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六节 因公出差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3208 2019-06-13 15:21:13

  会议日程三天,周四下午报到,周五全天会议,周六上午离场,会议地点靠近外滩的一家四星级宾馆。

  苏州与上海是近邻,车程仅一个多小时。所以,吴莉莉和杨晓敏上午照旧单位上班,用过午餐后,两人前往火车站,坐火车出行。

  报到的当晚,两人在宾馆内溜了一圈,熟悉一下地形。宾馆成连体式的两幢大楼,前面一幢十一层,后面一幢十七层,她俩所住后面一幢12楼505房间。

  两幢大楼中间有个天井式花园,花园面积不大,但布置精致小巧,景观错落有致,融进了江南园林元素。有亭台楼阁流水小桥;有假山飞石松柏翠竹,池内清水涟漪,锦鲤悠游,楼阁内三三两两游人喝茶闲坐。

  入住后面一幢的客人,要通过大厅,穿过花园,再往左经一狭长通道,通道地面铺着雅致的绿式绒毯,绒毯上有点缀粉色小花,一尘不染,不像是给客人行走的,倒好像是观赏用的幕布。

  会议用餐室,被安排在大楼前面一幢的二楼西侧,会议室在同一层,二楼最东侧,场内可容纳500人。

  入住的房间,布置的极具格调和人文化。虽说,四星级宾馆的布局和设置等都有相关行业标准和要求,但每个宾馆都会融入各自特色,这些特色,除了与当地的人文环境相映成趣外,还有一些细节,这些细节有可能就成为宾馆宣传的品牌,同时,也能让住过的宾客津津乐道,真正的体验宾至如归胜似居家的感觉。

  杨晓敏第一次出席全国性的疾控会议,也是第一次入住这样有档次的四星级酒店。其实,从小到大,外出的机会也不少,或和父母跟团旅行,或和同学自助旅游,但所住的酒店,基本上只能算一个落脚栖息的场所,能省则省,毕竟,自费旅行的成本不低,。

  让杨晓敏感到印象深刻的,是房间内的一些小摆设,很温馨,很有情趣,有家的氛围,家的味道。

  窗明几净的落地蓝褐色玻璃,配以米白色的落地窗帘,一盆青翠欲滴的吊兰悬挂在窗的一侧,在风的轻拂中,垂下的枝叶像一个绿色的小精灵轻轻跳跃。蓝褐、青绿和米白,构成颜色分明的图案,让人视觉清亮,心情宁静悠然。

  房间内除了摆放该宾馆及城市的宣传册子之外,在两侧床头柜上还各放了一本杂志,一本《读者》,还有一本《中医健康养生》。

  酒店方选择这两本杂志摆放在酒店房间内,或许已经在市场上做过统计。杂志《读者》被誉为“中国期刊第一品牌”,很多人还把《读者》看作是中国人的“心灵读本”。杨晓敏也喜欢看,高中期间,曾订阅过《读者》,直至高考结束的那一年,现在回想起来,高考超常发挥,除了本身的刻苦努力之外,《读者》对她的身心抚慰也功不可没。

  健康与长寿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之一;健康是人类最大的财富。随着人类社会的日益繁荣与进步,精神活动的丰富多彩,物质生活的极大提高,人们对健康的渴望越来越迫切,因此也越来越重视学习并遵循养生之道。

  中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而中医养生,就是指通过各种方法颐养生命、增强体质、预防疾病,从而达到延年益寿的一种医事活动。因此,传统的中医和中医文化,已经深深地植根于中国人的生命世界之中,流入血液,成为中国人的生理和哲学思想的重要支柱。

  一本被称作心灵读本,另一本健康养生刊物,身心结合的两本杂志。从这小细节上,可反映酒店管理方对待宾客的良苦用心。宾至如归,家的感觉,家的氛围,或许,就体现在这些小细节上。

  用过晚餐后,两人步行到了外滩,仅十分钟时间。外滩,游人如织,它是上海的风景线,游客到上海观光的必到之地。

  吴莉莉每次来上海,也必到外滩一游,而每次游历,又总有不一样的感受和体会。

  外滩景区最大的特色就在于被称为“万国建筑博览”的建筑群,鳞次栉比地矗立着各种风格各异的大楼,有文艺复兴式、新希腊式、美国芝加哥学派、巴洛克式……再现了昔日“远东华尔街”的风采,处处散发着浓郁的异国情调。外滩建筑在泛光灯的映射下,更显得晶莹剔透,闪闪发光,犹如用黄金砌成的,好像在向游客诉说着上海的历史。

  夜晚的黄浦江,像一个沉睡的少女,宁静又甜美。她是上海的母亲河,像一条黄色的飘带,把老城和新城连在一起。横跨在江面上的南浦大桥,就像她修长脖颈上的珍珠项链,吹拂的江风,像是它温柔的双手,轻轻的抚摸每一位游客的肌肤。

