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你好,林子珊

第二节 人事纷杂

你好,林子珊 姑苏子曰 5392 2019-06-09 10:56:56

  林子珊被安排到了人事总务科,收发、起草、复印文件;采购、发放单位所需的日常物品。所做的事务,像打杂人员,又像一位管家。

  何谓人事总务?顾名思义,有人事,还有总务,类似家庭的管家、总管,做的是些杂事、琐事,什么人什么事都沾点边,工作看似轻松,但要做好,却也不易。万一,有一个环节没衔接好,吃力不讨好不说,有可能影响单位一个事件或一项工作的运转,那这个责任就大了。

  但这些日常事务,对林子珊而言是小儿科。当然,这小儿科含义,并不是小孩患病后去医院看病的小儿科。这里的小儿科,也可叫小菜一碟,比喻容易做的事情。恰巧,林子珊当过整整四年小儿科医生。

  或许,就因为她有儿科医生的经历,练就了一副细致、耐心的性格,及敏锐的观察力。所以,不到半月的时间,林子珊就适应了人事总务科安排给她的工作,且得心应手,有条不紊。

  人事总务科,连科长在内共五人,清一色女性。

  科长吴莉莉,年纪比林子珊还小一岁,说起来,两人竟是同门师姐妹。林子珊所学临床,吴莉莉是预防医学专业,她们同校同医学部,但不同系,吴莉莉比林子珊低一届。

  常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五个女人,岂不吵翻天了。其实不然,人事总务科并不热闹,相反还显得有点冷清,不是冷清,应该是冷淡。刚开始,林子珊对冷漠的氛围,有些许不适应,但仅仅是有一点儿。

  呆惯了医院嘈杂的环境,尤其乡镇医院的儿科,一个孩子入院,拖家带口,除了孩子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架势不得了,形容得难听点,和农贸菜场没两样。

  孩子的哭声,父母的哄劝声,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心疼声,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那般清脆和嘈杂,嗨,怎一个“闹”字了得。所以,大部分从儿科走出来的医生或护士,嗓门都很大,嗓门大,却不代表不温柔。

  林子珊属于小部分人士,嗓门不大。上班除了给孩子看病,写病历,空闲时间,就躲在办公室看专业书,和同事也不火热地打成一片。所以,四年的儿科生涯,除了业务发生很大的变化,其它方面,一成没变,就像刚毕业出来的医学生。这诚然和她的个性有关,又或许,还没被儿科嘈杂的大环境潜移默化。

  同一屋檐下的五个女人,很少交流,偶尔说上几句话,也是由于工作,就好像连说话,也是应付工作的一部分,说出的话,像程序性的,就和电脑一样,机械、冷漠,没有温度,没有感情。

  有时,静得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还有敲打键盘的声音。各自在自己的位置,盯着电脑,敲着键盘。不知道是真得忙于工作,还是做别的事情。就这样,三个女人一台戏的老话,被人事总务科五个职场女性,完全颠覆了。

  时间一长,林子珊渐渐嗅出游离在人事总务科上空的一丝火药味,火药味不浓,像冥火,或暗或明,或远或近,或左或右,或有或无。

  林子珊不喜闹,不多口舌,但活多做。多干活,不是抢着把同事的活儿揽过来,同事不会对你感激涕零,相反,你有僭越之嫌疑,有抬高自己贬低同事之动机。

  她多干活,就是把科室里打水抹桌子搞卫生的活儿,包揽了下来,再隔三差五,在同事办公桌上放一支花,有时玫瑰,有时茉莉,有时白玉兰,有时康乃馨。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林子珊所做这些活儿,都是趁科室同事还没上班前完成的。这得益于医院的作息制度。所以,等同事陆续上班,看到的是干净整洁带着芳香的办公室。

