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南风清扬

第五章

南风清扬 四时好景 4083 2019-06-06 02:10:32

  东京塔下的一吻,出乎了刘清扬意料,刘清扬不知道如何面对顾南风,落荒而逃,在东京睡了一晚后,第二天一早就退房赶到了机场,登上回国的飞机。

  飞机落地后,刘清扬看到了顾南风的微信留言。

  第一条是:我一周后回国。

  隔了半小时后

  第二条是:稿子有问题随时联系我。

  什么意思,一周后回国?让我等他的意思吗?刘清扬百思不得其解。

  稿子有问题随时联系?那是说回国对稿子?刘清扬脑子一片混乱。

  稿子,问题的关键就在稿子,早在这趟工作邀约之前,就已经约定好一周完稿,自己回国后是要赶这次日本行程的稿子的,顾南风又变成自己的翻译,负责提供日文翻译资料,这简直太尴尬了。

  刘清扬本来想针对第二条留言回复好,但又怕和第一条混淆引起误会,不知道如何回复,索性把手机扔到一边。

  刘清扬打开电脑找出这次日本行程的照片,翻出了海藏居酒屋告别宴上自己和顾南风那张合影放大,顾南风褪去了青涩更帅了,棱角也更分明了,照片上的顾南风站的笔挺,大概为了迁就刘清扬的身高,才微微靠向了一点刘清扬,白色的短袖T恤外面套了一件清爽的蓝色格纹衬衫,牛仔裤因为身高的关系变成了9分,俊逸干净的气质,一如刘清扬第一次见到顾南风的样子,两人就这么客客气气的站在一起。

  顾南风研究生毕业后机缘巧合到了这家公司日本本部工作,日语虽然是当时的第二外语,但顾南风说的非常流利,因为是中国人的关系,特别对接上海办事处的工作。

  其实刘清扬并不想去了解顾南风到底分手后的顾南风经历了些什么,但是因为工作互相介绍的关系,刘清扬不得不了解了这么多,虽然刘清扬心里确实,好吧,是很好奇。

  刘清扬这才打开了顾南风的朋友圈,朋友圈除了几首音乐,就是偶尔发一张照片,比如一张胶片,或者一只卧在沙发上的小猫,或者一张夕阳下的日本街道的柴犬,几年下来寥寥无几,探究不出更多的内容。

  刘清扬靠在椅子上,打开随身的记事本,日本的稿子是最赶的一周内出,但是日本之前去的芬兰也就两周时间就要截稿了,6月初还要和老石去泰国采风,还得提前做行程攻略,一下子铺面而来的工作,却只有短短的一周时间,让刘清扬短暂忘却了东京塔下的一吻,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开始着手接下来的工作。

  日本的行程资料非常丰富,写起来并不困难,看着每一张照片,写稿的时候刘清扬还是会不自觉想到当时发生的细节,顾南风对景点的介绍刘清扬记得非常清楚,甚至不需要打开资料,就能流利的在电脑上敲出来。写到东照宫的御水舍时,刘清扬记得自己不小心靠在顾南风怀里,写到三猿神猴的时候就会想起顾南风眼睛里的清澈,甚至在栃木藏之街低头拍河里的鱼时,自己被河里鱼扑腾上来的水花吓了一跳,顾南风站在桥上笑自己的样子,刘清扬都记得清清楚楚,想到这里刘清扬甚至不自觉扑哧笑出声,最后犹豫了一番,还是用了璀璨的东京塔夜景做了结尾。

  刘清扬只花了两天就截稿了,email给了顾南风的工作邮箱后,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凌晨4点了,伸了下懒腰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因为6月份规划的泰国体验行程非常紧凑,刘清扬不得不在这一周赶出来芬兰的稿子,这份工作特别辛苦,经常倒时差就不必说了,旅行也是件体力活,尤其是对扛着近十斤拍照器材的刘清扬来说更是,也没办法按照正常的时间进餐,赶起稿子来也是没白天没黑夜,飞机上,火车上,哪里都有刘清扬赶稿子的身影。

