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南风清扬

第四章

南风清扬 四时好景 8025 2019-06-06 01:00:00

  自从被刘清扬表白后,顾南风就被安排了一个女朋友,顾南风很帅,在高中也不乏被情窦初开的女生暗暗青睐,但像刘清扬这么刚的女生还是第一位,自己被人当成男朋友了,而且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

  刘清扬说,“你不愿意当我的男朋友?”

  “我不是你男朋友。”

  “你不高兴?”

  “你看出来就好。”

  “我知道,你觉得自己的男性主动地位受到了挑战。”

  “什么?”

  “因为是我主动追求你的啊,你一定是喜欢主动追求女生,享受征服快感对吧?这是雄性动物的本能,我理解,要不给你个机会追求我?”

  “我觉得你有时间应该多看书。”

  “但书没你好看啊。”

  刘清扬的拍顾南风的彩虹屁不遗余力,那是十分的真诚,绝无夸张。

  顾南风的教室正好在刘清扬教室的正对面,有时课间休息,刚一出教室后门,就看到刘清扬就趴在对面教室的窗户边给自己做鬼脸,顾南风只好假装看不到,觉得女生还是应该含蓄一点。

  最初顾南风并不知道刘清扬的教室在哪儿,有一次顾南风站在教室外时,旁边同学说,“喂,顾南风,对面那个美女是给你比心吗?”

  顾南风抬头看到对面教室窗户上粉色便利贴组成的爱心,看到顾南风的目光后,刘清扬绽放了一个自认为最甜的笑容,使劲挥了挥手。

  十七八岁情窦初开的年纪,最容易被这种故事刺激到兴奋的神经,顾南风这栋教学楼,在楼道课间休息的同学一下子欧的起哄,兴奋热烈了一整个课间,这下刘清扬算是坐成顾南风女朋友的身份了。

  当然,还是有点悲催,只是玩笑中的女朋友,毕竟顾南风始终没有松口。

  而刘清扬也是后来才知道顾南风根本就没有收到过自己的表白信,这时的刘清扬才反思这样的开始是不是有点尴尬,自己的表白没有那封信做铺垫,像是胡搅蛮缠,但很快刘清扬又安慰自己能开始就好,虽然有没有这封信在顾南风眼里并没什么差别。

  从那天开始,刘清扬就以女朋友的身份要求自己了,出了学校大门是一条笔直的大道,道路两旁种满了高高的梧桐树,晚自习放学后橙黄的灯光倾泻下来,在地上映出梧桐树的影子,刘清扬觉得特别浪漫,就算准顾南风出教室的时间,每天一起骑车回家。

  顾南风并不怎么搭理刘清扬,路上经常塞着随身听耳机听英语,刘清扬就在旁边骑着车自说自话,两人就以这种纠结的方式开始了恋爱,当然,这依然是刘清扬自己的小剧场,顾南风根本没有参与出演的意愿,充其量就是一个背景板。

  “顾南风帅是帅,就是太假正经,你犯得着这么倒贴么?我总觉得倒贴来的感情不会有好结果。”常雪菲说。

  常雪菲和刘清扬从初中起就是同学,俩人又一起考进了这所学校,是日常分享小秘密的好闺蜜。雪菲抱怨归抱怨,但还是不遗余力的帮刘清扬打听顾南风的星座,爱好,有没有女朋友之类的。

  “跟你说件事,你可给稳住了。”

  “什么事。”

  “上次你去我家,我邻居姐姐你见过的吧。”

  “嗯,见过,怎么了?”

  “我邻居姐姐比顾南风大一届,她说顾南风在她还在这上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是后进来的鲜肉学弟了,还有不少姐姐粉呢。”

  “果然有很多跟我一样有眼光的女人,棒,棒,棒,这说明我们家顾南风优秀。”

  “就他这种长相一看就是会霍霍小姑娘的初恋脸,我觉得这一点也不稀奇,你可别高兴太早,我表姐说顾南风应该是有喜欢的女生,和我表姐一届,我表姐不认识,但经常见他们一起骑车回家。”

  “什么?叫什么?是女朋友吗?她确定嘛?后来呢?现在在哪儿?漂亮吗?我怎么从来没听我们家顾南风提起过。”

  “什么就你们家顾南风,他用得着给你交代吗?”

