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四节 闺蜜情深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5376 2019-06-11 16:48:35

  林子珊租住的房子,面积不大,仅一居室,40来平米。但对于单身人士而言,有下榻处,有吃饭洗澡地,便不错的了。林子珊也这么想,大一点的房子,租金贵不说,搞卫生也费力。反正她一个人住,小有小的好处,正如唐朝诗人刘禹锡所作《陋室铭》一诗,其中一句“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用现在的话理解,自得其乐即可。

  从中介处租来的房子,装修较为简单,白水粉刷的墙壁,灰色地砖铺的地面。林子珊租住后,花了些钱,把客厅及卧室墙壁贴了墙纸,墙纸图案为白色和粉色相间的格子,还配上了同色系的窗帘。房间在窗帘、墙纸的粉色衬托下,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少女气息。

  芳龄29岁的林子珊,早已过了少女时代,但她内心依然是一颗少女心,一颗憧憬美好爱情的少女心。

  沈忆眉一踏进屋子,就向林子珊开炮,她连声道:“哇呀呀,什么调调啊?如梦如幻,童话世界吗?傻妞,傻公主,你多大了啊?哎呀,早知道带个玩具给你,芭比娃娃,浣熊布偶。“不幸,开的玩笑话,被她言中了。

  客厅的沙发上,一只特大的粉色浣熊布偶,正面朝屋门入口,正襟危坐,一副恭迎宾客的谦谦姿态,尤其那双黑色眼睛,像深不可测的一潭井水,在灯光的映照下,泛着黑黝黝的亮光。

  沈忆眉看到浣熊,笑得更欢了。

  两人倒在沙发上,抱着浣熊,不着边际的说了一会儿话。或许路途颠簸的劳累,或许倒时差,沈忆眉在沙发上睡着了。

  喝饱睡足的沈忆眉,神采奕奕地出现在厨房间。她穿着时尚,笑颜如花,一派明星范儿。

  她如此装扮现身厨房,是录制烧菜节目吗?还是为谁展示她姣好的面容火辣的身材?

  录制烧菜节目那是不可能的了。沈忆眉不会烧中国菜,嫁做美籍华人妇移居美国后,中国菜更不用学烧了,就随乡入俗,学做几样美国人常吃的西点,西点学起来比较容易,如三明治、烤面包及牛排,也仅仅这几样,至于蔬菜,洗洗干净,蘸点调料,像牛、羊一样生吃,简单、省力又营养。

  难道沈忆眉不喜欢吃家乡菜?那倒不是,试问,世上有谁不喜欢吃中国菜?食在中国,国人的饮食文化无国能敌。

  沈忆眉不但喜欢吃,还是个吃货,但她懒得学烧。所以,她不惜花费空中昂贵的交通费,频繁飞回故居,原因之一,为了她的口欲,一解心头之馋。

  中国菜,她懒得学烧,但她却另有一技之长,她会煮咖啡。她煮得咖啡不但香浓美味,还细腻润滑,连出生于美国长于美国喝咖啡长大的戴维斯,也夸她煮得咖啡口感好,味道纯正,喝了她煮得咖啡,再喝其它的咖啡,如草芥了。

  沈忆眉现身厨房,准备大秀她的现煮咖啡技艺,她让林子珊把她制作咖啡的过程,用手机录下来,她一人分饰两角,一边操作,一边解说。还玩笑地说,现场直播,免费授课哦。

  林子珊笑着回答:“行,我录下来刻成光盘,到时,我摆摊卖碟,吆喝美女现煮咖啡录像带。大家走过不要错过,包你看了终身不后悔,有养颜、治病、避邪、驱鬼等功效。”。

  林子珊学摆摊人吆喝的语腔,逗得沈忆眉哈哈大笑,手中的勺子差点掉在地上。笑完,举起勺子,作势打林子珊,笑骂道:“好你个小蹄子,一年不见,嘴巴子练得溜顺啊,竟调侃起老娘来,看老娘怎么收拾你。”

  两人说笑着又打趣了一番。

  言归正传。

  沈忆眉回归厨房,端正身姿,浅笑吟吟面对手机镜头,露出一口洁白细密的牙齿,两道弯眉,杏眼含春,丹唇轻启,她的开场白是这样的:

