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南风清扬

第三章

南风清扬 四时好景 6800 2019-06-05 01:00:00

  一晚上的梦,第二天刘清扬顶着一脸倦容爬了起来,对着卫生间的镜子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

  出门前还是很有条理的检查了一下相机,电池,行程单等,下楼的时候顾南风已经坐在酒店大堂了,刘清扬下意识抬手看了一眼手表,“我迟到了吗?”

  “没有,是我们到早了,上车吧,丛珊已经在车上了。”顾南风一边说一边接过刘清扬的行李。

  “刘老师,咱们今天第一站去日光东照宫。”丛珊在车上对着刘清扬喊道。

  “好的。”车开之后刘清扬把帽子拉低准备睡觉,多年的旅行经历,刘清扬早已练就了在各种交通工具上迅速入睡的能力,而现在,避免尴尬的最好办法就是睡觉。

  此次的日本行程安排并不紧凑,但行程表仍精确到景点,体验时间,体验侧重点,工作态度严谨,这样有当地公关公司陪同的行程最是省心,不像自由行行程会在途中状况百出,这种日方踩过点的行程对于刘清扬这样的老鸟来说,简直就是放松之旅。

  “日光东照宫是这次行程体验的重点,东照宫是位于日本栃木县日光市的神社,也是东照宫总本社,主祭神是德川家康。”顾南风似乎并没有看到刘清扬已经拉开了睡觉的架势,主动说道。

  “德川家康出生在三河国冈崎城,今天的爱知县冈崎市 ,小时候叫时竹千代,父亲是冈崎城主松平广忠。冈崎城国势衰微,夹在尾张和骏河之间,因为两方势力太过强大,冈崎城选择依附骏河城主今川义元以求平安,竹千代(德川家康)3岁就被当做人质送去骏河,并改名松平元康(德川家康),松平是父亲的姓,康字取其爷爷松平清康 ,其中的“元”字,是骏河首领今川义元赐给他的。

  1562年松平家康(德川家康)与尾张的织田信长结成了同盟,并于1566年改姓德川,正式定名德川家康,开始了争夺天下之路。在江户也就是今天的东京 ,建立了德川幕府,也叫江户幕府,结束了日本长期战乱,统一了全日本 。”

  “一直到1867年德川庆喜被迫宣布大政奉还,还政天皇,共经十五代征夷大将军,历时265年,是日本历史上最强盛也是最后的武家政治组织。为了从思想意识上培养武士,德川幕府时期宣扬武士应具有忠、义、勇的“武士道”精神。”

  听着顾南风在一旁介绍日光东照宫的背景,刘清扬心想倘若自己睡觉未免显得太不专业,只好很认真的领会,“那幕府和天皇到底是什么关系?”

  “征夷大将军的衙门,称为幕府,征夷大将军也叫幕府将军。在日本 ,幕府将军1192年至1868年是日本的实际统治者。天皇虽然享有崇高威望,名义上是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但并没有实权,所以外国人经常混淆,到底是谁才是日本真正的皇帝。这个问题不光你有疑问,直到江户幕府末年,美国派到日本的特使也没有弄清楚。”

  刘清扬突然想到在高中放学路上顾南风随口聊起《世界历史上下五千年》的过往,一如现在这样信手拈来俱天成,那会儿的刘清扬经常听着听着就觉得顾南风的声音怎么会那么好听。

  “东照宫这里我们会呆3个小时。”丛珊补充道。

  “好的。”刘清扬从摄影包拿出3个相机镜头,挨个细心擦拭了一遍,又翻出手机上一些关于东照宫的介绍,总之,闲着就会无所适从。

  “刘老师先咪一一觉吧,咱们离东照宫还有一小时车程,看您背的这个摄影包挺重的吧,等到了地方可有累的时候。”丛珊体贴的说道。

  “睡不着,我先熟悉下资料吧。”

  微信,叮。

  “美女,昨天男女混浴的温泉泡了吗?”老石的微信又来了,不管在外面踩点多累,赶稿子时间多紧,老石总能挤出时间给刘清扬传他在世界各地的旅游实时照片,老石对自己的颜值那是相当自信,经常夹杂大量自拍。