  别人不知内情以为刘清扬已经拿下男神,雪菲这对的情况也算了如指掌,一句话就把刘清扬给浇熄了。

  “不行,我得问问他。”

  “你现在什么身份问啊,顾南风本来就不冷不热的,他会跟你解释吗,再说了,万一他说真有女朋友,那你现在这算什么啊。”

  刘清扬左思右想之后决定不问,虽然心里确实非常非常想知道那位大顾南风一届的女生和顾南风到底什么关系,但仔细想想现在确实没什么立场和胆量去追问这个问题,算了,不聋不哑做不成神仙。

  高中的学习节奏非常紧张,尤其是已经读高三的顾南风,刘清扬不敢过多打扰顾南风学习,非常懂事的退在二线,经常是课间远远的看到主动打个招呼,或者下学顺道一起回家就能开心一整天。

  顾南风对刘清扬的热情始终视若无睹,客气的就像对其它同学没什么两样。

  “顾南风,你知道吗?今天上地理课,我们地理老师是新来的实习老师,名字特别有意思,叫张劢,万和力的劢,我还不知道有这个字。”

  “嗯,是有这个字,有努力和勉励的意思。”

  “你居然知道这个字,他也教过你吗?”

  “没有。”

  “难怪,我就说嘛,这种实习老师怎么可能带你们毕业班,这个老师特别枯燥,不是我嫌弃他,大家都这么觉得,上课特没劲,讲课跟背书似的,34个省份让我们死记硬背就行了,你听听,死记硬背,比我们历史老师差远了,对了,历史老师是我们班主任,有意思的是就姓史,我们都喊他老史,哈哈,不是那个屎,是老史,他讲历史深入浅出,有趣多了,对了,你怎么会报文科班,你知道吗?我也打算报文科班。”

  这基本就是刘清扬和顾南风对话的日常,放学路上一起骑车的15分钟,基本是以刘清扬说话为主,顾南风有一搭没一搭偶尔回应一声。

  为了让顾南风跟自己说话,刘清扬颇费一番脑筋,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刘清扬发现,顾南风不愧是学霸,除了考试成绩好,课外的通识也特别棒,只要能聊到知识点,顾南风的话就会比较多。

  以下这个场景充分验证了刘清扬已经对顾南风有了比较深入的了解,让顾南风开口对自己说话也取了一定的阶段性胜利。

  “死记硬背并不是学地理的方法,地理发展至今是有客观规律和历史可循的,就比如说省份的名字吧,北京在历史上名字很多,最出名北平为例,是明朝明成祖朱棣从南京迁都后改的,北平对应南京。

  天津因为朱棣曾经经过那里,改名天津,意思天子经过的渡口。

  重庆也和皇帝有关,宋朝宋光宗赵惇认为自己在恭州先封恭王后称帝,双重喜庆,所以叫重庆,沿用至今。

  上海众说纷纭,主流说法是《弘治上海至》里写的,其地居海上之洋,简称上海。

  像自治区名字,宁夏自治区,宁夏曾是西夏王朝的地盘,元朝灭西夏花费了很大力气,改名宁夏,平定西夏永远安宁的意思。

  而新疆,是清朝平定了准噶尔后,乾隆给取的,意思是故土新归。

  至于香港则是因为转运和种植香料得名。

  澳门的澳是指海边可以停船的码头,门这个字由澳门的地理位置得来,因为澳门南北有两座高台相对,像一扇门,所以叫澳门。

  省份的命名五花八门,有按山水方位命名,最简单河北河南,山西山东,湖北湖南。

  还有根据省内山水,青海湖,黑龙江等,辽宁则是因为境内辽河得名。

  理解这些,就已经先理解了各省份最大的特点。”

  “哇,如果你教我地理,我马上就能记住34个省级行政区域,课外还能延展去了解一下朱棣迁都和清朝准噶尔战役,顺便把历史知识也补一补,你就是这样所以才学习这么好的吗?”刘清扬侧着脑袋听顾南风说完,觉得顾南风一本正经信口拈来的模样简直太帅了,愈发崇拜。

  “顾南风,我觉得你的名字特别好听,姓也特别好听。”

  “顾?”

