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闺蜜之殇

七 恩? 师?

闺蜜之殇 乐常 185 2019-06-09 05:24:53

  此前父亲和娘也想过自建住房,曾看中二婶家邻居的旧草房,想买来再加建,但那旧房的面积太小了,要加建必须要占用二婶家的部分院落。估计是二婶家没同意,也就不了了之了。这次建房选址在前次租的房子附近,家里也没什么积蓄,大多靠借债,盖房过程中舅舅是帮了不少忙的。房屋落成后,有亲友送礼,二婶送的是一幅领袖画像。

  新房的室内是泥土地,坑洼不平的,娘带着冤一起拿大木块把地一点点的砸平,房梁上的泥痕是冤一个人从河里担水用竹杆绑上块布洗涮的,眼见很快能住上自家的房屋,再也不用担心受房东本家孩子的欺负,冤干起活来有使不完的劲,似乎是越干越开心,没有苦和累的感觉。从房屋落成到入住还是有不少收尾工作要做的,只要是自己能做的,冤都是不遗余力地做,经济上那是全家都最大限度地节衣缩食,总算住上了自家的房屋。

  从那时起,连续好几年,冤经常在睡梦中腿抽筋痛醒,唯一的办法是从床上猛地跳下地把腿撑直,也不懂怎么回事,有时痛得实在受不了叫出声总会被父亲训斥,那是自找的,谁让你担水时拿凉水冲脚呢。现在的人都明白那是严重缺钙。

  冤自以为自己如此吃苦耐劳,父亲和娘总不会有什么可挑剔的。冤那个年龄有这想法是名副其实的图样图森破。

  坤的气愤在冤十三岁那年开始发酵。这对于冤来说是一次扭转命运乾坤的

  坤在做人流手术前一直在想,上哪找个可靠的人来照顾自己呢?虽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妈了,可毕竟不在婚内,在那个年代这可真的不是一件小事,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当老师,弄不好还会被学校处分。想来想去只有克最合适了,坤是有恩于克的,克与前夫吵闹出走都曾受到过坤的庇护,克对坤又是那么佩服和信任。可是毕竟克的家在外县,坐长途汽车还要转车,直接对克说让她大老远的专程来照顾自己还是有点不好开口。克与前夫的那个女儿冤竟敢在家对她的父亲狰和娘编排坤的绯闻,想到这事坤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本来坤还挺看重冤的,以坤的一身十八般文艺武艺栽培栽培冤也不是什么难事,没想到冤这么不识抬举,不信治不死这个黄毛丫头。坤摊开便笺举起笔刷刷几笔,一封通篇关怀,情深义重力透纸背感人至深盛情难却的邀请信函不几天就把克召唤到了面前。信件能常要三五天才能寄到,克这么快就来了,估计是收到信后没有迟疑就作准备的,不知克的快速反应是出自与冤天然难以割舍的血缘情份还是与坤的闺蜜情深。以坤自己来说,永远不可能有什么样的闺蜜能和自己的女儿在心中位置相提并论,更不可能给闺蜜与自己女儿较量心中位置的机会。毕竟克不是坤,除了年龄相近同是女性又都曾离婚,两人再难以找出多少共性了。在举国高呼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坤的过人智慧和才艺无用武之地,唯成份论不仅限制了坤的个人前程,坤还要为曾经富有的家庭背景背负着地主资本家的成份而饱受白眼。一边是坤只能自叹曲高和寡,一边是社会普遍对坤这类家庭出身的打压,世人皆对地富反坏右避之唯恐不及。知心难得知己难寻的坤摆脱不了这样的社会环境,小商家庭成份的克也不算是根正苗红出身,克不介意坤的家庭成份,倒是很佩服坤的才艺过人,坤自是乐于接受这带着景仰的友情。似乎越是这样不对等的状况,闺蜜关系反而更稳定更持久,有点象是周瑜打黄盖的意味。漂亮的容颜能令异性为之倾倒,可坤的话语能让同性服贴,本领不是一般漂亮女性能达到的境界。漂亮是本钱,那是父母给的。坤凭的是本事,全靠自己悟出的。坤发自肺腑的声音带给克的震撼不止是耳膜,克,我们是多年的患难之交了,你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她现在虽然不在我这里读书,有关她的情况我不能一点不关心,我了解到的有些事还是要告知你真相,好让你有个思想准备,冤那孩子差点害死她妹妹进,以后你们相处时你要多留份心,你女儿朵那么优秀。本不想和你说,怕你难以接受,但又觉得这事还是很严重的,以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也不能瞒着你。冤这孩子啊,以前在我这里读书时看起来还是不错的,不知她现在怎么会这样。她的父亲和她娘对她好的不得了,她都会这样做,你和冤接触少,就更不好说会怎样了。有次冤还对我抱怨说你不关心她呢,你说这孩子怎么会这样。毕竟你们长期不在一起,她对你的感情不深也是正常的,你也别太难过了,你不是还有朵么?把朵培养好就行了,冤那里她父亲和娘都对她特别好,你就不要太担心了。克听了亲闺蜜这番话心里充满感激,坤这么才华横溢的人竟对自己如此细致地关心,天下还有比闺蜜坤更值得信任的人么?克被坤的情义感染得几乎立即想好了对冤的定位:本也没太把她放在心上,由她去吧。