  “你想跃身于上层人士吗?你想成为一名精致优雅的女人吗?亲爱的姑娘们,一起来动手吧,一杯美味的咖啡,让你激情四射,让你风情万种,让你魅力无敌。”

  一番撩人诙谐的语调,和不无夸张的美式肢体语言,把林子珊逗笑得花枝乱颤,举在手里的手机微颤不止,视频中的沈忆眉瞬间跟着晃动起来,且十分的模糊。

  林子珊赶紧收住颤动的身子,对沈忆眉一脸媚笑,喊道:“停,停,宝贝,再来一遍。”

  沈忆眉杏眼圆睁,朝她怒视眈眈,但仅仅几秒钟时间,又莞尔一笑,轻启丹唇:

  “你想跃身于上层人士吗?你想成为一名精致优雅的女人吗?亲爱的姑娘们,一起来动手吧,一杯美味的咖啡,让你激情四射,让你风情万种,让你魅力无敌。”

  林子珊手持手机,不时变换镜头角度,时而聚焦视频中女主角生动的面部,时而定格她手里煮咖啡的动作和器皿。

  沈忆眉华丽变身一名专业咖啡师,一位贤良淑德家庭“煮妇”。

  “制作美味咖啡的第一步,准备材料:咖啡豆、咖啡机:选择自己最适合,也最喜爱的咖啡煮法,是享受DIY煮咖啡乐趣的首要条件。”她停顿了一下,问林子珊,“知道DIY是什么意思吗?”

  林子珊一脸茫然,摇了摇头,故作小学生状认真地回答:“报告老师,不知道,请沈老师解释,什么是DIY?”她知道常见疾病的英文缩写,可以说是张口就来,ARDS是急性呼吸窘迫综合症,Acute Respiratory Distress Syndrome、CAD是冠心病,coronary artery disease、DM是糖尿病,diabetic mellitus、GU是胃溃疡,gastric ulcer等等,真不知DIY是什么玩意儿?或者是什么名称的缩写?

  “DIY,Do It Yourself,就是自己动手的意思。”沈忆眉顽皮地展开了明媚微笑,耸了耸肩,一字一顿的重述了一遍“Do It Yourself”。

  “第二步:一杯咖啡里,98%以上成分是水,水的重要性无庸置疑!如果你使用不好的水煮咖啡,即使用最好的咖啡豆也是白费力气。因为差劲的水能够毁坏最好的咖啡。”

  “啊?这么讲究,那要用什么样的水煮咖啡,我这儿只有自来水。”林子珊泄气地问,她不知道自己一直喝的自来水,是否适合沈忆眉式的的煮咖啡标准。

  “煮咖啡与泡茶一样,避免使用蒸馏水,如果您所在的地方自来水品质不佳,那么,使用干净的山泉水,也是个理想的方法。当然,山泉水煮咖啡不太现实。“

  沈忆眉说完,用玻璃杯取了一大杯自来水,转过身,面对手机镜头,继续演示。

  “第三、第四步很关键,咖啡豆和水温。咖啡豆,要足量,使用太少,咖啡粉淡而无味,但也不用一次放太多。还有水温,水温很重要。“

  “什么是足量咖啡豆,水温多少?有标准吗?”林子珊问。

  沈忆眉望着林子珊一脸认真呆傻模样,咯咯笑出了声,“子珊,你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较真好学。”

  林子珊没有喝咖啡的习惯,倒不是她不喜欢喝。学生时代,兜里钱不多,还是父母供给的,拿着父母的钱,去咖啡馆喝咖啡,她万万舍不得。父母挣得都是血汗钱,辛苦一年,除了能供女儿学费,就所剩无几了。

  咖啡馆里喝过几回咖啡,但都是别人买单。偶尔,考试复习期间,为醒脑提神,就在学校或街边饮料小店,买较便宜的咖啡饮料。

  饮料店的咖啡口感,自然,和咖啡馆售出的咖啡,味道大为不同,相应地,咖啡馆一杯咖啡的价格,像林子珊这情况的学生,有点受用不起,喝了,心,隐隐作痛。

  大学期间,被沈忆眉软磨硬泡硬拽去当电灯泡,约会地点,常选在咖啡馆。咖啡馆环境优雅,安静,空气中弥漫一股淡淡咖啡香味,舒缓的背景音乐,有意无意拨动人的心弦,这,确实是谈情说爱的好地方。