  “对啊,言情小说男主十大姓,顾能排前三。”

  “还有什么姓比较靠前?”顾南风认真的问道。

  刘清扬一看顾南风来了精神,兴致盎然的回答说:“林,苏,白,陆,沈,秦,钱这些吧,比方说翩翩公子大概姓林,苏,白,霸道总裁大概是陆,秦,沈,钱,比如《xx少,你老婆又失忆了》姓陆就很合适,《霸道总裁心尖宠》这种大概率姓秦或者沈,而民国时期上海背景的言情小说姓钱的男主就很多,钱老板,你听,姓钱就很和谐啊。”

  顾南风听后皱了皱眉,“你刚说的这几个姓,顾,陆,钱都是江南地区常见姓,顾姓是三国时期吴国第一姓,并不少见,早在三国时期,孙权的丞相顾雍就是吴县人。至于陆,一直就有天下沈姓出吴兴的说法,沈约,沈括,沈万三,沈钧儒都是江浙一带的名人。钱姓,更是吴越国姓,五代十国时,钱镠建立吴越国称帝,割据江南长达八十多年,钱姓就是当时第一大姓,像物理学大师,三钱,钱学森,钱三强,钱伟长都是钱姓,现如今国内一半以上钱姓都在苏粤浙沪,所以民国时期上海滩背景的小说,钱老板常见也符合历史情况。”

  刘清扬虽然心里想咱俩到底在不在一个次元里啊,不过嘴上还是赶紧夸到,“但我觉得顾是最最好听的,通用型,翩翩公子也可,霸道总裁也行。”

  雪菲知道刘清扬的顾姓理论后,不知可否,表示像顾南风这么普通的名字,如果他有个哥哥或者弟弟,一定叫顾北风。

  而顾南风已经听习惯了刘清扬的吹捧,也慢慢摸清楚了刘清扬的说话套路,三分真诚,七分套路。

  刘清扬很快想出新花样以加强自己和男朋友的联系。

  第一天

  爱情的都是盲目的,有时候连我们自己都不清楚是否爱对方,对方究竟什么地方吸引自己。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你喜欢和某人在一起,每天都想见到她,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至少可以证明你喜欢她。今天你对我有如隔三秋的感觉吗?

  写完还在信纸右下角上画了两只可爱的小兔子。

  第二天

  感情很奇妙,一个最初你不爱的人往往随时间的改变成了你最爱的人,我愿意等你为我转身。

  也不知道刘清扬从哪儿想出来这些酸唧唧的小段子,每天如此,日复一日,顾南风对这个把戏兴趣缺缺,看了两天就不要了,并建议刘清扬不如去多看几本读者摘抄点有用的句子,可能高考作文还能拿个高分。而刘清扬锲而不舍,每天想出一张塞在顾南风的书包里。

  “顾南风,你大学想考哪儿?”

  “复旦大学外语系。”

  “哇,好厉害,我觉得你一定行,不过为什么是上海的大学呢,外语的话北京外国语大学不是也很厉害吗?”

  “没什么,喜欢。”

  “这学校这么好,我肯定考不上。”

  “你少花点心思在没用的事上,还是能考上大学的。”

  被鄙视的感觉实在不爽,为了不被甩开太远,得知顾南风志向后的刘清扬上课也特别努力,她想做的更好,更优秀,有一天能和顾南风站在一起,即便考不进去复旦,考到上海也行。

  冬至前两天的晚上,刘清扬照例等顾南风放学,不过左右没有等到,当天晚上还下着大雪,第二天刘清扬就有点流鼻子了,知道顾南风晚自习没上课后,刘清扬跑到顾南风的教室。

  “你昨天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昨天晚自习放学去班主任办公室有点事。”

  “没事就好,昨天放学等你没等到,还担心是不是太冷你病了呢,等你半小时没到就先走了。”