  在芬兰的内容也email出去后,刘清扬才算真正松了一口气。

  微信,叮。

  老石:清扬,有时间吗?我约好了这次泰国拍摄的器材提供商,他们那边有手持云台,无人机,还有水下拍摄器材,我还在美国,后天才赶回上海,我跟海鸟窝老板打好招呼了,你直接过去选就行。

  刘清扬:好,正好刚赶完稿,地址发我。

  选完器材回家的出租车上,刘清扬急性胃炎犯了,一股强烈的胃抽筋让刘清扬在后座上缩成了个虾型,疼的直冒虚汗,“师傅,去最近的医院急诊吧。”

  “哎呦,小姑娘你怎么了?”

  “我一下子胃抽筋,疼的厉害。”刘清扬俯下身使劲按着自己的胃说道。

  “好,小姑娘在外打拼不容易,身体第一位的,这最近就是九院,过去最多十五分钟。”

  “好,麻烦师傅了。”刘清扬弯着腰咬牙切齿,再多说一个字都困难了。

  偏这时候电话响了,刘清扬从包里摸出手机咬紧牙根使出吃奶的劲儿的接了,“喂?”

  “小姑娘九院到了,这就是急诊,都疼成这样了,我扶着你进去吧。”师傅在急诊门口停车后赶紧下车到后座搀刘清扬。

  “麻烦你了师傅。”

  “喂?清扬,你怎么了?”

  刘清扬感觉自己像是要马上要生孩子似的,已经达到十级疼的巅峰,实在没力气多说一个字了,就把电话挂了。

  在急诊输上液的刘清扬脸色终于缓过来一点,胃痉挛最夸张的劲儿终于过去了,现在疼痛的程度降到了可忍受的程度,在车上可胃痉挛最厉害的时候刘清扬觉得自己从胃部开始人都要疼的断成两半了,刘清扬拜托护士从输液室对面的便利店买了一个暖宝宝,贴在衣服外面,缩在床上。

  “清扬,你怎么了?”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我问你怎么了?”

  “胃痉挛加上急性肠胃炎。”

  “医生怎么说?”

  “输液三天加休息。”

  刘清扬今天的大脑实在没力气接收任何信号了,摆了摆手就不再说话,输完液后,顾南风问,“你住哪儿?”

  “现在好多了,我打车回去就行了,就不麻烦你了。”

  “你住哪儿?”顾南风显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

  “我住xx。”

  回去的路上刘清扬困意来袭,睡了一路。

  “清扬,醒醒到了。”

  “嗯?”刘清扬迷迷糊糊睁开双眼,身上还盖着顾南风外套。

  “我送你上去吧,你住几楼?”

  “不用了,这么晚你上去不方便。”

  “几楼,我问你几楼。”

  “七楼,1701。”

  “走吧。”

  一进门顾南风就去厨房找热水,“给你倒点热水喝吧,家里有热水袋吗?”

  “不用找了,家里没热水,要现烧,我记得家里有热水袋,得找找。“刘清扬一边双手摁在胃前一边勾着腰进了房间。

  烧上热水,顾南风才有时间观察刘清扬的生活环境,这是家酒店式公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看的出来经过很用心的布置,墙上贴的都是刘清扬各地旅游拍摄的照片,沙发背后还有三张放大的风景照,顾南风很熟悉,那是刘清扬分别在非洲,美国,尼泊尔拍的。

  非洲动物大迁徙。

  美国1号公路。

  尼泊尔的孩子笑脸。

  沙发旁边是大大的落地窗,窗外就是世纪公园,满目翠绿视野开阔,夕阳的光透过落地窗撒了进来,落地窗左侧是一个大大的办公桌,那里有两台电脑,后面的墙上摆了一排相机和各种镜头,办公桌上有一张刘清扬在大溪地水屋的前拍的照片,扎着马尾辫的刘清扬穿着比基尼从水屋跳向大海,笑的开朗明媚,整个人在阳光的照耀下,亮的晃眼,这张照片顾南风并没有在刘清扬以往的游记里看到过。

