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闺蜜之殇

九 联名信,漫漫行

闺蜜之殇 乐常 44 2019-06-09 18:47:37

  冤,拿了录取通知,你要去告诉二婶家大堂姐二堂姐她们呀,别等开学了她们还不知道呢,娘说道。

  冤,马上开学了,要和小伙伴们道个别,娘关照。

  冤,你去二姑小姑家,父亲下令。二姑小姑家同在外县,冤小时候过年时随父亲去过几次,这些年了,想起好些事。

  高中毕业后在家吃白饭,本来娘和父亲合计着找个人家把冤嫁出去,可冤还不满十六岁,父亲说会有舆论压力,再说就算是随意找个人家把冤嫁出去又能捞着多少好处呢?还是让冤复读了,不久娘和父亲的那一场大吵最终能平息下来,是因为父亲以承诺和娘达成了一致。

  坐车的前一天晚上失眠了。去二姑家那天早上,父亲还破天荒地给冤煮了三只鸡蛋,冤从六岁到十八岁这十二年,平均每年吃的鸡蛋大约也不过三只。

  不常坐车,没想到晕车那么厉害,可惜了早晨的那三只鸡蛋,全吐了。

  找到二姑家,又到小姑家,姑姑姑父和表哥表姐们热情周到,可说不上哪里感到有点不对劲。很久以后冤知道了,那是父亲狰前次买自行车时就给他们替冤做过宣传了,罪状与后期的联名信内容差不多。小姑家住的本来就不宽敞,晚上冤和小姑睡在一起,有时半夜冤突然一惊猛地坐起来,把小姑吓得不轻,可她并不知道冤在家经常那样,那是已经被折磨的成天神经高度紧张恐惧。

  冤去外县姑姑们家这段时间,父亲和娘加紧忙碌起来了。娘说,依你说的让她读书了,你说有办法能完全控制她要真能做到,不能让煮熟的鸭子飞了。历经数次整人运动的狰非常清楚,过去那些年被戴上五类分子,地富反坏右帽子的人,无论曾经多么桀骜不驯,最终不都低眉顺眼的任人摆布?何况小小的一个只会犟嘴的冤呢?整点材料对付一个冤还不是得心应手的事。足智多谋的狰向娘保证,我说到做到。

  父亲这里有具体行动方案,本来挑拔坤只是担心坤会拉近母亲克与冤的关系,这挑拔早已大功告成,坤竟成功地给克洗脑,坤的反响是超预期的。当年父亲狰和母亲克闹矛盾时,克一生气就躲到闺蜜坤的家,此时狰终于看清了这闺蜜坤到底对克有多好。这时坤更是派上大用场了,那个坤因为是富豪小妾之女,本来以她的才能读个什么名牌大学是不在话下的,可就是因为家庭出身是地主,不仅无缘深造,还历经数次具时代特色的被整挨批运动,深谙运动中各种手段的杀伤力。强强联合了,父亲和老师联手那份量更是了得!几年里处心积虑的离间工作没白费,水到渠成,联手坤写联名信,发动学生张三李四王五签名,一切都在顺利进行,等完成后把联名信和冤一起送去G大报道。

  学生中不少都听说过冤想害死进的,坤的得意门生涌,义愤的吴,考验过冤的叶和江,父亲老同事的女儿荣...这么重大的消息,想不扩散也难。

  娘这里看到冤的小伙伴就说,冤去和你们显摆了吧,说她拿到录取通知了,就是想让你们送她礼物。你们没考上吧,你们都没冤考的好吧,就她聪明,瞧她能耐大的。你们都听说冤想害死进吧?连十三岁左右某天晚上在家里饭桌上冤偶然说句进眼睛小这点事都说给吴听,这能佐证什么呢?

  说冤自负不如说是自我激励,生活在一个十岁就被陷害成潜在杀人凶手的环境下,靠什么支撑着活下来呢?那点自我激励不过是特定环境下激发出的一种生存下去的支撑。

  此前那个跨腿拦门的房东本家孩子的母亲是东城人,冤总觉着她孩子跨腿拦门这母亲不管是有责任的,冤也跟着邻居们称那家母亲是东城佬,这就成了冤痛恨所有的东城人依据。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呢?