  “喂,顾南风,你的信。”说着有同学空中扔飞镖似的扔过来一封信。

  信封上的字迹清秀,刘清扬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因为流鼻子的关系刘清扬觉得自己像是吸溜了一下鼻涕,只好赶紧掏出手绢,尴尬的擤了下鼻涕,跟顾南风说,“你没事就好,那我先回去啦。”

  “嗯。”顾南风转身就回了教室。

  刘清扬实在好奇那封信上的刘悦是谁,但刘清扬不敢问。

  可能是前一晚在雪地里冻的,当天晚上刘清扬觉得有点发烧,跟班主任请了假就先回家了,第二天因为烧的正高,索性没去学校,等第三天见到顾南风时,顾南风并没有问前天晚上和昨天一天刘清扬去哪儿了。

  自己做了这么多,每天等,结果消失了两个晚上完全没有关系,一想到顾南风也许还会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这让刘清扬十分气馁。

  “我觉得你呀就得晾那个假正经几天,什么人啊,让女孩子等,你呀就不该搭理他。”雪菲非常够意思的为刘清扬鸣不平。

  刘清扬和邻居苏星宇是一个家属院长大的发小,刘清扬的老爷经常到苏星宇爷爷家打麻将,俩人从解放前参军到解放后工作一直在一起,俩家的父母也都在这家单位上班。所以刘清扬和苏星宇绝对是好到可以对家长们说一个谎话的铁瓷,还认了苏星宇妈当干妈。苏星宇和顾南风一届,读理科班,上高中后苏星宇的妈妈充分发挥了孟母三迁的精神,直接在学校旁边买了房,只不过苏星宇是靠篮球特长招进来的,文化成绩也就马马虎虎。

  刘清扬和苏星宇那绝对是毫无男女之情,俩人对对方从小干过什么傻事那是一清二楚,苏星宇虽然大刘清扬两岁,但从小就被刘清扬戏弄,总的来说,苏星宇这个哥哥智商怎么也不能算高,但在刘清扬的话说就是东边不亮,西边亮,智商虽低,好在体育给弥补了一下。

  冬至后天气已经很冷了,加上连日降雪,苏星宇知道刘清扬发烧后,让他直接住自己家,每天走着上学也近,等过完年天暖和了再回自己家住。

  刘清扬不愿意放弃每天唯一能跟顾南风相处的大好时光就拒绝了。

  “不行,我每天得跟男朋友一起回家。”

  这可把苏星宇吓了一跳,刘清扬这样的女汉子谁受得了。

  “谁这么倒霉看上你啊?”

  “别说的我没人要行吗,我男朋友帅着呢。”

  “欸,等等。”刘清扬突然眯着眼睛看了苏星宇一眼。

  “怎么了?”

  “苏星宇你帮我个大忙,这辈子对你感激不尽。”

  “什么事?”一看刘清扬这个目光,苏星宇就知道刘清扬准没憋什么好屁。

  “你假装追求我一下,气气我男朋友。”

  “哈?追你?你都不知道你小时候擤鼻涕那样儿给我留下多大心里阴影,假装我都不想假装。”不过苏星宇一向是拧不过自己这位干妹妹的,这时候他才知道刘清扬找到的这位不是什么小男朋友,是自己一届的同学,还是没分文理科班时的同桌。

  苏星宇答应帮忙,但是他也明确表示自己早有私定终生的女朋友,怕被误会,只帮一次,结果随缘。

  晚上放学,刘清扬远远看到顾南风往操场这边的自行车棚走过来,刘清扬站在操场边上赶紧给远处的苏星宇打暗号。

  “喂,清扬?”

  “欸?星宇哥?你怎么也在这?”

  “你发烧好了吗?”苏星宇一边说着一边帮刘清扬正了正头上的毛线帽,苏星宇个子很高,帮刘清扬正帽子的样子别说远远看还真有点那个意思,这也是刘清扬从韩剧里依葫芦画瓢学来的经典桥段。

  “已经好了,你不用担心我啦。”刘清扬故意撒娇说。

  “怎么能不担心,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我送你回家吧。”

  “苏-星-宇。”只听操场后面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你什么意思?”