  一段时间下来,科长吴莉莉、范姐及其他人,表面上没说什么,但心里都对林子珊的表现感到满意。

  范姐,芳名雪琴,是科里的老人,说她是老人,并不是指她的年纪有多老。她芳龄正四十,不惑年纪,属于中年人的行列。但在人事总务科,她的年龄确实是最大的,资历也是最老的。还有一个原因,范姐的爱人,是卫生局副局长,大伙儿的顶头上司,谁都要敬她三分。所以,疾控中心上下,都尊她叫范姐。

  科长吴莉莉也一样,敬畏范姐的同时,还不时献殷勤。用两个例子来佐证她讨好范雪琴的一些行为。

  单位的工作午餐,是统一订的外送盒饭,因餐费标准不高,所以,盒饭的品质、口感就大打折扣,但大伙儿也习以为常了,好吃就多吃一点,不好吃,就少吃一点。有挑食的同事,索性自己带饭,或者,去外面吃。

  吴莉莉也属于挑食的一列,她在自带餐或外面就餐时,常常帮范姐带上一份,趁科室没人,或别人不注意时,偷偷递给范雪琴。这是她讨好范雪琴行为之一。

  行为之二,吴莉莉每次出差,总会带一些当地特产给大伙儿分享,范雪琴除了和大伙儿一起分享特产之外,还有额外一份礼物,如围巾、珠宝类的饰品。

  当然,吴莉莉的这些小动作,都是背着耳目,悄悄地进行,但时间久了,总会露出些蛛丝马迹来。或者,恰巧被谁无意之中瞅见了吴莉莉的小动作。再者,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范姐属于心直口快之人,言者无意,自己泄露也未可知,而听者,就有心了。

  其实,吴莉莉这样做,无可厚非。她一科之长,年纪又轻,要是攀上局长这棵高枝,那她的前程,岂不是锦绣灿烂了?说不定私下还有更大的动作呢。

  果真,没几年,吴莉莉被调去档案局任处长一职,至于和局长有没有关系,大伙儿莫衷一是,各有说辞。当然,这是后话了。

  后话,还有更意想不到的事发生呢。

  吴莉莉对范姐的尊敬,细心之人能看出些端倪,她表面上尊敬,骨子里却对范雪琴是有些轻视的。

  林子珊细心之人,偶然间,捕捉到了吴莉莉对范雪琴谦恭态度的背后,还有另外一副表情。或许,其他人也注意到,只是没说破罢了,又或许,根本没注意到吴莉莉表情的细微变化。

  一次科室例会,吴莉莉传到中心会议精神,近日,将有其它区域同行,来中心学习和交流,为期一天。有“客”自远方来,不亦“忙”乎。

  最忙的,自然是人事总务科。涉及客人的接待、安排、就餐;会议室的布置;领导欢迎同行莅临中心致词、中心概况及取得的成果等讲稿的起草。

  吴莉莉把接待、就餐、会议室布置工作,交给了叶慧和杨晓敏。

  叶慧年龄居科室老二,芳龄三十五,膝下有俩娃,职场经历,不简单。

  她籍贯东北,地道的东北妹子,大学毕业后未回老家工作,结伴几名同学一路向南,来到经济较发达的江南一座城市,最终成为一家知名外企的员工,经过几年的打拼,晋升为部门的人事主管。

  随着职位的上升,相应承担的工作越来越多,加班加点成了常态,还时常出差,短则几天,长则十天半月。

  单身时,一心扑在工作上,无所谓工作忙碌,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安排去哪儿就去哪儿,人生很精彩,处处是风景。

  结了婚,有了孩子,就有了牵挂,心有另属,却分身乏术,工作和家庭常常无暇兼顾,导致工作效率下降,家中孩子状况不断。虽请了钟点工搭把手,但那仅仅浮于形式,帮不上多少忙,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叶慧想过辞职,做全职太太,在家相夫教一双儿女,但就靠同样在外企打拼老公一人的收入,不足以负担两娃茁壮成长的日常开支。