  就是在陪沈忆眉咖啡馆约会,林子珊品尝到了不同品种的咖啡,像蓝山、摩卡、拿铁、卡布奇诺,它们的口感,各具特色,也各有千秋,自然,一杯咖啡的价格不菲。相比,街边饮料店的咖啡,只能算含有咖啡精的糖水了。

  有人比喻咖啡,像苦与甜的人生,也有人把它比喻为爱情,甜蜜涩苦的爱情。林子珊没尝过爱情的滋味,她不能想象,人生是什么味道,对于她这个年龄段来讲,也无法总结,但咖啡的那种丝滑,涩苦和微甜,却一直留存在林子珊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林子珊心想,假如人生和爱情,真如人们描绘成咖啡的味道,那岂不是一件美事。工作以后,林子珊空闲时,独坐咖啡馆,一本书,一杯咖啡,静静享受静谧时光,但只是偶尔。品味一杯价格不菲的咖啡,对于她当时的工作收入,仍旧有点小心疼。

  “咖啡的标准用量是:用两平匙(约15克)咖啡豆(粉)煮一杯(约180cc)咖啡。”沈忆眉继续着她的现场直播。

  “哦,那水温呢?”林子珊又问。

  “一般而言,最适合冲煮咖啡的水温度在摄氏88~94度之间,避免使用刚沸腾的滚烫开水来冲煮咖啡。水烧滚以后静置1~2分钟再用来冲煮咖啡。”

  “这么多的讲究呢。”林子珊感叹地说。

  “注意,注意。”

  沈忆眉像卖关子似的强调语气,望着手机镜头,故作神秘。

  林子珊瞪大双眼,目不转睛盯着沈忆眉。

  沈忆眉忽莞尔一笑,说:“一杯浓香扑鼻的咖啡鲜香出炉了,咖啡煮好后要及时享用哦,因为煮好的咖啡风味会逐渐散失,并且走味。”

  上了当的林子珊,咯咯笑起来,手机随手搁在餐桌上,抱住沈忆眉,在她的脸颊上用力亲了几口,不无崇拜地发出感慨:“忆眉,你太厉害了,什么都会,爱死你了。”

  沈忆眉一脸得意,很享受林子珊对她的崇拜,她捏了捏林子珊的鼻子,说:“好了,宝贝,尝尝我制作的咖啡吧,还请多提宝贵意见哦。”

  沈忆眉一边说,一边解下围裙,端上煮好的两杯咖啡。

  咖啡杯是沈忆眉从美国带来的,一套,四个杯子,杯子不大,150ml左右的容量,配四个小汤匙,玻璃材质,颜色淡紫,像水晶一样透明。

  沈忆眉说,好马配好鞍,好咖啡也要配对的杯子,咖啡杯的颜色,大小,对咖啡的饮用体验有影响。

  淡紫色的杯子,醇香的黑浓咖啡,小汤匙轻轻的搅动几下,热气伴着咖啡的香气,在林子珊不大的客厅里缭绕。

  林子珊模仿起沈忆眉的动作,十指纤纤,左手端起杯子,闻一闻,醇厚的芳香透过鼻孔,沁入心田,抿一小口,浓香,丝滑而不腻,苦中微甜,入口,入胃,入血,入神。她从没喝过这样极品的咖啡,一饮,就上瘾了。

  两人窝在柔软的沙发里,一边品味,一边说着私密话。

  “怎么不要个宝宝?先说好了,我要做宝宝的干妈。”

  “好啊,那你得赶紧结婚,不然,孩子出生后,只有干娘,没有干爹,那不成。”

  “行,我赶紧找人嫁了,等做宝宝的干妈。你也要加快进程,”

  “不是想生孩子,就能如愿的。”沈忆眉叹了口气。

  “怎么回事?”林子珊关切地问。

  “其实,结婚半年后就想要孩子的,但一直没怀上。”沈忆眉幽幽地说:

  “看医生了吗?”

  “看了。去年回北京时,找了同学符佩玲,她在第五医院妇产科。”

  “有问题吗?”