  杨晓敏有些兴奋,举起手中的手机,把上海滩华丽的夜景尽收在手机方寸之间。她又拉着吴莉莉一起玩自拍,表情时而呆萌,时而风情,和在单位沉默少言的样子判若两人。

  吴莉莉毕竟是科长,又工作多年,在事业单位的氛围中练就了一副职业化的表情,那副职业化的风姿,至少比她的实际年龄要大十岁。

  现在被杨晓敏拉着一起玩自拍,做奇出怪样的表情。吴莉莉不太习惯,但又不想扫她的兴,就象征性地以微微一笑配合对方的各种卖萌。

  杨晓敏手机中定格的两人,一个俏皮活泼,表情呆萌,一个贤淑优雅,神情端庄,很反差的组合,看上去不像是同龄人,倒更像是母女。

  回到酒店房间,差不多将近十一点;两人洗漱后躺在床上。或许还处于兴奋中,就一边翻阅酒店方给顾客准备的杂志,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杨晓敏开启了聊天话题。

  “吴科,谢谢你。”杨晓敏简短的一句话,包含了她内心对吴莉莉的感激之情,包括了日常工作中她对她的提携,以及这次的会议之行。

  吴莉莉头也不抬,仍旧翻阅着杂志,轻描淡写地说:”小杨,不用客气,这是工作上的安排。”

  一句“工作上的安排”,滴水不漏地表明她的公正和公平,也体现她很有素养的为人和处事态度。

  杨晓敏越发觉得吴莉莉的处事方式与众不同,不像有些领导,常常会把对你的好,或者,工作上给你的一些便利,时不时挂在嘴上,提醒你不要忘恩负义,要饮水思源。

  杨晓敏极其拎得清,又善察眼观色,而她的察眼观色和林子珊的辨色有质的区别。

  林子珊冷眼旁观,透过现象看本质,当然,这并不是她刻意想探究,归根结底,四年的临床儿科医生看病积累的经验,导致她超于常人的观察能力,这种能力,也给林子珊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她洞察一切,心知肚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各自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演技有时拙劣,有时出彩。那她自己呢,又何尝不是别人眼中的戏子,或者小丑。正如卜之琳的那首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在桥下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科长,你看,那吊兰,多美,多有生命力。”杨晓敏马上话锋一转,视线转移到窗口那盆生机盎然枝叶繁茂的盆景上。

  “这是常春藤,不是吊兰,吊兰的叶子有点像竹叶。”吴莉莉轻笑地纠正杨晓敏。

  “啊?不好意思,我是花盲。”杨晓敏下意识地吐了一下舌头。她在做错事或说错话后,就习惯性地吐一下舌头。这个动作,在有些人看来,很可爱,但也有人认为做作,恰巧应验了那句话,各花入各眼。

  “小杨,什么时候喝你的喜酒?”吴莉莉冷不丁地抛出这一句。

  杨晓敏处于热恋期,只是婚讯尚未公布,这在科室乃至整个单位,早已不是秘密,人尽皆知的了。

  作为科长的吴莉莉,对同事表示一下关心或慰问,纯属情理之中,只不过,平常的工作中,不太适合过问别人的私事。

  “打算年底结婚。吴科,到时你一定要来参加啊。”

  近期,杨晓敏确实正和男友筹备年底结婚事宜,但这一切,都是男方家在操持,包括婚房,婚庆公司选定,酒店预定等等。杨晓敏像个甩手掌柜,偶尔,发表一下她的观点。

  当然,这得益于男友是本地人,男友家亲戚朋友多,很多事情不需要准新娘操劳。杨晓敏乐得清闲,随男方怎么弄?她就二个字“好的”。男方父母对准儿媳的态度赞不绝口,夸她脾气好,性格随和,会做人。

  “筹备婚礼,是个累活,小杨,需要拿休息,提前和我说,我一定准假。”吴莉莉想起了她和男友筹备婚礼的那段日子,一个字“累”。

  吴莉莉老公是外地人,所以,筹备婚礼就以女方为主。虽然,她父母担当了主力,但还是有一些环节要吴莉莉亲力亲为。那段时间,吴莉莉足足瘦了十斤,穿上婚纱的那天,她略显清瘦的身材在婚纱的凸现下,倒更显得楚楚动人,风姿绰约。或许,每个女人一生中最美的时刻,就是穿上婚纱做新娘的那刻。

  “嗯、嗯、嗯。”杨晓敏感动地不知所以,连连点头,竟然重复用了三个叹词“嗯”,来表达她此刻心情。

  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其它的差不多都准备好了。下月初拍婚纱照。”

  “祝贺你,小杨。”吴莉莉由衷地给予她最诚挚的道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