  有狰和坤带领,学生张三李四王五跟从不是什么难事。

  联名信中罪状那可是数罪并举,冤有潜在杀人意向,贪图吃穿享受,自负,看不起农村人,痛恨东城人,小诊室不是有传言出来么?一并加上。

  一对精明算计手段毒辣的夫妻就这样与一个心机深重令克景仰的知心闺蜜联手了,来对付一个两岁起没妈尚且涉世未深的学生,伟大的创举,这种感觉,你,有没有?由父亲和老师挂帅的联名信炮制好了,父亲狰送冤去报道时将亲自带到学校。

  高考结束后,冤想学骑自行车,父亲说别想用他的自行车。但是父亲却可以把自行车借给文,文就是冤第一年复读时曾同班几个月还请教过的女生。文的叔叔和父亲狰是老相识,听说文录取在G学院,将和冤同在省城读书,这个更有用,对文说,你们农村孩子多能吃苦,又懂事,我最同情喜欢农村孩子,冤就是看不起农村人,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文的家在城附近的农村。冤讲你怎么努力,就是没她考的多,考试作弊还被发现了。某年文挟带被发现的事很多人都知道,冤还担心她会不会被取消考试资格呢。半拉拢半挑拔,文与冤这里还没熟悉就已经先有隔阂了。

  冤从姑姑家回来了,把姑姑和表哥表姐们给的共约一百六十元冤悉数上交父亲。大堂姐岑和二堂姐莲还送来皮箱,不久由父亲和娘送小店寄卖了。

  报道那天,一进校门父亲就说胃疼,接待人员带父亲去了校医院,冤去报道,排队体检。联名信已由父亲交到学校,下午父亲就回家了。到校时父亲给了三十元,交课本费十五元,买一只开水瓶五无,一只脸盆五元,还有五元啥都不敢买了,要等到下个月父亲发工资时给生活费还有挺长时间的。先买了点饭菜票,午餐食堂也有馒头,这个便宜,中午吃两个馒头也可以。某天早餐买了一块油炸糕,同室一位女干部立即训斥了一顿,冤觉得莫名其妙,又不是劳改犯,吃饭还要听干部的么?可想那封联名信内容已经由系里传达到宿舍了,这就是联名信的威力。

  师生中有不少东城人呢,联名信中不是写着冤痛恨东城人么?东城人都知道了,冤还蒙在鼓里。

  同在省城读书的文与冤联络上了。文是带着冤的父亲给的尚方宝剑来的,和冤说起话来总是带着居高审视甚至咄咄逼人的意味,冤觉着有些别扭,冤和文虽曾同班几个月,但那阶段时间紧,并没多少交流,还谈不上很熟悉,也就没多想,还以为那就是文的习惯呢。

  冤进校二个月左右,母亲克找到冤的宿舍,相互都很生分,因为坤的洗脑,听了坤说冤想害死进,克见到冤三句闲话后就以挑战式的口气说道,我的荷如何如何优秀,边说边观察冤,当时冤还不知道坤已对克洗脑了,因为冤十岁那年进有没有去摘荷花冤根本就不知道,所以也不会联想到克的挑战式口气跟这事有关,冤当时非常不解母亲克这是来看冤的呢还是来秀幸福感呢?耳鸣的苦时刻在折磨,母亲克就在身边,可冤心里却在默念,好想有个妈,哪怕她只问一声耳鸣怎么样了,克见冤丝毫没有为她优秀的荷感到喜悦和赞美,只是木木的看着她,克失望的想,坤说的大约是真的了。

  母亲克在宿舍住了两天,曾试探地对冤说,这些年我没怎么关心你,是有点对不住你。冤还以为母亲克大动慈悲心了,回答说,那你怎么不关心点呢。克立即变脸生气地说,你的事本来就是归你父亲管的,你如果有什么委屈那也只能怪他。再说了,他不是还让你读书了么?给了读书的机会成了万能的恩德标签,以永久性耳聋耳鸣和背负鬼魂附身般的杀人嫌疑联名信为代价,这样的代价与索命有什么区别?见母亲克的认知不过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冤心里想说,我和你还是离远点的好,不接触时至少心里还可以存点对母爱的幻想。于是就不再同母亲克多说话了。同宿舍的人哪里知道这对母女多年的生疏,多半会觉得这个冤对母亲挺冷漠的,无情啊!

