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开口说话

006

开口说话 云闲鹤孤 2222 2019-06-07 00:00:00

  众人调侃结束不久,徐风霁就带人回来了,只是情况有些令人意外,大理寺和京兆尹的动作也非常快。

  “快走。”徐风霁心急如焚的,“我要救人。”

  谢玉净裹着徐风霁的外袍,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寒气,不仅外袍结霜,连徐风霁身上的衣服都微微结霜,只是众人都很明显的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徐风霁已抱着人疾步先行,李漱雪率先反应过来,低喝道:“快走,这姑娘没人帮忙会死的。”

  众人如梦初醒,也都迅速跟上去。

  旧忆轩老板满脸震惊地看着这些人都从不起眼的角落翻墙进来,最震惊的是他主子怀里还抱着一个冒寒气的女人。

  徐风霁直接越过他走进私用的雅间,剩下的人经过他时都一脸同情的拍了几下肩膀。

  心理素质还是要比出来才有意义,最重要的是,看别人的反应不如自己很痛快。

  徐风霁把人抱进屏风后,正要解开谢玉净的衣服放进热水里。

  李漱雪抓住他的手说道:“慢着,我来,否则她醒了会第一个杀掉你。”

  “……”徐风霁动作一顿,点点头退出去。

  “等等,你去布庄买些葵布。”李漱雪叫住他,“呃……差人买也行。”

  “?”徐风霁扬眉,“那是什么东西?”

  “……”李漱雪咳了一声,换了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她现在很需要的东西,没有这个东西没法出去见人。”

  徐风霁心领神会,随着窗户打开的瞬间,身影也瞬间消失。

  屏风外的几人面面相觑,赵辞深找来老板吩咐上食。

  李漱雪隔着屏风喊道:“不要上性寒的食物,最好来几坛烈酒。”

  楚兴和最爱螃蟹,这不给上,他倒是有些不解了,因此问道:“这姑娘到底怎么了?”

  “就是啊。”许世安问道,“浮舟这么紧张就算了,你这忙里忙外的是怎么回事?”

  “唉。”李漱雪抱着人进浴桶,叹道,“这姑娘若是活不过今夜,浮舟会疯的。”

  范云笙惊讶道:“怎么会?!”

  “这姑娘你们没印象,我印象可深了。”李漱雪从屏风后绕出来取了些药品银针又走回去,“她和浮舟见面的次数不知凡几,我记不清了,但若论救浮舟的次数,我倒是记得一个大概。”

  众人皱眉。

  “不下十次了。”李漱雪处理好谢玉净身上中毒的伤口,从屏风后走出来坐在椅子上休息。

  众人:“………”

  “浮舟武功没这么差吧……?”赵辞深疑惑道,“这也太不入流了点。”

  四人不约而同地睨了他一眼。

  楚兴和道:“你在野多年,不懂朝堂势力诡谲。”

  许世安也道:“浮舟每出去一次,少说六方势力想要他命。”

  “况且……”李漱雪眼睛往屏风后一瞟,“烟火宴这姑娘就又帮浮舟捡了一条命。”

  “原来是她。”许世安惊道,“那天我们在岸上被何绥安拦着不允许下去救人,原来是她救的。”

  “话说回来。”范云笙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李漱雪神秘一笑,不准备回答。

  赵辞深调侃她:“你不会和浮舟早就暗度陈仓了吧?!”

  李漱雪脸色一变,正要骂人。

  徐风霁轻飘飘落在窗台上,把东西掷给李漱雪,然后脸色一沉,跃到赵辞深身后,手掌搭在他肩上。

  “我看你是被江湖毒打的不够,回来还想接受我的毒打。”

  “别别别……”赵辞深感觉肩胛骨快碎了,脸色痛到惨白,“够了够了!浮舟!”

  “下不为例。”徐风霁淡淡地说了一句,就背对谢玉净倚在浴桶边上。

  赵辞深脸色痛苦的低声哀嚎着。

  “敷上。”李漱雪摇摇头,丢给他一瓶药膏,“以后别开这种玩笑。浮舟以前不在意,是因为心里没人,现在心里有人,自然不许别人这么轻浮。”

  “报恩也算心里有人吗?”楚兴和不怕死的接了一句。

  范云笙无奈的眼神落在他身上,觉得他今天胆子有点大。

  “你也糊涂了?”李漱雪笑了笑,“我眼里只是救命之恩,浮舟心里也只是救命之恩吗?”

  楚兴和一怔,视线落在屏风上若有所思。

  许世安问道:“漱雪,你会不会知道太多了,小心被灭口。”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李漱雪继续道,突然想到什么觉得有些好笑。

  四人:“?”

  “没什么。”李漱雪笑完了才道,“只是这姑娘好像不记得浮舟。”

  楚兴和直接笑出声,许世安和赵辞深脸上惊讶难掩,范云笙脸上无奈之意更甚。

  老板带着人迅速传菜,又带着人迅速退下。

  “漱雪。”徐风霁站起身说道,“寒气我压下来了,动手吧。”

  李漱雪飞快转头惊讶道:“这么快?!”

  楚兴和替她解了心中疑惑:“他自从上次外派任务结束回来就不要命的练功了。”

  “唉,最难消受美人恩啊。”李漱雪心道,手上替谢玉净迅速穿戴好衣服说道,“好了。”

  徐风霁抱起谢玉净到榻上,两人额头相抵入定。

  楚兴和不解地看向李漱雪,李漱雪摇头示意不要打扰。

  一刻钟后徐风霁仍旧扶着谢玉净,只是他自己呼吸不稳,已是浑身冷汗。

  一颗质地纯色都极为纯粹的月白色圆珠渐渐从谢玉净体内悬浮而出,同时,一股强烈的寒气席卷整个房间,五人身上都结了霜。

  徐风霁松了一口气,将谢玉净身体放平,然后示意李漱雪动手。

  “……这是?”许世安不解问道。

  “先救人再说。”李漱雪道,“凝聚内力外放,阴转阳,阳不转,传功到浮舟身上。”

  四人照做,徐风霁将五股内力在自己体内运转九周,最后转阳笼罩在谢玉净身前悬浮的月白色珠子上。

  徐风霁双手都已成了青紫色,可见这颗珠子的寒意之盛。

  半个时辰后,赵辞深满头大汗咬牙道:“我要坚持不住了。”

  许世安和李漱雪也道:“我也快到极限了。”

  楚兴和与范云笙一脸平静,楚兴和看了一眼李漱雪,李漱雪点头说道:“辞深、世安,我们收势。”

  三人一同收势,楚兴和与范云笙依然稳定输出,甚至比原来还要稳当。

  一刻钟后他们两人也到了极限,徐风霁睁眼,楚兴和和范云笙都心领神会地收手。

  谢玉净身前的月白色珠子已经停止寒气外溢,徐风霁收手时它也重新回到谢玉净体内。

  几人都松了一口气,桌上的饭菜都结霜了,李漱雪差人重新上一份。

  许世安问道:“那颗珠子是什么东西?”

  闻言,其余三人也注意过来,显然很关注这个问题的答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