  刘清扬:临时状况没泡成。

  老石:哎呦喂,这么说我心里舒服点了,多怕你跟一堆男的泡在一个池子里,而我又不能在身边保护你。

  刘清扬:少臭贫,我可没活能介绍给你啊。

  紧接着老石发来一张在美国夏威夷的照片,只见老石在海上风骚的踩着冲浪板,本来就不白的皮肤更黝黑了,海上阳光强烈,海浪侧光呈现出好看的光晕,也不知道这照片他自己是怎么拍的,刘清扬仔细放大了照片想看看老石手里的自拍遥控器,但手里好像什么也没拿。

  老石:怎么样,是不是在放大仔细观察我?身材正吧,擦擦你的口水。

  这该死的老石,刘清扬:是,我在猜你肯定攥着自拍遥控,硬凹了1个小时,呛了无数口海水才拍出来的。刘清扬一脑补老石拍照片的尴尬画面就有点想笑。

  老石:就是不告诉你怎么拍的,自个儿琢磨去吧,跟你说啊,这里沙滩上身材正的洋妞真多啊,帅哥也是大把大把的,不来后悔死你。

  “还有十五分钟到了。”顾南风在旁边冷冷的说道。

  “好的。”

  “我要忙了,8。”刘清扬回复了老石,放下了手机。

  “这里就是东照宫了,德川家康死时要求“在日光山祭奠我以镇守八州”,所以他也被尊为江户幕府的“守护神”东照神君,神社称为东照宫。日本大概有130座东照宫,眼前这个是本社。”在停车场下车后,顾南风沿着绿植参天的干道直接走向东照宫,刘清扬只好背上摄影包赶紧跟在后面。

  “这是东照宫入口处的石鸟居,穿过这里就是东照宫了。”大概意识到刘清扬的摄影包很重,顾南风这才放慢了脚步。

  “我来帮你拿吧。”

  “不用了。”

  “别客气。”顾南风直接从刘清扬肩上卸下来摄影包,背在自己身上。

  这时丛珊打手势示意刘清扬和顾南风自己有电话进来,需要确认中午的午餐安排,只有顾南风先陪刘清扬进了东照宫。

  “德川家康的儿子德川秀忠建造了东照社,到了孙子德川家光用了当时最顶级工艺,历经儿孙两代人建造了现在所看到的东照宫。”顾南风一边走一边介绍。

  “这是什么?”刘清扬指着建筑物房顶上的一圈画说。

  “这是三神库,这上画的是《想像之象》当时的工匠依靠想象力雕刻了从书上看来的龙、大象、狮子等动物,这头大象是凭想象雕刻出来的,你仔细看大象的脚和姿势是不是和真的大象不一样?”

  “凭想象雕刻到这个程度,挺厉害啊。”刘清扬回答道。

  “这是东照宫的神厩,最出名的就是上的三猿雕刻,上面三只猴子取意自《论语》“非礼勿视”“非礼勿言”“非礼勿听”。”

  “怎么这上面还有8幅雕刻?”刘清扬一边拍照一边问。

  “这个神厩上面一圈有8个雕刻,分别代表不同的寓意。”

  “看着挺有意思,什么寓意呢?”刘清扬追问。

  “第一幅,两只猿猴,一只是孩子一只是妈妈,意味着婴儿时期在父母的照顾下成长。

  第二幅,就是东照宫著名的三猿雕刻,最出名的一幅。三只猿猴分别以手捂耳、口、眼。幼年期,对于不好的事情要勿听、勿言、勿视,保持纯粹的心灵健康成长。

  第三幅,一只猿猴独坐。少年期,要形成独立生活的能力。

  第四幅,两只猿猴抬头看天,青年须有向上的青云之志。

  第五幅,三只猿猴,中间的猿猴低头看着,两边的猿猴以手扶持,成长过程中良师益友的重要性。”

  “嗯,成长路上每一步都很重要啊。”刘清扬感叹。

  剩下的雕刻在神厩的另一边,两人拐了个弯,抬头看到了第六幅图。

  顾南风说,“第六幅雕刻转到另一侧,这也是人生的转折期。两只陷入热恋闹别扭的猿猴,蹲着的那只陷入苦恋,倒挂树上那只避而不见。 

  第七幅,两只猿猴在一起,共同克服人生的波澜。

  第八幅,最后一幅,一只怀孕的猿猴,生下小猿猴后,内容将回到第一幅。”