  “一侧输卵管堵塞,受孕概率就减小,付佩玲建议我做输卵管疏通术,我怕疼。”

  “戴维斯催得急吗?“

  “他没有。但是,他妈妈明里暗里说过几次,想早点抱孙子。“

  “她妈妈的态度,会影响你和戴维斯的感情吗?“林子珊有点担心。

  “目前没有,每次婆婆问起,戴维斯就说我们还年轻,生孩子这事,就顺其自然。“

  “要不,找付佩玲?“

  “再等等吧。说说你,另一半有眉目了吗?“沈忆眉转移了话题。

  “有眉目,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子珊,处了男友,如果,不准备要孩子,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不要像我这样,现在想要宝宝了,却不能如愿。”不知道沈忆眉是追悔呢,还是想起了大学里的那段恋情。

  那是她的一段初恋,也不能算初恋,初恋发生在高中期间,和班上的一位男同学相恋,当时,在学校闹得沸沸扬扬,恋情直续到高中毕业。后来,各自进了不同大学,曾经那段青涩的感情,就不知不觉无疾而终。不久,彼此又开展了新一轮的恋情。

  沈忆眉恋上了高年资不同系的学长,她爱得投入,炽烈,卑微,懵懂中,她的初夜,交付给了那位男生。或许年轻不懂事,或许激情来的突然,未做好安全措施,意外也就此发生。

  林子珊陪沈忆眉去医院做了人流,做完后,医生语重心长地对沈忆眉说:年轻人不能一时冲动,最终受苦的,还是女人,要懂得保护好自己。人流有风险,或许以后,想要生孩子了,却不一定能怀得上。

  医生的话应验了,沈忆眉迟迟不见有孕,想必就是那次人流惹得祸。

  沈忆眉的担心完全多余。

  虽然林子珊至今还是处子之身,不单是处子,连一场正儿八经的恋爱也没谈过。但人家好歹临床工作多年,没吃过猪肉,难道没看过猪跑吗?

  林子珊工作第一年,轮转于妇科,亲手为那些未婚先孕的年轻女孩做过人流。每次手术结束后,她一遍遍重复前辈的话,告诫那些不谙世事的女孩,激情需谨慎,措施要做好,人流有风险。

  那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再者,身边有沈忆眉这样活生生的例子,不也是最好的佐证吗?

  林子珊有过几次相亲,但像例行公事,程序式的,看电影,吃饭,逛公园,淡而无味,最后就不了了之。

  “这哪像谈恋爱啊?”林子珊说。

  沈忆眉笑了笑,又捏了一下林子珊的鼻子,然后,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说,“谈恋爱约会,无非那老三样,吃饭,看电影,逛公园。难不成还有其它新的恋爱花样?不见得一开始,就直接拥抱接吻上床。再者,感情要慢慢培养的,你以为人人都可能有一见倾心一见钟情的机会?当然,我例外。”

  “是啊,我们沈大小姐的恋情,不是一见钟情,就是一见倾心,可谓轰轰烈烈,地动山摇,天崩地裂。”林子珊咯咯地一阵坏笑。

  “小妮子无法无天了,三番五次的取笑,看我怎么收拾你。”沈忆眉作势挠林子珊的咯吱窝,以示惩罚。

  林子珊没闪躲,任凭沈忆眉在她身上挠来挠去。她手托香腮,双眼微闭,幻想着心中的白马王子,那个令她芳心像小鹿似碰撞的男人。

  “和他一起,不管做什么,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此地无声胜有声,我懂他,他懂我。”她喃喃地说。

  沈忆眉望着一脸憧憬的林子珊,有些心疼,便打趣说:“子珊,你就嫁给我吧,瞧,我们相处得多和谐,我懂你,你懂我。”

  她真的不太放心把单纯的林子珊交给别的男人,或者二女一夫,效仿娥皇女英,共侍一夫。沈忆眉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也足够让她自己吃惊的了。

  林子珊笑个不停:说:“我对女人没兴趣,你的那位,说不定正朝思暮想你呢,我可不敢。”她故意把兴趣两字拉长了调。沈忆眉明白林子珊拉长调的含意,不就是性趣嘛。

  两天快乐的时光,一瞬即逝。沈忆眉飞回美国了,临别时,她对林子珊说:“我有个美国朋友,单身,和你年龄相貌相当,也是美籍华人,或许,你会对他一见钟情。”之前,沈忆眉给林子珊介绍过几个老外,但都被她一口回绝了,她说,东西方文化有差异,担心彼此适应不了。

  闺蜜的一片赤诚之意,林子珊自然要领。她笑着说:“期待啊,到时给你吃十八个蹄髈,让你变成胖大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