  请个居家保姆吧,还真不让人放心,保姆伤害儿童的事件,时常被媒体报道。她可不敢能拿孩子的安全当试验品。

  必须得想个万全之策,既能保障经济来源,还能兼顾家庭,最起码不用经常加班加点,或者常出差的工作。试想,什么性质的单位符合她的要求?想来想去,要么机关事业单位,相对而言比较符合。

  叶慧是个急脾气的人,想到就做。她动用身边所有的人脉,帮她实现这愿望。可是,她的这一愿望,不太容易实现。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叶慧的一位姨表兄帮了她大忙。姨表兄是官场之人,手中有点小权,拐了个弯,把她安插在了疾控部门。

  刚开始,叶慧对这份工作有点想法,怎么还会有想法呢?事业单位,朝九晚五,按部就班,这不是她梦寐以求的工作吗?而且,这是姨表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换来的,多么来之不易啊。

  原来,叶慧不是疾控的在编人员,用通俗话讲,她只是个临时工,而临时工享有的待遇,和正式职工的待遇,差别很大。

  叶慧哪甘心啊,好歹她曾担任过知名外企的主管,手下员工十多名,在人事部门,也算是个响当当人物,可谓风光无限好。

  姨表兄说:“小慧啊,我知道委屈你了,先将就一下,只要进了衙门,以后

  的事,办起来就容易多了。“看得出来,姨表兄很宠溺这位任性的小表妹。

  没办法,叶慧只能听从表哥的建议,安心在疾控中心做一名临时工。尽管那段日子,对于她来说是多么憋屈,真是尝尽了世间的人情冷暖,和世态炎凉。

  姨表哥说话一言九鼎,果然,一年后,叶慧转正,成了一名正式工,也就是有编制的职工。两年后,定岗人事总务科,至今,在人事总务科近三年。

  杨晓敏晚叶慧两年进的疾控。两年前,杨晓敏硕士毕业,地方政府以人才引进的方式,把她招进了疾控中心,这也是疾控中心唯一的一位硕士研究生。所以当年的她,一度成为单位的热议人物。

  之后,疾控部门又陆续招人,招聘入职人员的条件也越来越高,条件之一,学历都要在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当然,也有破例的招录,就像林子珊报考的那次。硕士生多了,就常态化了,自然,杨晓敏不再是大家的焦点,她也仅仅是疾控中心的一名普通职工。

  吴莉莉把会议期间,所有讲稿的起草,及交流结束后通讯稿的撰写,布置给了林子珊。

  然后,她用眼角看了看范雪琴,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说:“范姐,您呢,帮我多盯着点儿,哪儿做的不周到,不完善的地方,多提改正建议。”

  吴莉莉和范雪琴说话的神态,看似恭敬谦卑,但她的目光,并没有聚焦在说话的对象身上,仅仅蜻蜓点水地瞅了范雪琴一眼,瞬即收回目光,嘴角撇了两下。从正面看,她的表情,完全是一副含春微笑图。

  但林子珊恰恰看到的,却是吴莉莉的另一幅笑容,一张讥笑轻蔑的表情画。当时,她站在吴莉莉的斜侧,或许是角度关系,又或许她善于观察。

  林子珊善于观察的能力,得益于四年儿科医生的经历。中医有四诊法“望、闻、问、切”。

  或许,从事内外妇的医生,早就把这四诊法抛之脑后。因为,患病的成人,身体如有不适,会向看病的医生,很精确地描述身体某部位,或某脏器的不适。内外妇的医生,一般通过病人的表述,就能大致确定,病人什么部位出现问题了。

  而从事儿科的医生,面对患病的孩子,尤其还不会说话的小儿,患儿不会表述,只能通过哭闹,或其它表情,来传达身体上的不舒服。

  这就需要儿科医生过硬的观察能力,细致入微捕捉患病孩子的表情、神态。所以,从事儿科的医生,中医的“四诊”法,不但不能丢,还要深入的研究及引用。

  林子珊引用得很好,尤其在“望”诊方面,颇有心得,她曾写过如何通过“望”诊,来判断孩子病情严重程度方面的论文,并且还获了奖。

  原来,吴莉莉对范雪琴的谦恭,只是表面文章,她从心底里是看不起范雪琴的。

  不明就里之人,却不这么认为,比如叶慧和杨晓敏。

  两人私底下不止一次窃窃谈论,说吴莉莉讨好范雪琴,只把一些皮毛,或风轻云淡的活给她,而把那些琐事、烦事的活儿,分配给她俩做,还不是因为她俩的背景,没范雪琴的后台硬,人家是妻凭夫贵嘛。