  听到神厩这一边的介绍,刘清扬有点出神,自己何尝不是在那个转角遇到了顾南风,刘清扬下意识扭头看了看顾南风,而顾南风也正好扭头再看刘清扬,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可能是阳光太刺眼,刘清扬看到顾南风的眼里有说不出的明澈,刘清扬一怔,不过马上调整了自己的情绪,赶紧扭头假装去看其他风景。

  刘清扬扛着相机四处取景找最佳拍摄角度的时候,觉得跟在后面的顾南风影响自己和建筑的交流,建筑是有气场的,要沉浸融入在里面,结合当时的历史故事去仔细感受,不知道为什么刘清扬觉得顾南风影响了自己的感受,“你不用跟着我了。”说着就从服务处拿了一台电子导游翻译器,一边指了指翻译器上的中,英双语标志,一边把翻译器别到衣服上,然后迅速的塞上了耳机,顾南风就适时的闭嘴了。

  今天天气晴好,正好赶上有日本小学生春游,为了抓拍这些可爱的小学生,刘清扬换上了定焦镜头跑到了御水舍前,东照宫建筑历史久远,地面有些坑坑洼洼,在御水舍前拍照的刘清扬后退时一脚没踩稳,幸亏顾南风在后面及时扶助了刘清扬。

  “小心,这里地不平。”

  “谢谢。”

  观察清楚四下,为了缓解尴尬,拍完御水舍前洗手的小朋友后,刘清扬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正殿。

  一上午刘清扬在寺庙里到处逛,有些地方人太多,刘清扬找放好三脚架耐心的等在边上,差不多三个小时后,刘清扬才对顾南风和丛珊说,“好了,收工,赶下一个吧。”

  “刘老师您真是辛苦了,我一直追看着您更新的游记,特羡慕你去了这么多国家,体验过那么多不同的东西,尤其是那些照片看着都特棒,今天才知道,想拍几张好照片这么辛苦。”丛珊说道。

  “辛苦你们才对,大热天的一直跟着。”刘清扬也赶紧表态。

  用过午餐后,刘清扬和顾南风,丛珊来到了位于中禅寺湖边上的英国大使馆别莊纪念园,当地为了保护中禅寺湖畔的自然环境,对一般车辆实施交通管制,只能步行前往,好在不远,车停在主干道边上的停车场,走过去大概5分钟,一路上绿树茵茵加上春风拂面,颇有人在画中游的滋味,大使馆别莊纪念园主建筑典型的日式建筑,木材给人带来温馨的感觉,宽阔的走廊正对中禅寺湖,刘清扬一眼就喜欢上这里。

  丛珊一看到开阔的中禅寺湖就张开双臂来了个深呼吸,“哇哇哇,真的好漂亮啊,让我们在这与世隔绝几天吧,谁也别拦我,我不走了。”一边感叹一边拿出手机到处拍起来。

  “顾南风,这是咱俩第一次搭档一起出差啊,拍张照吧,刘老师能帮我们拍几张吗?”

  “好的。”刘清扬不好拒绝,自己拍摄的照片在活动结束后挑出精彩的会如数给到客户,眼前这两位中国驻日方公司的工作人员,不就是自己的客户么。

  刘清扬指了指院子里的椅子,“坐这拍吧,风景好,极目远眺视野开阔,背后又能拍到主建筑。”

  “好好好,就听刘老师的。”说着丛珊就拉着顾南风一起坐到了椅子上。

  刘清扬从取景器里看到顾南风有点局促的坐下,也没有太多表情,刘清扬不好意思观察太久,赶紧按下了快门。

  拍完照后,顾南风站起来说,“刘老师,我帮您单独拍一张吧,这次行程中要拍几张您的的工作照,回头工作汇报总结时用。”

