一个局,故意放的烟雾弹,迷惑叶慧纯真的心。正是既当婊子又立牌坊,把她当什么了?弱智还是傻子?

  但叶慧仅仅是猜测,无真凭实据,退一万步讲,如果有人从中调和,说出冠冕堂皇理由阻止她借调至卫生局,那又能怎样?最终的决策,还在中心领导班子,难道她能操控领导层?

  思前想后,也别无他法,叶慧只好放下心中不快,装得若无其事,听从吴莉莉的调配。但心中的疑团一直郁结于心,就像同事所言,以后要多长个心眼。

  哎,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啊。

  因为吃过哑巴亏,所以,作为老乡的叶慧,就善意提醒杨晓敏,“你不要被吴莉莉的表象所迷惑,她的手段可高明着呢,别人把你卖了,你还帮人家数钱。”

  话点到为止,因为没有认证物证。说的太直白,有搬弄是非中伤旁人的嫌疑。如再传到吴莉莉耳朵,那她岂不要吃不了兜着走。

  之后,叶慧再没和杨晓敏说过吴莉莉的半句不是,不然,此次她屁颠屁颠的跟着吴莉莉出差,又共住一室,为巴结科长,表明她的感激和忠心,说不定会出卖自己,人心叵测。

  看来,杨晓敏不可能和自己一条心了,但,杨晓敏又何尝与她心心相印。叶慧自嘲地摇了摇头,吐槽自己,纯属自作多情。

  相互利用,逢场作戏,谁不会啊。吴莉莉利用出差,欲拉拢杨晓敏,那我就和林子珊套近乎。

  现在,正是好时机,范雪琴去局里还没回,估计,上午是不会回单位了。办公室只有她和林子珊两人,中午,请林子珊吃饭。

  不可忽视每一个人的力量。之前,她太大意了,根本没把林子珊放在眼里,心想,新进的员工,有啥能耐的,还不得靠前辈传帮带,但,这是企业的用人和管理法则。

  能进入事业单位的,一般都不是普通人,要么,有深厚的背景,要么,有非比寻常的才能。活生生的例子就有,比如范雪琴,比如自己,还不是靠着关系进入的疾控中心。

  那么,吴莉莉,杨晓敏以及林子珊呢?谁知道是凭关系还是实力,反正,都不是省油的灯。

  叶慧抛橄榄枝了。临近中饭时分,她款款走向林子珊,邀请她中午一起吃饭。她对着还忙碌工作的林子珊说:“子珊,中午,我们外面去吃饭吧,改善一下伙食,我请客。”

  林子珊正在赶通讯稿子,赶昨天卫生局领导来中心调研的一篇通讯报道。撰写通讯报道这活儿,半年前,吴莉莉布置给了林子珊。

  其实,林子珊不擅长写通讯稿子,也不喜欢写。虽然,有深厚的文学功底。空闲之余,时常兴起,写诗或散文,把自认为拿得出手的,投给报刊杂志,没想到,真发表了。

  撰写通讯报道,不同于抒写诗歌散文,更不同于临床病历书写。抒写诗歌或散文,大都抒发作者的心境、体会,情感,一般即兴创作,所谓的“灵感”。临床病历书写,又相对容易,因为病历有模版,只要把患儿的发病原因、病情特征,像做填空题,填入病历格式即可,不需要写作技巧,也不用修饰用词。

  不喜欢写,也要写,因为这是工作。吴莉莉说:“在机关事业单位,人人都要会写通讯报道,不擅长,更要多写多学习。”

  既然是工作,那就得认真对待。一年多的用心学习,加上原有的文学修养,林子珊撰写通讯报道的能力大大提升,有两篇竟然获了奖,一篇获区一得奖,一篇获市二等奖。获得如此成绩,疾控中心也仅她一人。

  通讯报道写得如此之好,那么,人事总务科所有的通讯稿,就非林子珊莫属了。

  关于局领导调研的这篇通讯稿,作为科长的吴莉莉,那更得要上心,宣传领导工作,自然,要写得出彩一点,这相当于拍局领导的马屁。

  所以,吴莉莉出差前,再三叮嘱林子珊:“报道迅速及时,内容真实、意义深远,有指导性,重点突出,简明扼要。写好,发我邮箱,我看过,你再发至卫生局信息科。”

  吴莉莉动一动嘴皮子,却苦了林子珊。局领导的调研,仅十几分钟时间,简短讲了几句话,又匆匆赶去别的单位,就像过个场走个形式。

  要把这十几分钟时间,写出一篇客观真实,有新意、立意,还要不落入俗套600字左右的稿件,这难度着实太。

  所以,林子珊毫无察觉叶慧的到来,以及说的话,她正沉浸于通讯报道的创作中。

  叶慧见林子珊没反应,只得提高声音,边唤边拍她的肩膀,“子珊、子珊,和你说话呢。”

  这下,林子珊终于回过神来,她抬起头,看到叶慧站在面前,赶忙立起身回答:“啊?叶老师,什么事儿?”

  叶慧展开明媚的笑容,和颜悦色地说:“你来我们科室一年多了,还没和你聚过聚,中午,我们外面吃,我请客。咱姐俩说说话。”

  林子珊不明叶慧请客就里,推辞道:“哦,叶老师,不好意思,我正在赶通讯稿,时间有点紧,想利用中午时间,尽快把它完成,叶老师的好意,我心领了。明天,我请叶老师吃饭。”

  叶慧见林子珊不识好歹,便露出不悦神色,说:“工作是要做,但饭也要吃啊,大脑没能量补充,你怎么写得出来?还是不给我面子?”

  林子珊看着叶慧不悦的脸色,一时语塞,竟然不知如何回复,还没等她想好措词,叶慧又说话了。

  “就这么说定了,你先忙,饭点的时候,我叫你。”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谢谢,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林子珊不再推辞,不然的话,显得她太不识相,太不知好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