  学期中间二表姐夫志捎来二十元,说是二姑给的,并且还带来了大表姐给织的毛衣毛裤等冬衣。冤在家时总听父亲说想要买双皮鞋,那年代县城商品还不丰富,就把那二十元钱又加上三元钱在省城给父亲买了一双牛皮鞋,托人捎回家。快寒假了,学校发放花生票,香烟票,女生中有不用的冤都搜集过来,买了花生和香烟,父亲信中弟弟要的乒乓球拍,软塑文具盒也买齐,还给弟弟妹妹捎了点零食,大包小包的,寒假时带了回家。

  刚回家时父亲说,还是很节省的,买了这些东西。虽然自己还没能挣钱,能让家人感受到心里惦着他们的需要也是欣慰的。但是冤错了,这不是表明自己没有惦记娘么?预先没多想,二十多元也只够买一双皮鞋的,以为能被理解。

  谁知改天父亲就是另一种口气了,还不是用老子的钱么,老子自己不会买,用得着你做人情。

  一盆冰水浇下来,竟然没把娘放在心上,看来联名信发酵的还不够历害。

  大伯家大堂姐秀随大姐夫涛定居在省城。某个星期天冤在学校不远处的街道碰巧遇上他们,感觉太巧合了,寒假时随口说在街上碰见大姐大姐夫,娘说,你大姐没让你上她家吃饭么?没有啊,冤没多想,如实回答。

  这联名信是不是陷害,增加可信度最好的办法是到学校展示爹娘的慈爱。第二个学期,天上掉馅饼,娘竟送营养来学校了,远远出乎意料。

  冤其实也很不愿别人知道自己是被虐大的,谁想被视为另类,要是能让别人感觉冤在家也是得爹娘宠的那多好。

  父亲和娘要的效果与冤的愿望竟如此同步,千载难得,破天荒的事在展示。

  县城里有个风俗,就是在入梅后吃仔鸡,而且是一个人吃整只的,专门有个名称叫梅鸡。这风俗和冤未曾有啥关联,终于平生唯一一次与这风俗相关上了,父亲写信说家里每人都吃过梅鸡了,给冤也烧了一只让娘带给到学校。中午在宿舍吃午饭,冤要娘一起吃,娘说梅鸡都是一个人吃的,饭后洗碗时不经意听到同宿舍女生在议论,还真是啊,自己一个人吃。

  怎么样,是不是成功地展示了父亲和娘的慈爱和冤的得宠?

  联名信上说的事正在验证,娘在一旁呢,这人只顾自己一个人吃好的,真是被宠坏了。

  瞧那个冤前次对母亲多冷漠,是不是凶手的事谁敢验证呢,这人太可怕。

  有了联名信,任何一句不经意的玩笑话都可能成为佐证,任何一件平常事都能给人联想。

  又是一年暑假,父亲说姑姑写信让冤去她家,冤说不想去,让他们破费太多了,觉着担当不起。父亲训斥说,二姑小姑认得你,那是给我面子,是替我减轻负担。冤说,小姑家也不宽裕。父亲接着说,你小姑父一贯小气,请别人吃饭盘中没多少菜,还一个劲劝说别人吃,要不你爷爷怎么后来呆不下去想回老家呢,那时我是没房子,你二婶又容不下爷爷,实在是没办法你爷爷才回他家的。狰的逻辑强大,让小姑父赡养自己父亲自不必说,把自己读书的孩子推到姑姑们家是替他减轻负担,但是小姑父就是小气,没他慷慨大方。父亲就是没想到小姑家三个孩子都在读书呢。

  呆在家里总是碍眼,父亲有事没事找茬,冤只得又去姑姑家。

  二姑这辈子自己极尽节俭,省下的钱都用来面面俱到地宽以待人了。父亲狰是受二姑恩惠庇护最多的,就没听父亲说过该让二姑多照顾她自己,倒是经常对冤说二姑是怎么舍己为人,狰期望一个被陷害成童年疑凶的冤能做到二姑那样,这个跨度真够大的,不知要怎样卖命才能先从疑凶的泥潭中走出来,尔后才有机会效仿二姑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