  刚开始,林子珊也和她们一样的看法,科长偏袒范雪琴,她不干活,或干活不多,工资奖金一分不少,就因为她爱人是卫生局领导。

  其实,错怪范姐了,不是她不想干,而是吴莉莉不放心把重要的活儿,交给她做。

  范雪琴学历不高。小时候家中经济条件差,父母无力供几个孩子读书。作为长女的她,只能放弃学业,所以,高中未读完,就辍学离开家乡外出打工,打工的钱,悉数寄给父母,以贴补家用。

  她做过电子厂操作工、超市收银员、饭店服务员。就是在饭店做服务员期间,结识了一位改变她命运的贵人,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让她变凤凰的“枝头”,正是她现在的爱人,卫生局副局长许志强。

  二十年前,某药商在某饭店设宴请客,出席宴会的宾客,都是临床一线的医生,许志强也在其列,当时,他刚工作不到一年,是一位名不经传的内科小医生。

  无巧不成书,药商设宴的饭店,正是范雪琴服务的地方,药商命她给在坐的客人敬酒,因此,结识了许志强。一来二往,竟结为了秦晋之好。

  缘分这东西,很奇妙,看不见,摸不着,说不清,道不明。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交好的男女,最终没成眷属,却不乏仅一面之缘,最终成全好事的。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随着小医生的一步步升迁,范雪琴跟着一路辗转,从服务员到医院食堂后勤,再到学校图书室,最终,成为疾控中心一名有编制的职工。

  范雪琴逆袭的人生经历,就像安徒生童话中的灰姑娘,遇到了白马王子,从此,过上人人称羡的幸福生活。

  随后的时日,也证实了林子珊的猜测。

  吴莉莉几次和林子珊私聊中,有意无意透露工作上的一些为难之处,包括如何安排范雪琴的工作,真是轻不得,更重不得。曾经,由于范雪琴的工作失误,最终,吴莉莉背了黑锅,为此,刚被任命的科长,也推迟了半年才公示。

  当然,吴莉莉只是和她说一些不太要紧的贴己话,一是知道她没背景,其次,两人是同门师姐妹关系。

  工作中一些重要的安排,或其它方面要紧的机密,关系再铁,再亲密,她是断不可能泄露的。何况,她俩的关系,没那么深厚,也不那么亲密,说白一点,林子珊仅仅是吴莉莉说话的对象而已。

  比如,她说:“子珊,你的运气不错,你还不知道吧,你现在的岗位,其实,当时已经有内定人选了。“

  林子珊说:“是啊,我也纳闷呢,我综合成绩排名第二。那个排名第一的考生,他(她)又去了哪里?“这个疑团,至今一直萦绕于心,而无法解开。

  吴莉莉说:“内定的人选,是我们前任局长的一位亲戚,在去体检的路上,却出了车祸。现在还躺在病床上,成植物人了,医生说清醒的可能性很小。哎,乐极生悲啊。“吴莉莉叹了一口气。

  “啊?”林子珊惊呼了一声,心头掠过一阵颤栗,顿了顿,然后,也长叹一口气,发出一声“哎“的感叹词。

  一时之间,却不知说什么为好,是庆幸自己运气好?还是同情那位考生的不幸遭遇?或许,在林子珊心里,考生的健康更重要,假使能让他(她)苏醒,她宁可让出现在的工作,再回到医院,继续当她的儿科医生。

  林子珊双手合十,心中默念:“神灵保佑,祝他(她)早日康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