  “好,那我就坐这拍吧。”拍照的时候刘清扬感觉自己不知道手脚放哪儿好,会拍照的人不一定会被人拍,尤其是被顾南风拍,最后只能坐的笔挺,左右手交叠扶着相机拍了一张。

  接下来两天的行程大抵如此,刘清扬一路忙着积累拍摄素材和顾南风也就是公事公办聊几句,刚开始的尴尬也异国目标一致的工作氛围中冲淡了几分,偶尔玩到兴头上也会开几句玩笑。

  顾南风并没有过多问起刘清扬这几年的经历,反倒是丛珊,对刘清扬靠的经历非常好奇,东问一句西问一句,刘清扬也乐的分享解答。

  最后一晚公关公司在日光市的海藏居酒屋举办欢送聚会,日方经理伊藤博园来了,伊藤特意点了一些日本特色料理,席间由顾南风充当翻译聊了不少关于刘清扬过往的见闻,大家又是一番商业互吹和相互合影留念,气氛就在这宾主融洽的气氛中结束了,结束后的丛珊和伊藤就出发回东京了,先回驻日办事处处理一些工作,而顾南风负责到第二天送刘清扬去羽田机场。

  这次的行程总共5天4晚,因为答应了给悦游杂志拍东京塔和六義园照片,刘清扬决定在日本多留一天,改签机票。

  微信,叮。

  老石:“美女干嘛呢?”

  刘清扬:“吃早饭。”

  老石:“在美国十几天天天洋快餐我都快吃吐了,让我看看日本人的一日三餐。”

  刘清扬懒得应付,随手拍了正在吃的日式早餐,发了过去,紧跟着,老石发来一张自己捧着taco一脸生无可恋的照片。

  刘清扬:“还不错。”

  老石:“我是优秀。”

  刘清扬:“taco看起来还不错。”

  老石:“什么时候回上海?”

  刘清扬:“在东京睬几个点,改签到明天。”

  这时刘清扬看到顾南风端着早餐找位置,赶紧低下头假装吃饭,而顾南风并没有问刘清扬的意见,在对面直接坐了下来。

  “改签了机票?”

  刘清扬只能放下手机说道:“嗯,咱们的行程就到这吧,这趟也辛苦你了,现在起行程我就自费了,也不用麻烦你赶着送我去机场啦。”

  “延期一天是要逛逛东京?”

  “嗯,要给杂志提供照片,多踩几个点。”

  “对东京熟吗,办事处可以安排车送你。”

  “不麻烦你们了。”

  “一起吧,给你当翻译。”

  “是我私人行程,不麻烦你了。”

  “你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

  也不知道是被顾南风这句话噎着还是被手里的三角饭团给噎着,总之,刘清扬噎住了。

  “退房后酒店大堂集合吧,从这里到东京2小时车程,快点吃吧。”

  “哦。”刘清扬就这么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一时间无力辩驳,等刘清扬回房收拾完东西,思路才清楚了一点,决定到大厅后拒绝个干脆。

  再看到顾南风时,顾南风已经收拾妥当在大堂侯着了,还没等刘清扬张嘴,顾南风说道,“公司知道那你这次改签了机票要在东京踩点,特意安排我配合你工作,翻译也好,需要临时用车,住宿也好,尽全力帮你解决,公司希望这次东京踩点也可以写在稿件里,毕竟栃木县是小众地方,在国内知名度还不高,游客多数会是东京+栃木县的游览形式,加上东京,会更有攻略价值。”

  说到这刘清扬没有辩驳的余地了,想到的拒绝的词全无用武之力。金主爸爸就金主爸爸,算了,就当有人为自己的东京行程买单了,刘清扬在心里说服自己。

  刘清扬和顾南风一起搭乘新干线,从日光到东京。路上顾南风问,“第一站去哪儿?”

  “六義园,我认识的一家Airbnb民宿老板,他的民宿就在六義园边上,推荐我一定要去。”

  “好,然后呢?”

  “东京塔。”

  “好,然后呢?”