  ???戏还没演完,什么情况?刘清扬对眼下发生的意外毫无预料,显然苏星宇也没料到。

  苏星宇扭头,“林家妮?欸,等等你听我说。”只见一位个子高高的女生,抱着篮球,刚从操场出来,看苏星宇的样子应该就是苏星宇那位私定终生的女朋友了。

  “你说啊。”女朋友态度不善。

  这时刘清扬看到顾南风也越来越近了,眼看这戏就要演蹦了。

  “苏星宇,她是谁?”刘清扬一边说一边拼命的给苏星宇使眼色。

  而这位叫林家妮的女生也不甘示弱,“苏星宇,她是谁?”

  刘清扬有非常不好的预感,以刘清扬对苏星宇的了解,重色轻友的苏星宇肯定会把自己卖了,以求这位林家妮的谅解。

  果不其然。

  “不是,不是,我跟她没任何关系,就是吧,她让我帮她个忙,追她一下,气气他男朋友。”

  此时的顾南风也走近了,完了,完了,刘清扬心想顾南风肯定听到了。

  “什么?找人气自己男朋友,你当我傻啊,大晚上的,站在这气给谁看?”林燕妮对苏星宇不依不饶。

  苏星宇说,“刘清扬你快替我解释呀!”

  刘清扬觉得此刻简直就是地狱修罗场,自己要被苏星宇这个没担当的怂包气死了。

  “你们在这干什么呢?”顾南风终于说话了。

  苏星宇说“顾南风,那个我呢,跟清扬没任何关系啊,就是清扬为了试试你是不是真在乎她,让我假装一下男朋友,你赶紧替我解释解释,家妮,你看啊,我俩绝对清清白白,这才是刘清扬男朋友。”

  “顾南风?你是她男朋友?”林家妮问顾南风。

  得了,刘清扬没想到林家妮也认识顾南风,这下彻底穿帮了。

  “不是。”顾南风干脆的说。

  “听见了吗?苏星宇?”

  苏星宇说,“喂,刘清扬你怎么回事,赶紧帮哥哥解释一下啊。”

  刘清扬只能跟林家妮说,“是啊,我跟苏星宇闹着玩呢,他怎么可能追我呢,他是我哥,真的哥哥。”

  苏星宇说,“你看,我没编吧。”

  回家路上,还是顾南风主动打破沉默,“以后别做这么无聊的事。”

  “好。”刘清扬声音很低,被顾南风在操场边上那句不是,伤了自尊心。

  “你脑子里每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刘清扬觉得顾南风有点想笑。

  “我就是想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我,所以才找苏星宇帮忙。”

  “那苏星宇和你到底什么关系?”顾南风反问。

  “没关系,我就是想试试你到底在不在乎我,想到林家妮半道会出来。”

  前面就是俩人每天分开的路口了,刘清扬万万没想到晚上装逼失败直接翻车,赶紧加快蹬自行车的速度一溜烟拐弯了。

  自从苏星宇事件后,刘清扬再看到顾南风就会想起自己那晚的糗事,毕竟只是女生,刘清扬从那开始就没好意思在等顾南风放学。

  苏星宇自知理亏,赶紧买零食来给刘清扬赔罪。

  刘清扬看见苏星宇恨不得一顿暴打,看看苏星宇已经不是小时候那个傻小子,个子也高出自己一个头,实在不是对手便放弃了用武力泄愤的想法,“拜你所赐,我和顾南风完了。”

  “别呀,别呀,上次没成功,哥哥在帮你一回,说说,你接下来想怎么办?”

  “谁还敢再让你帮?”刘清扬白了苏星宇一眼。

  “那哥给你说点有用的,林家妮认识刘悦,顾南风以前的女朋友。”

  “顾南风以前的女朋友?怎么回事?”