  办公桌上凌乱的放了几本国外的lonely planet,以及一个连着数据线的照相机,看样子是还没来得及收。

  沙发正对的电视墙上摆着全球各地搜罗来的一些小玩意儿,有些在刘清扬的游记里看过,有些很陌生,直到顾南风看到最后一个兔子摆件上面挂了一条小兔子项链,顾南风才有点愣住。

  “找到热水袋了。”刘清扬一边说着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刘清扬发现顾南风正在盯着那只小兔子,赶紧说道,“你别误会啊,那个小兔子项链挺可爱的,我觉得挂在那个小兔上正好,两个放在一起特别相称,所以就挂在那了。”刘清扬只觉得自己越说越乱。

  “已经烧上热水了。”

  谢天谢地顾南风没有在追问小兔子的事,刘清扬赶紧说,“不好意思啊,家里什么都没有,没办法招待你,我这两天赶稿,家里吃的喝的已经全用光了。”

  ”这些照片都是你拍的吗?“

  ”嗯,很好看。“

  ”谢谢。“

  气氛一度有些短暂的沉默,最后还是刘清扬主动说起,“你不是一周后才回国吗?”说完后刘清扬又想起东京塔下那个吻,又怕顾南风误会自己在等着他回来似的,赶紧加了一句,“日本的稿子没问题吧?”

  “本来是要周一才回来的,不过我等不及昨天就回来了。”

  “哦。”

  刘清扬便不再说话,这时烧水壶响了,水开了。

  “我来灌热水袋,你先休息一下。”顾南风说道。

  这时老石的微信语音电话响了,刘清扬给顾南风指了指手机,便走开接电话了。

  老石:”美女,摄影器材都选好了吗?”

  刘清扬:“定好了,放心,临出发前一天可以去取。”

  老石:“那就好,到时我去拿,后面你就别管了,你把选好的器材照片发我一下。”

  刘清扬:“好,等我开电脑。”刘清扬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办公桌前。

  刘清扬:“收到了吗?”

  老石:“嗯,看到了,ok。”

  刘清扬:“你几号回国?”

  老石:“怎么,想我了?”

  刘清扬:“臭贫,挂了。”

  “今天就到这吧,谢谢你送我回来。”刘清扬挂了电话后,坐在椅子上对顾南风说。

  “打电话的是你男朋友吗?”

  “当然不是。”

  只见顾南风突然走过来,两只手把刘清扬抵在座椅前,吻了下去,如果说东京塔下的吻让刘清扬措手不及落荒而逃,这次的吻刘清扬再一次出乎意料到害羞酥软,一定是胃疼的关系,刘清扬只觉得浑身无力,鬼使神差的接受了这个吻。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南风松开刘清扬,“胃还疼吗?”

  “好些了。”

  “知道你很忙,可你太不注意照顾自己了。”

  这一瞬间刘清扬觉得自己和顾南风仿佛从未分手,而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刘清扬脑子一团浆糊,脱口而出,“我胃又疼了。”说完刘清扬赶紧推开顾南风从椅子上站起来,慌乱的想要回到房间却突然被顾南风抵在了墙边,顾南风没有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刘清扬,空气安静到能听见对方的鼻息声。

  “我刚才疼糊涂了,你别误会。”刘清扬被盯得突然有点发毛,感觉到顾南风的离自己越来越近,不自觉的往后想要挣脱。

  “我已经知道你怎么想的了。”

  “知道什么?”刘清扬自己都不知道,以前的美好又全都涌上心头,刘清扬甚至都忘了两人当初为什么分手了。

  “你接下来什么安排?”

  “去泰国。”

  “一定要去吗?”

  “嗯,这是一周前就定下的。”

  “我等你回来。”

  “你用不着等我。”

  “我已经申请调回国内了,常驻上海。”

  “跟我什么关系。”说完这句刘清扬觉得自己越说越错。

  “你说呢?”

  刘清扬实在不想再纠缠下去,她觉得自己一再失守,两个人明明早就已经分手了。

  为了避免事情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刘清扬把顾南风推到门边,“你先走吧好吗?我不需要你的照顾,我今天太累了,刚才的事我就当没有发生过。”

  也不管顾南风到底是还要说些什么,刘清扬赶紧关上了大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