  “时间紧张,就这两个地方。”

  “好。”

  刘清扬找不到话说,干脆扭头看向窗外。

  顾南风也打开了笔记本电脑开始处理工作,刘清扬偷偷斜了一眼,屏幕上全是日文。

  到了东京办好入住,已经是下午3点了,民宿楼下不远处就是六義园,回游式假山泉水庭园,翠绿静谧,人也不多。不像东京其他的热门景点介绍都有中英文字资料,六義园门口只有日文手册,刘清扬对日语一窍不通,索性直接进了六義园的大门。

  “六義园是德川幕府(江户时代)第5代将军德川纲吉的侍臣柳泽吉保花费7年建造的,是江户时代日式庭园的代表作,后来庭园日趋荒废。明治二十一年(1888年)三菱集团创始人岩崎弥太郎买下,成为了他的私人别墅,昭和十三年(1938年)捐给了东京市。”

  刘清扬恨恨的想,不就是一段导游词么,顾南风就是这样习惯时刻卖弄自己的学霸人设,一百样都知道。以为自己扮演的是博学多才的男朋友,而自己要扮演听到男朋友一番讲解后崇拜成星星眼的花痴少女吗?

  刘清扬显然不打算按照这种设定演下去,“我的稿子不写导游词。”

  刘清扬觉得自己怼的非常棒,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郁闷心情总算消散了一点。

  “我觉得也是,园林类景点反应的是主人的审美情趣,从园林主人过往经历去介绍,这个景点会更有吸引力,以六義园目前的知名度,游客可能对三菱集团创始人岩崎弥太郎更感兴趣。或者可以从这个角度介绍一下?”

  “。。。。。。”

  顾南风的建议其实说到了刘清扬的心坎里,但刘清扬还是觉得顾南风意见太多了,并没有就这个问题回答顾南风。

  “我在这逛逛,到6点钟吧,今天天好,我想拍几张这个凉亭在落日余晖下的照片。”刘清扬指了指不远处的六角凉亭比划着说。

  “那东京塔今天不去了吗?”

  “东京塔拍夜景。”

  “你的照片有很多都是这样等出来的吗?”

  “嗯,想拍到漂亮的光影就要靠等,天气,光线都是可遇不可求,今天天气好,我们运气不错。”

  “快看那边,那个陪孩子在公园里玩的妈妈。”顾南风一边说一边扶着刘清扬的肩膀扭向了在小溪边玩水的母子。

  “嗯,嗯,很棒。”刘清扬赶紧换上长焦拍了一个妈妈和儿子的背影。

  “我觉得有这张照片放到稿子里会更有吸引力,现在东京的游客特别多,大家经常抱怨去的游客扎堆的地方,这里不但风景漂亮,也更生活化,是日本人的生活日常。”

  “嗯,对。”刘清扬附和道,刚才抓拍照片太急没在意,刘清扬现在对顾南风扶着自己肩膀的手,感到特别不自在,一边往后退了一步,一边假装随意的说,“所以开民宿的朋友才推荐我来这里啊。”

  “你拍照很好。”顾南风突然说。

  听到这,刘清扬才觉得自己对顾南风,不,客户的态度可能应该在客气一点。

  5月底的天气白天虽然已经有点热了,但晚上还是很凉,拍完东京塔,白天穿着短袖蹦跶的刘清扬就觉得有点冷了,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顾南风从背包掏出件长袖衬衣递给刘清扬。

  “我不冷。”一边推开了顾南风递过来的衬衣。

  这时顾南风突然拉住刘清扬,刘清扬一个不稳倒在顾南风的怀里,加上昨夜睡眠不好,刘清扬一阵眩晕竟没能马上挣脱,一下子就这么沉醉温柔乡了,等刘清扬反应过来马上要挣脱的时候,顾南风已经放开了刘清扬,搞的刘清扬一阵尴尬好像谁想被搂着似的。

  “清扬,咱俩重新开始吧。”

  听到这句表白,刘清扬面热心跳,一定是昨晚没睡好,顾南风的脸在东京塔灯光的照耀下还是那么帅,近在咫尺而且真实可及,有那么一恍惚,刘清扬以为自己在和顾南风约会。

  刘清扬强迫自己从这种暧昧的气氛中脱身,转身离开,顾南风伸手拉住刘清扬,两步迈到了刘清扬的身前,吻了下来,刘清扬触电一样想躲开,可被顾南风按的死死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