  ”林家妮那天晚上知道你和顾南风的关系后,还奇怪呢,说什么时候和刘悦分手了,刘悦和家妮在学校学生会活动时候认识的,你没见过正常,刘悦大我们一届,你来之前人家已经毕业了,当时在学校也是风云人物,人家跟你不一样,学术型的,英语贼好,基本考试就是年级第一,好像考上上海复旦大学了吧。”

  刘清扬突然明白过来顾南风为什么对这个小学妹完全没有兴趣,并且认真备考想进复旦外语系了,原来顾南风最喜欢的女生已经在复旦等着他了,果然顾南风中意的跟自己完全不是一个类型,以自己能力就是高中读两遍也考不上复旦,想到这,刘清扬可以说是彻底偃旗息鼓,知道顾南风有喜欢的女生之后,刘清扬便没办法再去缠着顾南风,总觉得那样不太道德,刘清扬决定高风亮节,直接退出,让顾南风全身心备战高考,成全顾南风。

  连雪菲都诧异刘清扬转变如此之快,前几天还顾南风长顾南风短的,这两天就转性开始了,不过雪菲倒觉得这样不错,对自己的先见之明颇为满意,早就说了倒贴来的感情不会有好结果。

  刘清扬刚开始还期待顾南风会不会放学没见到自己之后,来找自己,虽然这种可能性几乎就是没有,事实上确实也没有。

  第三天放学的时候刘清扬在校门口遇到顾南风。

  “挺巧,回家啊。”还是顾南风主动说。

  “嗯,是啊。”刘清扬赶紧回应。

  “苏星宇来找我,让我我对你好点。”

  刘清扬不知道苏星宇竟然这么中二,背着自己偷偷跑去找顾南风,他智商这么低,鬼知道他都给顾南风说了些什么,心想,完了,完了。

  “你别听苏星宇瞎说,不用理他,我和他不熟。”

  “他说你是他妹妹。”

  “哪门子妹妹,我可没这么缺心眼的哥哥。”

  “一起走吧。”顾南风一边说着一边跨上自行车。

  这还是顾南风第一次主动邀请自己,路上顾南风又习惯性的塞上了随身听耳机,刘清扬心里有点高兴,又有点纠结,一路也没说话,只是安静的在旁边骑车,没有聒噪。

  快到分手的路口,顾南风问,“上次听你说,以后也准备选文科?”

  “嗯,是啊。”

  “我之前有些书可能你用的上,明天晚上校门口见吧,到时候给你。”

  说完就骑车走了,刘清扬患得患失了一晚上,一会儿觉得顾南风是不是有点在乎自己,一会儿又觉得不像。

  第二天上午课间,刘清扬在去水房的路上看到顾南风和他的同学,同学起哄架秧子,“呦,这不是对面的小学妹嘛。”说着用手肘碰了碰顾南风,“既然你约了小学妹,我就走啦。”

  顾南风一如往常冷着脸,“别乱开玩笑。”

  刘清扬看到顾南风的态度,马上识趣的对同学说,“别别别,我只是去打水,我先走才是。”

  顾南风一向不愿意承认自己,自己也不该在他的同学面前再找没趣,这一刻刘清扬觉得自己就像见不得光的老鼠。

  晚自习因为被班主任临时发考卷拖堂,刘清扬比平时晚了十五分出校门,顾南风已经靠在路边等了,灯光下投射出了一个帅气修长的身影。

  “今天怎么晚了?”顾南风问道。

  “拖堂了,要给我什么书?”

  “一些地理和历史的课外书,虽然是课外延展读物,但都对应书上的重点。”顾南风一边说一边把书放进了刘清扬的车筐里。

  刘清扬想到之前说顾南风如果当自己地理和历史老师的那番言论,看到这些书,觉得心里甜甜的,但又想到上午那句别乱开玩笑,顿时偃旗息鼓,只说了句,“好啊,谢谢你啊。”

  “不客气,走吧。”

  “嗯。”

  刘清扬几次鼓起勇气想问刘悦的事,最后到嘴边只是说,“你在听英语吗?”

  “嗯。”

  “我能听听吗?”

  “好啊。”说着顾南风递给刘清扬一个耳机,俩人就这样保持匀速,一人一个耳机并排骑行,刘清扬觉得路那么长,但好像又那么短,扭头看到顾南风的认真听英语的侧脸,这个美好的画面就这样镌刻在了刘清扬的心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