  一个人过度佩服和信任他人所产生的依赖感会让自己失去正常的判断力,让别人替自己思考的结果是自己会变成无脑,真是一件极其悲哀的事,克就是因为对她所仰从的闺蜜坤的这种依赖感而不知不觉地对坤言听计从,被坤的报复心离间了骨肉母女还感激坤的精心计谋是在替自己着想。

  此次坤让人捎话给冤去她家面对克的冷漠是有惩罚意味的,冤当时根本不明白,还以为坤是好意要拉近克和冤的母女关系。坤与冤的师生关系共一年半的时间,那时教学松散,冤不时还会和其他学生一起帮时任班主任的老师坤洗衣服,没想到这点小事在父亲狰的眼里成了不可饶恕的过错,也没想到有谁会把这事报告给父亲。父亲狰很快得知并为此狠狠责骂冤一通。有一位比冤大四岁的女生涌算是坤的得意门生了,当时坤对涌和冤都是很器重的。冤因帮坤洗衣服被父亲狰责骂是因狰早就不满冤与坤太接近。

  在十三岁的冤心目中,坤还是可敬可亲的老师,第一次见到坤的场景记忆依然清新:小鬼,你的父亲是狰吧?冤对新认识的老师坤答了声是的,老师坤亲昵地拍了下冤的头说,你母亲和我很要好的。当时冤听了心里充满幻想,母亲的好朋友这么和蔼可亲,还成了冤的老师,以后要好好努力进步,母亲克对冤的态度肯定也会变好的。当芬捎话让冤去坤家时,冤岂能料到,由坤策划的那次没有任何交流的母女相见预示着克与冤的母女关系最终会走向死胡同。

  因为坤的召见耽误照看弟弟,冤被揍死也不敢对父亲和娘说实话是被坤叫去见母亲克,冤担心会让克和坤受牵连,害怕盛怒之下的父亲狰会跑到不远处坤的住所揍克和坤,在冤看来,这不是没有可能的,克父和外奶都可以揍,克和坤自不在话下了。情急之下也只能撒谎说是和小伙伴去看免费地方戏去的。

  冤打死也想象不到,此时的坤已被父亲和娘通过把道听途说的传闻告密式地对坤说成出自冤的编造,用在那个时代最令人恐惧的流言彻底地推到了冤的对立面。十一岁那年要毛衣见过克几次后,但凡遇上冤挨揍时顶嘴,狰都会说,这是克教唆的么?母亲克对你好是吧,那她怎么不要你呢?再想想二岁到五岁的早教,还有手把手教练出乡政府里的那一耳光。狰和娘对于未来冤可能更亲近克是忌惮的,冤如果和母亲克亲近岂不是成了替克养孩子了!挑拔坤对冤的态度就是担心坤会拉近母亲克与冤的关系,这个挑拔大功告成,高明的坤轻松地给景仰视自己并视自己为知心的克洗脑了。

  这里冤在替坤着想,宁愿说是因为去看戏耽误了侍候弟弟,也不想把坤牵扯进矛盾中,那边坤却在给冤的母亲克洗脑,让克与冤原本脆弱的母女关系更加芨芨可危。

  替别人着想,是善,但却不一定是良!人世间最大的悲剧莫过于善不敌恶。

  冤带弟弟时竟然跑出去看戏!这是自己给自己贴上了对弟弟不上心的标签!

  至此,想害妹妹,对父亲不忠心,带弟弟不上心,不知不觉中已达三条大罪状了,把这个冤往死里整治也不为过。

  冤以前对弟弟一直小心翼翼的,这带弟弟也出差错了,罪不可恕。哼,跟我斗,我可是天天站在街边,什么人没见过,娘不时说这样的话。这句话的轻重十三岁的冤是无法考量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